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孔宣和金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那该应在什么事儿上?”

玲珑把玩着凤钗,抚摸着霞衣,想不通其中的关节,深呼吸一口气,就放下凤钗霞衣,暂时将此事丢在一边,心想:“顺其自然吧。”

然后,她又沉思半晌,这才整理好思绪,出了宫殿,往孔宣之处而来,去传凤祖的话,让金鹏过去一趟。

……

在另一处宫殿里,这处宫殿是孔宣的,虽孔宣是凤凰族大太子,但是他所在的宫殿却没有凤玲珑的奢华广大,因为孔宣和金鹏一样,不是凤凰族正统血脉,所以不具有继承权。

本来孔宣的处境也如金鹏一般,颇为受族人排挤。不过因孔宣修行刻苦,天赋亦极好,修为在凤凰族也是数的过来的,在族里为人虽傲,可又有自己的原则,不曾胡作非为,惹是生非,所以孔宣在凤凰族过得还不错,至少比金鹏强的多。

此时,金鹏和孔宣两位兄弟已经坐在一起,正在闲谈这几千年之间各自的事情。说是闲谈,不过是孔宣一人在问,金鹏老老实实的回答,犹如刑讯拷问。

“几千年过去了,你还知道回来了?哼。”孔宣斜眼看着坐在那儿老实规矩的金鹏,冷笑道。

金鹏虽与玲珑不睦,但和孔宣关系却是极好的,主要是他从小就被族人排挤时,总是孔宣安慰陪着他,甚至为他出头,所以金鹏和孔宣很是亲近,甚至是把孔宣当作长辈一样尊敬。

如今听孔宣这嘲讽的语气,金鹏也不敢顶嘴,只得老实的垂眉低眼的闷声道:“是,在外面待久了,回来看看。”

“嗤。”孔宣嗤笑一声,又不经心关切的问道:“你在外面,这几千年可过得还好?是否得罪了什么人?有了什么仇家?”

金鹏听问,不曾多犹豫,回道:“还好,要说得罪人倒没有,也或许是我想不起来了。”

孔宣很是了解金鹏这阴骘暴戾得罪人的性子,从小到大他就为金鹏收拾了不少烂摊子,所以他才这样问。

如今听金鹏说没什么仇家,他虽不信,只怕金鹏自己得罪了人自己都没意识到,但他又没在身边,不知金鹏干了些什么,只得点点头,就又要继续问别的什么,金鹏突然一拍大腿,一惊一乍的说道:“呀!要说仇家倒是真有一个。”

这话立即让孔宣重视起来,神情也凝重起来,能够让金鹏直接打入仇家的,那肯定是不死不休的仇家了,由不得他不重视。

于是,孔宣凝视金鹏,沉声问道:“那人是谁?在哪里修行?修为如何?还有你们是如何结仇的?你都一一说来,免得你哪天被人家暗算,都不知道是谁。”

金鹏见孔宣如此郑重,心里也有点发虚,呵呵干笑道:“大哥,有必要如此紧张吗?那人难道他还敢来南明火山不成?”

“哼。”孔宣皱着眉头,不满的瞥了他一眼,声音微凉的说道:“南明火山他自然是不敢来的,就是圣人也是不敢强闯的,可难道以后你就不出南明火山了?难道你就不再踏足洪荒了?呵呵,我怎么就不信哪。”

金鹏被说的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自是不想被困于这南明火山的,与其在这里受够憋屈,还不如自己到外面去闯荡一番,自由自在。

孔宣见状,也不在意,继续说道:“说吧,说说那人是谁,以后你遇见了,提防些好。要是我遇见了,也好帮你收拾了。”

“哈哈哈。”金鹏干声笑道:“其实刚开始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只是在我被那青阳,妖族大太子救了之后,那人和青阳的谈话,我在青阳袖子里全听见了,却是知道了他是谁了。”

金鹏顿了顿,见孔宣正凝神听着,就又接着道:“那人自称道号燃灯,是在西方大雪山灵鹫洞里修行,当年他就有大罗圆满的修为,如今却是不知道是否突破混元了。”

孔宣听了点点头,又问道:“那你和他是怎么结仇的?”

“嗨。”

说起这个,金鹏就愤愤不已,说道:“我当年修为不过大罗中期,就算我再桀骜,又哪里敢招惹那燃灯?不过是因为我与他人争斗时,用了先天阴阳二气,就被那燃灯盯上了。那燃灯贪婪想要抢夺我的先天阴阳二气,就对我进行追杀,还冠冕堂皇的说什么降服了我这暴戾之辈,是一番大功德呢,其实还不是他想要宝贝。”

“哼,幸好当初遇到青阳,青阳又是受白虎神君之托来寻弟弟。不然弟弟我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孔宣瞄了一眼一脸庆幸的金鹏,呵斥道:“你那是活该,要不是你偷偷出了南明火山,会遇到那叫燃灯的吗?”

见孔宣发怒,金鹏立即低了头,不敢言语,但是那暗里却是撇嘴不服,心道:“这在南明火山天天憋屈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出去走走,开开眼界呢。”

孔宣知道金鹏仍然是不以为意的,但他也没办法,只得自己以后多看着些,然后他压了压心中的怒气,继续说道:“说来你也该感谢三妹,要不是她想起到白虎神君那儿说一声,请妖族大太子帮忙,我想那青阳就算见到你被燃灯追杀,也不会理会的。”

金鹏闻言更是撇嘴,嘟囔道:“还谢她?要不是她出生,大哥你早就是凤凰族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了。大哥你成了继承人,弟弟我在南明火山还会过得那么艰难,那么受人排挤吗?那我也不会私自出南明火山了,也不会遇上燃灯了……”

“啪”

还不等金鹏嘟囔完,孔宣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金鹏被吓了一跳,立刻就站起身来,恭敬的站着,垂首不敢再言语嘟囔。

孔宣怒视他,指着他,喝骂道:“愚蠢!你怎么就那么愚蠢!”

金鹏被骂,虽心里不服,他以为自己说的不错,就是凤玲珑挤掉了孔宣的位置,但是见孔宣如此大发雷霆,他还是不敢吱声,乖乖听训。

孔宣道:“你在凤凰族从小长大,难道你还看不清楚如今的凤凰族形势?母亲自从镇压南明火山,就早已不管事,凤凰族在三妹未出生时,大权就由十大长老把持。你也知道十大长老那群老顽固,他们是对血脉正统最坚持之人。母亲正因如此,见我们兄弟二人这么多年亦没得到十大长老的认同,这才孕育了三妹。”

“三妹的出生,是必然的,谁让我们得不到全族的认同呢?”

这更是让金鹏气愤了,他小声道:“我得不到那些老顽固的认同也就罢了,可大哥你也得不到那些老顽固的认同,实在是让做弟弟的感到不公。”

孔宣闻言,亦是沉默了,他心里对于族人一直以来的不认同和排挤也是有些微不满的,毕竟他孔宣要修为有修为,要跟脚有跟脚,才能他自己亦是不输于别人。

可偏偏一个血脉正统的问题,继承人就没他的份,说起来,孔宣待在南明火山,到底是郁闷不得志的。

金鹏见孔宣这次没有呵斥他,觉得自己说对了,那小声就又变的大嚷起来:“大哥,全族上下,你上下看看,哪一个在你这样的修行年纪中有你这样的成就?大哥,你已是突破混元了,外面的混元金仙亦是不多,但各个都是称霸一方的,你还在这南明火山忍受着那些老顽固的白眼,听着自己的小妹妹的调遣,你到底憋不憋屈啊。”

说完,金鹏又觑了覷孔宣的神色反应,见孔宣闭口不言,他更是来了劲劝说道:“大哥,要弟弟我说,你还是和我一起偷偷出去,然后共同打下一番基业来,再风光的回到南明火山,到时,母亲虽恼,但肯定不会过于责怪我们,那些老顽固我看要是有足够的好处,哼,他们也不会再是绊脚石了,你说是吧,大哥?”

孔宣依旧不发一言,他心里也在琢磨着是否该出去走走,毕竟他已经突破混元了,也该出去闯荡见识见识,不然总困于这南明火山一隅之地,尽管有凤祖的指点,亦难免有碍修行。

所以他不自禁的点点头,金鹏见状,尤为欣喜,笑道:“如此,大哥要是出去了,我们兄弟二人正好直接去大雪山灵鹫洞把那燃灯灭了,哼,这仇我可一直记着呢。”

孔宣闻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见他还站着,就要叫他坐下,这时,从外面传来一个女声,笑道:“大哥二哥,说什么呢,也说给小妹听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