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再听琼瑶的经典台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千年后,天庭上某一座宫殿里,萧阳正闭目打坐,运转**玄功的心法。

许久,他深舒了口气,睁开了眼,叫了一声:“青牛,进来。”

然后宫殿外有一大汉立马应了声:“是,大太子。”

殿门“吱呀”一声,从外面进来一个人的身形牛头,青色皮肤的牛妖来,难怪他叫青牛。青牛走到萧阳跟前,躬身拜道:“大太子唤我有何吩咐?”

萧阳瞄了他一眼,心中觉得奇怪,一千年过去了,这青牛还是维持人形牛头的造型,他的修为也到了太乙金仙之境,按理说他这种跟脚不怎么深的人早应该能够化成人形了,怎么青牛还是如此的牛头人身呢?

于是萧阳先不急着吩咐青牛事情,而是开口问道:“青牛,你怎么不和我们一样,化作道体?”

青牛听问,傻呵呵的笑了笑,回道:“大太子有所不知,我青牛虽修为到了,能够化了道体,但并不喜欢化作那个模样。青牛还是认为我的牛头更加让青牛顺眼一些。”

“你这么说,我们这些化了道体人形的倒是让你看不顺眼了?那父皇叔父,你也看不顺眼了?”萧阳含笑打趣道。

“砰”的一声,青牛立刻跪倒,磕头如捣蒜,讨饶道:“大太子恕罪,青牛绝没有这种意思。”

见青牛不断磕头,诚惶诚恐的模样,萧阳摸了摸鼻子,脸上有点讪讪,自觉玩笑开过了,欺负下属老实人了。于是他抬手让跪下的青牛站了起来,笑道:“不用如此,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你何必当真?”

青牛听了,松了口气,又急忙说道:“这可不是玩笑,要是青牛传出藐视天帝和东皇的言语,那可是要魂飞魄散的。望大太子乞怜,莫要再和青牛开这种玩笑了。”

“呵呵。”萧阳听了轻笑,看着这牛头人身青色皮肤的牛妖,想想时间过得真是快啊,就一千年过去了,青牛奎牛二人从南天门守门调到他这里来也已经一千年了。

这一千年,天庭上,洪荒大地都很是平静。帝俊太一不知再忙于什么经常二人一起闭关,将天庭的杂事都交给伏羲羲和来处理;羲和忙于处理天庭的事情,还有折磨后羿。而萧阳既不喜欢繁杂的天庭事务,也不喜看着后羿承受着各种非人的刑罚,生不如死的模样。

虽然他也非常痛恨后羿,当年也想过如何折磨后羿,让他生不如死,可眼见着被弄醒的后羿一千年来受的折磨,他又觉得没意思的紧,同样那些刑罚也都触到他的底线,他觉得如此折磨后羿,还不如一把太阳真火烧死了事。可是羲和和小十陆压却是从其中品尝到报仇的快感,常常在关押后羿的天牢中,看着被折磨的后羿,疯狂大笑。

萧阳见了几次,就知道羲和和陆压不会同意给后羿一个痛快,于是他就只好眼不见为净。一千年来,除了开始几十年,他会去天牢几次,后面他几乎没再去过了,也没再问过天牢后羿的情况,但今日他沉吟许久,却是问起了天牢的后羿来。

“你可是去天牢里打听清楚了,那纯狐真的三番几次的趁母后忙于天庭的事务,去天牢里看望后羿了?”

青牛垂首不语,他这一千年来看的清楚,羲和天后有意将身边的纯狐配给大太子,但纯狐却是对后羿有了感觉,几次三番的偷偷去天牢里探望,“这肯定让大太子感到憋屈。”青牛心想道,也不敢多言语。

见他这模样,萧阳就知道了事情是真的了,他嗤笑一声,羲和有那个意思,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但纯狐在他心里也不过是个绝色的狐狸精,就如以后的妲己一样,并不怎么在意,他也还没有动找道侣的心思。

但是羲和既然露出了那个意思,纯狐还如此大胆的偷偷去看被囚的后羿,这可是把他萧阳的脸面往地上踩了。萧阳不在意她,可他的脸面还是要的,所以一听之前青牛汇报说好像看见纯狐去天牢看后羿,他就让青牛留意,暗中查访,如今,果然查出了事情来。

“你查到什么了?”萧阳又问青牛道。

青牛迟疑了会儿,不知是否如实汇报,但想想如今他已是萧阳的人,忠心是必须的,所以他又眼神坚定,禀报道:“听看守后羿的人说,纯狐每次去看望后羿,都是假借天后的旨意,纯狐又是天后身边最为得宠的贴身侍女,所以都没人敢拦阻,也不曾怀疑什么。”

“她就这样大喇喇的进了天牢看后羿了?”萧阳微笑,并没有气恼,平静的道。

“不是,纯狐是带着天后赐的宝镜去的,看守的人一开始见纯狐来探后羿,也是不放行的,但见她有天后的信物,这才让纯狐进了天牢看望后羿。”

“哦?是这样啊!”

青牛一说,萧阳就想起了当年纯狐的那面宝镜,原来是羲和赐给她的,如今她拿着羲和赐的东西去看望关心羲和恨之入骨的仇人,还真是只喂不熟的白眼狼。

“呵。”萧阳冷笑一声,喃喃自语:“如此一个不自爱自重,不知恩的反骨仔,要是成了我的道侣,岂不是我日日要担心被她出卖了?那如何让羲和打消那个念头呢?难道直接捅出去,让发怒的羲和直接把纯狐打的魂飞魄散?”

但想想,他又觉得不妥当,纯狐是青丘山直系的接班人,青丘山虽不强大,但因和凤栖山离得不远,一直依靠着女娲娘娘,女娲娘娘也很是眷顾这一狐族,所以此时需要安稳的天庭,不能够闹内乱,更不能够因纯狐这一点小事而与女娲娘娘生出罅隙。尽管帝俊太一羲和等人此时已经和女娲矛盾丛生了,可面上的平和却是有的,所以暂时不能让羲和知道。

那该如何将纯狐解决了?难道直接灭了她?

想想,萧阳又摇头否定了这个荒唐的想法,他还不会动不动就杀人,于是,他又陷入沉思,思考如何处置纯狐。

这时,青牛小心的瞄了他一眼,欲言又止,萧阳见了,轻笑道:“你有事就说,何必如此拘谨?”

青牛闻言,憨憨的笑了笑,心里一定,没再有丝毫犹豫,沉声道:“大太子,刚刚我去查纯狐之事,就碰到纯狐今日又光明正大的去了天牢,想来又是假借着天后的名义,去看望后羿了。”

“哦?是吗?”萧阳气的发笑,“她真是把自己当一颗葱了?胆子越来越大了。”

然后,他从蒲团上起身,脚下生云,说道:“走,领我去天牢看看,我倒要看看那狐狸花了一千年时间是否感动了后羿,忘记了月宫上的嫦娥。”

青牛忙跟上,见萧阳听说纯狐去看后羿了,没有丝毫生气发怒的样子,暗自松了口气,又谄媚笑道:“就是,那后羿有什么好呢?他已经有妻子了,就是那个被天后从洪荒大地上骗上月宫的嫦娥,真不知纯狐看上了他什么。”

萧阳听了轻笑,又想起嫦娥奔月这精彩的神话故事,最后却是由羲和来促成,不由更是摇头发笑。或许羲和就是出于对后羿的仇恨,这才牵累到嫦娥身上,于是一千年前,折磨完后羿的羲和,还不觉得痛快,就把目标放在后羿的妻子嫦娥身上,给了嫦娥一颗丹药,虽助她成了仙,但又把她囚禁于清冷月宫宫殿中,看着嫦娥忍受寂寞孤苦,她又会回到天庭天牢里,用此来刺激后羿,看着后羿的痛哭狂吼,羲和只觉得无比满足,她就这样折磨后羿嫦娥夫妇,犹如疯癫了一般。

“唉!”

萧阳心里暗叹了口气,羲和再怎么疯狂病态,她还是他的母亲,她还是因为儿子的被杀而呈现疯狂之态,萧阳怪不得她,只是感觉很是无奈,如此失去理智的羲和,在大劫中真的有生还的可能吗?

想了许多,萧阳轻轻摇头,又见他们已经到了天牢所在,他就收起了自己脑中的各种思绪,对向他行礼的看守天牢之人点了点头,又问道:“今日十大妖圣中谁镇守天牢?”

天牢关押的都是重犯,一个个犯人修为都不错,虽各个犯人一进天牢就会被打散修为,但也怕在不察觉的情况下被犯人在不经意间恢复了修为,逃了出去,所以每一千年,都有十大妖圣中的一位坐镇于此,以免出了乱子。

“回大太子,是英招妖圣坐镇于此。”看门的说道。

“哦?一千年前不还是计蒙妖圣吗?难道换了不成?”

“是的,几百年前,英招妖圣来了,计蒙妖圣离开了这里。”

“嗯。”萧阳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心里却想道:“怪不得纯狐如此轻易就被放行了,原来是英招坐镇于此了,这英招可是鲲鹏的人,恐怕他乐的看我的笑话呢,怎么可能仔细盘问纯狐?”

“哼!”

萧阳想到此,轻轻的冷哼一声,心道:“上次父皇叔父放过了临阵脱逃的鲲

鹏,不过略惩小戒就算了,没想到这鲲鹏等人更是记恨上了,想要等到时机成熟,借纯狐之事,让我出丑,那可没那么容易。”

心里暗自计较了一番,萧阳就乘云进了天牢,向关押后羿的所在而去,刚靠近后羿的天牢里,就听见纯狐如泣如诉的声音,萧阳不由身子一阵鸡皮疙瘩的发抖,妹的,简直是琼瑶女主女配的经典台词啊。

“后羿,你为什么眼里只有嫦娥,而没有我纯狐呢?”

萧阳简直是目瞪口呆了,这话在洪荒真是画风清奇,他真没想到他都穿越洪荒了,在洪荒还能听到琼瑶这经典的台词,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