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止息干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周天星斗大阵中,十二祖巫凝聚成的盘古真身,在大阵中横冲直撞,撞碎了无数星辰,碎了的星辰又落到洪荒大地,无数无辜之生灵,还有战的正酣的巫妖被波及而死去,这对十二祖巫来说还不是他们所关心的,这时,最让他们着急的是,不管他们怎么横冲直撞,目标直指帝俊,明明帝俊也就在眼前,可却如同隔了时空,总是找不到帝俊的人。

“大兄,你说那扁毛在阵里吗?怎么每次我们以为找到了他,就要抓住他时,总是一个虚影?”盘古真身里的祝融暴脾气的问帝江道。

帝江身为十二祖巫之首,掌舵巫族,相当于巫族族长,当然更是稳重,他沉吟会儿道:“不知道。”看着阵里迷迷蒙蒙的如同混沌黑夜的场景,他又道:“这阵法倒像幻阵,以假乱真,以真乱假,真真假假的,让人分不清楚。”

话音刚落,就有一颗星斗如明亮的明珠照亮混沌般,像流星一样从迷迷蒙蒙的阵中划过,向盘古真身攻来。

盘古真身严阵以待,巨手拍去,却没想到这颗星斗却是假的,是幻象,巨手拍过去都拍空了,这让十二祖巫异常郁闷。

他们都是修炼**的,哪懂得练气士这些法术和弯弯道?只得这样硬挺着看着一颗星斗砸来,盘古真身就全力以赴,拍了过去。这些星斗是真的,就被拍碎了,但更多是假的,扰乱盘古真身的视线的,于是,他们不但没擒住帝俊,反而被不断袭击的星斗弄的手忙脚乱,一时十二祖巫颇为憋屈。

又僵持了许久,盘古真身依旧没有找到帝俊,依旧手忙脚乱的应付砸来的虚虚实实的星斗,后土不由担忧的说道:“哥哥们,我们不能再在这里耗着了,外面的战场不过是后羿刑天几个在,要是东皇太一,鲲鹏,羲和这时回来了,巫族儿郎们就危险了。还有,别忘记,外面妖族还有一个伏羲没受伤呢。”

“姐姐说的是,哥哥们,我们必须闯出阵去,在阵里呆的越久,外面的儿郎们越是危险。”玄冥附和后土道。

“嗯。”

“嗯。”

……

其他十大祖巫都应声表示明白,于是,盘古真身转身就向阵外出去,不愿在阵里耗下去,尽管这样出去,没有抓到帝俊,他们很不甘心,也很丢人,但为了外面战场上的巫族儿郎们,他们暂时将面皮搁下了。

但主持大阵,与巫族有杀子之仇的帝俊会那么容易就让他们走出周天星斗大阵吗?显然不会。只听隐藏在大阵中的帝俊冷笑道:“这就想走了?你们当周天星斗大阵是个想来就来的地方,想走就走吗?”

然后,他又下令道:“听我号令,斗转星移,生死两难,让他们进的来,出不去。”

“是,天帝。”

众妖神星君轰然应是,然后星斗迅速在大阵中移动起来,让人眼花缭乱,有向左走的,也有向右移的,更有上下移动的,只在盘古真身周围穿插着,让盘古真身寸步难以行走,一旦盘古真身蛮力破除,打碎星辰,立刻又有星辰补上,一颗颗星辰就串起来如同一条锁链,将盘古真身锁住,一时动弹不得,还有不断的星辰向盘古真身的面门砸来。

盘古真身又打碎了向他面门砸来的星辰,如此周而复始,渐渐祝融共工很是不耐,怒吼道:“帝俊,枉你也是一代掌管天庭的天帝,如何缩头缩脑的不敢现身,和我正面相争?依靠着阵法算什么本事?”

暗处的帝俊耻笑道:“你们两个孬货还有脸说正面相争?真是盘古大神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六个祖巫围攻我们兄弟两,还有脸说正面相争?你们修炼巫族真身,筋骨强健了,连脸皮都厚了不成?”

不知祝融共工是被说的臊了,还是怎的,却是嘟囔着不说话了。

这时后土闻言,说道:“天帝,你何必如此赶尽杀绝?你我都知道圣人们对巫妖二族不怀好意,天帝的十大金乌如何出的汤谷?天帝肯定心里也明白。圣人们坐视巫妖争斗,好来一个两败俱伤,到时,巫妖衰落,天帝又如何坐稳这天帝的位置?还请天帝细思。”

“哼。”帝俊不屑道:“我比你明白,今日这战,我也没打算灭了你巫族,但是不管金乌们是如何出的汤谷,是圣人们的计谋,挑拨离间,还是意外自己跑了出来,可直接杀害他们的却始终是后羿,后羿必须死。”

闻言,后土不由心里一紧,为后羿担忧,而帝江又道:“帝俊,夸父不也死了?那还不够吗?”

“哈哈哈哈。”帝俊疯狂大笑,笑声响彻整座阵中,他道:“你们可真可笑,若不是你们巫族追杀我孩儿们,他们会死?难道夸父要杀我家孩儿们,还不让人反抗,任他杀去不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难怪洪荒大能们都不愿和你们巫族亲近交往,这种道理也只有你们霸道惯的巫族说的出来。”

见帝俊杀后羿之心甚是坚定,他们一时又出不了周天星斗大阵,后土不由担心的问道:“怎么办?哥哥们。”

帝江叹了口气,回道:“正如练气士所说的因因果果,说不清楚。说到底,还是巫妖二族亿万年积累的仇恨已经压制不住了,所以才有十金乌一出现在洪荒,就被儿郎们追杀,夸父又被金乌们杀害,后羿又为夸父报仇的这一系列事情,这也才有这场战争。”

“是啊,圣人们下了一手好棋啊。不过是放十金乌出来,就引发了导火索。”后土如此道。

“嗯。”帝江应了一声,又说:“别着急,看样子帝俊不会鱼死网破的,外面的儿郎们应该不会损失太多,不然巫族一旦衰落,妖族昌盛,那圣人们全部去算计妖族,帝俊东皇太一他们也应付不来。”

闻言,后土忙道:“那后羿呢?帝俊杀后羿之心太过坚定,我们总不能看着后羿兄弟去死吧。”

一下子帝江沉默不言语了,祝融倒暴脾气的提了一个建议道:“强闯出阵就是了,我却是不信这阵法能伤的了盘古真身。”

“大兄?你说呢?”后土问道。

帝江叹了口气,沉思良久,才叹道:“后羿兄弟到底是巫族,我们身为祖巫,如何能够置他的生死而不顾,就如祝融兄弟所言,强闯吧。”

“嗯。”

一时十二祖巫都应了声,默默开始蓄积力量,“吼吼吼吼”,盘古真身大吼一声,挣脱身上如同锁链般的星辰,不顾不断砸过来的星辰,不顾盘古真身被星辰打的筋骨都露了出来,十二祖巫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势,只往阵外闯去。

“哼。”帝俊冷笑道:“那么容易让你们出去了,那我研究亿万年的成果可真的丢人现眼了。”

然后,他又下令道:“生死两难,变阵。”

一时,接到命令的妖神星君又将一颗颗星辰聚集在一块,成了白亮的一面,而另一面却是漆黑的夜色,黑白两面夹着盘古真身,如同太极,融作在一起,又成了混沌,不断黑白移动交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时刮起了混沌之风,蚀骨刮皮,盘古真身虽一时撑的住,但久了,也不一定受得了。

“混沌之风的滋味如何?哈哈哈哈,周天星斗大阵,你不进来还罢了,你自己进来,那就是找死了。”帝俊志得意满的笑道。

盘古真身咬牙死撑着,忍受着刮骨剥皮般的痛楚,愤恨的眼神让帝俊更是快意。

须弥山,白虎洞,见帝俊和妖族占了上风,萧阳不由放下了心,长长的舒了口气,轻松不少。

白虎见他这模样,不由笑道:“你以为这场巫妖大战就是如此以妖族胜利而结束,那就错了,呵呵。”

萧阳不解,刚要问时,白虎抬头示意须弥山山巅,说道:“别忘了那些圣人,他们可不会看着妖族得意,巫族一败涂地。”

萧阳一怔,哦,是了,圣人们这种开挂搅屎棍的存在,怎么能够忽略呢?他们可是想同时算计巫妖二族的。

白虎所说并非虚言,此时,须弥山山巅的准提接引,昆仑山的三清殿里的三清,见巫族这场战争就要输了,一败涂地,不由的准提摩搓着降魔杵,太上闭眼撑着拐杖,元始召唤出玉如意,通天面前青萍剑不断跳跃鸣叫,一个个都准备好了给帝俊来一下,放出盘古真身。

却没想到没等他们出手,周天星斗大阵就散开了,盘古真身从空中跌落,踉跄了几下,帝俊在空中也现了身形,冷哼一声,瞧了瞧还没死的后羿,转身下令道:“收兵,回天庭。”

帝俊这个命令如此突然,众人一时措手不及,面面相觑,又不敢问,只得一个个跟上帝俊,回了天庭。

羲和东皇太一还未归来,鲲鹏被盘古真身打到北冥海他的老巢,就借势躲在老巢不曾来战场了,只有伏羲一人身份和帝俊能够平等对话,他不由追上帝俊,疑惑的问道:“天帝怎么突然收兵?这次若是杀了一两个祖巫,那以后巫族没有盘古真身,妖族岂不是更轻松应对?”

帝俊叹声道:“我如何不知这个道理?可想想,那时巫族构不成威胁,那妖族就要直接面对圣人们,那时如何是好?我可情愿和没脑子的巫族相争亿万年,也不愿和那些老谋深算的圣人们去斗,哼,这次我孩儿们就是被他们算计进去了。再说,刚刚,女娲娘娘传音来,说小十在娲皇宫说了重要的事情,我却是等不及了,要去娲皇宫询问小十了。”

伏羲更是疑惑了,什么事情让帝俊都顾不上收拾亿万年的对头巫族呢?而且帝俊还满脸笑意。

见他迷惑不解的样子,帝俊传音道:“小十说,老大在汤谷让他们留下了本元和魂魄,可能孩儿们有希望能够重生了。”

一时帝俊笑的耳根子都咧到后面去了,伏羲闻言,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金乌们有重生的希望啊,怪不得帝俊如此急切匆促的收兵呢。

白虎洞,萧阳也不解帝俊为何突然收兵,他看着白虎,等白虎给个解释,白虎摇摇头,说:“别看我,我也不知道。”

不说他们不知道其中缘由,就是刚想要动手帮助巫族的圣人们也一头雾水,面面相觑,然后,一个个掐算天机,可小十在娲皇宫,女娲也是圣人,他们却是算不到里面的事情的。

如此,巫妖初战,暂止息了干戈,妖族占了上风,巫族败了,可巫妖争斗这不过是个开始。

PS:求推荐,求收藏,多谢读者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