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天庭纷争前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陆压怒气冲冲的向青丘道人一步一步的逼走过来,到了他跟前,眼睛瞪着跪在那儿的青丘,咬牙道:“青丘,纯狐犯下如此祸事,你不愧疚便罢了,怎么还有如此大的脸,来娲皇宫求女娲娘娘?”

青丘闻言,虽痛心疾首,但他也无法反驳,确实纯狐所犯之事死有余辜。他只得默默承受,甚至最后重重地向陆压磕头求饶道:“青丘虽知小女纯狐不可饶恕,但她是小狐之亲女,唯一的亲女,小狐不管她,不为她求情,小狐做不到。”

顿了顿,他又说道:“还望十太子体谅小狐做父亲的难处,就如羲和娘娘当初见八位太子陨落,做母亲的疯狂,不能接受。小狐亦接受不了小女纯狐就因一时糊涂,得到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魂飞魄散。”

说完,他垂下了头,独自悲戚不已,好像纯狐已经丧命,他已经成了一个失女的父亲一样。

陆压见他情真意切的求饶,还拿出当年的羲和作对比,一时他也想起来当年的羲和初始听说八位哥哥已经去了的消息,那时羲和的绝望和悲痛。

他再看此时的青丘,心肠不由软了两分,但纯狐得罪的是他母后和大哥,他可不会做圣父,因为他人几句言语,就变了立场,于是他冷哼一声,说:“纯狐做了什么事情,你这个做父亲的肯定一清二楚,母后大哥不牵累你们青丘一脉,就已是开恩了。你不谢母后大哥的宽恕,还来娲皇宫寻女娲娘娘求情,是何道理?”

青丘闻言,心里立即清楚陆压是非要治死纯狐不可了,再求他也无益了,于是青丘托着那串银铃,转头又向女娲娘娘求道:“娘娘,看在夕瑶的份上,请娘娘务必施以援手。”

女娲盯着那串银铃,紧皱着眉头,一时沉默不语。

而陆压怕女娲娘娘会应下此事,毕竟往日女娲娘娘对九尾青丘一脉实在是厚爱有加,如今青丘如此放下脸面请求,难免女娲就应下了。

所以,陆压趁女娲娘娘沉默之时,就要再次开口斥责青丘,可不等他开口,在他身后的金凤就赶忙拉了拉他的袖子,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莽撞冲动。

陆压见了,尽管心里疑惑不解,不知为何金凤此时阻止他,但从小到大的情谊,让陆压对金凤无比信任。此时金凤这样做,他想金凤必是有他的缘故的,所以一时咽下嘴里对青丘的斥责之言,也沉默无言,只是狠狠的瞪着青丘,又静静等待着女娲娘娘的示下。

而金凤之所以阻止陆压再次向青丘发难,却是因为她在和陆压进来之后,就注意到女娲娘娘对于陆压踹门而入的行为皱起了眉头,明显不喜陆压当时的行为。还有刚刚陆压说到要牵累整个青丘一脉,这更是让女娲娘娘面上透出一些不喜来。

所以,金凤怕陆压继续说下去,又会说出什么惹女娲娘娘不喜之事来,这才阻了他。

如此,青丘跪在那儿,金凤陆压垂首在一边,一时大殿里安静了下来,三人都在等待着女娲娘娘的最后的决定。

青丘忐忑着,毕竟这事关他亲女的性命;陆压心里冷笑,他心里已经决定,不管女娲娘娘最后如何,他都不会放过纯狐;而金凤则是老老实实的待在那儿,沉默不语,心里也叹息,这就是待在高高在上的人身边的下场,一步也错不得,不然灰飞烟灭就是瞬间的事情。

不管三人心里如何想,许久,女娲娘娘有了动作。她伸出手来,青丘手中托着的银铃就自动飞了过来,落在她的手上,还发出悦耳动听的声音。

女娲娘娘翻动着手中的银铃,听着它那悦耳的声音,悠悠道:“还是那不变的声音,但它的主人已不在了。”

青丘见女娲有所触动,强忍住心里的欣喜,又伏下身子,说道:“此物是娘娘当年亲手所制,亲手给夕瑶戴上的,夕瑶爱如珍宝,一直不曾离开身上。直到她去了,小狐才取下来,收藏至今,只留一个念想罢了。”

女娲听完,想起了那遥远的记忆,她还是人头蛇身时,那只青丘山白狐陪伴着自己的日子。

她们一起欢笑,一起歌唱,一起修炼,无忧无虑,最终都修炼有成,化为道体人形,可却没想到最后,她和那只白狐在远古末期被三族大劫波及,白狐为了掩护她,一人引开了魔族。

那时,夕瑶刚刚和青丘结成道侣,那时,夕瑶已经有了身孕,她只是不知道而已。就这样,她被魔族击杀并收走了魂魄,显然是被抽魂炼魄了。

而等到她回头来寻夕瑶时,见到的只是一具尸体,以及她肚子里未成形的胎儿。她和青丘悲痛不已,但那时他们还是那样弱小,无法杀灭魔族,为夕瑶报仇。

所以,最后,青丘将那个未成形的胎儿和夕瑶带回了如今的青丘山,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让这本该死去的胎儿又有了生机,以至于几千年前,诞生了纯狐。纯狐是夕瑶所生,说是夕瑶的骨血也没有错。

女娲娘娘一直对青丘九尾狐一脉如此眷顾亲睐,也正是因为夕瑶的缘故。她想着这些陈年往事,盯着手中的银铃,自语道:“为了夕瑶,我帮你一次就是了。”

青丘闻言,忙欣喜磕头道:“多谢娘娘。”

而旁边的陆压听见女娲娘娘要出面,再也忍不住了,就要喝问一声女娲娘娘,幸好金凤及时拉住了他,将他拉出了大殿。

女娲见状,不置可否,又淡淡的看着青丘,道:“我只会保住纯狐性命,羲和如何责罚她,但只要不伤她的性命,我就睁一眼闭一眼的不管了。”

青丘忙迎合道:“是,是。女娲娘娘能保住她的性命就是她的造化了,小狐哪还敢奢求太多。”

“嗯。”女娲娘娘点点头,又拿着银铃把玩,盯着它出神,青丘见状,也不敢多言语,只得起身,安静的立在一边。

被金凤拉出去的陆压,出了殿门,就不耐烦的甩开金凤,喝问道:“你怎么拉我出来,我还想问问女娲娘娘,为何还要去帮纯狐那个反骨背叛之人呢?”

说着,他又要冲进大殿里,金凤自然是拦着他,又见他非要进去向女娲娘娘要一个解释,她只好开口点醒他道:“你现在进去又能如何?难道你能改变女娲娘娘的想法不成?女娲娘娘本来就不想管这事,但此时娘娘改了主意,肯定是有她的道理,你去了女娲娘娘也不会向你解释,更是会惹得女娲娘娘不喜,那又何必呢?”

“你如今最重要的是回去天庭,将女娲娘娘的态度禀报给羲和娘娘和大太子才是,让他们有所准备。”

闻言,陆压不由顿了顿,沉吟半晌,也觉得金凤说的有道理,他既然无法改变女娲娘娘的想法,首先就是该回天庭告知母后大哥这里的事情才是。

有了这想法,他一刻不耽搁,直接丢下一句我这就回天庭,就乘云离了娲皇宫,往天庭而去。

金凤看着匆匆离去的陆压,心里也满是担忧,不知道最后这事情又该如何了局。但这也不关她的事情,她也无法再做什么,只得轻叹一声,垂首思索半晌,就迈步又回到大殿里。

与此同时,北冥海,鲲鹏笑着向英招等人提出一个提议,只听他不经意的道:“这正是最好的时候,帝俊太一闭关,女娲伏羲渐渐不管天庭的事情,只有一个羲和或者还有月宫上的嫦羲两个女子,我们如今发动,最是有成功的把握了。”

英招点点头,赞同鲲鹏的说法,又问道:“那我们何时发动逼迫羲和交出招妖幡呢?”

“现在。”

鲲鹏给出的答案让在座的英招等人大吃一惊,都睁大了眼,惊呼道:“现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