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拜师接引,道号青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毫不意外的看着准提道人,笑道:“道长一直密切关注我们兄弟吧?不然,我一被后羿射死,重生于汤谷中,道长就来了?”

准提道人也不避讳的点点头,脚下金云散去,双足踏在扶桑树的枝桠上,和萧阳并立在一起,说道:“大太子是聪慧之人,如今大太子,五太子身亡,巫妖之战不可避免,两败俱伤就是他们的最终结局,你说是不是?”

萧阳沉默许久,自是明白准提道人说的没错,在后羿射杀自己和五弟之后,一切都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妖族不提愤怒异常的帝俊羲和东皇太一,就是十大妖圣,伏羲鲲鹏也不得不宣战,因为妖族要是连自家几位太子死了都不敢吱声,这不仅助长了巫族气焰,更是削弱了妖族的士气,使得巫族得寸进尺,妖族人心涣散。所以不管帝俊于公稳定妖族人心,于私为儿子报仇,这场巫妖之战必打无疑。

想个通透明白,萧阳又开口说道:“道长是特意放我们出去,当巫妖之战的导火索吧?如今,道长将要称愿了,巫妖大战,天崩地裂,万物生灵也将十不存一,这就是道长想要的?”

“哈哈哈。”准提道人大笑,指着萧阳道:“蝼蚁生死,你可在乎?”

见萧阳不答,准提道人继续说:“你也不在乎蝼蚁的死活,我等人物亦不在乎那等凡根孽胎的生灵。洪荒大劫何等厉害,世间生灵因因果果,纠缠不休,一朝爆发,要清算这些因果,不说蝼蚁会死多少,就是你父皇叔父那等英雄了得人物也逃脱不得,一个不小心也将身陨大劫中。”

“请道长明示。”萧阳心里叹息一声,指着扶桑树上其它九团火焰道:“我该如何做,才能复活我这些兄弟?”

准提道人笑而不答,手在虚空一拂,虚空显现了剩下的八只金乌和后羿的争斗的画面,如此,萧阳也顾不得再追问准提道人了,眼睛直直的盯着虚空影像,提着心,只愿他们能够逃出生天,即使他自己也明白这是一种奢望。

果然,全部逃出生天果然是种奢望,就见后羿又弯弓射箭,一箭射穿一只金乌,这只金乌萧阳认出来了,是老四。

金乌们虽一个个愤怒悲伤,但仍往三十三重天的天庭飞去,只期望能够逃出生天。但后羿不可能放过他们,一箭一箭又一箭射出去。一只一只又一只金乌坠落死去,老三老六老九一起死去,只剩下老二老七老八还有小十继续在挣扎着。

萧阳眼睛鼓着,瞪着继续弯弓射箭的后羿,心里暗暗发誓,等哪一天我就让洪荒没有你后羿的立足之地,让你后羿巫妖共唾弃之。

画面上的三只金乌突然不再逃跑了,他们有一只金乌继续向天庭飞去,其它三只金乌转身从天上俯冲下来,直往后羿奔来,没有意外,三只金乌都被后羿射穿,但他们被射穿的那瞬间,如萧阳一般选择了自曝。

三只金仙的金乌自曝,一时太阳真火漫天飞舞,虽伤不得后羿这位大巫,但也让他一时睁不开眼,给小十创造了机会,只听他哀鸣一声,即隐入了天空中不见了,应该是进了南天门,到达天庭了。

看到这,萧阳才放了心,总算有一个活了下来,随即苦笑,九死一生,还是九死一生,没有丝毫改变,只是自己留了后手,准提又看中自己,在他的帮助下,自己才复活了罢了。他停在扶桑树枝桠上,看着扶桑树上的九团火焰,八只死去的金乌,如今还是没有一只重生归来,这只能说明他们留下的本元和魂魄不够,无法直接重生,需得漫长时间的孕育才行。

准提道人又一挥手,散去影像,笑道:“十日同出,九死一生。大太子觉得如何?”

“道长,不用打哑谜了,道长助我重生,我也就随道长去吧。”萧阳又指着八团火焰,说道:“只是这些兄弟们我也要带他们去西方,等待他们重新孕育出生。”

准提道人瞟了一眼八团火焰,笑道:“都是残魂裂魄,就算孕育再次重生,也不再是原来之人,大太子何必执著?”

“呵呵。”

萧阳笑而不答,他总不能在圣人面前当先知,说将来有巫族后土开六道轮回,专司世间万物生灵转生,能够修补魂魄吧。

准提道人见状,也不深究,又脚生金云,飞到半空,拿出一个葫芦,对着八团火焰,唤道:“来来来来。”

然后,八团火焰就被收进葫芦里,准提道人拿着葫芦,笑道:“这样如何?你可跟我走了?”

“承道长看的起,我这就随道长去了。”

于是,萧阳化作一团火焰,钻入准提道人破烂的袖子里,准提道人看了看袖子里那团火球,摇头笑道:“太子如此小心,可是怕被天帝发现太子还活着,再次被卷入巫妖大劫中?”

萧阳沉默不语,他确实有如此的想法,已经死了一次,他可不想再死一次,死亡的滋味,尤其是魂飞魄散,可真的不怎么好受的。

准提道人驾着金云出了汤谷,笑道:“太子多虑了,贫道既然要收容太子,自是不会让太子再次被卷入大劫中,遮掩太子的天机,不让人发现太子还活着,贫道还是做的到的。”

“我自是相信道长的神通,但我却是不愿再看被我们兄弟祸乱的洪荒,我们兄弟业力深重,更愧对生养我们的洪荒,只能以后补偿之。”萧阳如此答道。

准提道人摇头含笑不语,驾着金云,直往西方而去。

圣人神通,不可以常理推之,萧阳只觉得不过在袖子里过了几分钟,就跨过了亿亿万里之遥,到了西方须弥山。

准提道人对着破烂的袖子道:“太子,我们到了,你还不出来?”

萧阳闻言,从他的袖子里飞了出来,一出来,就见须弥山胜景,灵云缭绕,菩提树耸立,仙鹤齐鸣,不见半分后世传说中的灵山佛门胜景,倒是还是道家逍遥风范。

他飞转了一圈,又回到准提道人身边,道:“道长,这就是道长的道场须弥山了?”

准提道人闻言,笑道:“太子既然知道贫道的道场在须弥山,那就肯定知道贫道的身份了。那在上须弥山山巅见贫道师兄之前,贫道再问太子一遍,太子可真心愿拜入贫道和师兄门下?不反悔?”

萧阳轻笑,回道:“道长多虑了。我要是不愿,怎会跟着道长来这须弥山?”

准提道人听了也不多言语,直接驾着金云向须弥山山巅飞去,萧阳跟在后面。

不久,他们来到一处山水清秀之地,灵气浓郁,有许多奇花异草,珍禽异兽,在仙家圣人道场里,这都不稀奇,稀奇的是这里没有宫殿,没有道观,甚至连洞府也没有,只有一个略胖的一脸悲苦道人如卧佛般卧躺在一块石头上,衣裳虽不是和准提道人一般破烂,但也是赤着脚,坦胸露乳的,一动不动,任由鸟儿在他身上欢叫跳跃。

准提道人带着萧阳到了这卧躺之人跟前,行了道礼,笑说:“师兄,帝俊之子大太子,师弟带来了,他自愿拜入师兄门下,请师兄受礼。”

接引道人没有理会,翻了一个身,就又自顾自睡去了。

萧阳见状不知这是什么意思,是收还是不收呢?他就去看准提道人,希望准提道人给点提示。可准提道人只站在那儿微笑不语,不理会萧阳。

萧阳一时摸不着头脑,心里念头飞转,这是如同悟空拜师学本领般,师傅都要打哑谜吗?菩提祖师是敲三下暗示三更,那接引道人这翻身不受礼又是什么意思?

萧阳想不出缘故,只得自己飞到接引道人面前,降落在地,三足略弯,低下头颅,拜见道:“徒儿拜见师尊。”

接引道人不应声,不睁开眼,又翻了身,不理会萧阳。

萧阳也不气馁,振翅飞到接引道人面前,又大礼拜见,道:“徒儿拜见师尊。”

接引道人再次不理会萧阳,侧过了头颅,依旧酣睡,萧阳此时身上的火焰沸腾起来,心道,本就是你们引我入西方,你还如此爱搭不理,这是何道理?

但为了在自己没强大前,得到两个圣人的庇佑,萧阳忍了,再次飞到接引道人面前,这次直接头颅磕在石头上,响亮有声,恭敬道:“徒儿拜见师尊。”

“嗯。”这次接引道人应了,但依旧卧着,不曾起身,只声音响在山间,响在耳旁,他说道:“三次伏拜,可见你诚心入我门下,今日我收你为座下大弟子,赐道号青阳,传你《大梦真经》《**玄功》,望你好生修行,少沾因果。”

然后,接引道人抬手一指,一道光芒飞入萧阳额头,立时萧阳脑海里多出许多奥义经文和功法,萧阳还来不及揣摩翻看,又见接引道人躺在那儿摆手,说道:“去吧,若是修行有疑难,只管找你准提师叔去。”

“是,弟子告退。”

萧阳起身,又对准提道人点头一礼,准提道人微微一笑,将那个收了金乌火焰的葫芦飞送给萧阳,萧阳感激的道谢,然后就下了须弥山山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