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十日同出,夸父追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出了汤谷,就是东海,十日同出,金乌们又不收敛起自身天生的太阳真火,自是立时就将东海海水煮沸了,将海内的鱼虾等水族都煮熟了,成了一锅鱼汤。

萧阳正要约束众金乌,收敛身上的太阳真火,以免害死无辜生灵,造了无边孽业,可这时准提稽首道:“诸位太子,贫道已领诸位出了汤谷,贫道这就告辞了。”

众金乌几千年来被囚于汤谷,这一出来,就犹如龙入大海,欢喜不已,到处飞转,就连刚刚失去本元的疲态都不见了踪影,更没去理会说告辞的准提。

而萧阳知道准提的身份,也有以后投入西方的心思,倒是恭声送道:“道长慢走。”

准提笑而不语,就踏着金云而去。

见准提离去,萧阳叹了口气,看着在空中乱飞转的金乌们,他知道出来的金乌们,圣人们必是不会让他们再回汤谷了,巫妖之战必是要因他们而起了。

萧阳又见东海里的水都已经冒了水蒸气,如同桑拿一般,水面上漂浮着各种鱼类虾类死去的尸体,忙大吼一声,道:“收起真火,莫要放出火焰,不然就会被父皇叔父轻易的发现我们出来了,可又要被关进汤谷了。”

其实,此时让帝俊东皇太一发现他们最好,可萧阳知道准提亲自出场施行,只怕是圣人们都默认了这个计划,那帝俊必是被蒙在鼓里,无法发现汤谷的异常,更无法突然出现约束金乌们了,那还不如少造些孽业,以免影响以后的修行,形成魔障。

众金乌听说,会被帝俊东皇太一发现,又被关进汤谷,虽玩的还不痛快,但还是乖乖的收敛身上的太阳真火,围拢在萧阳身边,提议道:“大哥,我们这就去洪荒大地上教训那些大巫可好?要是我们立了功劳,父皇或许就嘉奖我们,不再关着我们,放我们出来了。”

萧阳看着金乌们期待的眼神,无奈的点点头,他知道此时十日同出,虽不过短暂片刻,但帝俊本也该察觉的,可如今还是没动静,只能说圣人们已经动手了,遮掩了天机,不让帝俊察觉异常。而帝俊又忙于妖族内务和对付巫族,一时可能也没将注意力放在汤谷,一时疏忽,造成大祸。

金乌们欢呼一声,就拥着萧阳飞过东海,向洪荒大地而去。当然,在萧阳的命令下,众金乌都收敛了身上的太阳真火,虽他们所过之处,依然炙热非常,但也免了生灵涂炭。

他们一走,东海龙宫里一直注意着他们的东海龙王长出了口气,道:“终于走了,死了这么多水族,我是惹不起势大的妖族,只能憋着这口气了。”

他一脸阴郁,随即又满脸笑意,喃喃念叨:“可是这金乌一出,去了洪荒大地,必是遇上巫族,那时嘿嘿,巫妖之战就不可避免了。到时,我看你妖族又将死伤多少,大劫之后,又能剩下多少,哼。”

昆仑山三清殿中,太上,元始,通天三人各自睁开了眼,互相对视一眼,点点头,然后各自施展手段,瞒了天机,不让帝俊东皇太一女娲伏羲等人过早的发现十金乌出了汤谷,前往洪荒大地。

而此时,准提和萧阳等金乌分开后,并没有离开东方,回转西方去,而是先一步到了洪荒大地上,找到一个后土部落的落单大巫,名为夸父。

他现身对夸父说道:“大巫,不得了了,贫道从东海而来,却是见妖帝帝俊之子十大金乌正从东海往洪荒大地而来,那一个个身上太阳真火炙烈,滚烫了海水,死了无数水族,要是等他们来到洪荒大地,如此肆无忌惮,那还了得?岂不是要让无数生灵魂飞魄散?普通的巫族之人也要死伤不少。”

夸父是个身有九尺高的肌肉大汉,满脸狰狞,但却也不是莽撞蠢物,他不信的喝道:“那道人,莫要胡言,谁不知洪荒大地是我巫族的地盘,大地上的妖族都沦为了我巫族的血食,帝俊怎可能让亲子来洪荒大地上为非作歹?上次几千年前十只扁毛刚出生,祸乱洪荒,差点被后羿兄弟一只只射死,烤了吃了,他们怎么还敢来?”

准提见夸父不信,笑道:“你莫要不信,贫道这就带你去见见,以证明贫道所说绝非虚假。”

然后,准提踏着金云往萧阳来的地方而去,夸父想想心道,去就去,要是真的,就收拾了那十只扁毛,给帝俊东皇太一和妖族一个惨痛教训,要是假的,哼,这道人就要承受说谎欺骗巫族的下场了。

于是,夸父大跨步就奔跑着跟着前面踏云的准提,去寻萧阳等金乌去了。

且说此时萧阳他们穿过东海,除了一开始造成了水族生灵的伤亡,后来收敛身上的太阳真火,倒是没有造成什么生灵伤亡。

可一到洪荒大地上,金乌们一个个又撒欢了,一个个又控制不住的散发出太阳真火,九只金乌犹如太阳,再加上原本天上的太阳星,却是成了十轮火球,炙烤着大地,瞬间万木枯败,万灵战战兢兢,金乌们所过之处,一片焦土,寸草不生。

萧阳大声的喝命,众金乌也不理会,只一个个撒欢,到处飞转,萧阳去阻了那个,那个消停了,这个又来了,又发出炙烈的太阳真火,又来劝这个,这个消停了,那个消停的又来了,如此,十个太阳明明灭灭,有时七八个,有时五六个。

萧阳最后毫无办法,只得苦笑望天,心道,帝俊如此都没发觉异常,女娲也应该察觉到了吧,但也没吱声,这是六大圣人默认了十金乌大闹洪荒,开启洪荒巫妖大战吗?那他这蝼蚁般的存在又如何阻止?

他无奈的摇摇头,暗叹,罢了罢了,舍了此身,再重生于汤谷,巫妖大劫结束前不出来便是了。他看着天上欢笑玩闹的金乌们,又看看洪荒大地上不断死去的化作灰飞的万物生灵,心里的无力感让他觉得几百年的苦修,毫无作用,他还是眼睁睁看着十日同出,那留了一手的金乌们,最后还是九死一生吗?谁也不知道。

而在赶往萧阳这里的夸父准提二人,半路上就看到明明灭灭的太阳了,准提笑道:“如何,贫道不曾欺骗大巫吧?金乌已来洪荒大地上肆虐了,大巫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夸父鼓着眼咬着牙看着天上多出来的几轮明明灭灭的太阳,也不答话,直接大跨步向着太阳追去。

准提没再跟着,而是微笑的看着大跨步离开的夸父,道:“如此,成事矣。巫妖大劫已经开启,顺应天命,巫妖退出洪荒,贫道也该回转西方,和师兄商量商量如何度化有缘人,兴盛西方教派了。”

然后,准提云头向后一转,向着西方而去。

而萧阳这边,看着肆无忌惮的金乌们,虽他已准备了牺牲此身,等待来日重生,可是他还是尽最大的努力引着金乌们去荒凉偏僻之地,如此既可免的生灵死亡更多,也避开了洪荒大地上的巫族强者,希望如此能够避开夸父和后羿。

他却不知道,夸父已被准提引来,正追逐他们而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