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暗潮汹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轰”

倒下的后羿看着因他们交战而乌云密布的天空,他眼皮沉重,渐渐闭上了眼,心里抱歉道:“嫦娥,看来我没法给你找到长生不老之药了,也无法再陪着你了,我要失信了。再见了,嫦娥。”

随即,他沉沉的昏迷过去,原本巨大的巫族真身也慢慢变小,成了七八尺高的正常样子,生死不知。萧阳从空中落在他的身边,冷哼一声:“还是我赢了。”

然后,他变回人形,气息衰弱,看着昏迷的后羿,淡淡笑着,左手从胸前取下日精轮,看着上面的裂缝,笑道:“后羿的箭法果然名不虚传,可惜,可惜,射中的地方却正好是我戴着的日精轮的地方,让先天灵宝日精轮挡了一劫,也让我赢得了这一场战斗。”

“咳咳。”

萧阳咳嗽了几声,吐出了几口金色的血液,精神萎靡不振,缓缓软倒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此时他不管法力还是体力,也都透支了,无法再支撑下去,只得坚持勉强的盘坐下来,打坐疗伤,以期恢复一点伤势,再来收拾处置重伤昏迷的后羿。

须弥山白虎洞,白虎察觉天上的太阳不见了,想要挥手显现萧阳后羿的战斗画面,察看萧阳此时的情况,可又因萧阳是在昆仑山,三清的道场,他也不能贸然的去查看,否则颇有藐视之嫌。于是他略微思索,拿出法宝,联系了麒麟,对他说道:“昆仑山上有二人交战你可知道?”

麒麟呵呵笑道:“是啊,战斗刚刚结束,都是不错的年轻后辈,修为也不错。”

白虎忙问他:“那谁赢了?”

“嗯,那只金乌虽然赢了,但也伤的不轻。怎么,你有什么事?”

听说萧阳胜了,白虎放下了心,这才有心思和麒麟闲聊,解说了一番他和萧阳的渊源,最后拜托道:“老哥,你顺手去把那个小子带到你的麒麟崖下,我等会儿就去接他。”

“这么说来,那金乌虽名是接引的徒弟,实则和你呆了两千年,是你一手教导出来的,你如此废心思,想干什么?”麒麟疑惑的问道,对平时那么懒惰喜欢捉弄人的白虎如此培养萧阳感到不解。

白虎干笑道:“我确实有自己的打算。你也知道,白虎一族人丁稀少,资质一个个都不如何,修为成就最高的也不过是大罗,混元金仙都没有一个。虽如今有我在,还能安稳的生活在洪荒。可是,要是哪一日,我们圣兽出了事,那我的族人该怎么办?我又看那小子资质心性都不错,这才花了大力气培养他,只愿他以后能够照顾照顾白虎一族。”

闻言,麒麟垂首不语,他知道白虎担心什么,不过是怕魔祖罗喉破封的那日,他们五圣兽都被一起收拾了,那时,没有族长和强硬的后台的白虎一族,根本就很难在洪荒存活下去,如今,萧阳就是白虎为以后白虎一族找的潜力靠山,他这才悉心教导。

“老哥,你也要早早给族人找好退路才是,不然万一我们真的出事了,就一切都晚了。”白虎语重心长的劝道。

“嗯。”

麒麟不由点点头,心里下定决心,是要给族人留一条后路了。然后,他又笑道:“行了,你托付我收留那金乌,我答应了,你什么时候来领人就是了。”

白虎闻言道谢说:“多谢老哥了。”

麒麟笑笑不说话了,断了联系,就从麒麟崖下出来,往萧阳后羿的地方而去。

昆仑山三清殿,三清圣人和所有弟子见到战斗结束落幕,看着画面上盘坐疗伤的萧阳和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后羿,一个个都沉思许久,太上才开口说道:“元始师弟,将他们二人都摄来三清殿吧,如此在昆仑山胡作非为,将昆仑山的仙家圣境打成如此残破模样,我们不罚一罚他们,岂不是失了圣人的威严和脸面?”

“是。”元始应道:“师兄的意思,师弟明白了,这就将他们摄来。”

“嗯?”通天先是疑惑,不解太上元始如此做的缘故,随即又大笑:“哈哈哈,却是两位师兄更加狡猾了,如此,我们有这二人在手,巫妖二族再战,却是停不下来了,否则不是后羿杀了金乌,就是金乌杀了后羿,使巫妖大战更加剧烈,师弟可说的对?”

太上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元始也没搭理他,就要抬手施法摄来后羿萧阳二人,突然他轻咦一声,讶异的道:“他怎么出来了?他不是从不关心外事了吗?”

他的讶异之语惊动了太上通天和众弟子,一个个又都抬头看着虚空的画面,只见一只小巧的麒麟出现在萧阳和后羿身边,正和萧阳说着什么。

一时,认不出麒麟的后辈弟子面面相觑,不知是何方神圣,而知道麒麟身份的太上元始通天,不由注意力集中,听着麒麟和萧阳的对话,以便解开为什么麒麟出来趟这一滩浑水的疑惑。

萧阳盘坐在那儿,重伤在身,一时动弹不得,见麒麟现身,不由坐着施了道礼,笑道:“原来是前辈啊,应该是白虎前辈托付前辈来的吧。”

麒麟笑问道:“你认得我?”

“哈哈。”萧阳轻笑了两声,道:“却是小子和白虎前辈待久了,总是听他讲远古之事,难免提起前辈。只是一直无缘一见,却没想到在这儿昆仑山前辈镇压之地,见到了前辈,小子还是如此狼狈不得体,真是惭愧惭愧。”

麒麟闻言,不由仔细打量萧阳一番,见他此时虽然法力枯竭,满脸憔悴,但脸上的笑意和身上透出的儒雅温和,落落大方,一点都不拘谨的气质,麒麟不由点点头,笑道:“白虎倒是有点眼力,看中了你。”又说道:“行了,我也不多说废话了,我就是被白虎请来接应你小子的,跟我走吧。”

萧阳再次坐着施了道礼,谢道:“小子多谢前辈了。”

麒麟摆了摆蹄子,示意萧阳不用客气,然后一挥蹄子,把萧阳收进了一个瓶子宝物里,又看了看躺在那儿不知死活的后羿,沉吟会儿嘀咕道:“这是那小子的战利品,也带回去,等那小子伤势复原了,再看如何处置。”

如此一番想法,麒麟又一挥蹄子,将后羿也收了进去,这才转身离去,回了麒麟崖。

昆仑山三清殿,众人见麒麟收了萧阳后羿,一时元始不知该不该再出手摄来萧阳后羿了,毕竟他们和麒麟做了亿万年的邻居,平日也时常来往,为了那二人得罪友邻,好像不值得,一时元始放下了要施法的手,沉声道:“如此,那老祖带走二人,也罢了。”

太上点点头,认可了元始的话,通天虽撇嘴,但也没多说。见师兄弟都没意见,元始再次挥手,将萧阳后羿弄的糟烂的战场收拾了,一瞬间黑烟弥漫的战场又变的鸟语花香,仙雾缭绕,成了仙家圣境,好似刚刚的一场大战根本没出现一般,真是圣人之手段,如同再造乾坤,不可揣度。

天庭凌霄宝殿,帝俊太一见天上的太阳消失了,忐忑的借助血脉感应着萧阳的生命状态,许久,二人才深深呼出一口气,他们感应到了萧阳还活着,这就够了。但随即又想到萧阳活着,那后羿必是死了,巫族定是不肯善罢甘休,那巫妖大战又要开始了。如此一思,二人对视一眼,互相坚毅的点点头,眼神坚定,同一个意思,要战就战吧。

巫族盘古殿里,十二祖巫被刑天吩咐的人通报后,不得不出关,如今十二人围坐在一起,商讨对策。

“怎么办,大兄?我们盘古真身还差点,就圆满了。”玄冥皱着眉头问道。

帝江沉吟思索,最后道:“却是不能不管后羿兄弟,毕竟后羿也算是我们巫族数得上的大巫,如果他出事了,我们还不出面,会寒了儿郎们的心了。”

“嗯。”后土点点头,又看着漂浮在十二人中间的盘古之心,一颗七窍玲珑心,虽看似已经枯竭呈黑褐色,但还在不断跳动着,她问道:“那盘古之心还是留在盘古殿里吗?可要转移?”

帝江断然道:“不用,盘古殿就是一件至宝,任何非巫族族人,都进不来,最适合盘古之心的存放。要是还不放心,大不了,每百年我们十二人都有一人留在此看守,这样如何?”

十二人都点头同意了,这时,突然相柳九凤急匆匆进来,禀报道:“祖巫,天上的太阳消失了,不知是金乌胜了,还是后羿兄弟赢了?”

闻言,十二祖巫对视一眼,赶紧出了盘古殿,果然,天上的太阳只剩下一个了,金乌不在了,就是不知后羿金乌的战斗到底如何了。

沉默许久,帝江叹声道:“不管结果如何,后羿生金乌死,妖族必不罢休,后羿死金乌生,我们也要报仇。这场战争免不了了,通知各部落,召集儿郎们,准备开战吧。”

相柳九凤齐声应是,下去召集巫族儿郎们,以备第二次的巫妖之战。

天庭帝俊太一备战,洪荒大地十二祖巫备战,一时洪荒局势严峻,暗潮汹涌,只等大战的开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