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屠巫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白虎给了萧阳的重生复活之法,萧阳仔细琢磨会儿,眉头就皱了起来,久久不语。

最后,他轻叹了口气,睁开双眼,疑惑的看着白虎,说道:“你不会和我说笑吧?这条件实在太苛刻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一,想要复活某人,必须要某人的本源或者灵魂印记,这让我红口白牙的怎么去向父皇叔父母后他们讨要本源?”

白虎听了含笑不语,萧阳继续道:“第二,有了灵魂印记本源在手,还必须在一个最适宜复活之人的地方温养,最好是出生之地。这对我而言不是一件难事,父皇叔父出生于太阳星中,母后出生于太阴星,只要把他们安置于出生之地,时时小心照拂就好。”

“但最后一条,第三,复活之后是否是本人,不能肯定,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最后复活的人还有可能是其它新生的人不成吗?这弊端也忑大了吧。”

白虎听着萧阳的不满询问,笑骂道:“那你以为将一个已死,魂飞魄散之人重新复活很容易吗?要是容易,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死去了。要是容易,我早就复活我白虎一族在远古时死去的儿郎了。”

闻言,萧阳即使心里对这残缺的功法不满,但还是收敛了起来,又开口询问道:“那魔祖为何能够不断重生复活,都还是原来的他?”

白虎摇摇头,回道:“我不知道,我研究了亿万年,依旧是没法窥视魔祖的功法核心来,不知他怎么就能凭借一点点魔气就能完全复生。所以,小子,我能教你的就这些,你能不能用得上,就看你自己的了。”

“嗯。”

萧阳点点头,也不再多言,垂首一边琢磨着复活之法,一边想着如何去取得帝俊太一羲和等人的本源或者灵魂印记,仔细思考着要是他们真的出了意外,自己该怎么一步一步的将他们复活。

萧阳在须弥山冥思苦想复活之法,与此同时,在凌霄宝殿的某一处密室中,帝俊太一二人正相对盘坐着,他们二人中间半空中正垂悬着一把湛湛的七尺宝剑,厚重无比,光华闪闪,一看就知显然不是凡物。

“呼。”帝俊舒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看着眼前的宝剑,沉声问道:“魔祖,这宝剑我们可是按你说的炼制之法炼制的,穷尽了天材地宝,用了我们兄弟二人一千年的时间,才有所成。那么,它真的有你说的那么锋利,能够破开祖巫之体?”

他话音刚落,黑莲就从太一手上由小变大的漂浮在半空中,笑道:“帝俊你既然信我,炼制了这把宝剑,那何必多此一问呢?”

“哼。”帝俊冷哼一声,瞥了一眼黑莲,道:“我只是有点不敢相信罢了。毕竟祖巫身体强悍,在整个洪荒都是数的上的,这让我怎能相信这么一把宝剑能够对祖巫造成威胁?”

“能不能造成威胁,你试试不就知道了?”罗喉轻松的说道:“不过宝剑还未开锋,开锋时,必是要以灵性十足的生灵之血来开锋,并且要是灵性越高,血液就越好,宝剑开锋后就越锋利。”

“哦?是这样吗?”太一取下悬在半空中的宝剑,满脸好奇的抚摸剑身剑背,虽有一点光亮锋刃,但钝的很,一点威力俱无,真的很难让人相信这东西能够破开祖巫躯体。

但太一又想到刚刚罗喉说的宝剑必以鲜血开锋,他忍耐不住的想要见识见识这花了他们兄弟二人一千年的时间所炼制的宝剑威力到底如何。于是,他咬咬牙,就变出一把短刃对着自己的手掌轻轻一抹。顿时,他的手掌上出现一道长长的伤痕,伤痕处不断冒出金色的血液,他将血液对准宝剑的锋刃,一滴滴滴了下去,血液立时浸染了宝剑的锋刃。

“吟”

宝剑锋刃处顿时放出金色的光芒,似欢快又饥渴的清音啸吟着,剑身也在如饥似渴的吸收着剑身上太一的血液,最后一滴不剩,又轻鸣一声,“吟”,渴望更多的血液。

太一见状不由神色欢喜,右手拿起宝剑就和左手的短刃相撞,“铿锵”一声,短刃就应声而断,而宝剑毫发未损。

看着断了的短刃,太一更是大喜,由不得他不欣喜,毕竟太一那短刃可也不是凡物,那可是用先天精金和无数星光精华淬炼出来的,要是祖巫一部防备被短刃刺中,也会受伤流血。

如今看来,这宝剑比先天精金炼制的短刃还要锋利,可见魔祖罗喉说这宝剑能够破开祖巫的躯体,也不是在说大话,持着这宝剑与祖巫争斗,祖巫的躯体优势就会完全丧失,犹如待宰的羔羊。

“嗯,给,大哥。”

太一再次仔细打量了一番这宝剑,就双手将宝剑递给帝俊,帝俊接过宝剑,也仔细抚摸着宝剑,手指滑溜的摸着剑刃,随即手指就被剑刃所伤,流出一滴滴金色的血来。

见状,帝俊不忧反喜,大笑道:“有此物在,又何必惧怕那十二祖巫?”

太一看着帝俊手中的宝剑,眼里脸上也透着自信,他也认为有这宝剑他们也能够和十二祖巫争一争。

这时,罗喉插话笑道:“这还只是此剑只吸收了太一的一点血液而已,要是它能够得到足够多的灵性十足的血液的祭炼,它就会越加锋利。”

帝俊太一听了,不由相视一眼,又都低头沉默许久,最后帝俊叹道:“可惜此时不宜动刀兵,和巫族开战,不能拿他们祭剑,实在是可惜了。”

太一也点头笑道:“我们不可能拿妖族族人祭剑,此时又是和巫族休战时期,还真是没有目标人物能拿来祭剑呢,让此宝剑锋利更上一层。”

罗喉闻言,笑道:“这洪荒世界,除了巫族和修炼有成的妖族灵性十足,就没别的种族不成?难道二位忘记了女娲造的人族?我可是在东海海岸就看见他们了,真是一出生就是天生道体,七八载过后就灵智大开,灵性十足,他们用来祭剑再合适不过了。”

罗喉这这一提醒,太一也想起此时羸弱被忽视的人族来,他抚掌大笑道:“对啊,怎么忘了这女娲造的人族?如今人族出世,也有三万年了吧,想想人数已很是庞大了,而且都灵性十足,最恰当做为祭剑了。”

他这话却没得到帝俊的赞同,帝俊沉吟半晌,摇摇头道:“还是不可鲁莽行事,毕竟人族是女娲所造的种族,我们要是任意屠杀祭剑,岂不是明面上得罪了她?”

“哼。”太一不屑冷笑道:“得罪她又何妨?本来她也早已将我们兄弟二人当成弃子,得不得罪,她又能如何?”

帝俊沉吟着摇头,许久他才说道:“此事暂且搁下,如今我们还是先温养温养这宝剑才是,以备后用。”

尽管太一不喜瞻前顾后,但见帝俊已经有了决定,他也没再开口反驳,轻“嗯”一声就接过了,又和帝俊一起打量了一番这锋利无比的宝剑,啧啧赞了几回,他想想又道:“如此锋利的宝剑,先天之物犹不如它,它却是没一个名讳,岂不是憾事?还是请大哥给他取一个响亮的名讳才好。”

“吟”

宝剑好像听懂了太一所说的一般,轻鸣一声应和着,帝俊见了更是欢喜,反复摸着剑身,思考半晌,才道:“本来炼制它就是为了屠杀巫族,那就叫他屠巫剑吧。”

“好,好一个屠巫剑。”太一大声叫好,脸上一片威严肃杀,豪情大笑道:“哈哈哈,持此剑屠尽洪荒巫族,它名屠巫剑,名副其实。”

“吟”

屠巫剑再次轻鸣一声,好似听懂了一般,知道了自己的名讳,欣喜不已,在帝俊手中不断跳跃,好像迫不及待的就要出战,屠尽巫族人,饮尽巫族血。

帝俊和太一见状相视一眼,哈哈大笑,心中也顿生豪情万丈。

而悬浮在半空中一直保持沉默的黑莲,也大笑了几声,心里却想道:“我也该布局了。鸿钧,我们远古时那局你赢了,从今开始,我们再来一场时间最长的棋局。这次我在暗,你在明了,看谁笑到最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