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一声道友的关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被人搀扶着进了一间静室,静室里除了几个蒲团和一张大石床,就什么都没有了,招待他的童子生怕他误会了,认为他有意怠慢,忙解释道:“老祖说贵客是要一个安静的地方疗伤的,此处是老祖平时练法的地方,最是安静不过的,所以老祖才让我带贵客来这里。要是贵客有别的需求,可唤我等,我等必是禀报老祖,老祖也必是会应下的。”

听完,萧阳含笑谢道:“不必了,这里很好。”然后又指着后羿道:“将他放在石床上,就出去吧。”

“是。”

跟来的人应了,才小心翼翼的将后羿抬到石床上,而萧阳本人也被人搀扶着盘坐在蒲团上,他闭目就要打发人出去时,突然,“咚咚咚”,一个土灰色瓶子从后羿身上掉了下来,一下子吸引了萧阳的注意,又见许多人都被这突然掉出来的瓶子吸引了注意力,他忙不动声色的吩咐道:“都出去吧,我没唤人,都不许进来。”

尽管伺候的人都对那个土灰色的瓶子很是好奇,但萧阳吩咐了,只得一个个应声出了静室,任由心里挠痒痒般难受,也无可奈何。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静室的门也关上了,萧阳这才咬牙从蒲团上爬了起来,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到那个土灰色瓶子前,然后弯腰拾起那个土灰色瓶子,看着这个毫不起眼的土灰色的瓶子,萧阳心里泛起了诸多疑惑。

后羿身上怎么会贴身带着这东西?要是是嫦娥的什么发簪头发什么的,萧阳也可以理解,但一个瓶子为什么值得后羿贴身带着?瓶子里装的又是什么?

看着被一层如同浆泥的东西封着的瓶子,萧阳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下了决定,一点点将那层浆泥弄掉,瞬间一股庞大的力量摇动了起来,土灰色的瓶子震颤着,拿着土灰色的瓶子的萧阳的手也跟着摇晃,差点一个不稳,瓶子就要摔在地上。

随即,萧阳两手握住瓶子,这才不至于抓不住颤动的瓶子,但萧阳的身子又跟着抖动起来了,好像扭秧歌一般,这更是让萧阳惊疑不定,这瓶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有如此威力?

许久,瓶子才渐渐稳定下来,萧阳的身体也跟着停下了扭动,本来就重伤的身体,此时经过剧烈运动,更是直接半跪在地上,但萧阳丝毫不在意,他迫切的将土灰色的瓶子拿到眼前,他看清里面的东西,张大了嘴巴,万万没想到里面不过就是两滴血珠。

对!没错!就是两滴血珠,但又不是普通的血珠,它们是刑天给后羿捎带的盘古之心的心血,刑天交给了后羿,但后羿一直贴身带着,还没来的及服下,就被萧阳打倒了,这下便宜了萧阳了。

萧阳讶异了一瞬,然后猜测了一阵血珠的来历,最后哈哈大笑:“哈哈哈,万万没想到却是你了,盘古精血,这却是我的机缘了,**玄功第七转后期,却是有望了。而且有了你,恢复伤势也更是快速,或许我还能够赶得上巫妖二战的时间了。”

一时,萧阳欣喜不已,他觉得这盘古精血来的是如此恰逢时宜,这不但能够使他快速恢复伤势,能够加入巫妖二战中,更能够助他突破**玄功的屏障,从第七转中期达到第七转后期,这简直是意外之喜了。

随后,萧阳拿着盘古精血,回到蒲团上,闭目打坐,略微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绪,这才睁开眼,又仔细打量一番瓶子里的两滴血珠,鲜艳如有生命,跳动如同欢呼。萧阳不再耽搁犹豫,一仰头,将两滴血珠喝了下去。

瞬间,腹中如同一团火焰在灼烧,在炙烤,心肝肺都如钢铁一般在火中煅烧,萧阳忍受着其中的千般万般痛楚,还一边运转**玄功功法,一边引导着这股力量专门往受伤之处而去,这更像在伤口上撒盐,火上浇油,痛上加痛,但萧阳做的毫不犹豫,头上出了豆大的汗珠,手上青筋暴起,他依然不为所动,依然坚持的盘坐在那儿,引导着盘古精血所蕴含的力量生机。

萧阳咬着牙,心里告诉自己,忍住,忍住,千万不要放弃,不然等自己伤养好了,巫妖二战也结束了,那时自己以前说的种种去勇敢面对,就成了空话了,这样势必影响自己的心境,对以后的修行有碍。此时,有盘古精血帮助,有望伤势快速恢复,赶上巫妖二战,那这点痛楚算什么呢?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萧阳的整件月白色衣服都完全湿透了,头发也黏糊的贴在额头上,脖颈上,整个人都像要虚脱似的,但看他的脸,又精神奕奕,完全没有受伤时的憔悴,显然他的伤势大好了。

“呀!”

突然,他一声大吼,震动了整个静室,睁开了眼,然后他微微一笑,直接站了起来,再也不是原来受伤虚弱无力的模样,他又恢复到以前没受伤时温文尔雅的状态。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见全身都湿透了,浑身难受的紧,不由身上起了一点金色火焰,微微烘烤,就将衣服上的水气蒸干,但他还是闻了闻袖子,嘀咕道:“还是有味道,等一下去洗个澡,换一身衣服。”

然后,又掐指一算,他闭关却是已有七天了,这才炼化了两滴盘古精血,伤势也恢复了,而且**玄功也从七转中期突破到七转后期了,即大罗后期了,可谓成果喜人。他眉梢眼角都带着笑意,转头又见躺在石床上的后羿还是那般不死不活,就没再管他,自己出了静室。

一出静室,就有童子迎上来,道:“贵客,老祖有令,贵客一出了关,就请去老祖那儿。白虎神君前几日也到了,此时也在老祖那儿。”

“哦?”

萧阳挑了挑眉,不动声色的点点头,道:“带路吧。”

“是,贵客请跟我来。”

一时,萧阳跟着童子去了白虎和麒麟此时所在之处。

在一处后花园里,白虎和麒麟相对而坐,凤玲珑坐在旁边给二人斟酒,三人正在议论着如今的洪荒局势。

“如今,巫妖二族都在寻找那小子和那个叫后羿的,还都没找到呢。昆仑山三清殿里的人不会给什么解释,说是老哥把他们收了回来,其实就在眼皮底下,他们还这样满洪荒的找人,哈哈哈,真是有趣。”白虎眯着眼笑道。

“三清圣人骄傲的很,自恃身份法力地位,不会出来解释什么,而他们的徒弟们虽各个不同,但那种骄傲近乎刚愎自用,却是学了个十成十,也不会对巫妖解释什么,所以巫族找不到后羿这不算什么。”

麒麟喝了杯酒,继续说道:“但妖族要说他们不知道那小子不在我这儿,我可不信,毕竟妖族还有一位女娲圣人呢。她必是知道那小子被我收留了,现在之所以妖族还做出如此一副惊慌失措的寻找模样,却是迷惑巫族,同时也给那小子一个选择,他是不是真的要参与大劫,若是,就再次现身,若不是,就趁此机会,遁走吧,真可谓用心良苦啊!”

“嗯。”白虎点点头赞同麒麟所言,又正要说什么,萧阳却是走过来打断道:“不用选择,这次,我定是要参与进去的。”

闻言,麒麟讶异的看着走到身边的萧阳,问道:“你确定?大劫可不是说说而已,一不小心,灰飞烟灭。”

萧阳微笑着点点头,眼睛里温润却又坚定,笑道:“这是我的职责,我逃避了一次,再次逃避,那以后小子想要修行突破,就难了。”

白虎闻言,欣慰的笑了笑,正要夸他几句,突然见他神气十足的模样,讶异的问道:“你不是伤的很重吗?怎么不过闭关七日就好了?好像还突破了?”

萧阳笑着解释道:“小子鸿福,却有另一番机缘。”

他正要说盘古精血的事情,麒麟又岔话道:“先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凤凰族的公主,凤玲珑,你认识认识。”

萧阳笑着闭了嘴,见戴着凤冠威仪美丽的凤玲珑起身施了道礼,他亦还了礼,自我介绍道:“贫道青阳,见过公主了。”

凤玲珑笑笑,打趣道:“妖族太子亦是贫道,那我这位凤凰族公主如何敢称公主?我也是有道号的,名太元元君。”

“哦?我却是不知玲珑也是有道号的,哈哈哈。”白虎笑道。

“哈哈哈。”麒麟也大笑,凤玲珑抿嘴一笑。

一时,萧阳也跟着微微一笑,虽然他不知道笑点在哪里,但还是不那么与众不同为好。

如此,萧阳青阳上人和玲珑太元元君初见相识,却是不怎么浪漫,也不怎么狗血,更没有什么英雄救美或者美人救英雄的桥段,他们不过是一个道礼,一声道友的关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