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死去活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就在夸父轰然倒塌死亡的那一刻,后土部落祖巫后土就感应到了夸父出事了,她忙让人叫来后羿,对后羿吩咐道:“虽如今大劫来临,天机混沌,但我还是感应到夸父有可能出事了,在西面那个方向,你去寻他一寻。”

后羿身高八尺,也是肌肉纠结的大汉,但面容俊朗,棱角分明,背上背着一把弓,还有特制的箭矢。在后土部落里,他本就和夸父要好,如今听说夸父出事了,赶紧应声遵命,出了后土部落,急切的向后土说的西面而来。

后土看着离去的后羿,又闭眼感受巫族的未来,只觉得天机更加混沌难以窥探,她深深叹息道:“本来我巫族就不擅长天机算计,不如练气士,只靠出身盘古血脉,勾连洪荒,预测得知祸福,如今天机更是混沌,不知是大劫将要来临,还是有人蒙蔽天机?”

后土皱着眉毛,深深的忧虑着,她,不仅她,还有十二祖巫,甚至帝俊东皇太一,伏羲鲲鹏都知道圣人们对巫妖虎视眈眈,再也容不下掌天的妖,管地的巫了,他们一定会挑拨巫妖大战,让大劫降临。

事实上,不用他们挑拨,巫妖之间的仇恨也早已蓄积到满点了,只缺一个导火索,一旦点燃,巫妖大战起,就一发不可收拾。

后土想的到这许多,却也无能为力阻止圣人们的行动,也无能为力再压制亿万年来巫妖的仇恨,只能蓄积实力,等待开战的一天。

山谷内,十只金乌围绕在夸父死去的巫族真身边,欢呼雀跃。

小十高兴道:“大哥,这个伤你的巫族终于死了,我们为你报仇了。”

萧阳点点头,看着如山般的夸父的尸体,他露出了笑容,心道:“夸父来了,死了,后羿还会远吗?准备迎战吧,就是要死也要拉着他垫背。”

“大哥,我们这会儿去哪儿?”二金乌这时问道。

小十不愤道:“二哥,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去寻找巫族族人,一个个烧死他们,为大哥报仇,扬我金乌一族的威风。”

“烧死他们。”

“为大哥报仇。”

“扬我金乌一族的威风。”

一只只金乌欢呼着叫着口号,二金乌只不理,看着萧阳,等着萧阳下达命令。

萧阳看了看本来山清水秀的山谷,经过他们和夸父的一番战斗已经成了沙漠戈壁,原来的钟灵毓秀,生机勃勃全都不见了,只剩下扬起的滚烫风沙,这就是仙神巫妖的争斗,改天换地,轻而易举。

他长叹一声,想道,十金乌出汤谷,必死无疑,不然如何挑起巫妖大战?既然圣人要他们死,他们反抗不得,只有认了,可巫族要猎杀他们,那就对不起了,也只能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了,怪不得我也去猎杀巫族族人了,这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吧。

于是,萧阳下令道:“在这儿休息一日,恢复伤势,明日继续往西飞去,寻找巫族族人,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

“唳”“唳”……

金乌们对这个命令欢呼不已,他们早就想大开杀戒了,一直被巫族族人追杀,也怪不得他们憋屈,其实,萧阳经过这次夸父的追杀,也憋屈的厉害,这才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西方须弥山,准提和接引二圣相对而坐,空中显现出来的影像正是山谷中的萧阳他们,看了片刻后,准提用手一拂,影像散去,就笑着问接引道人说道:“师兄,那帝俊之子大金乌如何?”

接引道人悲苦的脸上更显疾苦,摇头叹道:“是个杀戮果决之辈,恐和你我的慈悲的理念相悖,师弟怎会看上了他?”

“呵呵。”准提道人摆手不赞同的道:“师兄,我们若是想要开创旁门,必要经历诸多磨难,所创教派也必须经受诸多考验,还有各位东方圣人明里暗里的为难,应付这些,正是需要一位果决之辈,而大金乌却是很合适的人选。身份高,资质好,甚至可以通过他妖族太子的身份,巫妖大战后,招揽残留的妖族,到时,教派才能兴盛,你看是否,师兄?”

接引道人闭了双眼,掐着手中的智慧珠串,思索片刻,点头同意了,又问道:“是师弟收他入你门下?还是入我门下?”

“自然是入师兄门下,这样以后他才能名正言顺的接受师兄的衣钵,执掌西方教派。”准提道人笑道。

接引道人默认了,就不再理会准提道人,自顾自的又躺下睡觉,修炼他的《大梦真经》,研究他的梦中证道之法。

准提道人也不在意,又用手一挥,显现出萧阳那一行人所在的山谷,密切关注着萧阳他们的一举一动。

休息一夜的萧阳他们,又一个个振翅向西飞去,寻找巫族族人,屠戮巫族族人,以泄一直被追杀的心中愤恨,这也是十日同出的第五日了。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离去后,夸父的尸体立时分解了,那根巫器木杖化作三里的桃花树木,汲取着夸父血肉的精华,不到一时三刻就开放了。在沙漠戈壁中,出现一片三里开的妖艳的桃林,委实怪异至极。

这一日,他们穿越洪荒大地,找到了三个小的巫族部落,不等他们攻击,发现他们的巫族族人就已经对他们动手,萧阳自是不会妇人之仁,做什么圣母圣父,直接下令屠戮干净,一个不留。

第六日,他们屠戮了六个巫族小部落。

第七日,他们烧毁了七个巫族小部族。

第八日,后羿终于追索到那片妖艳的桃林中,他看着那片桃林,却是认出来了这片桃林正是夸父生前的巫器桃花木杖所化,不由痛哭失声:“夸父兄弟,后羿来迟了,让你遭了人毒手,但请兄弟放心,后羿就算追索到冥河血海或是三十三重天,也定会为你报仇。”

然后,后羿收了眼泪,大跨步向前继续追索而去,一路上他看到的就是赤地一片,以前活跃的巫族族人都不见了踪影,就连普通的生灵都没有,再抬头看看天上不时出现的十轮小太阳,他哪能不清楚是谁害了夸父,是谁在屠戮巫族部落。

“十只扁毛,也敢如此猖狂?几千年前你们好运被东皇太一救走,这次害夸父兄弟在先,杀我族人在后,必饶你们不得,必让你们魂飞魄散。”

后羿咬牙切齿的说完,就纵跃的追向金乌们所在的方向。

第九日,后羿终于追上了萧阳他们,见萧阳正布置十日俱灭大阵在屠戮巫族一个部落,他不由怒瞪着眼,也不现身和萧阳他们打招呼,直接抽出背上的弓箭,拉满弓,瞄准天上的一只金乌,“咻”的一声射了过去。

“呀!”

一只金乌惨叫一声,被后羿一箭射穿,坠落下去,少了一只金乌,十日俱灭大阵自然破了,萧阳此时也没空管什么阵法了,他叫道:“老五。”

“五哥。”

“五弟。”

呼喊声此起彼伏,但没人答应,九只金乌散了阵法,落在了五金乌身边,只见他被一支弓箭射穿,已不能动弹,生息全无。

金乌们不由悲戚哀鸣出声,而萧阳看着那支箭,却是一下子冲上天空,大喊大叫:“后羿,来了就出来,你如此藏头露尾,真是丢了盘古大神的脸,盘古大神的血液化生出你这种放暗箭的大巫,真是一种耻辱,你就是整个巫族的耻辱。”

后羿听的睚眦目裂,从暗处跳了出来,瞪着空中的萧阳,问道:“夸父是你们害的?”

萧阳自知后羿来了,老五死了,没有十日俱灭大阵,他们绝不是后羿的对手,今日却是死定了,但也要让自己痛快,让敌人憋屈,他大笑道:“就那个傻子,是我们害了又如何?你来为他报仇?哈哈哈,巫族的部落我们屠戮数十个,死在我们手上的巫族族人不说十万也有八万,你待如何?”

后羿紧握着弓箭,咬牙道:“你们该死。”

“我们该死?”萧阳嗤笑道:“你们巫族追杀于我们,被我们杀了又说什么我们该死?你是脑子不清楚了,哦,对对对,你们巫族族人哪里讲道理了,不过是一群凭着肌肉,凭着盘古大神,才霸占洪荒罢了。”

后羿不和他理论,直接拉满弓箭,瞄准萧阳,就要射过去,哪想到萧阳见他如此,自知今日逃不了,直接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嘴里喊道:“你们,快跑,回天庭,告诉父皇,将来让后羿死无葬身之地。”

“大哥。”

“大哥。”

……

刚死去一位兄弟,又见萧阳如此飞蛾扑火,不由金乌们纷纷悲声唤道,但结果注定了,就在萧阳到了后羿身边时,后羿放出的弓箭射穿了萧阳的身体。

萧阳最后愤恨的瞪了后羿一眼,记住了这张脸,他的气息,只等重生后,以后算总账,让他生不如死。

“你们,跑。”

这是萧阳最后的一句话,然后,“砰”的一声,他毅然决然的用最后一点生机选择自曝了,暂时挡住了后羿一时半刻。

“大哥。”

剩下的八只金乌们虽悲鸣不已,但也自知不敌后羿,丢下五金乌的尸首,一起向天空高处飞去,想要逃出生天。

此时,萧阳刚死去,那汤谷最大的那团火焰就猛地一涨,仿佛孕育着什么,随即片刻,火焰又形成一只金乌,唳叫一声,他就是重生的萧阳了。

“你已经过了这场大劫了。”

突然,准提不知从何处踏着金云而来,微笑着看着重生的萧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