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交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啊!”

鲲鹏被屠巫剑一剑斩中,惨叫声响彻天地。

天庭众人听到动静,一个个都伸头往下望去,只见鲲鹏的左翅膀被屠巫剑斩中,那只翅膀完全被削去,鲜血淋漓,随着鲲鹏一起掉落洪荒。而后,鲲鹏带着重伤逃窜,瞬间他速度不曾有半点停顿,反而更是加快,一入了洪荒就不知去向。

“哼。”太一见状,冷哼一声,尤为不解气的道:“算他跑的快,不曾灭杀了他,真是便宜了他了。”

伏羲摇摇头不说话,心中却也有种感觉,妖族从此将走下坡路了,毕竟一旦某个族群爆发内乱,往往就预示着末路就在不久。此时,鲲鹏的内乱就好像预示着妖族的将来的没落。

想及此,伏羲深深叹了口气,对这种状况无能为力,面显无奈。

嫦羲在一边听到他的叹息声,瞟了他一眼,冷淡的说了一句:“羲皇也是明白人,早早安排退路吧。”

话毕,她就乘云而去,不曾停留下来和羲和帝俊太一等人叙话,只留下仙音道:“姐姐,妹妹这就回月宫了。若是姐姐无事,可来月宫一趟,妹妹有话要说。”

羲和闻言,轻轻点头应了一句“嗯。”然后又笑着对帝俊太一解释道:“你们也都知道嫦羲性子孤僻清冷,望都体谅些。”

帝俊摆手笑道:“我自是知道她的性子,她救了你和老大,我如何会因小节而怪罪于她?我谢她还来不及呢。等忙过这几日,安抚住鲲鹏引起的****,我定是要亲去月宫谢她的。”

羲和听说,忙笑着辞道:“你就不必去了,她不喜见人。自从她出生以来,除了我和女娲以外,她还从没和谁深交过,你去了,或许还会吃闭门羹呢,还是我哪日去吧。”

“哦?是这样吗?”帝俊沉吟半晌,又道:“那你一定要重谢她才是。”

羲和点头笑道:“她是我妹妹,我怎会亏待她?”

“嗯。”帝俊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又目光关切的看着羲和身后的萧阳和陆压,关心的问道:“你们都没事吧?”

萧阳摇摇头回道:“多谢父皇关心,孩儿无事。”

但陆压却是愤愤不平道:“哼,大哥虽只是受了些伤,养养也就好了,但那纯狐实在可恶,明明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被母后指给大哥的,她暗地里却是和后羿好上了,连累大哥名声受累,真是该死。父皇,你可不能轻易饶了她啊。”

萧阳听了,苦笑着摇头,他也觉得自己很悲剧憋屈,莫名其妙的就被羲和安了一个道侣,又莫名其妙的这个道侣不安分的看仇人看对了眼,于是他更是莫名其妙的被人同情戴绿帽,甚至被嘲讽,真是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陆压话毕,还不等帝俊表态,一边的女娲本想等帝俊太一一家子叙话之后,再说纯狐的事情,如今听说陆压要求严惩纯狐,女娲生怕帝俊怒气翻滚,顺口一说,把纯狐处置了,忙插口道:“天帝,能否将纯狐交予我处置?”

说着,为表示诚意,女娲把山河社稷图一倾,顿时从中滚出了英招等五人,然后英招等人一时还不知身在何处,没有清醒过来时,女娲对着五人指了指道:“定。”

于是,五人便无法动作,呆若木鸡,犹如塑雕。

女娲指着他们道:“用他们换纯狐一命,天帝觉得如何?”

帝俊一时沉吟不语,但羲和激烈的反对嚷道:“女娲,你别看我对你客气,你就得寸进尺,我刚刚已是说了,纯狐我是绝不会放过她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见还受着伤的羲和如此激烈的反应,帝俊心里也很是怜惜尊重,再说纯狐对他而言死不死都无所谓,那何不任由羲和发落去?

所以,他对女娲面显无奈,笑道:“纯狐得罪的是羲和和老大,娘娘要讨情面,保住纯狐,还是找羲和和青阳吧。”

女娲闻言,就转头看向萧阳,萧阳忙笑着摇头道:“纯狐怎么样,是死是活,我一点都不关心。”

然后他又手中光芒一闪,手中就多了一盏宝莲灯,他抚摸着宝莲灯,沉吟道:“看在女娲娘娘赐的这件先天灵宝宝莲灯的份上,小子不追究她就是了。”

萧阳话音刚落,羲和瞥了他一眼,虽心里知道萧阳是小辈,女娲拉下脸求情,他拒绝不得,但她心里还是憋着气,觉得萧阳不争气,居然不与她这个母亲站在一边,反而与她唱对台。

可又看到萧阳身上的伤势,羲和心中的那点愤愤又全然消失,心中又升起对萧阳的点点怜惜,觉得萧阳真是劫难不断。

从十日同出,被后羿追杀,死而复生;到与后羿对拼,巫妖二战时又受了刑天一斧,都受了重伤;如今再到纯狐之事发生,名声受累;鲲鹏发难,他又战斗前线,被五位妖圣围攻,想来伤势亦不轻。

如此多的劫难,尽管此时萧阳不和羲和站在一边,羲和也不忍怪责于他,只是心里更是想要为萧阳出一口气,狠惩治纯狐一番,于是她强硬的对转头看着她的女娲道:“你不用看着我,我不会允许你带走纯狐的。”

女娲见羲和如此强硬坚决,暗叹了口气,然后她走上前来,对帝俊太一点点头,说道:“我和羲和有单独几句话要说,天帝东皇不介意吧?”

帝俊自然点头应了,太一也不曾反对,羲和虽不愿和女娲再废话什么的,可心里又很是好奇女娲想和她说什么,于是就勉强跟着女娲去了另一处。

萧阳看着女娲羲和去了另一处,眼睛闪动,若有所思,心里不断猜测着女娲要和羲和说什么,说什么才能够让羲和放过纯狐?一时没有丝毫头绪的萧阳想不通,只好摇摇头,又恭敬的含笑听着帝俊太一和伏羲的说笑谈话。

另一边,女娲布了一层结界,隔绝外面,也不废话,直接说道:“羲和,你何必如此固执强硬?其实你也早已看清楚了妖族末路就在眼前,你何必还苦苦挣扎?早早安排后路才是。”

羲和闻言就要反驳,女娲伸出手来阻了她,又道:“你自己不为自己安排后路无所谓,但青阳和陆压这两个你总该给他们铺路吧,你总不能看着他们巫妖大劫后,被洪荒大能们追着喊打吧?尤其是逃走的鲲鹏,要是巫妖大劫后,你和帝俊太一万一熬不过大劫,那时鲲鹏现身为难青阳陆压,你待如何?”

“还有嫦羲呢,她会照看好青阳和陆压的。”羲和脱口而出道,随即她自己又迟疑会儿,闭上了嘴。

女娲嗤笑道:“你也想到了,嫦羲什么性子你身为亲姐姐,你不知道?她除了在乎你这个亲姐姐外,对你的儿子丈夫可都不怎么理睬,你确定嫦羲会照看青阳陆压?”

女娲这话让羲和心里一团乱麻,她也正如女娲所说的,早已看清了妖族的形势,也早已准备了和帝俊太一死撑到底,可青阳陆压,她心里一直又放不下,担忧他们在巫妖大劫后,必是遭到无数人的为难。

“呼。”

羲和长长呼出一口气,冷静下来,突然又想起女娲这和她单独谈的目的,就是为了救纯狐。那么女娲说这么多,肯定是有目的的,于是羲和脸色肃然,漠然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女娲也不遮掩藏盖,直言道:“留纯狐一命,巫妖大劫后,我保住青阳陆压二人,你看如何?”

羲和一怔,她却是不知道女娲是如此看重纯狐,要知道要在巫妖大劫后,完全保住青阳陆压,可是要和妖族无数年来交恶的大能为敌,尽管女娲是圣人,一下子得罪那么多的大能,也是倍感压力的。

“呵呵。”羲和冷笑道:“那纯狐你怎么如此看重她,甚至不惜在将来为她得罪大半的洪荒大能们?”

女娲叹息道:“不过是因一故人罢了。”然后又接着问道:“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羲和沉吟思索半晌,最终点了点头,盯着女娲道:“纯狐,我不会让她死的,你放心好了,但你也要记住答应我的事情。”

女娲含笑道:“那是自然。”

“哼。”

然后,羲和甩袖离去,女娲看着羲和的背影,也跟了上去,心中思道:“夕瑶,我保住了纯狐,希望你能够有一点点安慰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