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情劫或情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见玲珑一直迟疑着不开口,心里转了转,虽不知是什么让凤玲珑如此迟疑犹豫,但他还是笑着解释道:“我久居天庭,许久未曾到洪荒大地转了转,不了解如今的形势,所以就想问问公主,并没有别的意思,公主莫要想多了。”

他如此说,玲珑仍是心中不信,可也面上笑道:“原来如此。”

然后她又沉默几秒,心中打了腹稿,这才说道:“呃,要说这一千年来,来投奔南明火山的飞禽族类倒也不少,可也没那么多。毕竟如今巫妖大劫即将来临,再加上一千年前凌霄宝殿坍塌,妖师鲲鹏叛出妖族,这都让妖族之人人心惶惶,所以他们选择另谋出路,也情有可原的。”

说完,玲珑就暗自打量萧阳的神色,见萧阳只是垂首平静的思索,就看不出其它的情绪,只得自己收起打量的目光,垂眼揣测着这位大太子的心思。

此时,萧阳想的却不是如玲珑所想的那样,如何收复那些背叛妖族的族类,其实,妖族如今也没有精力,也不可能去同时得罪这些大能去收复投靠的族类。或许大能们正是看到此时妖族的窘迫,帝俊太一抽不出手来,这才敢收留这些族类,以壮大自身。

那萧阳想的是什么呢?他想的却是人族。

没错,萧阳作为妖族太子几千年活着,在看到洪荒****,各族都在谋生路时,他第一个想到的却是如今还很是弱小的人族。

虽然如今他是妖族身,但却是颗人心。几千年的妖族太子的生活并没有改变这点,尽管他和洪荒这里的人族接触并不多,可那种亲近感却是让他自己觉得那才是他的归属,他的种族。

如今,巫妖大劫又起,现今依附着巫族生活的孱弱人族又过着怎样的生活?还有那传言的屠巫剑屠尽千万人族炼此剑,是否还会发生?

这时,忽略了人族几千年的萧阳苦笑摇头,暗叹道:“妖与人注定不能共存。”

虽如此想,但萧阳还是决定回了天庭后,自己再去东海海岸一趟,看看那里的人族怎么样,玄女**几千年过去了,她们是修道成仙,还是成了一堆泥土。

心中有了决定,萧阳这才回过神来,见面前的凤玲珑也恍惚着不知在想什么,于是他就笑着安静的坐在那儿,不曾弄出响动惊醒沉思的凤玲珑。

旁边的白眉见状,很是有眼色的挪步来到凤玲珑身边,不着痕迹的轻推了推凤玲珑,轻唤道:“公主。”

凤玲珑一下子惊醒了,“嗯?”她疑惑的看向白眉,白眉给她使个眼色,她顺着白眉的眼色看见含笑坐那儿的萧阳,忙反应过来,完全清醒过来,告罪道:“大太子勿怪,只是族里有些棘手的事情,玲珑一时分了心神,怠慢了。”

萧阳摇摇头,笑道:“无妨,无妨。既然公主有事要处理,贫道就不多搅扰了,贫道告辞了。”

“嗯。”玲珑笑着点点头,然后吩咐白眉道:“你领大太子去那准备好的宫殿吧。”

“是。”白眉应了声,就缓步走到萧阳面前,低声请道:“大太子,请跟我来。”

萧阳不曾拒绝,他也想留在南明火山一段日子,自己观察查探一番到底有多少族类投奔于此。他再次向凤玲珑示意点头,这才起身跟着白眉出了这处宫殿,往凤玲珑安排给自己的宫殿而去。

玲珑见萧阳一走远,就立马起身进了后殿,打开一处暗门,却是出现一条火光映照的通道,她一脸严肃,直接进去。

半晌,玲珑从通道中走出,再次出现时,却是已经到了火山深处,凤祖镇压之地,原来凤玲珑所居住之地和南明火山深处是相连通的,可能是为了方便她和凤祖秘密商议事情。

玲珑来到火山深处后,几步上前,对那不断冒岩浆的火山口恭敬拜道:“女儿玲珑见过母亲。”

“你这时来,族里可是有什么事情?”岩浆里传来一道威严的女声询问道。

凤玲珑回道:“母亲,二哥回来了。”

“哼。”凤祖冷哼一声,怒道:“他还敢回来?”

怒声也不过一句,随即那声音又关切道:“他没受伤吧?”

玲珑心知凤祖关心金鹏,面上却又严厉批评,心里感觉好笑,但还是压下笑意回道:“二哥一切都好,可二哥却是带来一个意外的人,让女儿一时犹豫,拿不定主意,不知这人来南明火山干什么,目的是什么。”

“哦?”凤祖疑惑问道:“什么人?”

“妖族大太子,青阳。”玲珑启唇道。

这让凤祖亦是感到意外,“是他?”随即就沉默不语。

许久,凤玲珑见凤祖依然没有什么示下建议,只好自己开口问道:“不知母亲可清楚那青阳来此的用意目的?是对我们凤凰族有益还是有害?玲珑以前听母亲说过,玲珑和金乌一族因果纠缠,如今一见到金乌一脉的人,心里难免多思多想,又想不出头绪,只好来此请教母亲了。”

又是沉默许久,凤祖才悠悠叹息道:“你静观其变吧,我听那白虎和麒麟说那青阳是个不错的苗子,你看如何?”

凤玲珑虽不知凤祖为何如此问萧阳,但她也琢磨会儿,才笑答道:“那妖族大太子是不错,修为该是比玲珑还高一筹,已是大罗圆满了。”

“那就还行。”凤祖岔话道:“要是没事,你就回去吧,再有,叫金鹏来此,哼,这次不好好罚他一罚,那真是要反了。”

玲珑没有从凤祖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更是对凤祖问询萧阳的态度感到疑惑,但凤祖不说,定是有不说的理由,她也不再相问,只好跟着凤祖岔话,笑道:“二哥只不过在我那儿待了一会,就去看望大哥了。”

“嗯。你不用介意他,他从小就这样桀骜的性子,你忍忍就过去了。”凤祖开导道。

玲珑自是笑着说:“不介意。”

然后,又和凤祖禀报了一些族中之事,这才转身离开了。

凤祖见玲珑出去了,悠悠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没想到玲珑丫头和金乌一脉的因果牵扯居然如此深,居然和那青阳有几分情缘,不知将来这对她来说,是好是坏啊。”

原来凤祖刚才顾左右而言他,却是她看清楚了凤玲珑身上那丝丝情线若隐若现,明白玲珑是情劫到了或者说是情缘到了,她一时也不知该不该将此事告诉玲珑,只得暂时隐瞒下来,顺其自然了。

玲珑一出了那暗门通道,眉头紧锁,满脸思索,她刚刚却是察觉到了凤祖谈到萧阳时的不对劲,以及岔开话题的生硬,她想不通是为何,只感觉和萧阳有关。

于是,她又来到大殿,对侍立在一边的宫娥问道:“刚刚那大太子送予我的凤钗霞衣在哪儿?”

宫娥恭敬答道:“白眉姐姐说,是放在公主的卧室里。”

玲珑闻言点点头,又来到卧室,找出那萧阳送的凤钗霞衣,把玩着凤钗,抚摸着霞衣,她出神喃喃自语道:“难道我和金乌一脉的因果就应在那青阳身上?”

她却是不知道在她和萧阳互拜虚扶之时,情丝已起,互赠礼物之后,二人之间已是情线相缠,纠缠不清了。正如金鹏所言,互拜又互赠,不成道侣都没人信了。

不说玲珑想不到她和萧阳陷入情网中,就是此时被白眉领着到了宫殿的萧阳也无法察觉自己已经进入劫中,这就是情劫的厉害之处,自己毫无知觉,只有比他或她修为高深之人,又是旁观者,这才能看清楚明白他们的处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