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准提佛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上古巫妖时,接引准提二位圣人还未脱离道门,另立旁门佛门,所以此时准提自称贫道,他笑呵呵的看着眼前九小一大的十只金乌,说道:“十位太子,神通广大,却被天帝困于汤谷,无法平了洪荒大地上的巫族叛逆,委实让人觉得可惜可叹。”

九只小金乌一听,各个都忙应声,又说:“还是你这人有眼力,知道我们十兄弟神通广大,要不是被父皇困于此地,我们出去了,必将巫族那些巫都烧死,一个不留。”

“对,烧死。”

“一个不留。”

“烧死,烧死。”

“一个不留,一个不留。”

九只小金乌喝彩起哄般的不断重复着,而萧阳这只大金乌却是对准提警惕了起来,这准提看似是恭维,其实是挑拨是非,让金乌们各个坚定了出去和巫族大战一场的决心,再听刚刚准提所说的“十日同出,巫妖战起”,萧阳就猜到了准提的来意了,准提这是要引发巫妖最终决战的导火索啊。

他飞上前,对九只起哄的小金乌嚷道:“安静,安静。”等小金乌们都安静下来后,萧阳才对准提点点头,说道:“道长,仙乡哪里?为何来了此处?”

准提讶异地看着萧阳,心道,这些金乌出生不久就被囚于汤谷,应该心智不曾大开,如同稚子才对,怎么这只金乌如此不同,莫非被人夺了舍?他心下疑惑,默算天机,却是算不出个所以然来,天机清晰明白的告诉他这就是本来的大金乌,没有人夺舍。

这却是因为萧阳穿越而来时,就发了誓言,放弃了前世种种,接受今生一切,彻底成为大金乌的缘故,这才让天道大道承认了他的大金乌身份。准提此时推算天机,自是算不出什么来,现在就是道祖鸿钧来推算,亦是算不出萧阳前世的种种,只知他的今生。

算不出什么来的准提,只能认为萧阳的异常是修为提升,这才心智大开,他微笑回道:“贫道偶然在东海游历,搜集各种天材地宝,正好来到汤谷,想起这里有一株扶桑树,贫道就来取一根扶桑树的枝桠,练就宝物,这才得见十位太子。”

他又叹道:“贫道见十位太子如此英雄了得,却被困于此,无法施展广大神通,这才惋惜叹息,洪荒亿亿万生灵却是都不曾听说过十位太子的威名。”

听完准提一席话,九只小金乌又叽叽喳喳的说到一处,这个不愤说:“父皇母后真是的,怎么关了我们几千年,还不放我们出去?”

萧阳腹诽,帝俊羲和关起我们来,是为了保护我们,免的被巫妖乱战误伤,魂飞魄散。

那个又说:“我出去后,肯定让洪荒生灵颤抖,扬我妖族威风,金乌一族的威风。”

萧阳心里呵呵了,还扬威风,最后巫妖两败俱伤,退出洪荒舞台,苟延残喘,金乌一族更是只剩下最小一只金乌,还是托庇于娲皇宫才幸免于难。

准提见九只小金乌一个个义愤填膺,心里乐开了花,又见萧阳不曾开口,依旧镇静的样子,不由开口问道:“这位太子,你不愿出去为妖族出力,为你父皇分忧吗?”

萧阳看着面前普普通通的准提,没有感觉到一丝威压,看不出任何修为,可是他却能轻而易举的突破帝俊设下的禁制而来到汤谷,帝俊已然是洪荒顶级巅峰混元金仙了,而准提这位圣人却已是混元大罗金仙,更是恐怖。

萧阳说:“道长,本太子自是愿意为父皇分忧,为妖族出力,可本太子自知修为低微,出去了乱来一气,却是不曾为父皇分忧,倒是会给他添了许多烦恼,还不如待在汤谷,努力修炼,等到大罗金仙时,再出了汤谷,这才能够帮到父皇了。”

准提欣赏的看着萧阳,心里赞道,不愧是天帝之子,不愧是众金乌之首,没有被此时大劫来临的劫气影响,只知杀戮,如此理智聪慧,要不是金乌,我倒怜其资质,愿意收入门下了。

萧阳如此说,那九只小金乌可不同意,一个个围着萧阳叽叽喳喳的道:“大哥,你还想待在汤谷?”

“大哥,汤谷有什么好处,你不觉得几千年来在一个地方,不烦闷吗?”

“大哥,要是现在能出去,我一定出去。”

“对,我也是,早就想出去了。”

“对。”

九只小金乌围着萧阳狂轰乱炸,萧阳脑门都疼了,他真想大吼一句,出去干什么,让后羿一箭一箭的射死吗?成就人家万古的威名,我们死的遗臭万年?

但准提在这儿,他不能暴露,只得怒喝:“安静,安静,我是大哥,父皇母后不在,自然听我的。”

瞬间,金乌们安静了下来,各个又恹恹的飞到扶桑树上栖息,提不起劲来了,因为他们想到就算萧阳同意出去,有帝俊的禁制在,他们也出不去。

这时,准提笑道:“各位太子莫要如此丧气,贫道既然能进了这汤谷,自然也能出了这汤谷,就是不知你们可愿意随贫道出去?”

一下子,九只金乌来了精神,振翅又飞了回来,围着准提,左看右看,看不出所以然,怀疑的说:“你这穷道人,莫不是骗我们的?我们父皇可是天帝,你能破了他的禁制,放我们出去?”

“各位太子要是不信,就随贫道来。”说着,准提就驾着金云往汤谷外而去。

而九只小金乌面面相觑,又都围着萧阳转,问道:“大哥,那道人信不信的?”

萧阳闭了眼,腹诽,人家是圣人,自然能破了帝俊的禁制,可人家引诱我们出去是会要我们的命,我们这还要出去吗?不出去,准提也有其它法子让我们出去,比如直接奴役或者用不成熟的佛法蛊惑心智,如此,我们这就不得不出去了,但也必须留下后路,万不能就这样被后羿一箭射死了。

于是,他对那九只小金乌说道:“留下本元精气,还有撕下一点魂魄,都放在扶桑树上吧。”

这就是留待以后复生的后手了,而放在扶桑树上,却是因为扶桑树作为顶级先天灵根能够一定的遮掩天机,圣人不特意亲自来观察寻找,也是无法察觉的。

众金乌不解,忙问道:“大哥,怎么如此做?这样丢了本元,我们实力大降啊,如何出去扬我金乌一族的威风?还有撕魂裂魄的苦痛实在难以忍受。”

萧阳扫视众金乌一眼,却又不便解释说,是我们这次出去,必死无疑,只留待以后小十存活下来,能够告诉帝俊东皇太一他们,我们留了后手,或许就有一线生机。

他不便言明缘由,只得拿出大哥的威严,恼怒道:“我是大哥,父皇母后不在,你们都要听我的,否则不能出汤谷一步。”

九只小金乌们听了,不情不愿的或多或少的留下本元精气,残魂裂魄。萧阳最狠,直接留下一半本元精气,忍着巨大的痛苦,撕裂了大部分魂魄,一下子修为就倒退到金仙期,萎靡不振。其它金乌也如此,不过修为还都在金仙期。

之后,众金乌又提起精神围着萧阳道:“如此,可能跟着那道人出了汤谷?”

萧阳看了看扶桑树上的十团或大或小的火焰,点点头,心里却暗叹,能够做的我都做了,后手也留了,却是不能做更多了,委实是圣人实在是天道开挂不合理的存在,他的意思,萧阳这种才太乙金仙的人却是违拗不得,别说他,就是帝俊东皇太一也只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而不可能一口拒绝。

还在汤谷的准提却是把萧阳的所作所为都看在眼里,但他也没去阻止,毕竟他只是要利用金乌们挑起巫妖之战,一旦战乱开始,金乌们是死是活,他也不在意了,而爆发的巫妖之战却是必须继续下去,因为梁子万古就已经结下,仇恨又已爆发,哪是说不打就不打的?

准提却是越发欣赏萧阳了,心想着要是他能活过巫妖大劫,就收为门下弟子,也不错。有如此想法,他不由对着扶桑树上的那团最大的火焰吹了口气,立时火焰燃烧的更加炙热了,也胀大了几分。

里面有着萧阳的魂魄,萧阳自是感觉到了,但他不动声色的领着众金乌来到准提跟前,道:“道长,快快带我们兄弟出去吧,我们兄弟在这儿待了几千年,早烦闷了。”

“是,是,是。”

金乌们也忙七嘴八舌的催促,准提见状,只道:“好,跟着贫道,贫道这就带诸位太子出了汤谷,扬名洪荒。”

十金乌浩浩荡荡的出了汤谷,前面等着他们的却是魂飞魄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