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天数定数皆为利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须弥山山巅,萧阳散了脚下的云朵,对卧在石床的接引和盘坐在一旁的准提行了一礼,含笑道:“弟子青阳拜见师尊师叔。”

接引眯了眯眼,轻嗯了一声。准提先是对萧阳后面的药师弥勒点点头,让二人归座后,这才伸手道:“起来吧,你今儿怎么想着来须弥山了?”

“师叔说笑了。”萧阳笑道:“须弥山是山门所在,弟子回须弥山,还要有什么正当理由不成?”

他说的如此轻松自然,虽然接引准提都知道萧阳不过是睁眼说瞎话罢了,他从不曾对须弥山有什么归属感,但接引准提也都不理论,岔过不提,准提又问道:“你可是心里有什么疑难要询问?”

“师叔可是修行又进了一步,连这都算到了,弟子心里正是有疑难要请师尊师叔指点。”

说着,萧阳又躬身一礼,一副谦谦恭敬的样子,一身素白袍,眉眼带笑,温和知礼,不急不躁,倒是卖相极佳,让人一见心里就舒坦。

准提见了,心里点点头,赞了一声,笑问道:“这疑难可是修行上的?是功法经文上的,还是道理法理上的?”

萧阳闻言依然保持恭敬的模样,回道:“师叔,不是功法经文上的,而是弟子最近遇到一些事情,想不通其中的关节,这才来须弥山请教师尊师叔。”

前几次萧阳来须弥山不过是来请教功法经文的,并不曾谈论世间道理,更不曾说起自己对世事的认识和自己的道路,如今萧阳主动说起自己对世事的认知疑惑,不由勾起了准提的兴趣,他也对这位他一直很看好的弟子的道路很好奇,不知萧阳心中所修所行的又是什么道。

于是,准提伸手指着药师前面的蒲团,让萧阳盘坐下,问道:“你说来听听,师叔可以给你参详参详。”

“是。”

萧阳应了声,就退到一边,对起身向他行礼的药师含笑点头,这才盘坐在蒲团上,然后向准提说了一番纯狐之事,最后笑问道:“弟子遇见此事,本是私事,可弟子不明白,为何情字后面是劫,而不是缘?那什么是劫?什么是情?请师尊师叔指点。”

准提看了他一眼,沉吟思索半晌,这才答道:“什么是情?那就要看个人了。后羿对嫦娥是男女夫妻之情,还有父母对子女的疼惜之情,这都是小情私情;而修行之人可是都有大情,不管是魔是道,是毁灭还是创造,是胸怀洪荒,还是只顾自身,毁灭天下,这都是情。”

萧阳仔细听着,并不断点头应和,准提见状,继续说道:“那既存在这些大情小情,就有因果产生,纠缠不休,因果是善的,就是缘了。因果本是恶的,是错的,那就是此人的劫数了。这就是劫与缘的区别。”

听了这话,萧阳沉吟许久,心里并不赞同,缓缓地摇摇头,驳道:“弟子却是与师叔所想不同。”

他这话一出,药师就皱了眉头,弥勒嘴角的微笑也收敛了起来,手还在不断的抚摸着大肚子,和药师对视了一眼,见准提没有斥责萧阳,又想到萧阳是他们的师兄,一时二人到了嘴边的呵斥教训之语都咽了下去,只是心里已有点不满萧阳如此反驳师长,心里更是好奇萧阳对情劫缘的认知又是怎样的,他们不由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准提听闻萧阳有别的见解,更是有了兴趣,问道:“哦?那你且说说你的看法。”

萧阳也没推脱,正襟危坐,道:“弟子不过是浅谈几句弟子的浅薄之见,若是有错,望师叔师尊指正。”

“你尽管说,错了也无妨。”准提笑道。

萧阳点点头,说道:“弟子从纯狐之事中,起初所思所想也如准提师叔刚刚所言一样,情是劫是缘,就看因果是善是恶。但最后弟子又推翻了这个结论,因为弟子深加思索下去,从中得出一个让弟子心中难安的结果,这才匆忙从天庭来到须弥山,向师尊师叔请教。”

说完,萧阳看了一眼继续酣睡的接引,又移开目光,盯着依旧含笑不语的准提,他说道:“弟子总觉得此时大劫中,纯狐就突然陷入情劫中,实在是巧合的让人怀疑,至少让弟子疑惑。为什么一段对于一个女仙来说并不怎么重要短暂的情会引发自身的劫数?而且陷入劫数之人一个个自己清醒无比,但依然在劫数中挣扎不得,纯狐如此,我母后如此,甚至我父皇叔父也如此。”说完,萧阳又暗自垂首沉思半晌。

“然后呢?你所想到的结果呢?”准提见萧阳停顿了一下,笑着问道。

萧阳听问,果断抬头,眼睛紧盯着准提,眉目间透着股坚毅,道:“从这次巫妖大劫,纯狐情劫,弟子父皇母后叔父完全陷于劫中,弟子最终发现,劫数并不是不可避免的劫数,也不是因果,而是自身所处的处境或者利益,也就是说劫数都是自己招来的。”

“如何讲?”准提追问道。

萧阳道:“纯狐陷入情劫中,不过是因自身无法得到后羿,这个不符合自身利益,而变的如怨妇一般;巫妖大劫,不过是因过去二族争斗已久,二族利益冲突这才造成巫妖大劫罢了。甚至,甚至……”

他顿了顿,又继续说了下去,道:“甚至六大圣人和道祖一千年前助妖族打退巫族,亦不过是利益驱使罢了。这些如何能称为劫数?”

此言一出,药师弥勒瞠目结舌,瞪大了眼睛看着萧阳,心中震惊,腹诽道:“这位师兄还真敢说,不仅当面说师尊师叔当年帮妖族击退巫族是不安好心,还搭上了道祖,他怎么就敢说如此悖逆之语?”

“哈哈哈。”准提听了,不但不生气,反而大笑,指着盘坐在那儿肃着脸的萧阳,对酣睡的接引道:“师兄,你可听见了?这青阳可是得悟了世间世事的三分真谛了。”

酣睡的接引不曾睁眼醒来,只是轻轻点头应了。

然后准提转头与紧盯着他的萧阳对视,含笑道:“没错,你说的很对。世间没有过不去的劫数,也没有一个定数,更没有什么天定之事,只不过都是利益驱使而已,道祖如此,我们六大圣人如此,镇压洪荒的五大圣兽如此,甚至你父皇母后叔父还有十二祖巫亦如此。”

“呼。”闻言,萧阳松了口气,准提如此坦言,他今日来须弥山的目的就达到了,就是借纯狐之事来验证自己以前心里的所思所想。果然,如他往日所想,所谓的定数天数劫数都不过是他人所定,自己所招的,其实,一切都可以改变。定数天数可以改,劫数可以渡,一切都不是一定的。

想到此,萧阳一时心里转起了念头,动起了心思,或者他可以变着法让帝俊太一羲和活下去,至少就算在巫妖之战中死去,也能够有让他们复活的可能性。

他心里有了决定,当然不可能将这个想法说出口,告诉给准提接引,毕竟帝俊太一和六大圣人可是有巨大的利益冲突的,他们和十二祖巫可是六大圣人掌控洪荒的最大绊脚石,准提当然不会希望帝俊太一复活。

所以,萧阳按捺下心思,起身行礼道:“得师叔一番话,弟子心中的疑惑尽释,弟子这就告退。”

准提也不虚留他,只轻点头,含笑的“嗯。”了一声。

随即,萧阳乘云下了须弥山山巅,前往山腰上的白虎洞所在,他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却是想要询问白虎这位远古活下来的老古董的那些复活之法,以便自己行事,要是有可能他还想拉着白虎帮帮忙,或许这事真可能成了。

等萧阳离开须弥山山巅后,药师弥勒相视一眼,然后药师吞吐的道:“师叔,您刚刚所说,和您平时所说的怎么不一样。”

准提微笑道:“因为你们只听我所说的,也只懂我所说的,而自己却不去深思,所以我没有往深里说,定数天数劫数都是人定的。而青阳明显已是摸到了混元的边界了,不信天数,定数,一旦他超脱劫数,如此我想他就水到渠成的突破了吧,真不愧是天帝之子。”

“嗯。”一直闭眼酣睡的接引闻言,也不由感叹道:“他出生不到万年,如今已快到大罗圆满的境界,再过一两千年,他必是大罗圆满了,然后只要他活着脱了巫妖劫数,混元金仙指日可待。”

“如此,到时,巫妖二族两败俱伤,天庭必是崩溃,青阳也定然要回到须弥山。那时,师兄认为我们建立旁门如何?”

接引想了半晌,摇头道:“时机不成熟,只怕要到新天庭刚立时,百废待兴,三清忙碌之际,才是最好的机会。而且我们还不能过于刺激他们,不能脱离道门,只能自称自立门户,而不是开创它门。这样三清尽管反感,但也不会咄咄逼人,毕竟我们还算是道门,一脉相承。”

“师兄说的是。”准提听罢,忙点头应道,随即又疑惑问道:“咦,师兄今日怎么如此说话有条理了?难道师兄的《大梦真经》要圆满了不成?”

但回答他的却是接引的酣睡声,准提见状只得摇头苦笑道:“《大梦真经》哪那么容易呢?恐怕师兄刚刚也不过是清醒了一时半刻罢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