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白虎神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见萧阳下了须弥山山巅,接引道人这才睁开了眼,悠悠叹息道:“师弟,此子不合我们所创旁门之理念,只能做一时的过度,不可将教派传于他过久,否则等过个千万年,再来看我等所创之教派,若是发现那时我等所创教派与我等自己所坚持的相违背,那就可笑了。”

准提道人闻言点点头,笑道:“师兄,请放心,此子只为执掌教派初创时,等教派稳定安宁,再换人也不迟。只要有你我二人在,还怕他翻天不成?到时,再选一个合适之人执掌教派,他做过去佛就是了。”

接引道人点点头,就又闭眼修行了。准提道人也不曾挑拣什么干的湿的地方,席地而坐,打磨他的菩提金身。

萧阳下了须弥山山巅,在须弥山飞转了三天,看中了一个灵气浓郁充沛的地方,而这处却是被一只白虎所占据,且修为还在此时萧阳之上,是太乙金仙修为,而萧阳经过自曝一事,虽是重生了,到底修为未恢复到太乙金仙,只有金仙中期的修为,却是奈何不得这只白虎。

一时萧阳犯愁了,心里念头又飞转起来,想道,既然已经是圣人弟子,背后靠着两大圣人,何不如以后的阐截二教弟子一般,曝出师名,仗势欺人呢?

心里有了主意,萧阳又催发了太阳真火,让自己外表看的更加神异一些,然后到那白虎洞府前叫门,他打算先礼后仗势欺人,只听他说道:“请问洞府中道友可在?”

“你可是现今天帝之子所谓的金乌?”从洞府里传来的声音如同金属般铿锵,颇有威严。

萧阳讶异了一下,随即一笑,这才想起自己除了有两位圣人做师傅,还有两个如今威压天地的老子天帝帝俊和叔父东皇太一,世上三足金乌也只有十二只,帝俊和东皇太一,还有十大金乌,他这么大喇喇的出现在这儿,修为又不高,不可能是帝俊和东皇太一,难怪里面的白虎会知道他是谁。

他收敛了自己的讶异,又收起特意催发的太阳真火造成的外表神异,朗声道:“道友说的没错,我是帝俊之子,如今也是须弥山山巅的接引道人座下大弟子,道号青阳,道友有礼。”

“哦?”洞府里的白虎讶异地说道:“天帝之子怎么会拜入西方须弥山?我可是听说如今巫妖大劫来临,圣人们都在谋算掌天管地的巫妖二族,你这妖族太子,倒是拜了圣人为师,岂不是奇哉怪哉?”

他也不需萧阳回答,好似他只是随意问那么一句,并不去深究,他又问道:“你来我这儿有何事?”

萧阳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我看中了这处明秀之地,愿和道友做个邻居,不知道友可愿意?”

说完,萧阳一阵紧张,毕竟他这是第一次仗势欺人,有一点不适应,生怕被人拒绝,那到时自己是恼羞成怒的回去如小孩子般告状,还是不自量力的上前决斗找虐?

幸好白虎也没让萧阳骑虎难下,只轻笑一声,道:“这须弥山本就是我父亲所镇压之地,整座须弥山可谓都是我父亲的,我是须弥山山神,不管是你们师徒三人,还是山中野兽精怪,都是和我们父子做邻居罢了,你来这儿开辟洞府和在别处开辟洞府,没什么区别。”

白虎这话信息量有些大,萧阳沉默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了几点:一是白虎同意他在这处灵气浓郁充沛之地开辟洞府,自我修行了;二是白虎是须弥山的山神,还并不在准提接引门下;三是准提接引也并不是须弥山的主人,而是借住客居于此,须弥山的真正主人是白虎的父亲。

那么白虎的父亲又是谁?为何两位圣人都不会驱赶白虎,而默认成为邻居?

一时萧阳陷入沉思,忽然,他睁大了眼,他想起了远古龙凤麒麟三族的争斗,在远古,这三族最为强大,但还有另外两族往往被人忽视,被人遗忘,那就是玄武一族和白虎一族,虽玄武一族远古时依附龙族,白虎一族尊麒麟一族,但这并不能说明他们不强大,只得说明当时他们比不上强盛的三族而已。

而在远古传说中,没落的三族,最后各族都有老祖选择用身躯镇压洪荒五极,就是所谓的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中间麒麟,难道这须弥山就是远古白虎镇压的地方?

一想到这儿,萧阳心中震动不已,他迟疑着没靠近过去,在半空中吞吞吐吐的问道:“你可是远古白虎一族的后裔?”

萧阳如此询问,洞府里的白虎沉默许久,才叹一口气,又轻笑自嘲道:“如今过了亿万年,还能有人记得远古五族的白虎一族,我是不是该感到欣慰呢?”

萧阳一时无言,的确,白虎一族在

洪荒大地上太久没出现了,龙族还在海洋称霸,凤凰族依旧是百鸟之王,麒麟也不时会现身,玄武一族虽正统血脉后裔稀少,但稀薄血脉如乌龟等都打量存于海洋淡水中,最为有名的就是四海都有的龟丞相了,而再看白虎,真是太久太久没出现在洪荒了,都快要被遗忘在时间历史尘埃中。

“小家伙,须弥山这么大,你能找到这儿,也是我们的缘分,我问了我父亲,他允许你在这儿开辟洞府,陪伴左右。”

萧阳这下迟疑了,心中想道,远古白虎的实力不说和圣人比肩,怕也差不了多少,自己这么贸贸然就在老虎下修行是不是太冒险了,可又想,接引准提能够选择在此开宗立派,和白虎做了这么亿万年的邻居,定是和白虎关系不错,他身为接引的大弟子,白虎应该不会为难才是。

于是,萧阳这才靠近过去,选择了一处地方,离白虎的洞府不远不近,用利爪真火不断轰炸,开辟了一处暂时容身的洞府,然后,转身出了洞府,去拜访自己的邻居白虎了。

须弥山山巅处正闭眼修行的准提道人,突然含笑说道:“他却是很会找地方,白虎神君那处我们不打招呼,都不敢随意靠近,他却是和人家做了邻居。”

接引也似醒非醒的接道:“白虎神君也是喜欢捉弄晚辈,非要把自己隐藏为一个太乙金仙的练气士,还自称是自己的后辈,真是亿万年都不变的喜欢戏耍于人。”

准提道人点头附和道:“当初师兄和我找到此处,不也被他戏耍一番?神君又不会无故伤人,只是亿万年镇守于此,他又不喜那些阿谀奉承逢迎之辈,也不喜在他面前战战兢兢之辈,更不喜欢我等这些日日只知修道谋算之辈,所以才会感到寂寞,遇到一个有趣不认识的人,就会戏耍一番取乐罢了。”

“嗯。有神君做邻居,也是青阳的福气。”

“是,是他的福气。我等当年也深受神君的指点恩惠,如今青阳与神君做邻居,必受他指点,修行必也是快速,但也免不得要吃一番苦头才是,当初我们也不是吃了一番大苦头吗,啊?”

说完,二人哈哈大笑不止。

要是萧阳在此,听了这番话,必是能知道所谓的太乙金仙的白虎后裔就是镇守西方的白虎神君,要是他知道了,不知他是否还有胆子仗着接引准提的势去要求开辟洞府了。

可惜他不知道,此时他正在白虎神君洞府里,头疼的应付着这只原本洞外威武的白虎,现在却是如一只可爱的白猫般,心里狂吐槽,妹的,这个世界实在变的太快,威猛的白虎瞬间成了只萌萌的白猫,萧阳一时无法接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