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报复的计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青阳?你是老大?”

镜子在空中飞了过来,靠近萧阳,羲和仔细打量着萧阳,激动的脸庞都有点哆嗦,嘴角抽搐,再开口又有点哽咽之声:“你真是老大?”

萧阳微笑着点点头,随即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瞬间白袍黑发儒雅的年轻人变成金袍金发金眉毛金瞳的霸气邪魅男子,身上又微微露出些微太阳真火,笑道:“如此,母后可信了?”

看着眼前由温和儒雅瞬间变的邪魅霸气的萧阳,羲和流着泪笑道:“母后信了,母后只是不敢相信,在这儿见到你了。”

见羲和这位妖后也如同普通母亲般,见到许久不见的儿子,涕泣流泪,萧阳内心的柔软之处不由有点酸涩,他含笑安慰羲和道:“母后,莫要如此,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看我已成为大罗金仙中期,修成道体人形,岂不是更该高兴才是?”

羲和不曾破涕而笑,反而露出刻骨的仇恨,咬牙切齿,道:“哼,我如何能够高兴?你八位弟弟死于非命,母后无能还未为他们报仇,心里这口怨气如何咽的下?后羿,准提,母后一个都不会放过。”

闻言,萧阳垂头默默不语,后羿如何,他死个千百次,萧阳还嫌不够,恨不得挫骨扬灰。而准提,不提准提的不死不灭,法力无边,只说萧阳自己复活时,准提就帮了大忙,不然萧阳还无法复活的如此顺利,那仇有仇,恩有恩,如何恩怨分明?萧阳无法给出一个界限。

再者,如今的准提还真不是现在的妖族和自己所能撼动的,自己巫妖大战后,还要在须弥山寻得准提接引的庇护,如今说什么报恩报仇的,还是找一位圣人报恩报仇,那实在是一个笑话。

所以羲和说找准提了结恩怨,萧阳不会应和,他只得岔话,指着一旁的纯狐问道:“母后,你怎么派遣一只青丘的狐狸混进人族?”

“哦。”羲和听见萧阳的问话,从仇怨中暂时清醒了过来,笑言道:“我在巫妖大战后受了伤,然后又被你父亲和叔父带到紫霄宫听道,一直没有空闲找后羿算账。如今三千年过去了,从紫霄宫刚出来,我伤势尽复,这就连忙派遣纯狐来此探探路,以便对付后羿了。”

纯狐听到提到自己,忙上前施礼道:“拜见大太子,没想到是大太子在前,倒是小妖有眼不识了,大太子勿怪。”

萧阳点点头,没有理会纯狐,问羲和道:“母后本打算如何对付后羿,可否和儿子说说?”

“哼。”羲和冷哼一声,对垂首站一边的纯狐呵斥道:“本来我以为以纯狐的美貌和手段,让后羿倾心,移情别恋再容易不过,然后我再召纯狐回来,让后羿经受无穷无尽的相思之苦,看着他颓废荒废修为,到巫妖再战时,收拾他。可是没想到纯狐如此不中用,居然比不过一个已经快要老了的凡人女子,后羿就如此无视于她了。”

纯狐闻言忙跪下告罪道:“娘娘恕罪,小妖无能。”

萧阳就无语了,这也就是感性的女人们能够想的出的法子了,用爱情让一个人颓废,怎么想萧阳都觉得荒诞,他摇摇头,觉得不靠谱,就自己躬身道:“母后,既然纯狐无用,儿子也在这儿,那对付后羿的事情就儿子来吧,正好,现在就有一个大好的机会。”

“哦?什么大好的机会?”羲和疑惑问道。

萧阳笑道:“母后不知,后羿的妻子自诩人族第一美人,而今日却是被纯狐比了下去,心里难免哀怨,回去必烦恼红颜易逝。而后羿见状肯定也想嫦娥长长久久的陪伴自己,但他修炼的巫族功法肯定不适合嫦娥,而妖族和道家功法,嫦娥虽是个美人,自身资质却是有限,未必能够成仙。如此后羿只能够去寻长生不老之药了,孩儿认为在这路上,我们就可以拿下他,之后,自然任由我们处置。”

“嗯。”羲和点点头,沉吟思索会儿才笑道:“既然你已有计划,那就你自己看着办吧。纯狐我也不召回,你自己要是有事就差使她吧。要拿下后羿之前,你必须先汇报给母后我,母后给你筹划,确保万无一失。”

“是,孩儿知道。”

羲和看着金发金瞳的萧阳,想起紫霄宫鸿钧道祖说的因果纠缠的一番话,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又说:“老大保重自己,母后父皇还有你叔父不知还能护住陪伴你多久了。”

突然羲和来了如此一句,如同交待遗言,萧阳心里不由转了转,想道,难道羲和也预料到以后他们都将出现意外不成?所以这才如此语重心长?

心里想着如此,一时他眼睛也酸涩的厉害,只得强忍着眼角的湿润,躬身道:“母后也保重,若是天庭有要事,请母后务必告诉孩儿,不必顾忌,孩儿愧为妖族太子。”

“嗯。”羲和应得爽快,心里却打定主意不让萧阳参与进来,她已失去过这个儿子一次,不能再失去了,她想就让萧阳安安稳稳的在局外待着就好。

然后,镜子的光芒缓缓黯淡,最后消失无踪,直接飞落在依旧跪在地上的纯狐的怀里。

良久,半空中的金发金瞳的萧阳才叹声道:“起来吧。”

“多谢大太子。”纯狐起了身,又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大太子,我们接下来如何做?”

金发金瞳霸气邪魅的萧阳瞬间又变成那个儒雅温和的青阳上人,他似笑非笑的斜视纯狐道:“你的任务自然还是勾引后羿,这不是你们青丘狐族最为擅长的魅惑之道吗?怎么你还对付不了一个后羿?”

“大太子恕罪,非是纯狐无能,而是后羿对嫦娥情比金坚,嫦娥已老,后羿还如此不离不弃,纯狐实在无法插足其中,还请大太子明鉴。”

说完,纯狐又要跪下来,萧阳一挥手,阻止了她的下跪动作,眼珠转了转,略微提点道:“我也不需要你真的迷惑住后羿,你只需要和后羿保持暧昧,给嫦娥和其他人一种你和后羿关系很好的错觉就是,之后嫦娥必定恼了后羿,自伤自己的美貌,而后羿为了讨好嫦娥,必定前往西昆仑求取长生不老之药,离了这巫族范围驻扎地,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你可明白?”

纯狐听的糊涂,摇摇头道:“纯狐不懂,还请大太子明示。”

萧阳无语,他是个男人好不好,他怎么明示啊,他只知道一个大概,就是让你去当绿茶婊,破坏后羿嫦娥的感情,加快后羿去西昆仑求取长生不老之药的进度,其余的怎么做个绿茶婊,他一个男人又怎么知道如何做?

萧阳郁闷了,自己一时又解释不清楚,只得干笑结结巴巴的说了几句:“明示我倒是不会,只是我再给你提个醒,就是你每日都要去后羿嫦娥那儿,说感激后羿的救命之恩,然后故意表现的和后羿很亲热,还必须让嫦娥看见了,她生气了,你要在后羿面前装无辜,装白莲,要追着嫦娥去解释,如此如此,你可懂了?”

“哦,如此,小妖懂了,小妖告退。”

萧阳点点头,纯狐随即身子一晃,白影重重,再之后就消失在原地,显然回了部落里了。

一时,寂静的夜晚,寂静的山上,停在半空中的萧阳,听着不知名的虫子的叫声,抬头看着天上清冷的月亮,上面还没有那个叫嫦娥的女子在翩翩起舞,也没有吴刚伐月桂,他冷笑道:“别急,不用多久,我就会送你们都上去的,让你们永生永世朝夕相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