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狐女问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纯狐对后羿的如泣如诉把在天牢外面偷听的萧阳给雷的外焦里嫩,一时萧阳停住了云步,不曾进去,而是就那样漂浮在半空中,还对后面的青牛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发出声响,更不要出声通报。

青牛虽不解萧阳如此吩咐的意思,但也遵从了他的话,忙捂住嘴,将刚刚到嘴边的呵斥之语咽了下去,然后,鼓着眼,瞪着那天牢,好似纯狐就在眼前一样,恨不得生撕了她一般。

萧阳和青牛二人就如此在天牢门外,暗自安静的当偷听者。萧阳是大罗金仙修为,青牛也是一位太乙金仙,可天牢里面的纯狐一千年过去了,修为仍旧停滞不前,不过是金仙罢了,所以她一时无法察觉外面偷听的萧阳和青牛,兀自沉浸在自己爱而不得的哀怨诉说当中。

“后羿,我纯狐难道哪里就比嫦娥差不成?一千年过去了,你何必铁石心肠,如此对我呢?”说完,她还嘤嘤的哭了几声。

随即后羿虚弱低沉的声音响起,他艰难的呵呵笑了两声,眼神迷蒙又透出点点幸福如同梦呓道:“纯狐,嫦娥是后羿心里唯一的女子,我能为她担山赶岳,能为她收集天上的云彩做霞衣,能为她走遍洪荒寻求长生不老的仙药,我都无怨无悔。”

后羿这深情无悔的话刺激到了纯狐,她停止了嘤嘤的抽泣,转而冷笑道:“后羿,你想没想过,你就是因她嫦娥一己私心,妄想长生不老,才出了巫族驻地,前往昆仑山,从而被大太子擒了。你如今受的苦楚全是因为她。嫦娥那样一个自私自利不知满足的女人,你喜欢她什么?”

“住口,住口。”后羿容不得纯狐如此贬低嫦娥,大声怒斥道:“不准你如此说嫦娥。她岂是你能比的?她是我心里的女人。而你,哼,不过是妖族的一只狐狸。”

“哈哈哈哈。”纯狐闻言疯狂大笑,“我?我不过是一只狐狸?”

停顿了下,纯狐又笑道:“对,我不过是一只狐狸,不过是一只一千年来只等着某人多看一眼,多能放在心上一点的傻狐狸。我算什么呢,嗯?呵呵。”

纯狐说的可怜,后羿又想起这一千年来,纯狐对他的照顾,不由心里升起些微愧疚感激来,刚要开口安慰安慰纯狐,突然,天牢外面响起了一阵巴掌声。

“啪啪啪”

这响亮的巴掌声顿时吸引了后羿和纯狐的注意,后羿顾不得再去安慰纯狐,纯狐也不再沉浸在自我怜惜中,二人几乎同时转头向天牢牢门外看去,只见萧阳乘云含笑的进来,身后侍立着青牛。

一见到萧阳,纯狐顿时慌张起来,她赶紧抹了抹脸上的眼泪,整了整衣服,行礼道:“纯狐拜见大太子。”

萧阳冷冷的瞄了她一眼,嗤笑一声,不理会她,任由她躬着身。然后他转头笑看着被几条大铁锁锁住手脚锁骨脖颈,被吊在半空中的后羿,见他全身都被自己的血液染红了,身上有着几条大大小小的深深的伤痕,这具躯体再也没有过去那般的强大的力量,已经是虚弱无比了。

“后羿,最近你可还好?”萧阳散了脚下的云朵,背着手,如同和久逢未见好友一般,踱着脚步,轻松的问候后羿道。

后羿尽管此时虚弱无比,说话都很是艰难,但面对萧阳,他也不示弱的故作轻松的笑了两声:“多谢,多谢你的关心,我,我后羿还撑的住。”

话虽说的强硬,但那说话时的断续喘气,无不表现出此时他的虚弱。

萧阳闻言,不嘲讽后羿的死鸭子嘴硬,也不去赞美他的骨气,转而指着一直躬身的纯狐,笑道:“后羿,这只狐狸不惜假借我母后的旨意,一千年来她不断来天牢看你,冒了一千年随时被发现,被发现后就会魂飞魄散的危险,她这么情谊深重,重情义的你怎么就如此忍心辜负她呢?”

“砰”

萧阳话还未完,躬身的纯狐就响亮的跪了下去,忙不断磕头求饶道:“大太子恕罪,纯狐再也不敢了。”

“哼。”萧阳侧过头看着那张绝美清纯的脸起起伏伏的磕着头,她脸颊上还有刚刚哭过的泪痕,此时显得更加楚楚动人,可萧阳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想法,他冷淡的问道:“纯狐,你假借母后的旨意来看望后羿之前,你想过这事被人发现后的后果吗?”

纯狐一怔,刚要继续俯身磕的头,又渐渐抬了起来,她垂着眼皮,喃喃自语道:“想过,当然想过。”

“纯狐待在天后娘娘身边也已经有几千年了,如何不了解天后娘娘的脾性?纯狐知道一旦天后娘娘察觉到纯狐所做的事情,纯狐必然是个魂飞魄散的结局,这一切纯狐都知道。”

“那你还如此做?”萧阳身边的青牛听了,忍不住插口问道。

纯狐抬起眼睛瞟了一眼人身牛头的青牛,不理会他,又盯着萧阳道:“大太子,一个情字终是伤人害己。我遇见这个情字,辜负了天后娘娘的倚重,伤了天后娘娘的心,也让自己被伤透了心,一时挣扎解脱不得。就算最后纯狐魂飞魄散,也是咎由自取,纯狐领罪。”

说完,她又恭恭敬敬的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脸上一片平静,显然已经决定赴死了。

“纯狐不过是照顾我罢了,你们要问罪于她,不如由我来代替。”后羿听见纯狐要领罪,心下焦急起来,虚弱无比的插话道。

纯狐满脸笑意感动的看着吊在半空中的后羿,好像此时就算死,她也心甘情愿般。但萧阳见状反而眼神凝重,心里更是不解疑惑起来,他本以为纯狐不过是个反骨仔,被所谓的爱情冲昏了头脑,没有想过后果的情窦初开的女子,可此时所见所闻,无不明明白白的表明纯狐清醒的很,她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自己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那她为什么还如此做,只是因为一个情字吗?

萧阳摇摇头,他可不信,一个修行有成已是金仙的女仙会被一个情字左右,会为一个情字不顾一切,甚至魂飞魄散,那纯狐这事情又该怎么解释呢?

萧阳沉吟许久,没有立刻发落纯狐,而是闭上眼,手指不断动作,默默推算纯狐的因果。许久,他睁开了眼,看着面前不畏生死领罪的纯狐,叹道:“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看都没看一眼吊在半空中的后羿,就脚下生云,转身出了天牢。青牛虽对萧阳没有处置纯狐感到疑惑,但也没有出口询问,就忙跟了上去。

萧阳如此反应,纯狐就明白萧阳这是不追究她私探后羿之事,她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又重重地磕头道:“多谢大太子!”

转身而去的萧阳留给纯狐一个背影,摆摆手,就不理会她了,紧锁眉头,径自出了天牢,嘴里轻轻念叨着:“情劫!情劫?”

刚出了天牢,英招就迎面驾云而来,到了跟前,笑着躬身拜道:“却是不知大太子居然来了天牢,不曾迎接,望大太子恕罪。”

萧阳见是他,紧皱着的眉头略微松了开来,不动声色的虚扶他起来,客气的笑着寒暄道:“妖圣不必如此。在你们这些早就效力于父皇叔父的老人面前,我不过是个晚辈,妖圣大可不必如此郑重。”

“应该的,应该的。毕竟大太子是妖族太子,身为下属,理应恭敬。”英招妖圣笑着谦虚道。

萧阳笑了笑,问道:“妖圣可还有事?若是无事,我就回宫了,我还有一点急事要去做呢。”

“哦?要是大太子有事吩咐下去就是了,何必亲自去做呢?”

萧阳摇头道:“却是等会儿我要去须弥山一趟,别人替不得。”

“那倒也是。”英招沉吟会儿,他凑近到萧阳跟前,戏谑道:“大太子刚刚去了天牢,可见到纯狐了?”

闻言,萧阳脸上的笑容不由渐渐隐去,暗自打量着英招,心里念头急转,猜测英招此时提到纯狐有什么目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