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疲惫的女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深呼吸一口气,脸上露出微笑,尽量去忽略掉羲和的咒骂疯狂之语,然后重重的落下脚步,故意发出声响,迈步走了进去。

羲和听到动静,立刻从疯狂中醒过来,面露警惕,喝问道:“谁?”

萧阳急走几步,来到羲和跟前,笑道:“是我,青阳,母后。”

羲和见是他,这才松了口气,面上的警惕也散了,缓声道:“是你啊,青阳。”

她坐在椅子上,撑着额头,一脸疲惫,又闭上了眼,半晌才说道:“你也知道了纯狐的事情吧?”

“嗯。”萧阳点点头,见羲和一副疲惫的模样,张口想要劝诫几句,但想想又闭上了嘴,因为他不知该如何去劝这位已经快要发疯的女人。

帝俊太一闭了关,女娲伏羲已经基本放弃必将没落的妖族,这一千年来,只有羲和强撑住妖族天庭。她不仅要处理妖族内部的事情,妖族内部的纷争,还要应对洪荒大地上小规模的巫妖争端,已经很是劳累了。

如今,纯狐,她的亲近信任之人,不但不曾帮上她什么,还狠狠打了她一个耳光,让她的里子面子都丢尽了,几乎成了洪荒一个笑话。

想到此,萧阳不由心里生出愧疚感,愧疚自己现在还无法替羲和做什么。尽管如今他修为不差,可面对鲲鹏英招等人还是不如,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女人艰难的支撑着偌大的内外纷争不断的天庭。

他不由叹了一声,上前一步,劝慰道:“母后不必为纯狐烦扰,她不过是一小小的狐狸,她背叛母后,背叛种族,打杀了也不为过,更何况母后还留了她一命,不过是废了她的修为罢了。”

“哼。”羲和冷笑道:“你以为我真是为她背叛我而发脾气吗?不,她还没有这资格。”

她这话让萧阳不解,不由疑惑的看向羲和,心道:“不是因为纯狐,那还因为什么?”

羲和见状,叹声解释道:“我却是因为你。”

这更是让萧阳疑惑了,不知羲和怎么会因他而如此大怒,只是他这次也不言语,恭敬的垂首听羲和又道:“你可还记得一千年前和纯狐一起在东海海岸边,对付后羿之事?”

萧阳道:“孩儿记得,就是那次,孩儿擒了后羿。”

“嗯。”羲和点点头,说道:“那次之后,纯狐就被你打发回了天庭,我就发现纯狐不对劲,经常一人魂不守舍,还傻笑,我替她算了算,却是陷入了情劫。”

萧阳闻言一怔,讶异的看着羲和,他却不知道羲和早就看出纯狐陷入情劫了。但想想又理所当然,毕竟纯狐是一直待在羲和身边的,她一有什么反常的举动,羲和察觉到了,也不奇怪。但是为何羲和明知纯狐陷入情劫,却也不理会呢?这又让萧阳不解的很。

羲和见萧阳先是讶然后又恍然,最后又疑惑的表情,不由笑道:“是不是感觉奇怪母后那么早就察觉到了纯狐陷入情劫,却不插手,任由她去?”

听问,萧阳点点头,默认了。

“唉。”羲和叹一声,道:“我当时察觉纯狐陷入情劫,本以为纯狐是爱慕上了你,所以这才没有插手,想着自然而然。甚至一千年来见你没有亲近纯狐的举动,我都放出了让你和纯狐做道侣的话。可没想到,没想到最后纯狐爱慕上的居然是后羿。”

说到最后,羲和咬牙切齿,面目狰狞。而萧阳听完,此时心里更是哭笑不得,心道:“这可真是一个误会,我也真成躺枪的了。”

“老大,这事是母后鲁莽了,带累了你,让纯狐那小狐狸蒙骗了。哼,你放心,我不会轻易放过她和后羿的。她不是想和后羿待在一起嘛,我就如了她的愿。”

萧阳见她面目狰狞的模样,就知道她口中的如了纯狐的愿,肯定不是童话故事中的公主王子幸福生活在一起,而是可能又是一番精神上的残酷折磨。

萧阳不是圣父,和纯狐也不熟,本来他是不该为纯狐求情的,但想到青丘一脉和女娲的态度如今不明,他不由迟疑的劝道:“可是,可是母后要是发作处置了纯狐,女娲娘娘会如何想?毕竟青丘一脉很得女娲娘娘的眷顾。”

“女娲?”羲和抬起头来,看着萧阳,嘴角翘起些微,目光嘲讽,冷笑道:“她还有什么脸面来管天庭的事情?她早已违背当年和天帝东皇共同建立妖族时,发的与妖族同生死共存亡的誓言,也早已放弃了天庭,我怎会还给她脸面?”

萧阳闻言,沉默不语。他也早已想明白了女娲随着巫妖之战的进展,对妖族的态度在不断转变。

巫妖初战,女娲虽明知妖族必将没落,但见帝俊太一赢得了初战,将巫族压了下去,此时她还对妖族有所奢望,期望妖族能够继续繁荣下去。

可巫妖二战,彻彻底底的将女娲打醒了。她在此战中见识到了巫族盘古真身的可怕,让她清清楚楚的意识到妖族的羸弱。以至于她一瞬间就选择了放弃妖族,当帝俊太一陷入生命危机时,她都没出手。

之后,或许是出于对她违背誓言的愧疚,或许是心里决定对妖族再次一搏,所以她见白虎出手了,又在伏羲的劝诫下,出手了。甚至最后战末,她还和蔼可亲的对待萧阳,并赠送先天灵宝宝莲灯,还要引荐萧阳给道祖认识。这表面是长辈的亲近,但如此行动何尝不是见死不救的一点补救?

萧阳想的透彻明白,可再透彻明白,他还是无法,只苦笑道:“母后,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青丘一脉的人真的就到女娲娘娘那里去告一状,那该如何?别忘了,母后,小十还在娲皇宫呢。”

这也是最为让羲和憋屈的地方,她本想将小十陆压交给月宫里的嫦羲照看,但帝俊不同意,他认为相对于月宫,还是娲皇宫更为安全,所以把小十交给女娲照看。

于是,这又让羲和对女娲恨又不是,不恨也不是。女娲放弃了天庭,对帝俊太一见死不救,本来身为再好的闺蜜,羲和也会和女娲闹翻了。但是又因为小十在娲皇宫,她一时只得咽下这口怒气,面上和女娲客气和睦,还是以前闺蜜的模样,可心里却是复杂的很。

如今听萧阳提起娲皇宫里的小十,羲和不得不鼓了鼓眼睛,但还是不甘心的道:“难道我就咽下这口气,不再处置纯狐不成?”

萧阳不说话了,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如今女娲娘娘还没对纯狐的事情出来表明态度,他们如今已经废了纯狐的修为,也不好再严苛下去,否则就有一种故意打女娲的脸的错觉。

他沉默不语,羲和琢磨半晌,仍旧不甘隐忍不发,皱着眉头,挥手道:“你别管了,这事母后我说了算。哼,纯狐如此背叛我,将我们母子的脸面踩在地下,让我们母子成为洪荒的大笑话,不严惩她,母后如何还有威信管理妖族?如何再次强硬的压制鲲鹏英招等心怀鬼胎之人?你父皇叔父出关后,母后要是将妖族弄的一团糟,如何有脸面对他们?”

闻言,萧阳彻底不说话了,羲和说的有理,不严惩纯狐,羲和必然颜面尽失,威严扫地,必然无法再顺心顺意的管理妖族,也定会遭到鲲鹏等人的反噬。到时,肯定天庭又是一场风波。

所以,萧阳默认了羲和严惩纯狐的想法,也不再多说,岔开话题的笑道:“不知父皇叔父闭关还要多久才能出关?”

羲和见他不再规劝,也柔和了脸色,叹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愿他们快点出来,如此我也轻松了。”说完,羲和就怔怔出神,显然她也盼望着帝俊太一出关,不用她一人支撑着偌大的天庭。

这话一出,顿时萧阳再次从心里发自愧疚,垂首不语,一时安静下来。

北冥海,妖师宫里,鲲鹏和英招等妖圣也聚在一起,也正在商量着纯狐这事。

英招疑惑问道:“妖师,我们如此做,可有不妥?要是帝俊太一出了关,知道我们逼迫欺压羲和等人,岂不是要将我们一个个打的魂飞魄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