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暗潮汹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鲲鹏听出英招话中对帝俊太一的惧意,脸上冷笑道:“我们要做的是趁帝俊太一闭关,羲和一人掌招妖幡,独撑大局的这个好时候,逼迫她将招妖幡上的魂魄返还于我们。到时,就算帝俊太一出关,没有招妖幡的控制,你我大家可不都是逍遥自在,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哪用理会帝俊太一他们?”

虽然鲲鹏描绘的前景如此美好,恢复自由之身也是英招亿万年来一直渴望的,但是帝俊太一在他的心中还是有一定的威慑的,心里还是有一些惧怕。

于是,他还是面显担忧,手中拿着酒杯,也无心去饮。

其它四位妖圣见领头人英招妖圣都如此担心惧怕,不由对视一眼,心里也犹疑起来,同样惧怕等帝俊太一出关,将他们一个个收拾了。甚至个别的都暗自琢磨着是否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鲲鹏坐在上位,左右扫视一眼,见五大妖圣各个心不在焉,眼神游离,心里暗自不屑道:“真是一个个优柔寡断的怂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虽心里瞧不起英招他们,但鲲鹏此时还是需要英招等人的相助,让英招发挥他们的影响力,以期能够煽动妖族内部舆论,迫使威胁羲和放回他们招妖幡上的魂魄。

于是,鲲鹏不动声色的笑道:“如今,英招妖圣都做到这个地步了,将纯狐的事情宣传的人尽皆知,把羲和和青阳小儿的脸踩在脚下,英招妖圣还以为帝俊太一出关后,还会饶的了你?”

不等英招回答,鲲鹏摆手又道:“英招妖圣不要太天真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英招妖圣既然已经做了开头,那就不该再犹豫迟疑,想着后悔什么的。我们此时,该想的应该是尽快在帝俊太一出关前,逼迫羲和放回我们的魂魄。如此,洪荒之大,天涯海角,哪里去不得?到时还用怕帝俊太一出关吗?”

“这这…”

英招停顿下,手持着酒杯,又沉吟许久,最后一仰脖子,干了杯中之酒,豪爽叹道:“嗨,正如妖师所言。如今我已是骑虎难下了,那还犹豫什么?这次不是我英招死,就是我英招重获自由之日。”

然后,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起来,豪气干云的敬鲲鹏道:“妖师,这杯我敬你,多谢妖师这么多年的照顾。”

鲲鹏摆摆手,笑道:“不当什么,不用如此客气。”

但英招还是执意敬他,甚至他还招呼旁边和对面的四位妖圣,道:“让我们一起敬妖师一杯,谢过妖师如此多年的谋划照料。同时也敬我们自己,愿这次我们真的能够摆脱招妖幡的控制,能够真正的独立自由,不再受帝俊太一的压迫。来,让我们一起干了此杯。”

他话音刚落,立时四位妖圣就纷纷响应,共同敬鲲鹏一杯,鲲鹏推脱不过,笑着抿了一口,然后看着英招他们都干了,这才说道:“如今,趁着帝俊太一闭关,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才是,不得再耽误了。不然,等到帝俊太一出关后,我们可就没有机会了。”

“妖师说的是,那妖师认为我们下一步该如何做呢?”英招询问道。

鲲鹏含笑的扫视了一眼五大妖圣,说道:“我早有计划了,你们听我细细说来。我们接下来应该……”

北冥海,鲲鹏英招等人在商量如何借纯狐之事兴风作浪,以达到自己的目的,重获自由之身,脱离天庭,脱离帝俊太一的控制。与此同时,娲皇宫也来了一位白衣俊秀的道人,他来娲皇宫也正是为了纯狐之事,他就是青丘山老祖青丘道人。

金凤将青丘领进娲皇宫大殿,让道:“请。”

青丘道人躬身笑道:“道友客气了,青丘不敢当。”

金凤笑而不语,心里却暗暗腹诽道:“你那九尾一脉,连羲和娘娘和大太子都敢背叛,你身为九尾狐之祖,还有什么不敢的?”

心里如此腹诽,但面上金凤还是客气道:“青丘道友在此稍待,女娲娘娘自会现身与你相见。”

“是。”青丘笑道:“我此来是来讨女娲娘娘的示下的,到底纯狐这事该如何处置?我们又该持何种态度?”

他不说,金凤也知道青丘这次来娲皇宫是干什么来了,所以闻言,她没有一点惊讶,心里升出一股果然如此的感觉。

然后,她施了道礼,笑道:“青丘道友稍等,金凤这就下去了。”

说完,等青丘回了道礼,金凤这才退出了大殿,但她并没有去别处,而是转身去了后殿。

一进后殿,她默声来到女娲娘娘的云床前,对躺在云床上的女娲娘娘禀报道:“娘娘,青丘已经在大殿上等候着见娘娘。”

“嗯,我知道了。”

女娲娘娘轻轻点头,应了一声。随即她睁开了双眼,眼里透出淡淡的无奈,甚至深处还透出一点点无力,她叹道:“这事不好处理。”

金凤听了,沉默不语。但她心里明白的很,女娲娘娘指的就是纯狐这事。纯狐这事说大不大,不过是一妖族爱慕上一巫族罢了,以前妖族也有这种事情,但都是小妖小怪和小小的普通巫族,女娲娘娘羲和等人都不屑去追究。

可纯狐可不是小妖小怪,首先她是羲和身边的亲近之人,是羲和亲口定的妖族大太子的道侣,然后她还是青丘山的接班人,青丘山后面是女娲娘娘。她爱慕上巫族大巫后羿,这可真是犹如煽了羲和和大太子青阳的几个巴掌,又狠又疼。

本来羲和惩治纯狐,理所当然,但要是过于严苛,或许就会被认为故意打女娲的脸,让女娲丢了脸面。

可让女娲亲自出面去替纯狐求情,女娲心里也是不愿意的。此时,不说她和羲和无数年来的闺蜜姐妹之情,随着巫妖二战她对帝俊太一的生死冷眼旁观,几乎已经消磨殆尽。

再者,她也并不在乎一个小小的纯狐,加上她将放弃妖族对羲和的亏欠之心,她也不会认为羲和处置纯狐就是打她的脸,所以她此时心里一定,眼神凝然,已经下定决心放弃纯狐,任羲和去处置。

于是,女娲起身,站在云床上,凝然的眼神也顿时变的漠然,一尊高高在上的女神像俯视万物生灵,她淡淡开口道:“见见青丘也好,也该给他们一个警告,不得仗着我,在外为所欲为。最后,还要指望我来给他们收拾烂摊子,想的倒美。”

金凤听完,心里念头一转,就明白了女娲对纯狐之事的态度,于是她附和道:“娘娘说的极是。此事纯狐实在过错太大,娘娘不理会,任由羲和娘娘处置最好。这样也能够给众妖族族人一个交待,也能昭示娘娘是极公允的,不曾徇私。”

“呵。”女娲轻笑,摇摇头不理会金凤的恭维之语,然后,突然一闪,她消失在云床上,却是去了大殿见青丘去了。

金凤抬头见女娲走了,这才松了口气,随之眼睛又转了转,又出了后殿,没有去大殿,而是再到别处去寻一个人,告知他纯狐之事。

没错,金凤所要告知之人,正是此时在娲皇宫修炼的小十陆压,至于金凤为何此时来将此事告知陆压,却是又有一番缘故了。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