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苦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金凤来到一处宫殿,看了看还是封闭的密室,就问外面侍候的宫娥道:“十太子还在闭关吗?”

“是。”宫娥恭敬回道:“十太子三百年前进去后,就没再出来。”

金凤点点头,眼睛游离的在封闭的密室看了半晌,见密室没有一丝半点打开的迹象,她心中想道:“看来今日还是没法见到陆压,将天庭上的事情告诉他。可现在见女娲娘娘的态度,对天庭已经不理睬了,而天帝东皇又闭关了,羲和娘娘一人应付鲲鹏等人,委实艰难。此时不将这些事情告诉陆压,难免以后他怪责我不念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

“那就直接叩关吧,让陆压早点出关。”

想毕,金凤还重重点头认可了自己的做法,然后深呼吸一口气,一步步踏的小心的走到密室门前,就要唤陆压,可心中又思:“要是此时陆压正行功修炼到关键时刻,突然被我打断了,不能突破是小,但万一修行出了岔子又该如何?”

想到此,顿时,金凤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心里在唤不唤陆压出关,剧烈的挣扎着,一时迟疑犹豫不定。

突然,“轰”

“哈哈哈。”

一声巨响,一声长笑,打断了纠结的金凤,也让金凤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看着已经大开的密室,密室里盘坐在那儿的俊朗张狂大笑的年轻道人,笑着走了进去,说:“陆压,你终于出关了。”

陆压从没化形时就在女娲的娲皇宫修行,那时金凤也不过是幼年期,到如今也过了几千年,二人虽说不上两情相悦,但也可以说是青梅竹马,情谊深厚,二人关系很是亲厚。

所以,陆压见金凤走过来,也不曾起身,手往旁边一指,那处凭空就出现一个蒲团,然后他伸手请金凤道:“金凤请。”

金凤此时心里满是将天庭最近的事情告诉陆压,哪有心情坐下来和陆压聊天打屁。

于是她也不坐,直接上前一步,来到陆压跟前,迟疑几秒,心里组织了一下言辞,这才开口说道:“陆压,我说一件事,你可不要着急冲动?”

闻言,陆压看了看金凤欲言又止的情状,挑了挑眉,好笑道:“金凤,你和我同在这娲皇宫长大,相处了几千年。论起来,比我父皇母后叔父大哥的时间还要长,如今你要和我说什么,还如此吞吞吐吐的?”

“这,这…”金凤听陆压如此说,垂下了头,心里还是一阵犹豫,毕竟这纯狐之事直接牵扯到的就是陆压的母后和大哥,这要是陆压知道了,陆压如何能不急?依陆压如今的暴躁脾性,如何能不冲动行事?

但又不能不说,她不说,陆压出去迟早会听到别人提起。想到此,金凤心中一定,抬头坚定的看着陆压,说道:“我说了,你可千万不要着急,不要冲动。”

陆压满口答应的笑道:“好好好,你说吧,让我看看到底什么事情让你如此难以启齿。”

金凤咬了咬嘴唇,最后闭眼说道:“事情还要从三年前说起,那时纯狐……”

然后,金凤将纯狐之事和现在羲和萧阳的处境完全告知了陆压,还有如今青丘道人已经上了娲皇宫,可能是乞求女娲娘娘庇护,甚至女娲的态度,她都一一告诉了陆压。

说完后,她担忧的看着陆压道:“事情就是这样,如今纯狐已经被废了修为,打入了天牢。”

“砰”

陆压狠狠的对着密室里的地面上锤了一拳,留下一个深深的拳印,冷笑道:“她死了都是活该!”

顿了一下,陆压起了身,脚下生云,就一言不发的向密室外而去。

金凤见状忙追出去,问道:“你去哪儿?你莫要冲动!”

陆压咬着牙道:“我去大殿,我倒要问问那青丘,纯狐如此背叛反骨之人,他还有何脸面来求女娲娘娘?”

说完,他已经飘出这座宫殿,向女娲娘娘所居的中央大殿而去。

金凤怕陆压冲动冲撞了女娲娘娘,又没人在旁边圆说,也赶紧追了上来,说道:“我也去。”

一时,二人同乡女娲娘娘的大殿而来。与此同时,在大殿中,青丘道人正跪在那儿,乞求女娲伸出援手,救一救纯狐。

他苦求道:“女娲娘娘,小狐也明白清楚纯狐今日所犯之事罪不容赦。她背叛了羲和天后娘娘,让大太子的声誉有碍,甚至她背叛了妖族,如此大的罪过,身死也不为过,小狐也不该来求情。”

“可是,请女娲娘娘看在小狐只有这一女的份上,去天庭说说情,饶了她吧。”

说完,青丘道人又重重地在地面上磕了几个头,最后整个身体伏在地上,等待女娲的态度回复。

端坐云台的女娲漠然的看着他,半晌才悠悠叹息道:“青丘,算起来,你也是天庭老人了,从天庭建立起,你就是天庭一份子。这么多年,你还不明白羲和的性子吗?”

青丘闻言,沉默不语,他心里清楚的很,依羲和的性子,纯狐如此背叛她,纯狐就算死一百回,她也不解恨,所以,他才来求女娲娘娘。

女娲等不到青丘的回答,就继续道:“再者,要是只是侮辱背叛羲和一人还好说,我去天庭,羲和虽如今和我不过是面子情,但至少会给我一个面子,可能会放了纯狐。”

“可纯狐不但让羲和蒙羞,甚至让青阳跟着受累。你也知道自从八位太子陨落后,羲和对青阳和陆压有多看重,如今纯狐如此让青阳成了一个洪荒笑话,你说羲和可能轻饶了她吗?”

“砰”

“砰”

“砰”

青丘道人又响亮的磕了三个头,乞求道:“求女娲娘娘怜惜。纯狐虽犯了大错,但如今她已被废了千年修为,打回了原形,付出了如此昂贵的代价,难道还不能饶她一命吗?”

“唉。”女娲娘娘看着跪着的青丘道人,摇头道:“青丘,你何必自欺欺人?如今天庭什么形势你会不清楚?”

“天庭,鲲鹏等人早已反心离去之意,不愿再跟着帝俊太一和强大的十二祖巫硬抗。如今正好鲲鹏借着纯狐之事兴风作浪,羲和除了要顾及自己的威严脸面,也要展现强硬的手段,镇压住蠢蠢欲动的鲲鹏等人,哪有可能轻易放过纯狐?你还是回你的青丘山吧,纯狐之事就任它去吧。”

女娲所说的,青丘何尝不清楚,他甚至清楚明白女娲如今已经放弃了天庭,对天庭不理不睬了。不然,要是女娲还一如既往的支持天庭,积极的参与天庭中的事情,那鲲鹏等人哪里敢如此肆意妄为?如何敢借着纯狐之事兴风作浪?

正是因为鲲鹏也看清楚了女娲如今的立场,这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逼迫羲和。而青丘道人来娲皇宫求女娲,要女娲答应救纯狐,这也就是让女娲重新插手天庭的事情,出手完全镇压鲲鹏等人。

但女娲已经决定放弃了天庭,小小的纯狐又如何能够改变女娲这位圣人的想法?再者,女娲也不愿为了纯狐,打羲和的脸,本来她就愧疚于羲和,如何还会去讨什么情面?所以,如此看来,女娲定是不会出手的。

可青丘道人下一刻抬起头,双手颤抖的举起一串银铃,银铃还发出清脆的声音,动人悦耳,他激动的颤抖着嘴唇道:“娘娘,你可还记得这串银铃?它可是你当年亲手做的,戴在了纯狐的母亲脖子上。”

“娘娘,就算你不看在小狐的面子,也请看在纯狐她那死去的母亲面上,救一救她吧,夕瑶可只是留下这唯一的骨血了。”

女娲紧盯着那串银铃,没有瞧哀声恳求的青丘道人一眼,也没听青丘道人说的话,她只盯着那串银铃,漠然威严的眼神也迷离了,陷入了遥远的回忆,她嘴角慢慢的翘上一些,微微的笑了,本来高高在上的女神神祗成了和蔼可亲的一个女人。

许久,女娲才喃喃自语道:“是了,我都忘了纯狐是夕瑶的女儿了,夕瑶真是去的太久太久了,我一时都想不起来她还有一个纯狐这样的女儿了。”

“娘娘,夕瑶去了,但纯狐还活着,求娘娘成全,莫要让去了的夕瑶不能安心。”青丘再次恳求道。

但这次不等女娲发话,“砰”的一声,大殿殿门被人踹了开来,随即一道怒气冲冲的声音响起:“青丘,你怎么居然还有脸来求女娲娘娘饶了纯狐?”

说着,就有一男一女进了大殿,男的俊朗霸道,女的低眼垂眉,这二人正是陆压和金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