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杂毛太子不好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南明火山深处,五位现了法相后,也听到鸿钧淡然无波的声音,一个个面面相觑,最后麒麟道:“收了法相吧,那老道此时开了紫霄宫,说是讲道,只不过是将洪荒大神通者都召到紫霄宫,以得到三千年的缓冲时间罢了。这也让洪荒众人冷静冷静,以免一下子闹的不可收拾的地步。”

刚重生的朱雀飞出火山洞口,周身一片火焰围绕,闻言,冷哼一声,说:“那老道不过是拖延的一时,大劫迟早要爆发,越如此拖延下去,爆发的越厉害。到时,要是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我倒要看看他还能不能安稳的待在紫霄宫。”

一时,几人也都点头认可了朱雀的话,青龙见朱雀已经重生归来,本就和她不和,不愿再在南明火山待下去,就告辞道:“你这婆娘既然没事,那我就回去了,我可不愿长久待在你这一片火海的地方。”

“要走就走,我还会虚留你不成?”朱雀冷笑道:“莫不是你家龙族后辈又给你这位龙族祖宗献了什么绝色妖姬?你这么迫不及待了?呵呵,你这老龙还以为,我真愿意管你的破事不成,我只是以前见你家小辈威逼那等小妖小怪,看不过眼罢了。”

青龙听了,只觉得脸皮烧红,心里很是没趣,每次五人聚在一起,他都要被朱雀讽刺一顿,说他****,不过龙族本性就如此,不然哪里来的那么多血脉驳杂的后裔?他现在已经很修身养性了好不好,因为要镇压东方的缘故,亿万年来虽有不少姬妾,但都没敢孕育子嗣,生怕本源亏损,修为倒退,更怕龙族因突然出生几个辈分大的龙子而大乱。

如今节制的他又被朱雀冷嘲热讽一般,也不愿理会她,直接对着朱雀吹了口气,龙珠从朱雀身上冒了出来,回到青龙跟前,青龙一张口吞下龙珠,就冷哼一声,告辞都不说一声,就掉头走了,凤玲珑忙跟上去送一送。

玄武见状,客气的对朱雀白虎麒麟笑笑,也告辞了,孔宣也客气的上前送他离开。

走了青龙玄武,剩下的朱雀麒麟白虎,这三人从远古时就结盟在一起,对抗龙族玄武一族,自然关系较为和睦,只听朱雀笑道:“我却是没想到那青龙会用龙珠给我温养神魂,真是让人讶异极了。”

麒麟瞟了朱雀一眼,继续低头笑笑不言语,而白虎却是戏谑的对朱雀道:“他那龌龊见不得人的心思,你平时一猜就中,怎么轮到你自己,你自己倒是糊涂了?还是你装糊涂呢?”

白虎话音未落,朱雀就凶狠的瞪着他,全身火焰暴涨,咬牙切齿,“你是找死不成,来来来,我也刚重生归来,精神不错,可以和你耍耍。”

说着,朱雀就一步一步逼过来,白虎讪笑着往后退,见朱雀还在往前,真像要打一架一样,他赶紧转身就走,笑道:“我可不和你这母的计较,但你用了我三颗十二品金莲的金莲子,你可必须让玲珑丫头送来补偿。”

“少不了你的,哼。”朱雀嗤笑道:“你白虎一族也只剩下几只大猫小猫了,亿万年的积累的天材地宝还不够那几个人用,还要我补偿,愣是小气。”

白虎也不知听没听到,反正没再折返回来就是了。

麒麟含笑在一边,听了朱雀如此说白虎,也不敢讨要赔偿了,生怕也被朱雀安上一个小气的名号,他笑道:“都走了,我也回昆仑山了。”

朱雀点点头,看着麒麟转身离去后,才冷笑着对金鹏喝道:“孽子,跪下!”

金鹏不敢违抗,只得干脆的跪下,低着头,心里却是在想着,果然,母亲最是疼爱看重血脉正统的三妹,大哥修为最高,母亲也很倚重,而我却是最被她忽视不看在眼里的了。

“你可知道我为何让你跪下?”

金鹏垂着头,跪在那儿沉默不语。

“你心里是不是不服气?认为我这个为母的偏疼你大哥和三妹?呵呵。”朱雀看了他一眼,冷笑道:“别以为我在火山里涅槃就什么都不知道,你刚刚在那四人面前针对玲珑,我都听的清清楚楚。说什么因为孕育玲珑,我就修为倒退了,这都是玲珑的错了。你这不是指责玲珑,而是责怪我不成?”

金鹏忙磕头,求饶道:“儿子不敢,母亲恕罪。”

见状,朱雀心火更加炙烈,气道:“你还有什么不敢?还想着舍了南明火山的祖庭,带领着凤凰族去洪荒大地争一争,就你如今大罗金仙初期的修为,只不过是妖族天庭一妖神星君而已,你争什么?拿什么和人家争?这幸好我涅槃成功回来了,要是没回来,凤凰族可不是要被你挑拨着去送死了?”

“儿子不敢,母亲息怒。”金鹏除了响亮的磕头求饶,别的也做不了。

“你不敢,我看没什么你不敢干的。修为没多高,心倒不小,性子桀骜阴骘,一点都没有身为凤凰族的骄傲和堂皇。你既没有你大哥孔宣的一身傲骨,绝佳的天赋,不错的修为,也没有你三妹玲珑的大气威严,不计较小事,识大体,我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凤凰族人,我的儿子了。”

金鹏这下也不开口求饶了,他反而抬起头,阴骘冷峻的脸依旧,眼眶却是红了,他看着朱雀,认真的恳求道:“母亲,儿子不配为母亲之子,只愿母亲开儿子出族,儿子立刻就离开这凤凰祖庭,在外也不再以凤凰之子自称,望母亲成全。”

这时,凤玲珑孔宣送了青龙玄武归来,突然见到这么一副场景,听到金鹏如此一番话,大惊,赶紧跪下来求情。

孔宣道:“二弟只是一时糊涂,才说出如此一番糊涂话,望母亲宽恕。”

凤玲珑亦在旁边催促金鹏说:“鹏哥快快请罪,莫要再和母亲顶撞。”

金鹏正因玲珑被朱雀责骂,这会儿玲珑来劝他,他哪听的进去,只冷笑道:“哪用你在这儿假好心。”

说完,就起身化作金翅大鹏要往火山外飞去,这更是惹恼了朱雀,她只对着金鹏喊了一声:“定!”

本来要展翅高飞的金鹏一下子在半空飞不起来,僵硬的掉落下来,“啪”的一声落在地上,眼眶通红的含着眼泪,脸上一副悲苦的表情。

朱雀见了,本来想训斥他的话,到了嘴边,又化作一声长叹,道:“罢了,我也知道你和你大哥因血脉驳杂的缘故,在凤凰族里当着太子,被很多长老正统的族人瞧不起,这才养成你这种阴骘的性子。我也怪不得你,要怪只怪我当年一心镇压火山和企图再次兴盛凤凰族,忽视了你。如今,再想改改你的性子,也是难了。”

听朱雀自责的话语,玲珑孔宣忙磕头称不敢,而被定身的金鹏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一滴一滴的流了下来。在凤凰族里,他实在过得憋屈,虽说是二太子,可因血脉驳杂,暗地里总被人冷嘲热讽的叫杂毛鸟,他还做不得什么,只能暗暗咽下这口气,这么多年下去,心里的那气越积越多,今日又受朱雀责骂,他实在气不过,这才想离了这南明火山。

朱雀见金鹏流了眼泪,心也软了几分,叹了一声,只吩咐孔宣道:“将你弟弟带回去禁闭,你牢牢看住他。这时大劫降临,万不能让他出去,他那性子,出去就是找死。”

“是。”孔宣应了,这才起身,来到金鹏身边,看着他,叹了口气,就一挥手,将他收了,这才向朱雀躬身离开。

朱雀点点头,等孔宣离开后,又对剩下的凤玲珑道:“你救了妖后,以后和帝俊金乌一脉必将因果纠缠,也不知是福是祸,你要万分小心了。”

“啊!”玲珑诧异发声,不知何时她救了什么妖后了,随即眼珠转了转,想了想,这才想起几日前救下的羲和,一时脸色变幻明灭不定,最后问朱雀:“母亲,你觉得女儿和金乌一脉以后大概会有哪些因果纠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