第二百八十九章 警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青丘山的魔狐夕瑶,以前萧阳也是和她打过交道的,甚至二人交过手,这魔狐夕瑶的确有些本事,当然对于现在的萧阳来说,夕瑶并不放在他眼里,他回来之后一直忙着和鸿钧的赌局,根本没有关注过这魔狐夕瑶。

却不想,这魔狐夕瑶居然在暗中搞起了这些小动作,她居然蛊惑了寿,让他祭祀魔祖罗喉,这到底是她自己的意思,还是魔祖罗喉暗中授意?

萧阳紧紧皱着眉头,心里念头急转,想到的更多。

比如,纣王年轻时明明是一代英主,为何会在后面突然性情大变,成为暴君?这真的是一个千年狐狸精妲己就能够办到的吗?里面真的没有其他的缘故?

还有,轩辕坟的九尾狐说是女娲娘娘授命于她,坏了殷商大业,可这是九尾狐啊,重点她是狐狸啊,天下狐狸以青丘为尊,难保这九尾狐就阳奉阴违,顶着女娲娘娘的名头,替那背后的青丘魔狐办事,勾引的纣王堕入魔道,失去本性,成为一代暴君!

甚至,萧阳看着那祭坛上的魔像,心里有一个更可怕的猜测,他猜测有可能后面的暴君纣王早已不是本来的纣王了,纣王如此祭祀魔祖罗喉,说不得在哪一天就被魔祖罗喉吞噬取代了,就像是帝俊一般。

脑海里转着这些念头,萧阳神情凝重了起来,死死盯着那祭坛上的魔像,依旧隐匿在一旁,听着寿和魔狐夕瑶的对话。

只听寿沉声道:“我父王寿命快到尽头了,你能不能赐下续命仙丹,为我父王续命?”

“呵呵呵!”魔狐夕瑶笑声悦耳动听,笑问道,“你可知道为什么人族的大王只有短短百年寿命?”

听问,寿瞬间神情阴沉如水,紧握着拳头,重重点头道:“我知道,我看过宫里的记载,说是在大夏启帝之时,诸位圣人篡改了天道规则,以至于历代人族帝王都不能修行,寿命不过百年而亡。”

夕瑶又笑问道:“那你可知道当年夏启修行巫法,想要逆天改命,最后被天道降下雷罚,最终被雷霆霹死之事?”

寿闻言表情一怔,犹豫的摇了摇头道:“宫里没有这样的记载,寿对此并不知晓,还请赐教!”

夕瑶道:“当年,大禹带着人族投靠如今的天帝青阳,有大气魄要与巫妖等种族和睦相处,却不想这惹怒了三清,三清不敢与天帝青阳对抗,只能拿大禹和人族惩治,于是三清篡改天道规则,规定之后的人族帝王都不能修行,寿命不过百年而已,他们想要通过这种办法来达到削弱大禹所施展的政策的目的,让人族不断地换人王,如此一来,大禹那些人族前贤的政策就会被人遗忘,到时候他们诸圣才能再次插手人族。”

“哼!他们倒是好谋算,只可惜那夏启是个刚烈之人,对于天道规则也不妥协,为了突破天道规则设定的极限,他选择了修行巫法,但天道不可逆,终是在他突破大巫的那天,天降雷罚,将他活活霹死了。”

“哦,还有,当时那天帝青阳还在一旁辅助,他也想助夏启逆天而行,却不想雷罚来的太快,还不等他出手,夏启就已被雷罚霹死了。”

听完这些话,寿沉默了,他没想到久远的时光里还埋藏着这样的一段故事,原来启帝居然是这样逆天而死的,这让他感到绝望,就连启帝都办不到的事情,他能够办到吗?寿心里起伏不定。

许久,他声音嘶哑道:“难道就真的没办法吗?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父王这样寿终而亡?”

夕瑶轻笑道:“就连当年的夏启和天帝都做不到,我如何能做到?三王子,帝乙的命运已经是注定了,改不了的,但你的命运却是可以由你自己来选择,你想好了没有?”

“什么?”寿怔然。

夕瑶道:“就是彻底接受魔祖的垂青,这世上只有魔祖能让你永生,不然你只会如你的父王一般,匆匆百年,就要前往地府报到了,三王子,难道你想要像你的父王一样渐渐地虚弱,渐渐地老去,最后死亡吗?”

“不!我不要这样!我不会这样!”寿激动地大喊。

夕瑶继续蛊惑道:“那就走到魔像前来,放开你的心灵和神魂,彻底接纳魔祖吧,魔祖会赐予你永生的,到时候你与魔祖同在。”

她的声音犹如有一种奇异的诱惑之力,让人不由自主地就听从她的话,按她的话去做。

只见寿居然没有丝毫抵抗地缓缓走上祭坛,走到了那魔像前,就要敞开心灵,接纳魔祖的一切,却不想这时候变故突生,那一直隐匿在一旁的萧阳突然现身,冷冷地出声道:“好了!别害了他!”

这声音冷利无比,威严至极,瞬间就破了那夕瑶的声音里暗含的引诱蛊惑之术,让寿顿时清醒了过来。

清醒的寿看见面前笑容诡异的魔像,大惊失色,额头冒汗,忍不住猛然后退几步,远离这魔像。

眼看着就要引诱蛊惑成功了,却不想被萧阳就这样轻易破坏了,夕瑶自然心中极为不快不满,那魔像的双眼泛绿,幽冷地看向萧阳,喝道:“谁?是谁敢坏我的事?”

萧阳轻哼一声道:“魔狐,虽然这么多年不见,你总不该把朕都忘了吧?”

夕瑶这时也认出了萧阳,闻言一愣,心里暗道一声不好,怎么他会在人间,而且正好在人族王宫呢?现在事情麻烦了!

心里念头急转,夕瑶想不到什么应对之策,只能硬着头皮呵呵笑道:“原来是天帝陛下,却不知陛下不在天庭监察三界,与鸿钧杨眉等人争锋,怎会来到人间?”

萧阳不愿与她废话周旋,直接冷笑道:“朕在哪里与你无关,你倒要和朕解释解释,这魔像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你自作主张,还是那魔祖罗喉在暗中授意你如此做的?”

夕瑶听问,面色一变,犹豫了半晌,这才苦笑道:“陛下何必咄咄逼人呢?这事情无可奉告。”

“哦?无可奉告吗?”萧阳不置可否,不屑道,“不管是你自作主张,还是魔祖罗喉授意的,朕都警告你,不要再动任何手脚,否则后果自负!”

夕瑶叹道:“陛下之意夕瑶明白了,夕瑶告辞了!”

说着,那魔像双眼中绿光渐渐消失黯淡了下去,不一时那魔像就成了一死物,除了面相狰狞了一些,就连其中蕴含的魔气都消失不见了,显然这是夕瑶将它里面的魔气转移了。

而那寿则是怔愣地看着萧阳和天焱,好一会儿才迟疑道:“你是天帝?”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