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英招的威胁与要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尽管萧阳对英招此时问起纯狐来心里存了疑惑,可面上他依然不动声色的负手,垂首笑问道:“妖圣怎么问起她来?我来天牢,是去看看后羿还活着没有,纯狐奉母后命令也来探探后羿,我二人自然是碰到了,这有什么让妖圣好奇的?”

“哦?是吗?”英招眼含深意的看着萧阳,手指着天牢所在,意味深长的说道:“就怕那纯狐不是奉天后的命令而来,而是私自来探后羿的。”

他这话一出,萧阳就心里一凛,他立刻明白纯狐的事情,这英招肯定一清二楚了。但英招不去羲和那儿举报纯狐,反而来他这儿说起纯狐的事情,想必肯定是有他自己的目的了。此时英招说给他听,或许还有拿纯狐威胁他之意,毕竟天庭上都传纯狐是羲和指给他的道侣嘛。但英招这可就打错了算盘,他对纯狐可没什么心思。

英招见萧阳沉吟许久,不见他言语,哈哈笑道:“哈哈哈,我听说羲和娘娘有意将纯狐赐予大太子为道侣,不知可有此事?”

萧阳想明白英招的目的,心里有了底,倒也不着急,淡淡的说道:“我怎不知道此事,却是不知妖圣从哪儿听来的胡言乱语?”

听萧阳否认,英招也不生气,他摇头叹道:“罢罢罢,有也好,无也罢,本来都不值什么可说的。”说着,他又凑到萧阳跟前,轻声笑道:“但要是纯狐真有可能成为大太子的道侣,纯狐和后羿可就要闹出笑话了,到时,大太子面上可不好看,大太子你说是吗?”

“嗯?”闻言,萧阳抬起头来,与面前的英招对视,此时他从英招的眼睛深处看到了一点幸灾乐祸,一点鄙夷不屑甚至是仇恨,他不由心里一惊,垂下眼皮,思索半晌,不愿再和他兜圈子,道:“妖圣有话直说,不用和我打哑谜,绕弯弯。”

“呵呵。”英招没有立刻说什么,转身离了萧阳身边,抬头远望着凌霄宝殿的方向,半晌才叹道:“大太子可知道那招妖幡的威力?”

萧阳一怔,不知道英招如何又提起招妖幡了,他疑惑的看向英招,英招则继续说道:“那招妖幡可谓是妖族重宝,甚至比之东皇的东皇钟更加重要,因为有它在,就没有哪个妖族之人敢于反抗,否则定是个魂飞魄散的下场。而我们十大妖圣在此处,也和其它妖族之人一样,甚至鲲鹏妖师也一样,都受那招妖幡所制,不得自由。”

然后,他停顿了下,转头看着垂首思考的萧阳,笑道:“我说的如此明白了,大太子可明白我的目的请求了?”

萧阳盯着英招看了半晌,嘴里啧啧响,才摇头含笑开口道:“妖圣,你拿纯狐来做筹码,想换取自己的自由,从招妖幡除名,或许还不够。再者,此时招妖幡还在叔父手上,我又凭什么答应妖圣什么?妖圣或许找错人了。”

英招见萧阳推辞,心里一怔,疑惑不解萧阳此时的态度。他本以为萧阳对纯狐应该是很重视的,不然羲和也不会传出纯狐将为萧阳道侣的话来,可万万没想到萧阳完全是不在意的态度。

“呵呵。”英招摇头叹道:“万万没想到,大太子竟是不在意这纯狐的死活,那也罢,我这就去将纯狐的事情汇报给天后,让天后来处置。”

说着,他就乘云往凌霄宝殿而去,萧阳眯着眼,含笑看着,也不阻止。他也不是圣父,和纯狐也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他发现了纯狐的事情,纯狐如此败坏践踏他的脸面,他能够不亲手料理纯狐,就是慈悲心了,哪里还会费心费力的去给她遮掩什么,所以他看着远去的英招无动于衷。

见英招去远了,萧阳转身乘云向西方而去,招呼青牛道:“走,跟我去一趟须弥山。”

青牛欲言又止,疑惑萧阳怎么这次不帮纯狐一把,先答应英招所求,遮掩过去,但最后他到底没说什么,只应了一声:“哎。”就跟了上去。

萧阳瞄了他一眼,自是猜到了青牛所想,他冷哼一声:“我和她不熟,我何必为她做什么?我不亲手处置她,自己当个哑巴聋子,就够仁义了,还想着让我再做什么,这可就不能够了。”

“呃,大太子说的是,是小的想差了。”青牛恭声应道,心里却在转动着想道:“如果以后我犯了天条,不知大太子是否能够为我求一求情面?”

青牛心里如此想,难免神思恍惚,有点物伤其类,萧阳瞟了一眼,也没问什么,径自向西方须弥山而去。

西方虽是贫瘠,不曾有甚那许多先天灵物灵宝,但那须弥山却也算是一处仙家圣境,只见那须弥山仙雾缭绕,仙鹤齐鸣,时不时还惊起一片不知名的仙禽野兽。

此时,须弥山山巅,卧在石床上的接引睁开了那似睁未睁的眼,平淡道:“青阳来了。”

盘坐在一边的准提点头笑道:“算算他可也有三百年没来了,正好可以让他见见他这两位师弟。”然后他又吩咐道:“药师,弥勒,你二人去迎迎你们那大师兄。”

准提话音刚落,就有两个微胖的胖子起身躬身道:“是,谨遵法旨。”

等准提点了点头,他们二人才踏云而去,去迎迎正往须弥山而来的萧阳青牛二人。

准提见药师弥勒踏云而去后,含笑道:“师兄,你说青阳来此有何事?”

接引闭着眼温和的笑道:“你掐指算算不就行了?何必问我?”

“不不不。”准提摇头道:“师兄怎么糊涂了?天庭自有先天灵宝遮掩天机,里面的事情我们如何算的清楚?我们也不能窥视天庭,否则帝俊太一可不会干休。”

“那就等青阳来了,你问他就是了。”

“嗯,也好。”准提点点头应了,又见接引已经闭紧了眼,陷入酣睡,他不敢再打搅,只是轻轻叹声道:“师兄这《大梦真经》不知何时才能圆满归一,完全清醒过来,只怕有的是时间等了。”

那边须弥山之外,萧阳和青牛正乘云而来,就见两个穿的破破丢丢的胖子迎面到了跟前,他们见了萧阳,行礼道:“见过青阳大师兄了。”

萧阳听二人称呼自己为大师兄,心里一转,随即明白了这二人应该是接引准提新收的弟子。他仔细打量二人一番,只见一人大肚含笑,萧阳一看到此人,就猜到他是谁了,大肚弥勒佛可是在地球的寺庙里缺不得的,他也见多了。

所以他略过弥勒,笑着问药师道:“这位师弟如何称呼?你可是拜在接引师尊门下还是在准提师叔门下?”

药师躬身一礼道:“我和弥勒师弟都拜在接引师尊门下,准提师叔还不曾收徒。”

“哦?是吗?”萧阳不在意的笑道:“就算是拜在接引师尊门下,我们还不是由准提师叔教导,这和拜在准提师叔门下又有何区别呢?”

弥勒药师闻言相视一眼,不敢多说门中长辈的是非,心中也暗暗惊讶萧阳谈起接引准提的随意,但他们不敢搭话,于是药师岔话道:“大师兄请,师尊和师叔已经知道大师兄要来,所以特意派遣师弟二人来迎接,大师兄这就跟师弟二人前去拜见师尊师叔吧,莫要让师尊师叔久等了。”

“嗯。”萧阳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他此次来须弥山,本就是因为心中有许多疑惑要询问接引准提,自不会推辞,他又转头对青牛道:“你先去白虎神君那儿,我待会儿就过去。”

闻言,青牛顿时苦了脸,他跟着萧阳来过几次须弥山,但每次都被白虎折腾的够呛。所以这又听说萧阳让他去白虎那儿,不由苦了脸,又不敢不应,只得苦着脸憋屈道:“是。”

“嗤。”萧阳见状,嗤笑一声,道:“你可别如此一番情状,哄高兴了那位,他随意指点你几句,或许你的修行就容易许多了,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尽管青牛也知道萧阳所说的是对的,但白虎实在太能折腾人了,前几次他差点被耍的从西方须弥山到东海去了,真是一般人吃不消。所以他还是搭着脑袋,提不起劲来,闷声道:“青牛知道了。”

见青牛如此模样,萧阳也不再多说什么,直笑着对药师弥勒道:“二位师弟带路吧,这就去见接引师尊和准提师叔。”

“大师兄请。”药师伸手让道。

萧阳也不客气,直接乘云向须弥山山巅而去,后面左右跟着药师弥勒二人,而青牛见他们都走了,不由咬咬牙,重重的“嗨”了,向白虎洞所在去了。

ps:本人不奢求这本书最后能赚多少钱,也不奢望一书成神,大火起来,只要有人看,有人喜欢,我就觉得每天码字都是值得的,看着推荐票和涨的收藏还有点击,尽管都不多,但还是很高兴,心里也很满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