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月宫的风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羲和听出是嫦羲的声音,就收敛了神色,缓了缓脸色,转头往嫦羲看去,点点头,道:“你来了。”

“嗯。”嫦羲回道:“我听说姐姐来了,就来看看。”

说完,她望着远处的后羿纯狐,以及掩面而泣归来的嫦娥,叹息道:“姐姐这样对纯狐,你就不怕那青丘山的老狐狸又去娲皇宫求女娲吗?”

“哼。”羲和不屑道:“我是答应女娲不会取纯狐的性命,但也没说不追究她的过错,这就是她该受的惩罚。”

“再者,女娲已经为纯狐讨了一次情面,难道她还会为纯狐再讨一次?呵呵,你也是知道女娲的,和我一样,那么个强硬的人,怎么可能为一个纯狐还来我这儿?”

嫦羲点点头,认可了羲和所说的。女娲以前能够做为妖族娲皇,现在能够成为唯一一位女圣人,她比羲和都要强,不可能再为纯狐来羲和这儿再走一遭。再者,纯狐这样最多受一些皮肉之苦,精神感情上的煎熬罢了,虽是痛苦,但也不会死去,这也算是女娲完成了答应青丘的事情,青丘要是再去纠缠苦求,那就是不识抬举了。

想罢,嫦羲也不再提纯狐,而是指着已经来到广寒宫门前的嫦娥道:“既然姐姐如此惩罚后羿纯狐,那么这嫦娥就不必再关在广寒宫里吧?”

羲和斜了哭着的嫦娥一眼,嫦娥惧怕的肩膀一缩,忙低下了头,不敢言语,羲和更是看不上的嗤笑一声,说道:“现在关着她也无用,不过她可以出广寒宫,但不能离开月宫半步。”

嫦娥本听到前一半,眼睛一亮,心里还有些欣喜,以为她终于能摆脱这座牢笼了,但听到后面,她不由失落颓丧的垂下了头,这月宫和广寒宫对她而言不过都是一座牢笼,只是月宫大了些,广寒宫小了点罢了,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嫦羲瞥了一眼颓丧的嫦娥,不再理会她,又请道:“姐姐既然来了,那就到我那儿坐坐吧,我有些话想和姐姐说说。”

羲和冷哼一声的瞟了一眼嫦娥,然后对嫦羲笑道:“那也好,我正好给你带来了天帝的谢礼,多谢你上次去天庭解围了。”

“姐姐何必如此客气外套。”

嫦羲淡淡的说了一句,就拉着羲和乘云,穿过众多宫殿,往她的那处最中央的那座宫殿而去。

到了宫殿门前,羲和嫦羲二人降落下来,羲和更是四周打量了一番,见这处还是老模样,四处都是冰晶白玉,剔透干净,虽美丽漂亮,但还是原来那样的孤独寂静,听不到任何的其它生物的响声。

羲和想着嫦羲的孤僻清冷的性子,不由脸庞柔和了些,拉着她的手,劝道:“妹妹你也该走出来才是,这样日日年年的把自己关在这座宫殿里,整日的闭关或者弹琴跳舞,又有何趣味?”

“姐姐,外面固然精彩,可外面的纷乱妹妹可是一点都不愿沾惹,姐姐不必劝我了。”嫦羲淡淡的说道。

羲和见她不听劝,面显无奈,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拍拍她的手,姐妹二人又拉着手进了宫殿。

宫殿里一如既往的凄清寂静,不过是一架琴,一个蒲团,然后就是空旷的空间,羲和见了再次叹了一口气,眼含怜惜的看着嫦羲,只又拍了拍她的手,不曾再劝她,只道:“我现在忙于妖族,脱不开身,不然,我也会多抽空来月宫看看你,你也不至于这样孤零零一个人。”

嫦羲闻言,眨了眨眼,不动声色的说道:“姐姐要是想在月宫陪着妹妹,那还不容易,直接留下来就是了。”

“那不行。”羲和摇头笑道:“妖族太多事情要忙,还有你两个外甥和帝俊,我都要好好照看着,哪有那么多空闲往这儿跑呢?”

嫦羲听了,心里打了一个转,也不再多说,又拉着羲和往后殿而去,道:“姐姐可是还记得当初我们姐妹一起出生的那根莲茎?”

“记得,当然记得。我当初先于你出生,见身边还有一个你,我可是日日守着你,等你出生呢。”

羲和边笑着,边随着嫦羲来到后殿,到了后殿,映入眼帘的就是巨大的冰晶莲茎。羲和走上前去,闭上眼,抚摸着它,她犹如回家的女子,感觉到那莲茎散发的母性的温暖,深深的沉醉在其中。

“姐姐,你既然如此想念它,为何不坐上去试试?再次去感受它一番,当年我们就是开在那并蒂而生的莲花,如今回到那处,也是一种回忆,你说是不是,姐姐?”嫦羲如此建议道。

羲和想着好不容易来到月宫一次,也不知道下次来时是什么时候,这次再去感受一下当初出生的地方也好。

于是,她听了嫦羲的话,点了点头,然后身化作一朵火红的红莲,往那莲茎上飘去去,只眨眼间,那朵火红的红莲就完美的嵌合在原来的长出来的茎口处,它右边还有一个茎口,显然那是嫦羲出生的地方。

“唉。”此时羲和如同回到母体一般,享受的轻叹了一声,道:“嫦羲,这是我最近几千年来最舒服的时刻,不用去管妖族繁琐的事情,不用时时刻刻的提着心,时时刻刻的用心谋划,如此轻松,犹如刚出生那般,没有任何烦恼,真是一种享受啊。”

嫦羲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沉默许久,她才开口道:“既然姐姐也烦了外面的纷纷扰扰,那姐姐你就不必再出去了,就留在这里,陪着妹妹吧。”

羲和失笑道:“嫦羲,你今天怎么如此奇怪呢?怎么总是劝我留下来?我不是说了嘛,我在外面还有太多事情放不下,不可能一个人回到月宫来的,我不能陪着你,也希望你能体谅。”

嫦羲摇头轻叹一声,道:“姐姐,我以前体谅你,可我不能不管你的死活,姐姐,你试试现在可还能够从莲茎上下来?”

羲和闻言一惊,不知嫦羲为什么如此说,但她还是暗暗运起法力,想要脱离这莲茎,可是她就如和这莲茎生根发芽一般,紧紧黏住了,她再也离不开了,当即她怒喝道:“嫦羲,你这是什么意思?囚禁姐姐吗?”

嫦羲无奈的看着羲和,道:“姐姐,你也早明白如今的妖族,你还死撑着,早晚不过是一个死字,那妹妹如何能够看着姐姐这样死去?妹妹没有道祖的无边神通,无法左右洪荒的形势,只好囚禁姐姐于此,等到巫妖大劫后,再放姐姐出来了。”

尽管嫦羲解释了,她是一片好心好意,可羲和听不进去,她依旧怒喝道:“嫦羲,你别说这些,你囚禁我于此,难道就不怕天帝东皇来这儿月宫寻我?”

嫦羲闻言,更是冷笑道:“他们还有脸来?要不是他们,姐姐今日怎么会陷入大劫中,不可自拔?”

顿了顿,她又道:“就算他们来了,我说姐姐不在,难道他们敢硬闯不成?别忘了,姐姐,我是你的妹妹,看在你的面上,他们也不会硬闯的。所以,姐姐,你还是静等大劫过去,妹妹再放你出来吧。”

羲和见嫦羲硬来不行,只好软了语气,劝道:“嫦羲,你能够如此为姐姐着想,姐姐很高兴,可你想过姐姐的感受吗?”

嫦羲不言语,面对那莲茎莲花,席地而坐,不理会羲和。

羲和继续道:“外面有我的道侣,我的孩儿,我怎能弃他们而不顾?”

嫦羲默默的闭上眼,依旧不理会羲和,就当做没听到羲和的话。

“嫦羲,你如此囚禁姐姐,还不如想着大劫后,如何照看照看青阳陆压他们。那时,妖族崩溃,妖族无数年来得罪的大能们肯定会刁难他们,拿他们撒气,他们到时的处境一定艰难,你帮他们一把,就是为姐姐着想了。”

羲和的软言软语,嫦羲仍然无动于衷,不发一言。

见嫦羲软硬不吃,羲和暴躁了,她愤怒的大嚷道:“嫦羲!你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不然,我立刻自爆,死在你面前。”

当即,嫦羲睁开了久闭的双眼,冷漠的看着面前的那朵火红的莲花,轻声问道:“姐姐情愿死,也要追随帝俊,也想着你的孩子,那姐姐可想过妹妹我?”

羲和面对嫦羲的质问,立刻安静了下来,哑口无言。她确实没有想到嫦羲,毕竟自从她和帝俊结为道侣后,这么多年过去了,回月宫的次数越来越少,和嫦羲见面也越来越少,所以尽管她还是宠爱惦记着嫦羲这个妹妹,但是却也在帝俊青阳陆压后头,再者,嫦羲修为深厚,又不会出去惹事,所以她也不认为嫦羲有什么值得她担心的。

“姐姐,自从姐姐与帝俊结为道侣后,就和妹妹原来在月宫的亲密无间天差地别。妹妹知道姐姐心里有妹妹,可妹妹心里到底不好受。”

顿了顿,嫦羲又道:“如今姐姐还要追随帝俊赴死,完全抛下妹妹,妹妹是断然不肯的,还请姐姐怜惜妹妹这片姐妹情谊。要是姐姐真是厌烦了妹妹,那就请姐姐以后不要再踏入这月宫一步,就让妹妹我一人在此,怀念过去那段最让人值得回忆的日子。”

说完,嫦羲把手一挥,解开了莲茎上的禁制,立即那朵火红的莲花就落了下来,化作羲和。

羲和看着又重新闭上眼的嫦羲,想着那一大段平常冰冷的嫦羲几千年来都不曾说过如此多的话,弯腰怜惜的想要伸手去触碰她,嫦羲躲开了她,双眼未睁开,清冷的道:“姐姐不走吗?姐姐走了就不必再回月宫了。”

羲和闻言叹息一声,缓缓地直起了身,盯着嫦羲看了许久,最终还是转身离去,只道:“姐姐对不起你,嫦羲,但是姐姐真的放不下外面了。嫦羲你要是真有心,以后就对青阳陆压多照看一些吧。”

嫦羲没有阻拦她,任由羲和离去,等到羲和完全出了大殿,两滴泪珠在嫦羲清冷的脸庞上滑落,她自言自语道:“他们真的那么重要吗?让你最后叮嘱我的一句,还是照看你的儿子?”

说完,她睁开了眼,怔怔的看着面前那巨大的莲茎,想着她和羲和刚出生的时候,那段姐妹最为快乐的时光,至少对她而言,那是她最为快乐的时光,除此之外,剩下的陪伴她的就是无尽的凄清清冷。

……

羲和最终离开了月宫,她踏出月宫的第一步时,还回头看了一眼依旧清冷的月宫,轻声道:“嫦羲珍重,姐姐陪不了你了。”

说完,她转身离去,脸上的惆怅亦一下子去了,重新变的冷硬坚定,她无所畏惧的向天庭而去,尽管明知道前方是死或者堕入魔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