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谋划后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扶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帝俊听了,沉吟良久,才问道:“如此说来,老大是自愿跟着准提去西方的了?”

扶桑“嗯”了一声,又说:“其余的八位太子的本源魂魄都被准提圣人收了去,带回了西方,这是大太子要求的。”

“大哥为何要投靠于西方?我们妖族除了有女娲娘娘一位圣人外,还有周天星斗大阵这种绝世阵法,却是比西方那二人还要强许多,我是想不明白大哥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明明就是那个准提诱我们出谷,才有这番劫难的,大哥还要给他当徒弟,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小十听完,插嘴说道。

小十的话,一般人都是如此想,很有道理,但帝俊不是一般人,他深思下去,却是明白了萧阳为何投靠西方,而不是回转天庭了。

一是他自己不想卷入大劫中,此时偏僻之地的西方,算是争斗最少的了,萧阳能够在那躲开大劫。但这种猜测让帝俊心里复杂难言,总觉得有一种背叛的感觉,一种在困难时期,自己生的儿子不愿帮助父亲,反而躲到一边,冷眼旁观。

二是他不看好妖族,认为最后妖族必然被大劫炮灰,湮灭于历史尘埃中。这又是对自己的父亲叔父不信任,没有信心,这才不声不响的投靠了西方。

不管是哪种猜测,帝俊都复杂难言,一时脸上颇为纠结。要说萧阳自私冷漠,可萧阳对战后羿夸父,保护兄弟们时,那种大无畏,拼了性命都无所谓的表现,却是不能说他冷漠自私;可这种私下投靠西方的举动,躲到一边,冷眼看着大劫中的父亲母亲叔父,又透露出他对自己这个父亲没有什么信心,也没什么感情而言,说他冷漠还是轻的了。

帝俊再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不知道为何萧阳对兄弟们能够如此手足情深,而对他和羲和却如此冷漠。

这当然是因为萧阳只和九只金乌相处几百年,感情深厚,自然手足情深,而帝俊羲和东皇太一,他们对于萧阳来说,是见都没见过的陌生人,哪里来的什么感情?这也难怪出现这样的反差了。

见帝俊纠结的模样,东皇太一苦笑道:“大哥也想到了吧,老大对我们没什么信心呢,直接连妖族太子的身份都不要了,去了西方。”

“嗯。”帝俊深深的吸了口气,才说道:“不管老大怎么想的,我还是要去西方一趟,问问他是否真的不愿意回来了。”

这时,扶桑笑着劝道:“若是天帝想要大太子活着,就不要去西方了。”

“怎么?准提接引二人还敢为难我们父子不成?”帝俊挑挑眉,沉声说道。

扶桑呵呵轻笑,解释说:“不不不,那二位圣人该不会因大太子而和天帝起冲突,但天帝可想过大太子回到天庭之后吗?”

“回了天庭,大哥自然还是妖族的大太子,这还用说吗?”小十插嘴说道。

扶桑不以为然的轻笑一声,小十不服气的还要辩几句,帝俊抬手阻了他,盯着扶桑说道:“你是说怕老大投靠西方的事情一旦被人知道了,在妖族内部被人瞧不起,唾骂?”

扶桑微笑道:“这只是其一,第二,巫妖之争,洪荒大劫,圣人做推手,天帝真的有十分信心妖族能笑到最后?再说的过一点,天帝真的确信自己在大劫中不会出什么意外?要是天帝都出了意外,那东皇是否也有可能有意外?那大太子回了天庭,搅进大劫中,难保也出什么意外了。别说把大太子如十太子般放到娲皇宫去,那样只会让妖族内部对大太子更是不满,难免有野心勃勃如鲲鹏之辈,暗中嘀咕大太子贪生怕死,天帝你也将失去人心,妖族内部再也无法同心,那如何与巫族争斗?你仔细思量思量。”

帝俊和东皇太一相视一眼,嘴角都泛起了苦笑,扶桑说的没错,这次巫妖之争,他们也没把握全身而退,萧阳搅进去,十之**是要作为代表,鼓舞士气上战场的,到时死的也是快,那还不如就让他待在西方呢。

最后,帝俊只得摇头,叹道:“罢,罢,罢,这也是老大自己的选择,接他回天庭,就如扶桑所说,未必是好事,随他去吧。”

不等小十再争辩几句,扶桑用树枝将小十卷了起来,笑道:“小家伙,你这几千年在我头上拉了不少屎尿吧,你看我怎么惩罚你。”

说着,就把小十从一根枝桠扔到另一根枝桠上,当作皮球耍,帝俊见了也不理会,传音对东皇太一道:“看来扶桑倒是对老大更看好,不然,亿万年来他可没这么多话说。”

“嗯。”东皇太一点头,说道:“如此也好,扶桑虽是从没展示他的能力,但他从远古末期活到现在,我却是不信他逊色于我们。以后若是我们真的出了意外,扶桑能够照看他们,也好。”

“嗯。你可回天庭?”

东皇太一摇头笑道:“不了,汤谷最适合我们金乌一族,我在这儿修行就好,伤势恢复了,自然就会回天庭。”

“那行。”帝俊闻言点点头,又招呼小十道:“我们回去吧,还要派遣兵将找你母后呢?”

“哎呀”

小十如同一团火球被扶桑扔了过来,高呼一声,晕头转向的。

帝俊见状,只得将他放在掌心上托着,然后腾云而起,离开了汤谷。

扶桑见帝俊父子走远后,才收敛了笑容,对东皇太一道:“你为何要我说服帝俊,不去西方接大太子回天庭,莫非你还有什么图谋不成?”

东皇太一冷笑道:“我还能有什么图谋?那是我的侄子,我自然愿意看着他活着,让金乌一族不至于真的绝迹于洪荒,而我怕我自己说服不了大哥,这才和你交易。哼,你想要化形的丹药,化出道体来,不受本体的滞碍,更进一步,不过是替我说个谎罢了,这你还有什么不满不愿的?”

扶桑呵呵笑道:“原来桀骜的东皇太一也认为妖族这次大劫危险了,怕是过不去了吧?那你如此要保住你的大侄儿,可是将来为你复活做准备?”

东皇没否认,也没肯定,只道:“圣人们如此推波助澜,后面肯定是有鸿钧道祖的影子,不管妖族再怎么辉煌强大,再怎么威压天地,对于道祖而言,不过是一个孩童罢了,一根手指头就能让它跌倒,甚至摔死。那还不如未雨绸缪,布置后手了。等我无量量劫归来,我倒是想看看那时魔祖归来,道祖是否还能够如远古般胜出?”

“东皇深思远虑,扶桑佩服。”扶桑笑道:“但那都与我不相干,你要我做的,我都做了,你快给我化形的丹药。”

“哼,急什么,事情还没完,你要做的可不仅仅这些。助先天灵根化形的丹药可是我攻打海外三仙岛东王公偶然得到的,哪那么容易就给你了,嗯?”

扶桑不由气节,刚想破口大骂他言而无信,但又想到自己所需的丹药在东皇太一的手上,不由又乐呵呵笑道:“那东皇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吩咐?”

“有事,我自然会吩咐你做的。”

然后,东皇太一盘膝而坐,就开始修行,恢复伤势。

扶桑眼珠转了转,心里冒出个念头,何不趁东皇太一此时正虚弱,动手威逼他交出丹药?但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他就心里否定了,东皇太一能够如此有恃无恐的在汤谷疗伤,肯定有所倚仗,万不能如此翻脸,不然更不可能得到丹药了。

扶桑心里叹息,他虽活了亿万年,但是错过了最佳化形期,以至于还是如此受困于本体,连汤谷都出不去。如今,好不容易知道了东皇太一手上的助先天灵根化形的丹药,他绝不能再错过这个机会,绝不能。不然,无量量劫来临时,出不去汤谷的他只能等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