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羲和的报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羲和问到陆压,帝俊笑着提醒道:“你难道忘了娲皇宫那位不成?不说陆压是她亲手带大的,但至少是在她身边长大的,总是有情分在的,她是不会看着陆压被人欺辱的。”

他思索会儿,又说:“再者,你刚刚和女娲达成的交易,还有她对陆压的情分,甚至我们也可以给她一些好处,她总会照看陆压的。”

“好处?”

羲和不解的看着帝俊,她心想,女娲已是圣人,洪荒中还有什么好处能够打动她?

帝俊微眯着眼,吐声道:“招妖幡,将招妖幡给她。”

“什么?”羲和大吃一惊,随即又立刻冷静下来,也想通了其中的关窍。

招妖幡是妖族至宝,代表着妖族的绝对权力,这没有错。可他们如今已经到了非死不可的田地,就算他们以后能够复活于魔渊,留着招妖幡也是无用,那还不如将招妖幡送予女娲,换来女娲对陆压的庇护。

“你别看如今女娲一副不想管妖族的事情,风轻云淡,与世无争的模样,那不过是假象。她对权力的渴望并不下于我和太一,不然,当年,她也不会被我和太一说动了,一起建立妖族。如今给她招妖幡,正好搔到她的氧处,要求她庇护陆压,她必不会推辞的。”帝俊解释道。

羲和沉默的点点头,自觉安排好了二子的去处,她心里也轻松了下来,微露出笑容问道:“那跟着鲲鹏背叛我们的英招五人,你想怎么处置他们?”

帝俊道:“我不想处置他们,他们是我给青阳陆压留下的下属,我要他们代替我们守护着青阳陆压,计蒙鬼车等人也一样。”

“计蒙鬼车等忠心耿耿,我倒是不担心,可是英招等五人现在就敢反叛了,要是我们去了魔渊,英招等五人恐怕由于对我们的怨恨,对付青阳陆压也不是不可能啊?所以我认为不妥,直接杀了那五人就是了,免除后患。”羲和脸色狠戾,如此说道。

“不,不。”

帝俊摇摇头,脸上泛起微笑,双手上光芒一闪,随即右手出现一个黄皮葫芦,左手是一把小弓七支箭矢。

他看着黄皮葫芦介绍道:“这是当年我从不周山中采来的,如今我把它炼制成法宝,能够定人魂魄,斩杀敌人,轻而易举。”然后又看着小弓和七支箭矢说道:“这是钉头七箭书,最是邪异,只要得到某人气息相貌,某件贴身之物,就能够施法直接以七箭射杀之。”

“我打算将这黄皮葫芦送予青阳,钉头七箭书送予陆压,青阳陆压如今的修为已不差十大妖圣多少,他们要是有了这两件宝物,那还担心什么英招等五人反叛?要是反叛,直接灭杀了就是了。”

说到最后,帝俊话语口气杀气腾腾,显然对于此次的鲲鹏英招等人发难,他也是极为痛恨的,也想直接灭杀了英招等人。

可想想妖族可用之人也不过这几个,以后妖族散了,恐怕就更少了,他又担心到时陆压青阳手下无可用之人,那还不如留下这几人,当作牛马使唤就是了,只要时刻控制着他们的生死,他们是不敢反叛的。

帝俊虽如此说,但羲和依旧觉得不妥当,认为留下英招等五人是个后患,还不如直接灭杀了好,可她又见帝俊拿定了主意,只好也闭口不言了。

这时,那朵飘在半空中许久不说话的黑莲,开口说道:“好了,这一千年已经过去了,离鸿钧所说的三千年时限,不过还只有两千年的时间,你们时间不多了,赶快商议好后,都去安排做了吧,免得去了魔渊,又后悔没能够处理好洪荒的事情,徒留遗憾。”

帝俊太一羲和都没理他,但也听了进去,三人既已有了定计,就又商量了一番如何操作,这才散了。

羲和自是去疗伤了,而帝俊太一则是去琢磨修行魔祖罗喉所传的魔功,以期能够从中看出什么,魔祖罗喉是否在其中有什么陷阱。

……

这日,凄清清冷的月宫又来了一个人,这人没有去嫦羲所在的宫殿,而是直往嫦娥所在的广寒宫而来。

到了广寒宫宫门前,守门的宫娥忙上前恭声道:“羲和宫主。”

“嗯。”羲和应了一声,就走进了广寒宫,见嫦娥正坐在窗前,怀里抱着白兔,痴痴的看着外面,好像在等待什么人。

羲和指着痴呆的嫦娥问跟进来的宫娥道:“她一直这样安分吗?”

宫娥回道:“是,只是有时她吵着要见后羿罢了。”

“嗯。”

羲和挥退了宫娥,走到嫦娥跟前,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嫦娥,见嫦娥虽一脸的平静,但眼睛里又透出凄楚和愁苦,怔怔的看着窗外,羲和不由啧啧了几声,说道:“美人哀怨守空闺,连我也都不忍了。”

发呆的嫦娥顿时被惊醒了,她转头往羲和看去,见是那个给她仙丹,让她成仙后,又把她关在这儿的女仙,不由怒目而视,道:“你来这儿干什么?”

对于嫦娥的怒视,羲和不以为意,反而笑道:“你不是想长生不老吗?我帮你实现了愿望,你不感激我就算了,怎么还如此看着我?果然和纯狐一样,都是白眼狼,所以两只白眼狼都会喜欢上那个后羿。”

说到后羿,羲和还是心中怒气微升,脸上一片阴冷,随即又不知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她又哈哈大笑。

但嫦娥听她提到后羿,情态却是激动起来,顿时跪坐了起来,爬到羲和脚下,拉住羲和的裙摆,抬头眼含期盼的问道:“你知道后羿在哪儿?你能让后羿来接我吗?”

“哼,蠢货,把你关在这儿一千年了,你还是如此愚蠢至极。”羲和不耐烦的将拉住她的裙摆的嫦娥一脚踢在地上,看着嫦娥哀泣欲哭的模样,她更是大笑:“哈哈哈,对,你哭吧,你是不是觉得被人侮辱了?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尊严被人践踏了?你是不是很痛苦?对,我就是要看着你们痛苦,看着你们痛苦,我就高兴,我就痛快,哈哈哈哈。”

嫦娥看着疯狂大笑的羲和,揉着自己被羲和踢痛的胸口,双眼含泪的不可置信的看着羲和,樱唇微张,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羲和听问,停止了疯狂大笑,脸庞却是扭曲了起来,诡异阴冷,声音更是渗人,“那你就要去问后羿了。”

说完,她不去管被她吓的蜷缩的嫦娥,诡异扭曲的脸庞又重新绽开笑容,一步一步向嫦娥走去,嫦娥害怕极了,磨蹭着一点一点向后退去,但最后,她的背靠在了宫殿壁上,她退无可退了,只得抬头恐惧的看着逼走过来的羲和,不断的轻声颤抖着嘴唇,轻声问着:“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儿?为什么要抓我?为什么后羿还不来救我?”

她只顾着问为什么,逼近的羲和凑到她的面前,犹如大姐姐一般微笑柔和道:“你不是想见后羿吗?今日我就让你如愿。”

说完,她立刻转身向广寒宫外走去。嫦娥此时虽惶恐极了,但对见后羿的期待让她压下了恐惧,硬撑着自己一点一点站了起来,然后快步跟在了羲和后面。

她们一前一后来到广寒宫门前,羲和指着那不远处的一个挥动着斧子砍月桂的壮汉对嫦娥道:“你看,那个可是你朝思暮想的后羿?”

嫦娥往羲和所指的方向看去,顿时身体颤抖不已,激动的再也顾不得许多,只往宫外闯去,因为那人真的是后羿,那人就是她一千年来朝思暮想的后羿。

守宫门的宫娥就要拦住嫦娥,羲和摆了摆手,冷笑道:“不必了,让她去吧。”

“是。”

宫娥们应了声,就任由嫦娥腾云去了后羿所在,羲和只是冷眼看着,并不阻拦。

嫦娥来到后羿近处,只见后羿光着膀子正在拿着斧子不断的砍着月桂,月桂树上挂着如尖刀一般的冰凌,离月桂树不远处还躺着一只纯白的白狐,后羿每砍一下月桂树,那树上的冰凌就会落下,如刀子一般割在后羿身上,嫦娥呼喊一句:“后羿。”随即流着泪就要靠近过去。

后羿听到嫦娥的呼喊声,忙停了砍伐月桂树的动作,往嫦娥处看去,也唤道:“嫦娥。”

但他见嫦娥要靠近他这里,又忙道:“别过来。”

可他说晚了,嫦娥已经飞身过来了,随即“啊”的一声,就被结界弹飞了出去。

“嫦娥!”后羿大喊,声音焦急悲切,激动又担心。

这时,突然那躺在一边的白狐又悲鸣起来,原来后羿停下砍月桂的动作,那月桂树上的冰凌满了,不再挂了冰凌,于是就从地下如锋利的刀尖一般冒出,瞬间它就如同刀子一般刺透白狐的皮毛,鲜血淋漓。

后羿听到白狐的惨叫声,又顾不得嫦娥,忙向白狐看去惊呼道:“纯狐,你没事吧?”

白狐虚弱的抬起头,清澈的眼神看着他,缓缓地摇了摇头,但她那虚弱的模样又怎能无事呢?

后羿低头看着脚下不断冒出的刀刃般的冰凌,于是就疯狂的挥动斧子砍伐月桂树,让月桂树上的冰凌全部落下,落在他的身上。

不久,他看着地上的冰凌又慢慢消退,转移到月桂树上,他松了口气,但再也不敢停歇一刻,一直砍伐着月桂,他却是不想白狐再次被冰凌尖刀刺体了,这种痛苦还是他一个人承受就好了。

这时,被弹飞的嫦娥又回来了,这次她没有鲁莽,而是在结界外,凄苦的问后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靠近不了你?”

后羿咬牙道:“这全是羲和施的法。”

原来,羲和将后羿纯狐带到月宫来,在一棵月桂树上施了法,只要月桂树上的冰凌不落,地上就冒出冰凌,冰凌落了,则砍树人必被冰凌所伤。

那么不是后羿被冰凌所伤,就是躺在那儿的纯狐被冰凌扎伤,后羿当然不愿为他付出许多的纯狐受更多的伤害,只得一刻不停的砍伐月桂树。

嫦娥听完,她指着白狐质问道:“她是纯狐?”

后羿嗫嚅着嘴唇,不知该说什么,只得闷头不断的砍着月桂树。

见状,嫦娥跺了跺脚,丢下一句:“我看错你了,后羿。”就一人又流泪回了广寒宫。

不远处的羲和看了,就疯狂大笑:“哈哈哈,后羿,纯狐,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后羿,夫妻相见,却不能相亲。纯狐,爱人日日在一起,却与他人缠绵,这种痛苦永不会停止。”

这时,一清冷的声音道:“姐姐,何必如此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