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凌霄宝殿坍塌之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轰”

凌霄宝殿坍塌的那一刻,那巨大的响声动静立刻让洪荒大能们感知到了,一个个也不再顾忌什么,都将神意降临来到天庭,看看天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弄出如此大的动静。

当洪荒大能们感知到那废墟一般的凌霄宝殿,还有正在争斗的鲲鹏和羲和,萧阳和五大妖圣,一个个震惊不已,随即又一个个幸灾乐祸,抚掌大笑。

昆仑山,三清对视一眼,随即三人笑眯了眼。

太上抚着胡须道:“万没想到还没到三千年,巫妖还未开战,妖族内部就自己先乱了起来。”

“哼。”元始冷哼一声,道:“妖族不过是湿生卵化之辈,一个个都暴虐狠戾,哪有半点修道者的气度风范?本早就该没落了。如今,发生内乱,也如野兽相搏一般,我见了更是厌恶他们。”

太上“嗯”了一声,轻点头颇为赞同元始的看法,但通天撇了撇嘴,不以为然。

元始瞄了一眼通天,意有所指的道:“要我说,那些湿生卵化之辈,哪里是修道的人?一个个争勇斗狠,杀业无边,孽业缠身,根性顽劣,他们如此怎么可能悟通大道?教他们功法道理,也不过是给了他们一身本事,继续祸害洪荒罢了。通天师弟,你说我说的是不是?”

听到此处,通天自然知道元始是在说他门下的妖族太多,而且一个个都是不成大器的,委婉的劝他不要再收那些孽业深重的妖族入门了。

元始虽说的有理,但通天和元始的看法道理又完全不同。元始是择优录取,根据根性,品行等又从优中选优,只收取少量的优秀门人为徒,可谓是精英教育。而通天则是办学院的,他招收大量学生,这些学生良莠不齐,他从这些学生中选取优秀的为亲传弟子,弟子,记名弟子,还有门人,这可谓和现代高考一样。

一个是走精英教育的,一个是平民教育,两者虽最终目的都是教出优秀的人才来,以广大教派,传法洪荒,可又都冲突不断。

走精英路线的元始看不上通天那些门人败类,通天又坚持自己的想法,要布道洪荒,学他师尊鸿钧道祖。所以他不在意元始的劝导,不曾理会元始,只岔话笑道:“二位师兄,你们说这坍塌的凌霄宝殿是不是就预示着帝俊太一的天庭就如这凌霄宝殿一般,要如此坍塌了呢?”

元始见他不将自己的劝导放在心上,心里不快,但是他已经说到明面上了,可不能再说的直白些,总不能直说你的徒弟不行,全部赶出去,重新选吧?

所以元始面露不悦,冷哼一声,不搭理通天,只盯着那虚空中的天庭看。

太上见状,生怕二人闹僵又争吵起来,不欢而散,就笑吟吟的接道:“嗯,本来就该散了,也到了该散的时候了。”

“天庭本是清灵之地,却被妖族占了无数年,弄的乌烟瘴气,很是不成体统。”

元始又面露嫌恶的说了一句,这话一出,又让通天眼神凝了凝,他可是听明白了元始话中有话了。

元始明说是妖族糟蹋了天庭这清灵之地,可暗里却是指他通天收的妖族门人们糟蹋了这仙家福地昆仑山了,目的不过还是让他通天辞退那些妖族门人罢了。

也不知太上是没听懂元始话里暗含的意思,还是听懂了,心里也是赞同元始的,所以不曾帮通天解围,而是闭眼沉默不语。

通天见状,心中暗思:“大师兄二师兄看来都不喜我那些徒儿啊,那我想再广开山门,布道洪荒,这昆仑山也不是一个好地方了。看来是要让多宝去洪荒找找别处道场了。”

心中已经决定要离开昆仑山,通天也不愿再和元始争论计较,装作听不懂元始话中的暗示含义,只盯着虚空中的画面,继续看天庭这场内乱的发展。

元始瞥了他一眼,心里不快,认为他三番四次的好意劝导,通天都当作耳边风,实在是眼里没有自己这个兄长。

这样一想,元始更是恼怒,就甩了甩袖子,冷哼一声,不再规劝理会通天,心里冷笑道:“迟早有一天,你会自尝恶果。”然后,元始也不再注意通天,同样抬头看着虚空。

而太上虽一直老神在在的,但对于通天元始的暗流,却是看的清清楚楚。见元始通天二人互不理睬,从远古末期往日的兄弟亲密,因道不同,成了如今的冤家对头,太上暗叹口气,思道:“各人道不同,我亦无法了。”

……

昆仑山上的三清因元始通天理念不同,而产生罅隙,导致通天有离开昆仑,另立门户的心思,而洪荒大地上的巫族察觉到了妖族内部的争斗,可就是纯粹的幸灾乐祸了。

祝融哈哈大笑道:“万没想到那鲲鹏有如此魄力,居然敢趁着帝俊太一闭关,反叛了。”

帝江闻言眉头紧锁,满脸担忧,摇摇头不说话。

后土见状,对此很是疑惑,妖族内乱,帝江本该高兴才是,怎么反而担忧起来?那他担忧什么?

于是,想不通的后土来到帝江身边,轻声问道:“大兄为何如此面露忧色?可否能够说来给妹子听听。”

帝江迟疑顿了几秒,看着面前其他十位兄弟姐妹兴高采烈的如同看热闹一般看着妖族内乱,叹了口气道:“我是在想帝俊太一的天庭要是倒了,我们巫族独霸洪荒,那鸿钧道祖和六大圣人哪里容得下我们?”

“后土妹子,我们十二人之中,你最为沉稳,聪慧,你也该看出来了。鸿钧道祖和六大圣人们,他们就是想看着巫妖二族不断的争斗,不断的互相削弱。要是妖族突然没落了,那我们就该成了出头鸟了。”

后土听完,思索半晌,她又问:“大兄是担心妖族要是构不成威胁了,鸿钧道祖和六大圣人们会将矛头完全指向我们?”

“是啊。”帝江点点头,叹道:“到时,阴谋诡计,各种算计我们巫族肯定都跑不了。你也知道我们巫族儿郎都耿直暴躁的很,哪里算计的过那些人?我只怕我们最后的下场不会比妖族好到哪里去。”

这话让后土不由也担心急躁了起来,忙问道:“那大兄,你可有想到什么办法?”

帝江想了许久,最终还是苦笑摇头道:“我这么多年来,还是无法给我们巫族寻出一条出路来。毕竟我总觉得,以后洪荒容不下我们巫族了,可除了洪荒,我们又能去哪里?”

“洪荒容不下,洪荒容不下。”后土听完喃喃自语这句,心里划过一个念头,“洪荒容不下,那就再创造一个就是了。”

她这想法一冒出来,自己倒是摇头失笑,笑自己痴心妄想了。以盘古父神的大神通,开辟了洪荒都道化了,那他们这些微不足道的后裔还妄想开辟另一个洪荒天地吗?简直是痴人说梦了。

虽后土否定了自己的这个看似不可能的想法,但是这个念头却是在她心里扎下了根。

……

正赶往天庭的嫦羲和陆压看见矗立在天庭宫殿群的凌霄宝殿轰然倒塌,二人不由加快了云路,陆压着急的担忧道:“嫦羲姨母,看来母后和大哥与鲲鹏英招等人交上手了,那我们是直接去天庭援助母后呢,还是去凤栖山请来羲皇相助呢?”

嫦羲面无表情,声音冷淡道:“天庭如此大的动静,洪荒大能们肯定早已都将目光聚集到天庭,你说伏羲会不知道天庭出了重大的变故吗?”

陆压想想,是这个道理,于是迟疑道:“那就是不去凤栖山了?”

“嗯。”嫦羲点点头,道:“伏羲会来就自然会来,不来你去了也不会来。”

“嗯。”

最后陆压点点头,默认了嫦羲的说法,也就不再去凤栖山了,和嫦羲二人加快往天庭凌霄宝殿处赶去。

……

凤栖山,伏羲随意的盘坐在瀑布山水之间,弹着伏羲琴,突然天上轰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下来。

他抬头看去,目光穿透三十三重天,见凌霄宝殿坍塌,坍塌的宫殿正往洪荒大地上掉落下来,羲和和鲲鹏争斗激烈,他不由叹了一声,起身抱起伏羲琴,就要乘云赶往天庭。

这时,女娲给他的山河社稷图从他的怀中飘了出来,随即女娲从图画中走了出来,问道:“兄长这是要去天庭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