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虎头蛇尾的巫妖二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鸿钧道祖含笑听了帝俊的问话,点了一下头,不立刻回答帝俊,而是先询问盘古真身道:“这就是你们提出的三个要求条件?”

盘古真身看了一眼鸿钧道祖,见他还是那副老好人笑意盈盈的模样,十二祖巫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于是就回道:“没错,只要答应这三个条件,我们立刻罢战,并答应不再轻易开战端。”

盘古真身话还未说完,就被太一打断了,他不理会还不断给他使眼色让他冷静不要冲动的帝俊,直接托着东皇钟,喝道:“你们做梦呢!我八个侄儿被后羿打的魂飞魄散,还想让我们放了他,还想让我这大侄儿去巫族做人质,你们以为你们修炼接引道人大梦真经呢,真是做你们的大梦去吧。”

一边站在十二品金莲上的接引听太一提到自己,不由双手合十,两目微闭,不去理会他,他此次拼着大梦真经功亏一篑的危险来对上巫族,主要是为了除了盘古真身这个不稳定的因素,以便以后六大圣人主持洪荒大势。而萧阳这个大弟子的原因实在是微乎其微,他并不怎么放在心上,毕竟接引道人并不把萧阳当作接班的衣钵传人看待,那更不会因为萧阳而亲自牵扯进大劫了,最多不过是让准提随手照应就是了。

但萧阳听到太一提起了接引道人,不由眼珠转了转,心里想道:“我怎么忘了,我现在可还是接引的大弟子,此时我这个徒弟被人威胁着去当人质,那怎么能够不去求助师尊,把接引准提拉进妖族的阵营呢?”

于是,太一话音刚落,他不去听太一和盘古真身的扯皮,而是偷摸的离开了羲和帝俊等人身边,来到接引准提女娲的侧身后,对接引准提躬身拜道:“见过师尊,师叔。刚刚弟子忙于妖族之事,却是怠慢了师尊师叔,未能前来拜见,请师尊师叔恕罪。”

说完,他又躬身一礼,脸上一副惭愧恭敬的模样,很是到位。

接引瞄了他一眼,轻轻点头:“嗯。”然后就不说话了。

准提倒是伸手虚扶起萧阳,含笑道:“你起来吧,师兄和我都是知道你的处境,如何会怪罪?”

“多谢师叔体谅。”萧阳再次躬身一礼拜下,然后起身又对旁边看过来的女娲娘娘施了一礼,笑道:“小子见过女娲娘娘,小十麻烦娘娘照顾了。”

女娲娘娘虽还是穿着战甲,但面对萧阳这个后辈,就没有面对盘古真身那种面对敌人的肃穆威仪,而是亲切的虚扶萧阳,含笑道:“你就是青阳?帝俊家的老大?”

不等萧阳回答,她一眼看穿了萧阳的大罗后期的修为,不由点头继续说:“不错,不错,你出生不到万年,就有如此修为,真是不错。”

然后她手中一阵白光闪现,出现了一盏青绿色玉质的莲花宝灯,她将这莲花宝灯飞递过去,萧阳接住后,仔细打量摸索一番,却是一件中品的先天灵宝,又听女娲娘娘说道:“这盏宝灯是我早年在道场凤栖山莲花池中所得,如今对我也没有用处了,今日初见你,就送予你吧。”

萧阳闻言,赶紧拜谢道:“如此多谢女娲娘娘了,小子身上除了母后给的日精轮外,还没有什么灵宝防身呢。”

“哦?怎么?难道你师尊师叔都不曾给你什么宝物不曾?”说着,女娲娘娘还鄙夷的看了双目微闭的接引和含笑的准提一眼。

接引双目也不睁开,只说:“女娲娘娘,灵宝只是外物,虽祭炼了能够增强斗法之威力,但祭炼宝物很是耗费时间,影响修道。贫道也怕青阳沉迷于其中,只倚仗灵宝之威力,而忘却了自身才是根本,所以未曾赐予他什么宝物。”

接引说完,准提立即抚掌笑着附和道:“师兄说的极是。我们师兄弟生在西方,西方本也是贫瘠之地,灵宝稀少,但我们师兄弟修为也不差于东方的诸多大能?那是为何?不过是坚定自己的修持之心,不被外物所迷罢了。我们也希望青阳亦能够如此,这才能修为不断精进。”

萧阳听的心里直翻白眼,这番道理说的可真是全是为我好了,可真是两位值得尊敬的师门长辈。可在须弥山除了拜师时,我见过您二位,您二位传了我大梦真经和**玄功就什么都不管了,也是为我好?明知道我要上山询问五圣兽哀鸣万灵同悲的异象,您二位还匆匆去了紫霄宫,不曾停留半刻解答我的疑惑,这也是师长所为?您二位去紫霄宫听道还不带上我,可当真是不拿我当亲传徒弟吧?

尽管萧阳心里吐槽不断,但他面上不动声色,还笑着为接引准提二人辩解道:“女娲娘娘,师尊师叔此时不赐下宝物,也是为我能够好好修行,娘娘莫错怪了。”

“哼。”女娲轻哼一声,白了接引准提二人一眼,不屑道:“不过是自己穷酸罢了,哪里还找这么多的借口。”

说完,见接引准提二人泰然不动,没有丝毫异样神色,女娲撇了撇嘴,又对萧阳笑道:“他们穷酸小气,我也没太多富余的灵宝赠你。可巧今日道祖在这儿,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按辈分来说你也是道祖的徒孙,我这就领着你去拜见他,或许道祖会给你一件两件宝物也说不定呢。”

萧阳笑着听着,本不想去,他就想待在接引准提身后,给祖巫们一个错觉,接引准提很是看重他,并可能愿意为他掺合进来帮妖族一把。

但他见女娲娘娘那么热情殷切的要领着他去见道祖,也没法推辞,只好向接引准提行了一礼,跟了上去。

准提含笑的看着萧阳离去的身影,只传音给接引道:“师兄,你说青阳以后是否会叛出师门呢?如果女娲娘娘帮着他,他以后要是还掌握了妖族的周天星斗大阵,再叛出师门,我们可也奈何不了他了。”

接引道人淡淡的道:“就算他叛出师门,自立门户又如何?就如我们以后开创旁门,难道鸿钧老师还会来拍死我们不成?师弟,你却是想错了。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各人修各人的道,叛师或者不叛师,都无所谓,都是为了追求自己心中的道而已。”

“多谢师兄指点,我可是魔障了。”准提郑重的行了一礼,然后说道:“但是青阳可是我计划中我们教派初创的掌教人,难免想多了些。”

“嗯。”接引道人点点头,沉默一会儿,说:“既然如此,你我以后在他身上多用点功夫就是,不指望感化他对我们死心塌地,只让他欠下些许大因果,以后能够助我教派发扬光大就是了。”

“师兄,所言极是。”

然后,接引准提也不再暗中谈话了,只站在那儿,看着太一和盘古真身继续扯皮。

“我们做梦?哼,太一,那你说你们妖族狡诈多端,就算今日口头上全应下了这些条件,又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们以后会遵守呢?”盘古真身叫嚣道。

太一是万不可能将萧阳交给巫族的,不说他不答应,羲和帝俊不答应,就是妖族族人都不会答应。尽管他此时虚弱的很,但见盘古真身如此嚣张,他还是忍不住托着东皇钟对呛道:“你们巫族别太过分,不然,哼,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再战一场就是了。”

“战就战,难道我们还怕了不成?”

太一和盘古真身虽都如此说,但却都没有一点后续动作,不过是打打嘴炮罢了,因为他们都知道有鸿钧道祖来劝和,他们根本就开不了战了,这样扯皮不过是都不想输了脸面和激励两族族人的士气罢了,哪里可能真打起来呢?

他们再次嘴炮许久,鸿钧道祖原来对巫族提出过分的要求有些不满,可此时,他见两边这样叫嚣的凶悍厉害,却又都没有动手。他渐渐回过味来了,合着巫妖二族都知道自己来了,今日这战继续不下去了那自己还在这儿当什么和事佬,在这儿浪费时间呢?

一想到此,本来和善的老人家鸿钧道祖也皱了眉头,只觉得自己被二族耍了,不由的他也不耐烦起来,见盘古真身和太一还在对呛,他也不发声打招呼,就不动声色的一甩拂尘,将正在大声叫嚣的盘古真身打落天庭,留下一句:“巫妖二族三千年之内不得开战,否则天罚处置。”然后,利落的乘云离了天庭南天门,回了紫霄宫,不去理会六大圣人和妖族众人。

这让帝俊太一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鸿钧道祖怎么就突然离开了;更让领着萧阳来拜见鸿钧道祖的女娲娘娘跌足长叹道:“唉,没想到,道祖就这样走了,你却是没那个福分了。”

萧阳摇摇头不言语,心里虽也觉得可惜,但见盘古真身被打落天庭,巫妖二战如此虎头蛇尾的结束了,他还是送了口气。

而那边三清也是一怔,元始和通天面面相觑,然后都看向太上,想问什么,又欲言又止,太上拄着扁拐,无头无脑的说道:“师尊怕是三千年后最后一次讲道之后,就不会再轻易现身洪荒了。”

“这……”

元始通天听了,对视一眼,疑惑不解,就要再问,但太上摇头道:“回去再说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