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求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须弥山半山腰白虎洞前,萧阳停在半空中,含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只青色大牛被一双虎爪丢来丢去,听着青牛不断哀嚎求饶声,不由摇头失笑。

许久,萧阳见白虎还不曾停手,便笑着开口劝道:“您何必如此捉弄他,还是放了他吧。”

“哼。”洞里的白虎冷哼一声,虎爪还是不停的仍着青牛,故作气愤道:“我今日可要好好教训这死牛一次,现在他连我的话都不听不信了。”

萧阳心里清楚白虎肯定又是故意刁难青牛,青牛也肯定没上当,白虎这才又换着法子整治青牛了。虽心里清楚明白,但萧阳也没再为青牛说话,而是装模作样的啧啧叹道:“哎呀,青牛不听您的话,被您教训一顿确实是活该。连我这个他的主子对您都恭敬有加,言听计从的,他还敢违背您,那就活该被您整治。”

“哈哈哈。”白虎听了,大笑,将青牛从左爪扔到右爪,对晕头转向的青牛道:“你可听见了,青阳那小子也认为你该被整治整治,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青牛被他折腾了好一阵子,头都是晕的,眼睛里不断冒圈,但这并不妨碍他嘴里求饶道:“听见了,听见了,神君饶了我吧,小牛再也不敢了。以后神君让小牛做什么就做什么,神君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求神君这次饶过小牛吧。”

“嗤。”白虎嗤笑一声,就随手将青牛仍飞出去,口里说道:“我有事就找青阳小子就是了,找你这只小牛做什么?”说完,然后空中的两只巨大的虎爪消失了,从白虎洞里传出白虎的声音:“青阳小子,进来吧。”

萧阳瞥了一眼逐渐变小,不知被扔到哪处去的青牛,心里也不担心青牛遇到什么危险,他清楚白虎玩笑是玩笑,但肯定是有分寸的,不会将青牛置于危险境地。

所以听到白虎的唤声,青阳只瞥了一眼被仍飞的青牛,就轻松闲适的降下了云朵,落在白虎洞前,迈步走了进去。

只见洞里白虎依旧是小猫大小,悠闲的躺在石床上,架着二郎腿,双爪放在后脑勺上,眯着眼看着进来的萧阳,不等萧阳拜见说话,他就笑道:“你去须弥山山巅见了接引准提了?”

萧阳干脆的点头道:“嗯,是。我有点问题要他们解答疑惑。”

“哦?是吗?”白虎疑惑的看了萧阳一眼,见萧阳不愿多说,他也不再追问,而是岔话道:“今儿正好你来了,我有件事情要你出力,确切的说,是玲珑丫头想要你帮帮忙。”

萧阳闻言,心里疑惑,他虽和凤玲珑不过只见了一面,但凤玲珑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女强人,怎么会开口辗转于白虎,而求到他的头上?再者凤凰族不是久隐居于南明火山嘛,处于洪荒偏僻之地,应该没什么事情用得上他啊。

尽管心中疑惑不解,但萧阳还是立刻表了态度,说道:“您说,只要我帮的上的,定然不会推脱的。”

白虎从石床上站了起来,边慵懒的伸了一个腰,边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不过是玲珑丫头的二哥叫金鹏的,趁孔宣闭关,朱雀镇压火山,玲珑忙碌凤凰族内部之际,偷偷一个人出了南明火山,前往洪荒了。她一时着急,洪荒又无限大,朱雀也无法找到身带先天灵宝遮掩了天机的金鹏,所以就托到我这儿,要麻烦你这位妖族太子,下个命令,让洪荒中的妖族帮着找找,你看这事不难吧?”

不过是这样的一件小事,萧阳自是不会推脱,笑着点头应承道:“这事自然不难,我回去后,下个命令就是了。”

他话音刚落,见盘坐在石床上的白虎满意的微笑点头,他又沉吟停顿几秒又道:“但经过巫妖二战后,洪荒中的妖族也是稀稀落落的,还要到处躲藏巫族的追杀,所以能否找到金鹏,青阳也不敢说大话做保证了。”

“嗨。”白虎挥了挥虎爪道:“那有什么,你只要尽力就行了,找到就好,找不到,也让金鹏那小子吃吃亏,不然总是那副狂傲样,自己又没多少斤两,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嗯。”萧阳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他顿了顿,看着白虎,脸上一片凝然,又拿出先天灵宝日精轮和女娲给的宝莲灯,催发它们,遮掩白虎洞的天机,让人无法窥探。

白虎见状,笑道:“你这是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啊,如此谨慎?”

萧阳肃声道:“确实有一件事情要询问您,这件事诸天圣人肯定都不愿意看到,不想让青阳成事,所以青阳这才这么谨慎小心。”

见他这么严肃的模样,白虎也微微收敛了一点,微笑的看着萧阳,等着他说什么事情,值得他拿出两件先天灵宝来遮掩天机,如此慎之又慎。

萧阳也不说废话,直接大礼跪拜,垂首道:“请您赐小子复活重生之法。”

“嗯?”白虎微眯了眯眼,看着面前跪着的萧阳,没有立刻开口说话,二人之间沉默许久,白虎不动声色的笑道:“你是为你那八个兄弟所求?还是别的人呢?”

萧阳嘴角泛起微微苦笑,他来求白虎之前,就知道白虎肯定能够猜出来一些,他也不知道白虎会不会赐下复活之法,但他明白此时他必不能说谎,不然,尽管白虎和他有师徒之情,亦不会再搭理他。

所以他沉默半晌,又重重磕头道:“不只他们,还有青阳那深陷劫中的父母叔父,青阳不愿意看着他们眼睁睁的死去。”顿了顿,他又磕了一个头,求道:“愿您能成全。”

白虎看着此时卑微的青阳,和刚刚卓尔不群的青阳形成鲜明对比,深深叹息一声,不曾答应,也不曾不答应,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有那重生复活之法?”

听问,萧阳又磕了第三个头,抬头盯着白虎道:“青阳也是从天庭搜集得来的对远古的只言片语猜到的。”

白虎轻点点头,示意萧阳继续。

萧阳道:“远古魔祖罗喉何以能够在鸿钧道祖和杨眉老祖联手逃脱?还能够毁掉整个西方,而自身不过是被封印镇压于魔渊。这让弟子不解疑惑,为何鸿钧道祖和杨眉老祖不彻底灭杀魔祖,而只是封印镇压?弟子心中想了许久,终是猜到一些,只有一个可能。”

他满脸严肃,声音铿锵有力坚定,认定肯定一般的说:“那就是魔祖罗喉根本是杀不死的,或者说只要是有魔祖的一丝一毫的魔气影子,他就能够复活。所以鸿钧道祖和杨眉老祖只得把他封印镇压,并且只限于魔渊,而魔祖在洪荒中的一切痕迹都被抹消。”

白虎含笑着听完,许久才点头,感慨的笑道:“你说的没错,魔功诡异,魔祖罗喉身为魔祖,更是深不可测。只要洪荒存在,他就是杀不死的,因为他的痕迹永远抹消不去,所以鸿钧杨眉只能限制他,而不能灭杀他。但那又如何?魔祖拥有此种功法法门,我却是没有。”

萧阳皱眉不信道:“您何必如此欺骗我?您远古时和魔祖交手肯定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见他那诡异莫测的功法,难道不会去研究,去想克制之法?这亿万年来,难道您就没有一点收获?青阳可一点不信。”

“哈哈哈。”白虎低沉的笑了几声,沉吟许久,才说道:“你说的对,我的确研究了很久很久魔祖的诡异功法,即使到如今还是无法研究透彻,但是五六分总有,可到最后我却不得不承认魔祖确实是无法被灭杀的。从我研究得到的残篇来看,他的功法诡异至极,你确定需要用它来复活帝俊太一他们?我可提前告诉你,它可是有极大弊端的。”

萧阳心想,能活着就不错了,还管什么弊端不弊端的,他再次恳求道:“请您赐法。”

白虎最后还是点头应允了,然后,一指指向萧阳,一大股信息就出现在萧阳脑海里,萧阳只略微扫了扫,果然是讲如何重生复活之法的,他不由欣喜的咧嘴一笑,谢道:“多谢前辈赐法。”

白虎摆摆手,叹声道:“我也不知道这法门是不是有用,毕竟我没用过,也没有别人用过,你自己看着办吧。”

“嗯。”

萧阳重重点头,然后盘坐闭眼,仔细琢磨着脑海中的功法,看它有哪些要求和条件,只是越看下去,萧阳眉头皱的越紧,这重生复活之法未免太苛刻了些,简直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一件事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