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成了大金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汤谷,有一棵参天大树,名扶桑树,扶桑树上此时停歇着十只三足金乌,他们正是如今的妖族天帝帝俊的十个儿子,因为刚出生不久,调皮捣蛋,在洪荒大地玩耍,任意散发太阳真火,造成生灵涂炭,所以被天帝帝俊囚于汤谷,面壁思过,反省自身。

刚出生不久的金乌们虽因自身跟脚深厚,有金仙的实力,但到底贪玩,心智如同小孩子,哪里懂得许多。如今他们被困于汤谷几千年,天天只能在扶桑树上飞来飞去,很无趣味,不由的金乌们抱怨起来。

二金乌说:“我们兄弟十个被囚于此算算也有几千年了吧,日日在这儿方寸之地飞转,实在太闷了。”

四金乌说:“是啊,要是能够如几千年前一般,在洪荒大地上,自由自在的玩耍,那该多好呀。”

其它金乌纷纷应和,可又想想汤谷外面帝俊设下的禁制,不由一阵泄气,他们是万万破不了帝俊这位混元金仙设的禁制,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儿了。

又有一只金乌小声嘟囔着:“几千年了,父皇母后把我们关在这儿,就没来看我们一眼,真不知道那些地上的蠢笨巫族有什么难对付的,这么多年来都没消灭征服他们。”

其它金乌们纷纷飞过来安慰他道:“小十,父皇母后肯定是被可恶可厌的巫族拖住了,这才忘记了我们。等我们哪日出了这汤谷,一定帮着父皇征战,将那些不臣服反抗的巫族一个个用太阳真火烧死。”

“对,烧死。”

“对,烧死。”

“烧死……”

一只只金乌附和着,七嘴八舌的说着畅想着以后出去了,如何大展神威,如何抖抖自己妖族天帝太子的威风。

停在最高处的扶桑树上的一只身体最大的金乌,无语的看着他的小弟们热烈讨论着,心里腹诽,你们都活了几千年了,怎么说话做事还如此幼稚。

其实,这也不怪金乌们,毕竟刚出生不久,他们就惹了大祸事,被帝俊关押在此,没有接触过外界,只有十兄弟单纯的在一起,可以说心智都没大开,智慧城府当然也高不到哪儿去,怎么可能比的上穿越而来的萧阳。

没错,这只身体最大的三足金乌是一个穿越者,他是现代的某著名公司的高层精英,年仅二十七八岁,在青年人中,可谓不错的成就了。

至于他怎么穿越来了洪荒,萧阳也不知道,他只记得自己一天下班后回了家,洗澡一觉睡过去,再醒来就成了一只全身是金色火焰的三足金乌,被关在这个名叫汤谷的地方。

后来,听了其余九个兄弟闲聊说话,他终于知道了他的处境。他穿越到了洪荒,成了十大金乌中的大哥,大金乌,如今被囚在汤谷。

萧阳明了自己是谁后,就觉得全身发毛,全身的太阳真火外泄,让整座汤谷都滚烫了几分,那时刚穿越而来的萧阳是惶恐的,他总觉得后羿就弯着神箭瞄准自己,一箭就射穿自己的身体,这让他感到惶恐不安。

上古洪荒,巫妖大战;十日同出,万里焦土;夸父追日,身化桃林;后羿射日,九死一生。

这像一种宿命般的判决,让成为大金乌的萧阳焦躁发狂,也不管另外九个兄弟的劝阻,就要飞身去闯禁制,离开这个鬼地方,他可不愿就在这儿等死,他要出去寻找自己的出路。

但是帝俊的禁制岂是他这只金仙修为的金乌能破的?萧阳拼尽全力,也无法闯出去,只得怏怏的回到扶桑树上,也不和其它金乌们交谈,只是沉默的思考着自己以后该如何办,才能避开那道后羿的死劫。

如此一年过去,他想着出去了不参与巫妖之战可行,想想他是妖族太子,不太可能置身事外,摇头否定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又一年过去了,他想着出去了拜某位圣人为师,托庇于其门下可行,但不知哪位圣人会愿意收下他?太上不可能,元始看不上自己这扁毛三足的生物,通天和叔叔太一不对付,而女娲自己都陷于巫妖之战中,难以退出。

如此一来,却是西方两位最是有可能收容自己的了,此时西方贫瘠,没有什么精英弟子,依他的资质跟脚,萧阳想准提必定万分愿意收容他为门下弟子,庇护他过了这巫妖之劫。

萧阳打定了以后投奔西方,自保性命的主意,焦躁的情绪这才平复下来,冷静下来的他也不去和另外九个兄弟玩耍,而是自己总是飞到扶桑树的高处,闭上眼睛,修炼着血脉传承的功法,《太阳真经》。

他努力修炼,争取早日突破金仙,成为太乙金仙,以希望日后大劫能够有一点自保之力,如此在汤谷他修炼了几百年了,终于在今日成为了太乙金仙,这才睁开了眼,看着下面依然在戏耍的兄弟们,他说道:“你们不努力修炼,岂不是辜负父皇母后的一片苦心?要知道洪荒里除了太阳星里,再没有比汤谷更适合我们金乌的地方了,再加上扶桑树的辅助,我们金乌在这儿修炼事半功倍,你们看,哥哥我只苦修几百年就已经是太乙金仙了,比你们可是厉害不止一筹。”

说着,萧阳还释放出自己身上的太阳真火,果然火焰更加纯粹了,灼热感更强烈,更是刺人眼,一下子就将下面的九只金乌比了下去。

“呀,大哥,我说你这几百年都在干什么呢,原来是在修炼啊。”小十飞上枝头来到萧阳身边,道:“你这身体比我们大,火焰确实也比我们强,但谁让你是我们大哥呢,大哥比弟弟强,不是应该的吗?”

“对啊。”

“对啊。”

“就是这样。”

其它金乌纷纷应和,萧阳听着他们单纯稚嫩的声音和想法,无语的翻了白眼,他本想展示自身,来激励金乌们努力修炼,以便大劫来临能够自保,哪想到这些金乌全是熊孩子,还有这样一套歪道理。

萧阳见刺激没用,只得又道:“你们不努力修炼,以后出去了,如何为父皇母后征战?如何打败厉害的敌人?”

谁知人家金乌们纷纷说:“我们已经很厉害了,除了父皇母后叔父,现在还有大哥比我们厉害,天下人没有比我们厉害的,以后出去了可不是火焰一烧,敌人就被烧死了。”

萧阳无语,这就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熊孩子们,还火焰一烧,敌人就死了,帝俊东皇太一也没这种本事吧,不然,何必和巫族对峙亿万年?何必还被六大圣人弄的束手束脚?何必到道祖的紫霄宫听道?

见劝不动他们,萧阳决定不管了,他还是继续修炼自己的,自己的命总是比别人的命更要紧,更懂得珍惜。

他刚要闭上眼,继续修炼时,不知何时汤谷里出现一个瘦骨嶙峋,赤着脚的人,他脚下踏着金云,看着十只金乌,哈哈大笑,道:“十日同出,巫妖战起,此乃天数。”

闻言,萧阳浑身炸毛,火焰控制不住沸腾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不知他的来意。

又听来人打了个稽首,道:“贫道准提,十位太子有礼了。”

萧阳一下子懵了,这就是日后的佛母准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