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三千年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紫霄宫,一白胡子老道高卧半空中的云台,正闭目讲经说法,下面坐着三千有缘人。首排六人,自然是太上元始等六大圣人;再下就是帝俊太一,伏羲鲲鹏和镇元子等人;再下就是燃灯这种跟脚不够,毅力却够强的人等,由排位就可看出各自的修为地位。正恰如红楼中说的世人都说神仙好,却不知神仙也不是逍遥自在的,他们也有争胜之心,其中更不乏有好勇斗狠之人,更是强者为尊的世界。

三千有缘人正听的如痴如迷,突然,大道之音戛然而止,随即一个个都全身不爽快的睁眼醒来。脾气不好的如冥河之流差点眼睛都红了,身上透出一丝血腥杀气,可睁开眼才意识到这是紫霄宫,忙收敛龟缩起来,低下了头,心里忐忑的紧,生怕道祖训斥责骂,赶他出紫霄宫。

六大圣人也意犹未尽的睁开了眼,见盘坐在那儿不再开口讲道的鸿钧,六人对视一眼,然后各自掐指一算,呵,不过一觉就过去了三千年,第二次讲道就结束了。

果然,只听盘坐在云台上的鸿钧道祖淡声道:“第二次讲道结束,你们可有疑问,尽可提一提,若是老道明白,自是解你们的疑惑,若是老道也不明白,那只得你们自己互相交流论道了。”

“师尊过谦了。”太上打坐稽首道:“师尊如今暂掌天道轮回运转,洪荒何人还能比师尊更透彻天道规则法理?想海外扬眉老祖也应差了一截才是。”

鸿钧摇头不赞同,“那位老友当年稍胜一筹,如今却是不知了。主要是他很少出海外三仙岛,老道我也很少出这紫霄宫,亿万年都没再碰面了。”

然后,他又撇开这个话题不谈,仔细打量前排的六大圣人,笑道:“不说那位老友,就是在座诸位也有在某一道上,胜过贫道才是。比如太上你的丹道无为之道,却是有了火候,不然你也无法突破成为混元圣人,成为天道代表人物。”

太上忙起身,躬身行礼,忙道:“不敢,不敢,师尊过誉了。”

鸿钧轻笑一声,不以为然,抬手示意他坐下,又对着众人说道:“不说太上的太极阴阳,无为之道,丹道,还有元始的开辟之道,炼器之道,通天的剑道,各种法理之道,女娲的造化之道,接引的大梦真经,准提仿盘古肉身所创的**玄功和金身之法,当然,还有在座的其他众人不同的道法,各有千秋不同,无有高下之分,只是有深浅之辩,你们说老道可说的是?”

众人齐应声应“是。”自是无不同意之人,否则有一个发出奇妙的不同看法,鸿钧不会怎样,但在场的三千零一人肯定会用眼神杀死你,那多了的两个人,自然是在道祖身边服侍的昊天瑶池二童子,如今修为也不过大罗金仙中期,在在座的称帝做祖的各位中,实在不够看。

“你们既应是,不去探讨无穷尽的天道法理,又何必去理会那些恩怨因果?弄的洪荒乌烟瘴气的。这次开紫霄宫,老道不为别的,见五圣兽预警,人心惶惶,这才开了紫霄宫,劝一劝诸位。诸位若是听就远离是非,遁入山林,潜心修道,以期如同太上元始通天女娲等人一般,修成万劫不沾之功果法体,那才是造化;要是诸位不听,老道无可奈何,人心亦不是老道可掌控的,你们愿意在滚滚红尘因果中打滚,老道自是高卧九重天,冷眼看着因果纠缠,灾劫降临了。”

“多谢道祖善言,我等谨记。”三千人齐声应了,只来的妖族众人却是神色各不同,帝俊羲和忧虑,太一还是傲慢仍然。伏羲垂着眼皮,一脸平静无波。鲲鹏咬着牙,狠狠地瞪了太一一眼,心道,若不是你拘了我的魂魄,上了招妖幡,我可也不想掺合进去。

道祖特意看了一眼妖族众人,轻嗯了一声,就挥手道:“散了吧,有福运之人自是有天道庇护,戾气之辈,因果纠缠,终是难逃劫数。”

“是,我等告退。”

随即,昊天瑶池开了宫门,六大圣人先出去,后是帝俊太一伏羲等人,然后再是其他散修三五好友言谈笑晏的出了紫霄宫,在众人最后的居然是燃灯,他枯瘦的身材,含着笑意,正向昊天瑶池行道礼示好,只道:“两位道友辛苦了。”

此时,燃灯也不过是大罗后期罢了,但昊天瑶池不过大罗中期,还不如燃灯呢,他们现如今不过是童子,见燃灯如此客气,他们诚惶诚恐,忙回礼道:“道友有礼了。”

燃灯再躬身一礼,这才驾云离了紫霄宫,真真刷够了昊天瑶池的好感度,以至于他都离开许久了,昊天瑶池还不断感叹道:“真真高士也,不曾看不起我等微末之人。”

其实,不过是燃灯也没有好友高朋罢了,人家都瞧不上他这先天灵棺的跟脚,又都觉得幽暗晦气,认为他如冥河一般,是个不好相处接近之人,可哪里知道燃灯这人很好相处,极为平易近人,又油滑至极。不然,也不能以后在阐佛二教都过得风生水起的,拉拢了一大票人了,说实在的,这也算是人格魅力吧。

“准提接引二道人,请暂留脚步。”

腾云驾雾时,帝俊太一羲和同伏羲女娲道别后,追上接引准提二人,喊道。

听了呼唤,接引准提暂停了云步,等候半刻,到帝俊三人来到身边,准提稽首道:“三位道友不回天庭,调兵遣将应付巫族,怎么叫住贫道二人?三千年来,天庭没主事之人,三位道友不担心巫族欺上门去?”

羲和在路上听了帝俊说的汤谷一事,自是对准提无有好感,闻言,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不答话。

帝俊倒是行了道礼笑道:“二位,十二祖巫就算如今欺上门去又如何?虽能涨一时之士气,但若是我等回去了再加上女娲娘娘,他们又是必败无疑了,这可更是一大重击了,比之前尤甚。虽然巫族不甚聪敏,但也有帝江后土这等智慧之辈,如何会做这等蠢事?所以本帝却是不担心天庭的。”

准提听了,点点头笑道:“天帝高见。”他也不愿再东拉西扯,直接问道:“不知天帝叫住贫道所为何事?”

羲和早不耐烦准提他们的长篇大论,上前气势汹汹的问道:“我大儿可在你须弥山?”

接引准提二人相视一眼,两人随之大笑,“哈哈哈”,笑过之后,准提又问:“在又如何?不在又如何?娘娘天帝现在还腾的出手来和我师兄弟二人较劲不成?”

羲和一时语塞,如今巫妖关系更是紧张,时时刻刻彼此都小心防着彼此,妖族哪能此时和准提接引对上,那不是自找死路,惹人耻笑吗?再说,因萧阳一人,对上西方二圣,妖族内部难免没有怨言的。心里转过这样的想法,羲和一时感到无力,面对准提接引的嘲笑,还有帝俊的传音安慰,她干脆转身气愤的腾云而去,眼不见为净。

见羲和走了,帝俊又对准提接引客气道:“听说西方贫瘠,奇珍异宝没有多少,他日我必派心腹呈上礼物前往须弥山拜山,看望我儿,我儿还望两位照顾照顾。”

“青阳是我师兄座下大弟子,我们自是不会亏待他,天帝尽管放心。”准提眼里都透出笑意,显然他对帝俊说要送礼物来须弥山,很是高兴。

“青阳,青阳,倒是好道号。那,那”帝俊又吞吐的问道:“那不知我那死去的八个小儿如何了?”

准提摇头表示不知,解释道:“青阳在白虎前辈那儿,我师兄弟二人也不好过多窥测,所以不知内里的事了。”

“哦?他和白虎前辈在一起?那我更是放心了。”帝俊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准提接引这等心思深沉之辈利用萧阳什么的,如今听说萧阳在须弥山和白虎交好,有白虎在,接引准提总要顾忌些,他这才放心些。最后他拱手告辞道:“二位自便,我兄弟二人告辞了,他日必有人到须弥山奉我之命令拜访。”

“天帝请便。”

“嗯。”

帝俊应了一声,这才转头乘云而去,轻呼一口气,心里憋屈的厉害,旁边见状的太一关心的问道:“大哥?”

帝俊摆摆手,示意无碍,叹息一声,道:“我这个做父亲的已经做了这许多了,只愿他能够在须弥山安稳些。”

“嗯。”太一不动声色的轻应了一声,暗中却是向不远的准提接引传音,“你们二人都给我听好了,别打我侄儿什么歪主意。不然,我太一虽不是你兄弟二人的对手,但妖族打破洪荒,放出魔渊里的魔祖来,还是做的到的。到时,哼,走着瞧。”他一时又故意现出东皇钟,警告了一番。

准提接引闻言,眼神一缩,随后目光闪动,看着渐渐远去的帝俊太一,许久准提才摇头笑道:“果然还是太一,和通天性子几乎差不离了,这可真是鱼死网破的法子了。”

“道祖不会允许那位这么早出来的。”

“但也怕道祖也阻止不了太一一时的疯狂,要是洪荒真的完全破碎,那魔祖出来,我们现身为道门一脉,就要自己深陷劫中了。”

接引点点头,又道:“无事,只要青阳好好的,太一不会如此疯狂。但他们怎么知道青阳在须弥山?”

“嗯。或许是那颗扶桑树说的吧,其实,知与不知,又能如何?他们自己都顾头不顾脚了。”准提不在意的笑道,接引点点头,然后,二人驾着金云也向须弥山而去。

然而,此时他们念叨的萧阳,早已经在一千年前,在白虎的指点下,成了大罗金仙,修成道体人形,已经离开了须弥山,在洪荒大陆都闯荡了一千年。如今他意外的来到一个人族部落,在这个部落,他看到了他的不死不休的仇人,后羿。

ps:这本书没有按别的书设定来,这里没有鸿蒙紫气的存在,我认为六大圣人各有各的特长,并不是只一条鸿蒙紫气就能抹杀他们的资质天赋努力的,所以我写的是六大圣人自修成天道圣人,悟天道至理而成圣,而不是靠一条所谓的鸿蒙紫气,更不是所谓立教成圣,不然,我总觉得那这六人有许多水分。

下一个故事,嫦娥奔月,巫妖二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