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该无赖时还是要无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听凤玲珑如此问,朱雀摇摇头,叹息道:“母亲我也是算不出来具体是哪方面的因果,只是看出来你和金乌一脉已经纠缠在一起了,所以提醒你一句罢了。”

凤玲珑垂头细思一阵,自己失笑道:“是女儿问的强人所难了。连诸天圣人道祖都无法完全看清将来前路,女儿来问母亲,却是为难母亲了。”

朱雀摇头,自己回到熔浆里,继续镇压火山,又告诫玲珑:“你要是想不被牵扯太深,就快点打发走族里的那人。要是她此时无力回转天庭,你派人到天庭报个信,自然有人会来接她,毕竟帝俊正满洪荒的派人找她呢。”

“是,女儿知道了,女儿告退。”

朱雀已沉入岩浆里,闻言轻应一声,就不说话了。然后,凤玲珑锁着眉头,心里暗自思索,如何处理羲和的事情,是去天庭报信将羲和送回天庭,还是留羲和下来养伤,让金乌一脉欠她一个大因果?

须弥山白虎洞,萧阳此时只翻看琢磨了几篇**玄功的功法,还没全看完,但他再也没心思看下去了,满心里都是今日发生的异常状况,不断的琢磨着究竟怎么了?不是说朱雀涅槃吗?怎么五圣兽同悲,万灵哭泣,最后鸿钧道祖也突然就开了紫霄宫了?这里有什么联系呢?

一时,萧阳心里思绪繁杂,难以捋清,不断的伸头张望着白虎洞的深处,焦急的等待着白虎的出现。

就在他等的不耐烦要自己进入洞府深处寻找白虎之际,白虎终于出来了,见他要往洞府深处而去,讶异问道:“你往哪里去?我告诉你我这洞府里布置了许多禁阵,你自己要是进去了,不小心死了,我可不负责任。”

萧阳心里正焦急的很,哪愿意和他贫嘴逗乐,直接开口问他:“今日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大的动静?”

白虎呵呵一笑,不紧不慢的走到小石床上,躺上去,眯着眼,这才在萧阳的催促下说道:“朱雀涅槃成功后,我们五人商量后,就决定向洪荒万灵通报大劫来临,尽力应对劫数吧。谁知鸿钧老道出来插一手,直接开了紫霄宫,把那些爱闹腾的都统统叫回紫霄宫,以让他们冷静冷静,以免场面失控。”

“就是这么回事。你还想问什么?”白虎白了他一眼,双爪枕着后脑勺,闲闲的问道。

萧阳不信的盯着他看,你妹的,胡说八道吧,全世界都在哭泣,那么大的阵仗,就只是一个提醒通报而已,说给谁听谁都不信啊,更何况萧阳这个一直多疑从不完全信任别人的人。

看他的模样,白虎没好气的斥道:“你不信,问我干嘛?真是说实话也被你当作骗人了,多让人憋屈啊。你小子怀疑准提接引也罢了,毕竟那二人心思诡秘深沉。但你怀疑我,那真的让本前辈不舒服了。你小子一点都不好玩,快快离了我的洞府,回你的鸟窝去。”

闻言,萧阳讨好谄媚的笑笑,然后拍拍翅膀,道:“我信,我信。前辈可别误会了晚辈了,只是没想到一个提醒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可见前辈等人在洪荒生灵面前还是很有权威的。你看,你们一现身提醒,全洪荒的生灵都信了,悲戚不已呢。”

一时,萧阳又开始拍起白虎的马屁来,白虎听了自然心里舒服,斜了他一眼,哼道:“算你小子机灵,我也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计较了。但你该问的也问了,还是回你隔壁的鸟窝去吧。”

萧阳当然不肯,讪笑着磨蹭着三足不离开。现在接引准提离开了须弥山,去了紫霄宫听道,最少三千年后归来,那这三千年,萧阳修行总不能还是如同在汤谷般自己胡来摸索着前进吧?那万一出了岔子呢?

所以他把主意打在白虎头上,这位可是远古大前辈,还是那种见多识广,修为高强的那种,要是他来指导自己这只菜鸟,肯定会少走不少弯路,甚至有可能在三千年时间不到,他就成了大罗金仙,化为道体人形了。

于是,他自然不肯离开这里,只得当没听到白虎轰他的话,充愣装傻,无话找话的闲聊:“前辈,玄武是不是龟蛇同体啊?”

白虎瞟了他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算盘,他也没拆穿的意思,心想,我就虚应付着你,看你能磨蹭到几时,所以他淡淡的答道:“是,那条蛇在龟壳上。”

“那他是蛇有主意识,还是龟为主意识?”萧阳直接忽视白虎的态度,继续问道。

“龟蛇都有意识,但都是他自己,就如化身一般。”

“那青龙是龙祖吗?龙祖不是九爪金龙吗?怎么成了青龙?”

“是,至于为什么变成青龙,说了你也明白不了。这涉及天地规则法理,就如朱雀明明是凤凰,为什么镇压火山就成了朱雀了,这就是世界需要,所以生命自动变化。”

萧阳心里忍不住吐槽,这有什么不懂的,不就是由于需要,所以变化嘛,就如作者写书,因为读者想看爽快文,作者就如此创作。也如天气冷,人就穿衣服一样,更如现在他需要白虎的指点,所以不断奉承讨好,死赖在这里不走,完全没有前世的精英儒雅模样。这么浅显的道理,你还以为是什么难懂的哲理啊!

心里不断的腹诽着,面上萧阳还是不露声色的呵呵笑道:“是是,晚辈修行时间短,年纪小,无法理解天地法理,前辈不说的好,不说的好。”

白虎轻哼了一声,翻了个身,不打算理会他了,自顾自睡觉去了。

萧阳当然不会放弃,他继续好奇的问着一系列没营养的问题。

“前辈,朱雀有儿子女儿吗?”

“龙祖儿女特别多吧?我听说龙族的儿女就像量产一样,不时就下一个龙蛋。”

“那玄武肯定是少产的,没听说正统血脉什么的。”

“哎,还有麒麟肯定也是数量稀少的,不然早就如同龙族占了四海般,占了地盘了。”

然后,萧阳又拍拍他的鸟头,直道糊涂了,糊涂了,又问:“怎么前辈你的白虎一族在哪儿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须弥山?南明火山成为凤凰族祖庭,青龙在东方,东海那是龙族的称王称霸,中央麒麟蛮多的,而玄武数量特稀少,不知道了,可你的白虎一族在哪儿呢,前辈?”

这话就戳了白虎的心肝肺了,他再也受不了萧阳的聒噪,从石床上蹦起来,指着不断聒噪的萧阳嚷道:“关你什么事啊,啊?我白虎一族虽只剩下大猫小猫三两只,那朱雀老婆子说也就算了,你这小金乌还来问,你什么意思,找教训不是?你也别说我白虎一族,你金乌一脉也不过几只大小撑着,还不知道大劫后,还有没有呢,哼!”

萧阳看着激动的白虎,眨了眨眼,然后笑道:“前辈,你这话可是暴露了你们白虎一族的力量人数了。”他再看看白虎小白猫般的身体,忍不住笑了,还真是大猫小猫三两只。

白虎自己看了看自己可爱娇小的体型,也意识到萧阳笑什么,只冷笑一声,就不再搭理他了,又重新躺上石床,还用法力把外面屏蔽掉,再也听不到萧阳的聒噪,他这才露出舒坦的微笑,懒洋洋的伸了腰,打了个哈欠,直道累死了,就闭眼睡了过去。

萧阳又聒噪了一会儿,见白猫没反应,他自己就停下了,嘴角勾起微笑,心里想道,你不搭理我无所谓,但你不赶我走就行了,我就赖在这里了,一边修行,要是有了疑问,等你醒来,再去问你。就算你不答全部,十个总有五六个会不耐烦说了吧,到时解决了这五六个,又把没解决的又继续追问,五六个肯定又去了两三个。如此循环,他迟早会解决所有问题。

如此,萧阳就立在白虎洞府里的石凳上,闭眼修行。而本该睡着的白虎突然微微眯了眼,斜视了一眼正修行的萧阳,微微点头,心道,难怪这小子被准提看上了,带回了须弥山,资质好,身份高,修行也肯下功夫,倒真是不错的好苗子,可惜准提接引二人对他不甚上心,只是利用罢了。

暗暗评价了一番萧阳的白虎又翻了个身,这次真的睡了,只不过他对外面的灵觉却是没被屏蔽。

醒来后,白虎也不提让萧阳滚回鸟窝去了,只是不时逗弄萧阳几句,萧阳见状,也不介意,他能够留下来,而且被白虎接受了,他提问题,白虎也会解答他的疑惑,心里就很高兴了,玩笑几句又如何,他萧阳从不怕开玩笑,等自己实力够了,也可以和白虎来开开玩笑嘛。

南明火山,凤玲珑看着帝俊太一亲自接走羲和,一同前往紫霄宫,她喃喃自语:“我这样选择,是减轻了和金乌一脉的渊源,牵涉不深,但我总觉得将来我要因此失去了重要的什么东西,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了。”

然后,她看着绵延几万里的火山火海,不断追逐玩闹的凤凰,深深的叹息,凤凰真的就如此龟缩在这片火山上,等待末劫来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