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羲和的疯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一怔,随即满脸肃然,眉头也微皱,紧紧盯着奎牛,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奎牛听问,回道:“三年前,大太子您和青牛刚离开不久,英招妖圣就去求见了天后娘娘,也不知和天后娘娘说了些什么,惹得天后娘娘大怒,立刻就唤了纯狐过去。之后,纯狐的修为就被天后娘娘废了,打回了原形,这事天庭已经尽人皆知了。”

说完,奎牛喘了口气,又补充道:“往日,天后娘娘有意将纯狐赐予大太子,这在天庭众人也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如今纯狐被打回原形,属下只怕大太子从须弥山归来后面上过不去,这就在南天门外等候大太子归来,好亲自禀报这事情。”

“嗯。”萧阳点点头,微皱的眉头没有松开,心中念头急转,就明白了英招的意图。

不过是见在他这里无法达到他的目的,去除招妖幡的名讳,所以就去羲和那里搅风搅雨。希望此时趁帝俊太一闭关,羲和独木难支,让天庭乱起来,英招自己好有机会逼羲和交出招妖幡,去除幡上的自己的名讳,从此逍遥自在,不受人约束,甚至,巫妖之战也可以不理会,逃出一命也说不定。

甚至,萧阳认为此事也不一定就是英招一人所为,可能还有鲲鹏隐在幕后做推手,准备借纯狐之事,挑起青丘一脉对天庭的隔阂,然后让女娲对天庭生出不满,最后他们可借此一起向羲和施压。

想明白之后,萧阳扯起嘴角冷笑道:“如此精心筹划,不过是贪生怕死罢了。”又道:“难道还真以为父皇叔父闭关了,我们孤儿寡母的就好欺负了不成?哼,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手段。”

他自顾喃喃说着,青牛奎牛听了一点,就连忙低下了头,沉默不敢言语,见萧阳说完了,奎牛才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问道:“那大太子,现在我们怎么办?”

萧阳沉吟半晌,开口问奎牛道:“如今纯狐怎么样?母后怎么样?英招他们还做了什么事情?还有青丘山和女娲娘娘有什么反应?你都一一说来。”

奎牛回道:“天后娘娘倒是没什么,不过是被纯狐气狠了,一直不愿见人。而青丘山和女娲娘娘那儿一直没动静,英招他们更是安静的很。但是鲲鹏妖师和英招几位妖圣这段时间来往频繁,恐怕他们有其它谋划在酝酿。”

奎牛将羲和,青丘山,女娲娘娘,鲲鹏和英招几人都说了一遍,但唯一没提的就是纯狐如今如何了,所以萧阳听完,点了点头,又问道:“那纯狐呢?”

“这,这……”奎牛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不由小心的瞄了一眼萧阳,又垂下了头,不敢言语。

见状,萧阳轻笑道:“你说吧,我不会怪罪于你。”

奎牛闻言抬头又看了一眼萧阳,又有旁边的青牛不断催促,他这才嗫嚅着道:“如今纯狐已经是被打入天牢,和后羿关在一起了。”

“哦?是吗?”萧阳挑了挑眉,意外的笑道:“我本以为母后知道了纯狐和后羿的事情,会直接痛快的给纯狐一个魂飞魄散,却没想到母后是如此作法,如此让纯狐和后羿受尽折磨痛苦。”

略微停顿下,萧阳负着手,长叹道:“母后这样折磨纯狐,还不如给她一个干净呢。”

“嗯?”

青牛奎牛闻言,对视一眼,心中不解萧阳怎么这样说。他们心里以为纯狐背叛了天后娘娘,让大太子脸上蒙羞,这已经是绝对要魂飞魄散的事情了。如今天后娘娘只不过将纯狐打回原形,算是宽容了。但萧阳却说羲和如此做对纯狐是个折磨,这让青牛奎牛二人不解,脸上更是疑惑。

萧阳见状,笑着解释道:“母后这样做,看似是宽容,实是严苛至极。将打回原形狼狈不堪的纯狐放在后羿面前,让后羿痛苦不堪。但后羿再怎么愧疚于纯狐,却不会喜欢她。这让打回原形的纯狐见了,只怕每分每秒都得酸涩痛苦。这是精神情感上的极刑,你们不懂。”

说完,萧阳摆摆衣袖,向南天门而去,招呼道:“走吧,去凌霄宝殿见见母后。”

此时青牛奎牛听完萧阳的解释,沉吟半晌,依然不懂得萧阳所说的情感精神上的极刑的意思,又听萧阳招呼他们,不由摇摇头,抛掉脑子里不懂得的精神情感,赶忙应道:“是。”然后追了上去。

来到南天门外,本来正在闲聊的守门之人见了萧阳,立马住了嘴,恭敬的迎道:“大太子回来了。”

“嗯。”萧阳轻轻点头,瞄了他一眼,这才乘云进了南天门,往凌霄宝殿而去。

他一走远,本来恭敬整肃的南天门守门的妖族立刻哗啦啦的围在一起,热烈的讨论着萧阳纯狐后羿嫦娥不得不说的四角恋故事。

那个挤眉弄眼,神秘兮兮的说:“你们都听说了吗?”

这个笑着应和道:“这事闹的满天庭都知道了,谁不知道啊?”

又有人瞄了一眼远去的萧阳的方向,呵呵一笑道:“如今大太子回来了,又要热闹了。”

“嗨。”有人满脸嫌弃道:“这有什么可热闹的?那纯狐虽说是青丘一脉的接班人,青丘一脉备受女娲娘娘亲睐,但是也不看看纯狐喜欢上的是谁?是后羿,是射死了八位太子的后羿,是一个不共戴天的巫族。她喜欢上后羿,本身就是该魂飞魄散的,天后娘娘留她一命,已是仁慈了。”

这人话音刚落,就有人应和道:“是啊,纯狐背叛了天后娘娘,背叛了大太子,更是背叛了自己的种族。要不是她背后是青丘一脉,青丘一脉背后是女娲娘娘,她早就被天后娘娘一掌打的魂飞魄散了。”

“说的是啊。”

“说的极对。”

……

一片应和之声过后,围在一起的人,又都一个个谈论起来,这则发生在天庭上的重大桃色新闻。他们只当这事为一则桃色新闻来看,却不知这事背后隐藏着妖族高层的又一次争锋。

其实已经远了南天门的萧阳也听到了这些守门人的谈论,甚至青牛奎牛还有他肩膀上的金鹏也都听到了。

青牛奎牛听了对视一眼,又看了一眼面上古井无波的萧阳,都垂首不敢言语,生怕遭了牵累。

而金鹏此时听了许久,眼珠转了转,又心里猜测几分,大概明白了这事情的首尾,他不由出口奚落萧阳道:“哦,原来是你的道侣喜欢上别人了,而且这人还是你的仇人,难怪你刚刚说先跟你来天庭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萧阳瞥了他一眼,心里清楚金鹏不过是为了借此奚落他而已,他也并不放在心上,本来他对纯狐就不在意,如何会因别人说几句而恼羞成怒?但他也不会如此沉默不说话,轻易的就纵容金鹏说去。

所以萧阳笑着伸出右手在金鹏受伤的翅膀伤口处来回抚摸几下,疼得金鹏嘶嘶叫了几声,再也顾不得奚落萧阳,离开了萧阳的肩膀,飞在半空,瞪着萧阳道:“算你狠!”

萧阳笑看着他,指了指肩膀,道:“你安静的待在这里,不说话,当个哑巴最好,免得让人听了生气。”

半空中的金鹏瞄了一眼萧阳的肩膀,冷哼一声,偏过鸟头,不曾再次落上去,而是就这样在半空中飞着。又因为他脸上被绑了捆仙绳,有了约束,飞不高,只在萧阳前面一点飞着,犹如引路一般。

萧阳见状,心里也觉得有趣,轻笑一声,又扯了扯手上的捆仙绳的另一端,笑道:“带路吧。”

金鹏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但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好老老实实的向凌霄宝殿而去。虽然金鹏没有来过天庭,但是凌霄宝殿是天庭上最显眼,最雄伟的宫殿群,他也不是不认得。

于是,不久,他们来到了凌霄宝殿殿门前,萧阳扯着捆仙绳,让金鹏回到他的肩膀上,再将捆仙绳的一端交给青牛,然后对青牛奎牛吩咐道:“你们在外面候着吧,还有金鹏,你们看着吧,我这就进去见母后。”

“是,谨遵大太子吩咐。”青牛奎牛躬身应道。

萧阳点点头,然后跨步来到殿门前,守殿之人自是无人阻止,他径自穿过凌霄宝殿的大殿议事处,去往后殿羲和住处。他刚到时,羲和住处无人在外面看守,就听见羲和砸东西和嘶吼的声音:“一个个都背叛我,女娲背弃昔日组建妖族的盟约,我无法做什么。鲲鹏英招一个个心怀鬼胎,居心叵测,别打量我不知道。这些也罢了,可现在就连纯狐都背叛我。呵呵,你们这些人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我也不会让你们有什么好结果的。”

声音诡异冷冽,萧阳听了,骨子里都冒出了些微寒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