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开战的引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有了动手的打算,就无声无息的离开了玄女**的住处,来到了纯狐的住处,找到纯狐,现身笑赞道:“你们狐狸可真是最合适的绿茶的代言人,如此精湛的演技,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纯狐一见到萧阳,态度恭敬的从床上起了身,恭敬的行了礼,没有一点刚才的崴到脚的样子,听到萧阳的夸赞,她淡笑道:“大太子谬赞了,纯狐只是尽力完成大太子和娘娘交给我的任务而已,能够得到大太子的认可夸赞,是纯狐的荣幸。”

闻言,萧阳仔细打量她一番,依旧是那么明艳妩媚动人,他啧啧叹道:“我曾经听人说漂亮的女人是最会骗人的,如今我看来,这句话也不是没道理的。但所有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人,都会被漂亮的女人骗,有的心甘情愿,有的被骗了就怨天怨地,你说我说的对吗,纯狐?”

“大太子说的自然是有道理的。”纯狐怔忪会儿,又摇摇头道:“但或许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对美色不动心的呢,比如后羿,我就没从他身上感觉到一丝一毫对我的迷恋,即使抱着我,他的心跳呼吸都没变过乱过。”

“哈哈,或许吧。”萧阳不以为然,要说后羿不对美色动心,他是不信的,不然嫦娥靠什么吸引他,靠善良无敌的心灵?别开玩笑了,男人都是外貌协会的,首先是看脸,再看身材,然后接触了才看内心和为人,这都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但这些萧阳没必要说给纯狐听,他只是来打个招呼罢了。

他说:“后羿离开了这里,去寻长生不老之药了,我这就去亲自拿下他,我来就是让你告知母后一声。”

“是,小妖知道了,小妖这就联系娘娘。”

然后,纯狐右手伸出,瞬间手上多了一面宝镜,纯狐将宝镜抛在半空中,又闭眼对着宝镜念念有词,不久,宝镜发出刺眼的亮光,然后宝镜浮现出羲和的面容,她满脸不耐烦的问道:“纯狐,这个时候,唤我作甚?我还在处理女妖精间的感情纠葛呢?忙的很。”

纯狐垂首不答话,默默退下,将位置让给萧阳,萧阳上前笑道:“母后,什么事情让你烦恼了?”

羲和见是他,满脸的不耐烦瞬间缓和了,还露出了笑意,不在乎的笑道:“嗨,什么事呢?还不是那些女妖精们和一个男妖精的故事,你说他们不认真修炼以备以后的大战,还纠缠于儿女情长,是不是让人生气?再说你自己不怕以后大劫中魂飞魄散,专门纠缠于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可是你不要闹的如此大,还闹的全天庭都知道了,弄的天庭不得不出面处置。你父皇叔父不愿管这些事情,就全推给我,我也被他们弄的头昏脑胀的,不知道如何办才好。”

“哦?”萧阳含笑,感兴趣的追问道:“是哪几只妖精如此胆大,惊动了全天庭的人?”

“不说也罢,这几人修为浅薄,不然也不会被情孽所迷惑,但奈何背景强大,这才弄的鸡飞狗跳的。”羲和摆摆手,不愿再多说,而是疑惑的问道:“你怎么让纯狐唤我了,可是有事?”

“嗯。”萧阳点点头,肃着脸,沉声道:“母后,我们机会来了,后羿离开驻地,去寻找长生不老之药了。”

闻言,羲和也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肃声问道:“确定了吗?”

“肯定,孩儿看着他离开的。”

又沉思琢磨一会儿,羲和才迟疑的开口关切问道:“你打算现在就去追他,拿下他?你一个人能行吗?”

“嗯。”萧阳轻轻点头,自信的笑道:“母后,孩儿也已经大罗中期了,和后羿一般修为,你完全不必为孩儿担心。再者,孩儿也不是没和刑天等人交手,如今还不是好好的?孩儿这一千年的洪荒历练,可不是假的。”

羲和虽还是满心担忧,但最后还是点点头同意了,然后手上一闪,一件金光闪闪的宝轮出现在手上,羲和如同贞子一般,白皙柔手从镜子里穿越出来,将金轮递给萧阳,这才道:“这是上品先天灵宝日精轮,是你姨母月神嫦羲在诞下你们时,送的礼物。如今,小十在娲皇宫,我不必担心,你一人在外面闯荡,这就给你护身吧。”

“多谢母后。”萧阳再次躬身施礼道。

“嗯,你自己小心,不要逞强。”

羲和再次叮嘱了一句,又聊了几句,这才断掉了联系,宝镜也渐渐黯淡了下来,飞回到纯狐身边,纯狐收了起来,静等萧阳的进一步吩咐。

萧阳长舒口气道:“不管我拿不拿的下后羿,你今日就离开这里,回你的青丘去吧。毕竟你出现的太突然,后羿如果失踪,你难免惹人怀疑。”

纯狐听了,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咬着嘴唇,躬身应命:“是,小妖知道了。”

见了她这副模样,心里一转,有了猜测,萧阳不由冷哼一声,警告道:“莫要告诉我你看上了后羿,动了不该有的心思。你知道妖族和后羿的仇恨,千万莫要触了底线,不然,哼,不要母后处置你,我第一个容不下你。”

说完,也不等纯狐辩解,萧阳摇身一晃,消失在原地,去追后羿了。

而听了警告的纯狐一时脸上复杂难言,心想,纯狐,纯狐,不要再痴心妄想了,不说后羿喜欢的是嫦娥,就是巫妖二族的仇怨,那也是不可能的。最后,她一顿足,身子同样一晃,离了这儿,回了青丘山。

且说后羿出了人族部落,要为嫦娥寻找长生不老之药,来证明自己的真心,能够让嫦娥不老不死,永远陪伴在他身边。但巫族本来就是洪荒一霸,性格暴躁,平时修道的练气士都避之不及,没有一人愿意和他们相交。

如今,后羿要寻仙药,却是不知到哪里去求取,哪位大能愿意为他炼药?一时在路上思考踌躇,最后他想到,听说昆仑山上太上圣人在那儿,还有西昆仑的西王母也是一位炼药大家,不如去那儿求取看看。

心里有了目标,后羿就直奔昆仑山而去,他却是不知道跟在他后面的萧阳,一直观察着他,只等后羿远离了巫族驻地,无法通过其它巫族办法求援,再下手。

这日,已经快要到昆仑山之时,萧阳到处看看,果然在昆仑山周围没有巫族的出现。这也理所当然,显而易见,三清将昆仑山当作道场,就是把昆仑山周围当作了自己的地盘,巫族再白目,也不会在昆仑山驻扎人手,而萧阳就是选择在这三清的门口动手。

萧阳如此做不是狂妄自大,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原因也有许多:一是如今巫族遍布洪荒大地,想选择一个没有巫族的地方动手,何其难矣,而昆仑山周围就最合适;二是他自恃后面有准提接引帝俊太一,三清应该不会拿他怎么样,最多镇压在麒麟崖下;三是三清肯定也是乐意见到他和后羿对上,掀起巫妖再战,他们好当渔翁吧,所以他们看到萧阳和后羿大战,作壁上观最是可能。

没错,萧阳知道他这一出手,必然引起巫妖再战,但他还是毅然决定出手,有些仇恨是必须自己亲手报的,巫妖再战他也不打算再如初次那般躲了,他心想,该来的风暴就让它来吧。

心里有了计议,萧阳在后羿后面现身出来,见后羿正蹲在小溪边喝水,萧阳微微一笑,随即全身冒出太阳真火,周围一下子干燥炎热起来,萧阳对着潺潺而流的小溪一指,一朵太阳真火飞了过去,瞬间这条小溪流干涸了。

再次低头要喝水的后羿看着面前干涸开裂的大地,再感觉到越来越热,他深叹了口气,站直了身体,挺直了腰,闭眼道:“你终究还是来了,你准备动手了?”

“你知道我要来?”萧阳微笑看着身材挺拔的后羿的背影,问道。

后羿点点头,没有喜怒平静的说道:“嗯,刑天大哥说你来了东海,我就知道迟早有一****会来找我的,我却是没想到是现在。”

“现在不是最好的时候吗?你没人帮忙,我也没援手,正好可以了结恩怨,不是吗?”萧阳亮出日精轮,整个人由黑发黑瞳变成金发金瞳,浑身被火焰包围,如同一****日。

后羿摇摇头,转过身,看着萧阳,全身鼓起了肌肉,呵呵笑道:“是啊,这次是我们了结恩怨的最好时候了。两千年了,我早知道会有这一日的,就是不知之后又有多少巫妖二族族人因我们而去了?”

“嗤。”萧阳摇摇头,不赞同道:“我们只是个引子,巫妖矛盾太深,大战不可避免,巫妖二族族人都是为自己的信仰生存而战而死,不是因为我们,我们没那么重要,你却是错了。”

后羿不可置否,首先摆开了架势,变出巨大的巫族真身,声音如巨雷般:“来吧,别说废话了,今日就让我见识见识两千年过去,你是否长进了。”

萧阳嗤笑一声,也不示弱,**玄功运转,同样变出一个巨大身体,全身火焰缭绕,和后羿对峙。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都向对方奔跑过来,巨大的身体,巨大纯粹的力量,震动了大地,甚至不远处的昆仑山一角都有一点被波及,好似摇晃了一般,这是一场最野蛮纯力量的肉搏战,它不仅要了断后羿和金乌们的恩怨,也将拉开巫妖二战的序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