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夸父之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三日了,萧阳和九只小金乌们出现在洪荒大地上三日了,金乌们所过之处依然是一片焦土,但因萧阳引导着金乌们往偏僻的地方而去,并没有遇到巫族强者,所以三日来,前来阻止金乌们肆虐的巫族族人都被金乌们强横的太阳真火烧死。

第一日时,金乌们碰到第一个前来阻止他们的巫族族人,应该不是来阻止,而是来猎杀,因为那个巫族族人找到金乌们,就没说什么废话,直接现出巨大的巫族真身,巨大的手掌向金乌们拍来。

那一刻,萧阳才真正明白洪荒的生存规则,真正明白巫妖亿万年的仇恨到底有多深,这简直是巫逢妖族必杀,妖逢巫族必争斗,就如炸弹遇火必爆一样,没有道理可讲,也不需讲什么道理,只看谁的拳头硬,谁的神通广大,拳头硬的,神通广大的活下来,输了的就是只有死的份了。

就如金乌们遇到的巫族族人,金乌们合力烧死一个个赶来猎杀他们的巫族族人,巫族族人又源源不断的赶来猎杀金乌们,不断循环。

第四日,当金乌们再次将一个前来猎杀他们的巫族族人烧死,正欢呼庆功时,突然跳出来一个九尺高的肌肉大汉,只听他气喘吁吁的大喝道:“呔,你们这些扁毛,居然敢来洪荒大地肆虐,在我们巫族地盘上杀害巫族族人,今日就让你们来的去不得。”

说完,就随即变出百丈巫族真身,大手就向聚在一起欢呼的金乌们抓来。

“散开。”

萧阳忙下令,然后金乌们向着四面八方散开,躲开了夸父的攻击。夸父一时没有建功,也不气馁,冷哼一声,哈哈大笑道:“今日你们想躲也躲不掉,迟早让你们这些扁毛见识见识我夸父的厉害,哈哈哈。”

夸父疯狂大笑,又向东面的萧阳狂奔而来,萧阳听了夸父的言语,知这人就是夸父,不由眼神一凝,心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他不敢怠慢,全身太阳真火沸腾,然后唳叫一声,向夸父扑来,不仅太阳真火烧来,就是三足也向夸父的或胸前或后背或肩膀抓去。

夸父见此,不怒反喜,大笑:“哈哈哈,不愧是帝俊之子,倒有魄力胆识,能正面与人相争,我夸父还是佩服的。”

萧阳不言语,就在三足尖爪要抓到夸父,太阳真火要烧到夸父时,夸父往后轻轻一跳,跳出了千百丈的距离,躲开了太阳真火,又挥动铁拳和萧阳的利爪相碰。

“嗤”

钢铁相磨一般的巨大刺耳声音,让萧阳很不适应,赶紧又飞向天空,往下看去,见下面显化巨大巫族真身的夸父正在对着和萧阳对了一招的铁拳吹气,只听他道:“你这扁毛倒有点本事,烧的我的拳头都有点滚烫难受,但还是伤不了我的,我这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后土部落夸父的厉害。”

然后,不知从何处他手里变出了一根巨大的木杖,就向萧阳奔来,挥动着木杖向萧阳打来。

萧阳唳叫一声,往高空又飞了飞,又见木杖巫器发出了迷雾般的水气,遮挡了人的视线,围绕在他周围,他一时看不清周围,混混沌沌的,看不到夸父还有其它金乌的身影。

找不到目标,萧阳又再次激发身上的太阳真火,犹如一团小太阳,这才穿透迷雾,看清了夸父正向他打来的木杖,他忙躲开,嚷道:“小弟们,布九阳大阵。”

在外焦急看着战况的金乌们听到萧阳的命令,立即应是,以九宫的位置为基准,一个个唳叫一声,催发太阳真火,向夸父打去。

夸父见此,哈哈大笑,躲开烧来的真火,收起了木杖巫器,围绕在萧阳身前的迷雾也随之散去,见萧阳气喘吁吁的模样,他笑道:“我夸父刚赞了你一声有胆识,却没想到你这扁毛立即就联合其它扁毛围攻我,真是失了妖族太子的身份。”

萧阳将九个兄弟召到身边,听了夸父此语,冷哼道:“你们巫族倒是英雄了得,那可敢一名祖巫堂堂正正的和我父皇叔父某一人一较高下?十二祖巫对上我们妖族三皇一师,还相持不下,谈何英雄?也枉为所谓的正统盘古后裔。”

巫族除了盘古大神,就最是尊敬十二祖巫,夸父身为巫族,当然亦如此,最见不得有人侮辱看低自己崇拜的祖巫,他怒吼一声,又奔跑向着萧阳等金乌扑来,乱叫乱嚷:“你这扁毛,居然敢诋毁祖巫大人们的威名,你怎么能知道祖巫大人的神通?今日却是饶你们不得。”

萧阳见夸父奔过来,下令道:“走。”然后自己首先朝远处飞去,愣了愣的金乌们也赶紧跟上,夸父自是在后面穷追不舍。

跑路的金乌们虽是听了萧阳的命令快速往前飞去,但心里还是不愤不服,怨气满满的问萧阳:“大哥,我们跑什么?我们十个人,收拾他一个,岂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萧阳听了好气又好笑,见其他金乌也是如此一番神色,只得解释道:“那巫族可能快要到大巫境界了,就是大罗金仙,现在虽还是太乙金仙顶峰的层次,可是战力惊人,本来我也不怕他,可我们又丢了许多本元在汤谷,修为倒退,只得暂避开他了。”

他又示意自己刚刚和夸父对接的三足,只见三足正在往下滴着金黄色的血液,道:“我可是只受了一击,就受伤了。”

本来没注意到的金乌们,都看着萧阳不断往下滴血的三足,一个个围拢过来,关心道:“大哥,你怎么样?”

萧阳笑着摇摇头,而小十往后看了看后面紧追不舍挥舞着木杖的夸父,咬牙切齿,道:“就是那个可恶的巫族,伤了大哥。”

萧阳笑道:“巫妖之争,你死我活,受伤又算的了什么?”他又抬头示意前面那座山谷,道:“到了前面那座山谷,我们分开,你们往山谷四面布下羲皇传我们的威力最大的十日俱灭大阵,我引他进入山谷,到时,十日俱灭大阵威力巨大,定能烧死他。”

“嗯。要不是他不断攻击,使我们无法布成十日俱灭大阵阵法,哪容他嚣张?”二金乌点头,又担忧道:“那大哥你坚持的住吗?还是换我来诱他进山谷吧。”

萧阳觉得好笑,真是单纯的孩子,这简直是打不过人家赖人家不给你准备刀枪的逻辑,可笑至极,他不理会这种神逻辑,只道:“听我命令,你们去吧,我挡住他,再诱他进入山谷,灭了他。”

二金乌不说话了,只担忧的看着萧阳,然后,跟着众金乌轰然应是,散开了去。

见众金乌散去,萧阳又引着夸父飞了一阵,就停了下来,转过身,盯着夸父,道:“你们巫族不过靠着盘古遗泽,才有独霸洪荒大地的今日,不然,又怎比得上我妖族的自食其力,刻苦修行?”

夸父举起巨手就挥打过来,还道:“懒怠听你这扁毛胡说一气,今日你说破天去,也是你的死期。”

萧阳不料夸父不与他言语,直接发动攻击,他忙躲开,差点被夸父一掌挥中。这让萧阳恼羞成怒,他从小到大还没人如此挥着巴掌打他,还差点被打中了。夸父如此,却是激发了萧阳的凶性,他唳叫一声,愤恨的快速的从天而降,尖嘴直冲夸父的脑门,好似要把夸父刺穿似的。

夸父也忙躲开,又拿出木杖巫器,不断的挥舞着和头上飞着的萧阳缠斗,他巫族真身身体太过巨大,不是很灵活,往往总是被萧阳躲了过去。

夸父不由缩小了巫族真身,又和萧阳缠斗一起,不过片刻,萧阳就被他打中了几下,唳叫连连,打落了几根金乌金羽。

萧阳不由受了重创,实力的差距,让萧阳一时只知逃跑,他又估摸着金乌们应该埋伏好了,这就向山谷那边飞去。

夸父自是穷追不舍,萧阳摆脱不得,斜了一眼夸父的胯下,狠了狠心,心道,今日就无耻一回了,然后无耻的向夸父胯下钻去,同时拼尽全力放出太阳真火,炙烤夸父的下身。

“啊!啊!啊!”

夸父不想萧阳身为妖族太子,居然如此没有原则的飞入他的胯下,焚烧他的卵蛋,一时中招,惨叫连连,手上的巫器木杖都拿不稳,丢开了,双手捂着下裆,不断吸着气,红着脸,咬牙切齿的看着已飞在空中的萧阳,怒吼:“你无耻之尤,丢了你妖族太子的身份,丢了你父皇的脸面。”

萧阳不愿和他正面相斗,只边飞边道:“我无耻?你一个快要大巫的巫族追着我们一群金仙乱跑难道不无耻?哼,巫妖相遇,你死我活,还管什么手段。”

说完,萧阳又咳出了金色血液来,显然此时萧阳受伤颇重,他也不敢再在这儿耽误,等夸父恢复过来,就逃脱不得了,于是,飞快向山谷飞去。

夸父也只是疼痛一时,虽太阳真火厉害,但他的巫族真身也不弱,下身被灼烧,也不过疼痛一时,就又恢复过来,赶紧追着萧阳而去,他却是和萧阳不死不休了。

萧阳一时躲,一时跑的,终于将夸父诱入山谷,他哈哈大笑:“兄弟们,布阵。”

“是。”四方皆应,然后山谷四面飞出九轮小太阳,萧阳也当空照着夸父,道:“夸父,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夸父陷入阵法,也知不妙,只得强硬道:“就凭你这几只扁毛,手下败将,还敢说如此大话?”

说完,就挥舞着木杖向萧阳打来,萧阳不理会他,只是将全身的太阳真火催发到极致,和其它金乌们的真火会和在一起,与夸父的木杖碰在一起。

“嗤”一声,木杖被点燃,失了威力,夸父又怒吼一声,变出巫族真身,身化巨人,向萧阳拍来。

“唳”“唳”……

十声唳叫,金乌们也拼了全力发出最强一击,漫天太阳真火和夸父的巫族真身相碰撞。

“砰”“砰”“砰”

巨响不断响起,夸父的巫族真身处处冒出黑烟,然后夸父一顿,向后面倒去,却是死了。

萧阳降落下来,看着夸父的尸体,大大的喘了口气,大笑道:“终于死了,哈哈哈哈,你夸父也不过如此,就算后羿来了又能如何?”

一时萧阳志得意满,这是第一个死在他手上的后世赫赫有名之辈,由不得他不高兴。他突然觉得自己受伤颇重的身体,又有了巨大的力量,他并不怕后羿了,后羿来了,他也该一战,而不会听到后羿的名字就惶恐不安。

这是萧阳在洪荒的第一步,它告诉萧阳,不要惧怕那些赫赫有名之辈,他们也会死去,他们不是不可战胜的,就是圣人亦有鸿钧制裁,那么鸿钧,谁又知道会不会有其他人约束他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