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战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眼见帝俊带领妖族回了天庭,巨大的盘古真身再也支持不住,一下子半跪在地上,“轰”的一声,大地都颤了颤,不远的刑天后羿见状忙要跑过来,急呼:“祖巫。”

盘古真身抬起右手止住了他们,不让他们靠近,然后,盘古真身立刻分解,重新化为十二祖巫。十二人都扑在地上,看起来很是虚弱,“噗”一声,各自吐了一口血,这才缓过了一口气。

“祖巫。”

刑天后羿又急声唤道,再次赶过来,这次十二祖巫没有拦着他们,后羿就来到了后土身边,搀扶起她,刑天则来到帝江身边,问道:“祖巫,你伤势可要紧?”

帝江摇摇头借着刑天的手臂,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对同样摇摇晃晃站不稳的其余祖巫肃声说道:“这次我们吃了大亏,若不是我们认为世上无人能伤的了盘古真身,妄自尊大,轻易踏进周天星斗大阵中,这次也不会落败。我们该吸取教训才是,洪荒终究不缺大能,这场落败的战争也该让我们巫族清醒,清醒,巫族不是无敌的,但我们巫族绝不是可欺的,我们巫族不是无能软弱的,一次落败绝不可能打掉我们血液里是盘古大神的血液的骄傲。”

祝融共工等祖巫附和道:“对,大兄说的对,这次败了,不过是我们大意了而已,下次开战,必胜!必胜!必胜!”

本来输了这场争斗,情绪低迷,萎靡颓废的巫族族人听了他们崇拜的祖巫们激动人心的讲话,又犹如打了鸡血一般,振奋了起来,跟着喊道:“必胜!必胜!必胜!”

声音响彻云霄,排山倒海,帝江欣慰的看着重新振奋起来的巫族族人,眼里更是坚定,下次和妖族战斗,绝对不能输了,绝对不能输,不然,巫族将永远低于妖族一头,士气胆气都会散了,再也没有勇气和妖族开战。

但一边的后土却是紧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只剩下一半的伤痕累累的巫族儿郎,不由滴下了泪,她忙擦了擦脸颊,对帝江道:“大兄,巫妖已经启了战端,万不可能再如以前亿万年那般克制了,我们必须做好下次战斗的准备。”

帝江点点头,认可了后土的看法,问道:“后土妹子有什么好的提议?”

后土眼神凝了凝,肃声道:“是时候拿出盘古殿里盘古大神留下的东西了,让我们的盘古真身更强一层,那时,就算周天星斗大阵也是可以闯一闯,不必顾忌了。”

帝江一滞,不敢置信的道:“后土妹子,那可是父神唯一没有道化留下来的,是唯一一件最能代表父神的,你确定要把它拿出来?”

后土坚定的点点头,说:“如今不说妖族女娲还没出手,我们就一败涂地,等女娲还有那些圣人们再伸出手来进一步插手巫妖争斗,我们巫族可还有出路?大兄,别犹豫了,取出来,用它凝聚更强大的盘古真身,到时,就是混沌中的鸿钧道祖来了,我们也敢战一战。”

帝江一时没急着下决定,想着如今巫族的处境,不说针锋相对的妖族,还有那不怀好意的圣人们,以及亿万年来巫族得罪的大能们,巫族确实到了最艰难的时候了,如此细思,帝江最终重重点了点头:“嗯,就依后土妹子,取出父神所留之物,应付如今的大劫。”

闻言,其余祖巫不由笑了,刚刚在周天星斗大阵中虐打的憋屈不由也散了许多,一个个呼出一口浊气,只道:“有它,下一次,就让妖族尝尝我们巫族的厉害。”好战分子祝融还挥了挥拳头。

帝江笑了笑,又见众兄弟姐妹各个带着重伤,就道:“回去吧,养好伤势,来盘古殿修行。”

“是。”

祖巫们应了,又让刑天后羿去组织巫族族人,带领着他们离开了这片战场,回了各自的部落。

娲皇宫,女娲高坐云台,帝俊在左,伏羲在右,小十飞在半空中,诉说着道:“是一个枯瘦赤脚的道人带我们出了汤谷的,大哥对他很是防备的样子,但耐不住我们在汤谷待了几千年,却是不耐烦了,所以就劝大哥跟着那个枯瘦道人出了汤谷,大哥虽不愿出去,但也不耐烦我们劝,就答应了,可最后,大哥还是让我们留下了本源和魂魄在汤谷的扶桑树上。我们虽都不以为意,可大哥如此要求,却是一个个都不情不愿的或多或少的留下一些,如今恐怕还在扶桑树上。”

女娲听完,“啪”的一声拍了扶椅,怒声道:“好一个准提,如此模样,还不顾身份亲自出手算计小辈的也只有他了,哼,真是丢尽了圣人的脸面。”

左边的帝俊倒是没什么怒容直接表现出来,他早已猜到是圣人们捣鬼了,如今小十的话,只是进一步证明了他的猜测罢了,他也不觉得惊讶,只沉声问道:“小十,你之前怎么不说?”

小十哭泣哽咽道:“当时孩儿刚逃脱后羿的追杀,回到天庭,颇为惊慌失措,再加上十位哥哥死去九位,只顾悲伤,哪里想的起来?还是到了女娲娘娘这儿,孩儿才冷静镇定下来,越想那天的道人越觉得不对劲,这才来告诉女娲娘娘的。”

闻言,帝俊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和伏羲,女娲点点头,就脚下生云,一刻都不愿耽误,就要往东海汤谷而去,他告辞说道:“帝俊这就带着小十往汤谷而去,两位告辞了。”

女娲含笑点头,笑道:“天帝只管去吧,要是九位太子真能复活,也是我妖族之福,若是不能,我是精通造化之术,却也可以勉强一试。”

“多谢娘娘了。”

然后,帝俊带着小十离了娲皇宫,往汤谷而去,他们离开后,伏羲叹道:“巫妖二族这次损伤虽算不上惨重,但伤筋动骨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道等大劫过后,巫妖二族该是何等模样?我等故人又剩哪些了?”

女娲沉默许久,才疲惫的点点头,说道:“兄长,巫妖退出洪荒舞台,道祖早暗示了各大圣人,这是不可能更改的,除非魔渊里的那位出来,和道祖抗衡,不然大势所趋,巫妖二族却是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而我们早早的陷入其中,虽不能做那叛逃之人,但也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才是。妹妹是圣人,倒是无灾无劫,兄长却是要仔细思量思量了。”

“嗯。”伏羲轻轻点头,应了,就沉默不语,眼神发散,想着这亿万年来妖族从弱小成长到如今的辉煌,威压天地,如今却面临衰落,不由心里酸涩,微微苦笑。

女娲何曾不知伏羲所想,她也是妖族最早的皇者娲皇,她也为妖族****亿万年的心,面对要衰败的妖族,她心里如伏羲一般,很是不好受,但不说道祖的旨意,天数注定,就是圣人们的窥视,大能们对巫妖的仇视,这些都让辉煌的巫妖二族不可避免的走向衰败,尽管女娲是圣人,也无能为力,只能长叹一声罢了。

东海汤谷,帝俊和小十刚刚进入了汤谷,就见东皇太一也在这儿,不由一愣,于是问道:“二弟怎么也在这儿?你被盘古真身打伤,要是无事,就该回天庭才是,怎么会在汤谷?”

东皇太一迎了上来,苦笑道:“大哥,别给我遮脸了,说起来也臊人,平时我颇为看不上那几个肌肉大汉,没想到这次盘古真身如此厉害,直接把弟弟拍飞到东海来了,我却是受了重创,一时动弹不得,也幸好扶桑树救了我,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么严重?那羲和岂不是也和你一样了?”帝俊又关切的问道:“那如今怎样?”

东皇苦笑道:“还好,驾不了云,所以没回天庭。”

闻言,帝俊拍了拍东皇太一的肩膀,以示安慰,心里却是担忧同样被盘古真身甩出去的羲和,不知她如何了,等回去,却是要派人搜寻了。

“大哥来汤谷,是为了九个侄儿留下的魂魄本源吧?”东皇太一笑问道。

帝俊点点头,也不觉得意外,只急切道:“扶桑树告诉你了?那孩儿们的本源魂魄在哪儿?”

东皇太一苦笑着将一团火焰拿了出来,正是小十留下的,他把火焰一挥,火焰就进了小十体内,小十不由浑身一震,赶忙道谢,然后飞到扶桑树上的枝桠上,闭目修炼。

帝俊瞟了一眼小十,又问道:“还有呢?其余的在哪儿?”

东皇太一摇摇头,只说:“大哥问扶桑吧,他知道的最清楚。”

一时,帝俊又来到扶桑树前,喝道:“扶桑,你个老不死的,还不出来,你眼见我家孩儿们被人诱骗出了汤谷,造成如今九死一生的惨事,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哈哈哈。”扶桑树干突然变成了一张老头的脸,有褶皱,有胡子眼睛鼻子,很是拟人化,他笑道:“帝俊,那可是圣人,我扶桑虽活的久,有点本事,却是不愿招惹圣人,被圣人惦记上。”

他突然开口,倒是把停在枝桠上的小十吓了一跳,赶紧飞上天,又忍不住好奇的转了个弯,看着扶桑,他在汤谷待了几千年,天天停歇在扶桑树上,却不知扶桑树居然是有生命的,成了树妖。

帝俊闻言冷哼一声,自知扶桑如此做很是识时务,他要是扶桑,他也不会去掺合进去,只是他是帝俊,还是十金乌的父亲,扶桑如此冷眼旁观,心里很是恼怒,怒斥骂扶桑,道:“我们兄弟这么亿万年待你可不薄,扶桑你怎么能够看着孩儿们出去遭人算计,九死一生呢?”

“不不不不不。”扶桑自知自己做的不地道,只好嬉笑道:“不是九死一生,而是八死二生,其余的太子们也有可能复活。”

帝俊一怔,忙问:“怎么说?”

他是知道那九只金乌有可能复活,但扶桑明显说的是除了小十,还有金乌活着,那他是谁?帝俊迫切的想知道。

扶桑眯着眼,然后笑着将事情首尾缘故一一说给帝俊听。

ps:求推荐,求收藏,谢谢读者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