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路遇金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三年后,一片白云载着二人离开了须弥山,向天庭而去,这二人正是萧阳和青牛。

站在身后的青牛见萧阳眉头紧皱,紧绷着一张脸,完全没有平日的轻松闲逸和平易近人,他也不由提起了心,小心的询问道:“大太子,您可是遇到什么难事?”

萧阳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这愁眉不展的模样让青牛有点担心了,他想到此,心里一暖,松了松眉头,含笑道:“没什么,只是被有些事情为难住了。”

“什么事竟然难住了大太子?大太子说出来,就算青牛无法帮忙,但还有天帝天后和东皇呢,您大可不必一个人为难。”青牛闻言又说道。

萧阳摆摆手,微微苦笑,不再过多言语。他不可能告诉青牛,他正是被帝俊太一羲和等人以后复活之事难住了。尽管青牛这一千年来对他忠心耿耿,可这事是不能告诉任何有一点可能背叛他的人,只能烂在肚里。否则,谁知道如今的青牛忠心耿耿,以后妖族天庭崩溃,他是否还能够如此赤胆忠心?

要是以后青牛背叛了他,他一个不查,来不及处置了青牛,被青牛宣扬了出去,那萧阳就有可能被六大圣人同时盯住。六大圣人可不是好惹的,如今不过大罗后期的萧阳还扛不住人家的一根手指头。

所以萧阳含笑不答,又岔话道:“对了,青牛,回去以后,你去传我的命令,让妖族族人在洪荒找一个人,是一只金翅大鹏。”

这事萧阳在须弥山答应了白虎,也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他又怕忘了,所以此时吩咐下去。

“是。”

萧阳点点头,就不再说话了,心里还在琢磨着如何给帝俊太一羲和等人寻找出路,刚刚舒展的眉头就又皱了起来。

青牛偷偷看了一眼,刚才他问了,萧阳不答,此时他也不敢多问,只好担忧的看着身前的萧阳,心中更是疑惑,不知道到底是何事让萧阳如此愁眉。

二人一时沉默不语,都只乘云向天庭而去,突然,一声唳叫从远处传来,惊醒了沉于思考的萧阳。

萧阳醒过神来后,向发出唳叫声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只金灿灿的金翅大鹏雕正凶狠的向他和青牛这处飞来,金翅大鹏还不时的向后看去。萧阳甚至察觉到这金翅大鹏的右翅上流着血,显然这金翅大鹏是被后面的强敌打伤了,正在逃亡中。

“真是好巧。”萧阳嘿然发笑,停了云驾,指着飞过来的金翅大鹏,对青牛说道:“回天庭后,你不必去传话了。看,那金翅大鹏这就出现在我们眼前了,却是不必寻找了。”

青牛听了,恭声应是后,也好奇的看着正向他们飞过来的金翅大鹏,想看看萧阳要找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二人如此轻松的谈论着金翅大鹏,金鹏心下却是焦急万分,他见前面萧阳青牛二人挡住了去路,又回头见强敌就要追了上来。于是他唳叫一声,也不拐弯,直直的向萧阳青牛冲去,同时大声呵斥道:“不想死的,快点让开。”

说着,金鹏也没停顿一下,就这样凶狠的冲了过去。他本想萧阳青牛二人听到他的怒喝,再见到他这副气势凌厉的模样,应该会避让一边才是。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萧阳不但没让开,还含笑的看着他,一副轻松惬意的模样。而青牛虽摆开一副防御战斗的架势,但一看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并没有主动攻击的意思。

金鹏见状,心里发了狠,心道:“你们自己不让开,那就怪不得我了。”

想毕,金鹏不再顾忌前面的萧阳青牛,巨大的金翅大鹏雕的身体就这样直直的冲撞过去,好像要把前面拦路的萧阳和青牛撞个仰天翻。

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萧阳此时已经是大罗后期,差一点就圆满了,最重要的是萧阳主修的是**玄功,肉身强悍,比金翅大鹏还强上许多。而金鹏一千年后的如今,也不过还是大罗中期的修为,如今他还受伤了,只凭借金翅大鹏的原形肉身横冲直撞,哪里是修为肉身状态都碾压他的萧阳的对手?

所以,金翅大鹏料想的萧阳青牛被撞飞,甚至被撞的魂飞魄散的情况没有发生,反而他自己被一只突兀出现的金色巨掌一下子抓住了鸟脖子,一时动弹言语不得,只得用阴骘的鹰眼愤怒的盯着抓住他脖子的人。

当然,抓住金鹏脖子的正是萧阳,他刚刚见金鹏就这样冲撞过来,面上含笑,但暗里却是运起**玄功。等金鹏冲过来时,一只金色的巨掌就这样突兀又准确的掐住了金鹏的脖子,真是出其不意,或者说暗箭难防。

“呵呵呵。”萧阳轻笑几声,然后金色巨掌逐渐缩小,金翅大鹏也跟着不断缩小,最后金翅大鹏只缩成了巴掌大,脖子依旧被萧阳轻轻抓着,只是萧阳放轻了力道,以便金鹏能够发出声音。

金鹏瞪着他,大怒道:“你这道人,为何拦住我的去路?”

“大胆!”青牛听见金鹏的怒喝声,更是紧接着就大喝道:“你这妖鸟,见了大太子,不停下拜见,还敢对大太子不敬?”

金鹏不理睬青牛,依旧怒视着萧阳,青牛就要再次怒斥教训金鹏一顿,萧阳摆手阻止了他,对金鹏含笑道:“我要是没认错,你就是从南明火山偷偷离开的凤凰族二太子金鹏吧?”

金鹏闻言,沉默不语。他以前在凤凰族朱雀面前就说过,闯荡洪荒,绝不提他是凤祖朱雀的儿子,也不承认自己是凤凰族太子的身份。

所以此时听萧阳问他,他虽心中疑惑萧阳怎么认出他了,但他还是没承认,只道:“那道人,你管我是谁?你最好快快放了我,让我自去。不然,等到后面我那仇家追了上来,恐怕你也脱身不得。”

萧阳听他如此说,也没在意,依旧抓着金鹏,不让他逃脱,然后他抬头向前方看去,见果然有一道虹光正往此处追来,他想是金鹏口中的仇家吧。

金鹏也扭着鸟头看到了逐渐逼近的虹光,更是焦急了起来,他唳叫一声,挣扎不停,怒喝道:“难道你是和我那仇家一伙的不成?特意抓了我,在此处等候他?”

耳边响着金鹏的唳叫怒喝声,萧阳觉得聒噪,轻轻拍了拍他的鸟头,更是故意在金鹏受伤的翅膀处拍了几下,金鹏吃痛,嘶了一声,不敢再叫再动弹挣扎,只怒瞪着萧阳。

萧阳笑道:“你给我老实点,不然有你好受的。”

金鹏闻言,心中想道:“此时已经落入他之手,我还受了重伤,免不得只能识时务些,但只盼这道人不是和后面追我之人是一伙的。不然,可就麻烦了。”想毕,金鹏果然安静了下来,不再多言语,

萧阳见状,又笑着拍了拍金鹏的鸟头,还特意抚摸了金鹏头顶上的那根金羽,笑道:“这就对了嘛。你也放心,我不是和你仇敌一伙的,不会拿你怎样的。我不过是受人之托,帮忙寻你罢了。哪知如此凑巧,你居然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了。”

说完,萧阳也不管金鹏信不信,只将抓住金鹏的右手藏入左袖中,不再去管安静下来的金鹏,含笑的看着那道虹光落在对面,随即现出一个枯瘦的道人。

这枯瘦道人见了萧阳青牛,施了一道礼,含笑道:“二位道友,贫道灵鹫山燃灯,见过二位道友。”

萧阳听了这枯瘦道人的介绍,微微眯了眯眼,心道:“这就是燃灯啊,看样子如今修为虽强过我一些,但也不是很多,最多不过是大罗圆满罢了。”

心中如此想,面上萧阳也不曾失礼,还礼道:“见过燃灯道友,贫道青阳,拜在须弥山接引圣人门下。”

“哦?”燃灯闻言,眼珠微微转了转,偷偷的仔细打量了萧阳一番,心里转了无数念头,心中思道:“这人修为虽比我弱了一筹,但他若真是接引圣人的大弟子青阳,听说这青阳可还是天庭大太子,那可万万得罪不得。但要是假的……”

这一想法一出,燃灯心里就立刻摇头否认了,心道:“洪荒谁敢冒充圣人弟子和妖族太子,那不是活腻了吗?那**成这道人果然是接引圣人的大弟子,天庭太子青阳了。”

瞬间,燃灯心里确定了萧阳的身份来历,面上对萧阳更是礼敬有加,和萧阳又客套了一番,这才斟酌犹豫的问道:“青阳道友可是看见一只金翅大鹏从这过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