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逗比的白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白虎神君洞府里只有一张小小的石头卧榻,几个石凳,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空荡荡的石窟洞,此时,萧阳无奈的落在石凳上,听着白虎用稚嫩的声音欢快的问自己一些自己觉得无聊人家觉得有趣的问题,问一句,自己敷衍的答一句,人家就毒舌的回一句。

“你活了多少年了?”白猫问。

“四千七百多年了。”

“哇,快五千年了,你还是金仙修为,还没化形,你可真够丢人的。”

说完,白虎见萧阳转头不搭理自己,又问:“你们金乌现在只有公的,为什么没有母的?帝俊和羲和为什么只生下金乌,而不是其他别的什么东西?”

萧阳哭笑不得,这是什么破问题,我怎么知道,只得继续沉默不搭理他。

谁知你不理他,无所谓,人家还问:“你以后和别的异类女子结成道侣,比如蝎子蜈蚣蛇什么的,你们的子女又会是什么?我倒是很好奇。”

好奇你妹,这直接戳到了萧阳的痛脚,上辈子事业小有成就,但还没结婚,就穿越洪荒了,还变成了一只金乌,这世上还没有母金乌来配,这就注定他的爱情要跨越物种的,这还不要紧,但更让人绝望的是,估计封神之战后,准提接引成立了佛门,他就会自然而然的成了和尚,到时是否能找道侣都是问题了,或者他去修欢喜禅?这倒是一条出路,萧阳认真的思考这个想法的可能性。

“你说我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都是冰肌玉骨的仙女哦。”白虎慵懒的伸了伸小爪子说道。

萧阳将自己从胡思乱想中拉回来,听说白虎想做自己的媒人,嗤笑一声,打量白虎十公分的身高,雪白毛发,眼睛湛蓝的可爱样子,笑道:“你不会给我介绍一个和你同族的猫女吧?”

白虎这下猛跳了起来,怒吼一声:“我再重申一遍,我是白虎,不是白猫。”

他这副发怒的样子,不但没有威胁性,倒更显可爱,可惜此时萧阳还是一只没有化形的金乌,不然非用手蹂躏一番不可,虽如此,但他的嘴却还是很损的,他含笑调侃道:“你是白虎?那你的同族不就是母老虎,母老虎谁待见啊?我又不想找虐。”

白虎闻言鄙视的斜了他一眼,阴阳怪气的道:“你不会和那山上的二位一样吧?那二人修道都修傻了,亿万年不是修道就是谋算建立教派,想要发扬光大自己那些狗屁理念,俗称大志向,大抱负,他们说自己拥有大慈悲大怜悯,要度化世人,过那无边苦海,到达彼岸。依我看,这还不如找个女道侣探讨双修,共参阴阳大道呢。那两个公的天天坐在一起,公的对着公的,真是没劲。”

闻言,萧阳眼神钦佩的看着白虎,连圣人都敢如此编排,随即他又全身发毛,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因为白虎说的准提接引真的好腐啊,亿万年在一起,还感情越来越好,简直就是一对要恩爱到天荒地老的基友啊。

萧阳的佩服眼神让白虎一阵得意,抖了抖白毛,轻哼一声,傲娇的道:“别看我只有太乙金仙的修为,我可是从远古活下来的,论年龄,他们还是我晚辈,长辈说晚辈几句,又有什么。”

“噗嗤。”萧阳忍不住笑了,取笑道:“那你活的如此久,可修为如此惨不忍睹,自己也是光棍一条,哪有资格说我?”

白虎一下子沉默不语了,原本欢脱的表情动作都不见了踪影,灵动俏皮的眼睛也黯淡了下来,轻叹一声:“你这小年轻怎么知道当年我老人家的辉煌呢?”

萧阳以为自己话语不妥当,惹的这位远古留存的白虎想起以前的伤心事,正要赔礼道歉,安慰一番,没想到人家瞬间又满血复活,跳了起来,吹着牛逼。

“我当年可是比现在的帝俊强多了,子孙何止十个,简直是千千万万,后宫佳丽三五千,族中漂亮的母白虎哪个不是以服侍我为荣,那真是温柔乡,噬虎骨,何等潇洒自在。”白虎说的高兴,眼里的黯淡瞬间变成浓浓的怀念,最后他还到萧阳跟前,拍拍萧阳的翅膀,满脸真诚的劝道:“真的,身为远古前辈,我告诫你千万别和现在那些一脸禁欲的道士学,这都是紫霄宫那位起的坏风气,一个个都以他为榜样,于是就酿成现在洪荒的悲剧了。”

萧阳听了没觉得好笑,反而眼神一凝,心里暗道,这白虎调侃准提接引也就算了,毕竟是和准提接引做了亿万年邻居,还有一个镇压西方的白虎神君的父亲,准提接引不会因此等小事计较什么。但他竟然敢取笑鸿钧道祖,那就不简单了。

鸿钧道祖可和这白虎不是邻居,没什么交情,那他一个小小的太乙金仙怎敢如此大喇喇的,一点都不顾及呢?他有什么底气如此说话?不由萧阳重新打量白虎一阵,然后肃声问道:“你究竟是谁?”

白虎见他如此形状,就知道萧阳发现了他的破绽,怀疑他的身份了,他也不再装傻戏弄萧阳了,打了个哈欠,躺在石床上,架着二郎腿,眯着眼道:“真没趣,这就被你发现了,要是不说鸿钧那老鬼就好了。”

不等萧阳再次追问,他自我介绍道:“我是白虎,镇压西方的白虎。”

萧阳一怔,一脸的不可思议,怀疑的看着躺在那儿慵懒的白虎,问道:“可是从远古活下来,镇压西方的白虎?你逗我玩呢?”

白虎见萧阳没有如以前听说他的身份后的人那样战战兢兢,诚惶诚恐,不由心里又来了几分兴趣,他翻了个身子,说:“难道我不像吗?”

萧阳怀疑的看了看他小猫崽般的身子,萌萌可爱的样子,啧啧摇头道:“不像,确实不像。”

“那这样呢?”

瞬间原本如猫崽的白虎突然变大了几十倍,萧阳站在他的面前都显得很渺小,他张大虎口,咧了咧嘴,笑道:“这样像了吧?”声音不再是稚嫩可爱的,而是萧阳在洞外听到的钢铁铿锵之声。

萧阳将头转到一边,用翅膀捂住口嘴鼻,忙点点头,道:“我信了,我信了,快变回去,变回去。”

“信了吧?吼吼吼。”白虎大吼几声,就如萧阳所愿,又重新变成了猫崽大,声音也变的稚嫩可爱起来了,他看着捂着头的萧阳,洋洋得意的问道:“我是不是很威武?很有森林之王的风范?”

萧阳头从翅膀中露出来,见他果然变回来了猫崽,他不由抱怨道:“您老人家口真臭,多久没洗了。”

白虎瞪了他一眼,就要教训他一顿时,突然“轰轰”,大地一阵摇晃,白虎和萧阳踉跄了一下,又对视一眼,不由都暗想,谁吃了熊心豹胆敢在须弥山动手,造成这地动山摇的?

白虎赶紧闭上眼,感应洪荒大地,片刻后,他脸上一片肃然,睁开眼睛,对一边疑惑的萧阳说道:“不是有人在须弥山动手,而是巫妖二族开战了,整个洪荒都在震动。”

萧阳听了这话犹如一个焦雷劈在他的头上,他愣怔怔的站在那儿,喃喃念叨:“终于开始了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