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因果?缘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麒麟崖,说是一座小小的山崖,听起来如同一个小小的妖怪洞府一般。事实上不是如此,虽叫麒麟崖,却是崖里另有乾坤。那里面却是如同另一个世界,正如南明火山一般,麒麟崖是麒麟一族的祖庭,里面生活着残存不多的麒麟,但建筑有如宫廷一般。

麒麟作为麒麟一族的老祖,自然是直接进入了宫廷里,然后把瓶子里的萧阳后羿放了出来,自有人上来扶起打坐不得动弹的萧阳,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萧阳施礼谢道:“多谢老祖了。”

“嗯。”麒麟点点头,又示意躺在地上的后羿,对萧阳说道:“人是你战败的,你说如何处置他?”

萧阳看了一眼依旧昏迷不醒的后羿,本想直接下杀手,又转了转念头,想道,如此不知不觉的让他死去,实在便宜了他,何不想其它办法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

于是,他含笑道:“还请老祖暂时封了他的知觉,让他一时醒不过来。等小子恢复了些许,就去请示父皇母后,再看如何处置他。”

麒麟瞥了他一眼,心里又高看了萧阳一层,他本以为萧阳不喊打喊杀就不错了,但肯定会怒目而视,透出刻骨的仇恨,却没想到萧阳还是如此笑容满面,不曾有一点过激的行为举止,实在是难得,够冷静自持,难怪准提白虎都看中了他了。

“嗯。”虽心里称赏,麒麟依旧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笑道:“你既如此说,那也就罢了。”

然后,一挥蹄子,对着后羿打出一道祥光,却是让后羿一直保持沉睡的状态,他又说道:“你受了重伤,还是赶紧疗伤要紧,这几天之内,白虎总会来接你回须弥山的。”

萧阳感觉了一下自己的伤势,身体肯定是残破不堪的,内部五脏六腑虽已成了金刚之属,但面对后羿的铁拳,还是受了重创,却是急需打坐恢复了,所以他也不推辞,笑道:“如此,多谢老祖了。”又指着后羿道:“劳烦老祖把他和我放在一间静室里。”

“哦?”麒麟讶异的问道:“这是为何?难道你还对我不信任,怕我放了他?”

虽心里有这想法,怕麒麟因为十二祖巫的缘故,迫于压力,放回后羿,但是萧阳却是不会直白的说出来的,他故作含恨咬牙道:“却不是不信任老祖,而是小子看见生死不知的后羿,心里就有复仇的快感,还望老祖成全。”

麒麟似笑非笑的看了萧阳一眼,不接他的话茬,而是提醒萧阳一句,笑道:“小子,别忘了,这是哪儿。这是昆仑山,不只我在,还有三清在,祖巫如何敢欺上门来,逼迫于我?不然,被人逼上了山门,三清还有什么颜面?呵呵。”

说完,麒麟也没有驳了萧阳的请求,用眼神示意身边服侍之人搀扶着萧阳,抬着后羿向安排的静室走去。

萧阳歉意的笑笑,但也没有收回自己的话,依旧坚持自己亲自看守着后羿。他心想,那三清什么性子,又有什么算盘,谁能猜的透?还有这麒麟说是白虎托付的,可谁知道真假呢?还是不要太过轻易相信依赖别人才好,自己才是最可靠的。于是,萧阳更是迫切恢复伤势了,尽管恢复伤势后,面对圣人白虎这等高人依然是蝼蚁,但是至少心里是甘心的,挣扎过,而不是如现在般,动弹不得,连挣扎都是奢侈。

麒麟嗤笑一声,也不在意,示意把人安置下去后,一时想起白虎的话来,喃喃念叨:“为族人的后路考虑,后路,后路。”

最后长叹一声,他说道:“后路哪是那么容易安排的,圣人们如何看得上我们这些早已没落的族裔,收了也不过是炮灰仆人罢了。而其他大能?怎能去指望人家对你的后辈族人掏心掏肺?唉,怪不得白虎如此费心思从弱小时就培养这小子,这总归有着深厚的情分在,他的族人难免以后这小子就多照看着。难道我也要去收徒,好好教导出一个人才来不可?”

一时,麒麟陷入沉思。

这时,有人来禀报:“老祖,南明火山的玲珑公主求见,可要引她过来?”

正在沉思的麒麟闻言不由一怔,随即清醒过来,说道:“请她来吧,不知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她怎么亲自来了?”随即又想到凤凰族里不说此时来的凤玲珑资质心性都属顶尖的,还有那孔宣更是难得,已是到了大罗圆满了,应该不久就要闭关突破成为混元金仙,凤凰族却是不缺杰出人物,他难免又羡慕非常。

等到凤玲珑进来,行礼拜见,麒麟见到她已有大罗中期的修为了,心里又是称赏又是羡慕,让凤玲珑起身坐下后,笑问道:“你怎么来了,可是你母亲有什么要事?”

凤玲珑欠身答道:“正是母亲派遣我来的,倒不是有什么要事,只不过是为了还人情罢了。”

说着,凤玲珑右手一伸,手上就多出一个盒子,她呈给白虎道:“三千年前,母亲涅槃多亏诸位长辈出手相助,听说诸位长辈消耗了诸多丹药灵物,心里就记着了,派遣族人们到处寻找天材地宝,以还上诸位。这已经三千年了,可是凑齐了四件宝物,就让侄女送来了。”说完,呈上盒子,让麒麟笑纳。

闻言,麒麟让人收了起来,呵呵笑道:“你母亲还是如此不愿欠人的性子,可是亿万年不变。”

凤玲珑含笑垂首道:“却是如此,只望您见谅了。”

“无事,无事。”麒麟沉吟思索会儿,又道:“你白虎叔叔这几日也会来我这儿,你也不必去须弥山了,就在这儿住几日,等他来了,你再交给他如何?”

“哦?怎么白虎叔叔会来这儿?”玲珑奇怪的问道。

麒麟笑笑,就解释了一番缘故,最后说道:“那金乌正在我处疗伤呢,刚刚被抬下去。”

凤玲珑听完,垂下了眼皮,心里乱的很,果然,母亲说的对,到底我还是和金乌一脉牵扯上了,如今不过是来昆仑山送个谢礼,就碰到了金乌一脉的,可见这是因果纠缠的征兆了。

“侄女,等他伤势稍微好了,你可能就要见到那小子,也是不错的后辈了。”

玲珑微笑着点头应了,心里却道,因果因果,有因必有果,躲是躲不过的,还是直接面对的好。

ps:都说更新慢,那每日五千字,一日两更如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