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三兄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听见凤玲珑的声音,顿时孔宣和金鹏停止了说话,对视一眼,然后孔宣起身去迎一迎玲珑,金鹏虽不情愿,可见孔宣已经起身了,他也只得撇着嘴,跟着孔宣一起迎一迎玲珑。

他们起身也没走几步,玲珑就笑着迈着步子走了进来,见孔宣和金鹏迎面走过来,她忙笑道:“大哥二哥,怎么还和小妹客套,不必如此,只管坐下才是。”

“嗯。”孔宣只是点头应了,但也没直接转身归座,而是引着玲珑坐下后,这才归座,金鹏亦如此。

三人都坐下后,在这里孔宣为主人,自是他先开口,他问道:“族里那么多事情等着小妹处理,小妹怎么今日有空来我这儿?”

玲珑摇摇头,笑道:“大哥怎么和小妹如此生分呢?做为妹妹的来看看大哥,又有什么奇怪不妥的呢,嗯?”

“呵。”

孔宣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又定睛看了她一眼,随即轻“咦”一声,显然身为混元金仙初期的他发现了玲珑身上已现的情丝,心里一时讶异,没想到他这位强干精明的妹妹也会有情劫。

他的轻“咦”声,却是让凤玲珑疑惑,于是她垂头看看自己,见并没有什么不妥,就笑问道:“怎么了,大哥?小妹有什么不妥?”

孔宣虽讶异于玲珑居然陷身情劫中,但他也没直接诉之于口,而是沉思琢磨会儿,反问玲珑道:“小妹可见过母亲了,母亲可有跟小妹说过什么?”

他这话更是让凤玲珑疑惑不解起来,不知孔宣想说什么。但疑惑归为疑惑,玲珑依旧笑着回答他:“我正是见过了母亲,母亲听说二哥回来了,让我唤二哥过去,这才来大哥这儿告知二哥一声,既然回来了待会儿就去火山深处拜见母亲吧。”

“哼。”金鹏闻言,不由冷哼一声,还白了玲珑一眼,认为她多管闲事,本来他还想着能多拖一日去见凤祖就多拖一日,哪想到玲珑今日就去打小报告了,想到这,金鹏看玲珑更是不顺眼了。

玲珑不将金鹏的白眼放在心上,而是眼睛紧盯着孔宣,追问道:“刚刚大哥看着我那样讶异,可是我有什么不妥?母亲并未和小妹说过什么。”

刚刚听孔宣问及凤祖是否和她说过什么,玲珑又想起凤祖今日的异常,她又想不通透,此时看孔宣的样子,她心里就猜测孔宣肯定是看出什么来了,这才如此追问。

孔宣沉吟半晌,心中思道:“既然母亲不曾点破,告诉玲珑她的情劫已到,自有母亲的道理,那我怎能违背母亲的意思。”

如此思罢,孔宣摇摇头,对要继续追问的玲珑道:“你莫要再问,到了时候,你自会知晓。”然后,他就沉默不语了。

他拒绝回答,玲珑也不好强迫,只好又笑道:“也不知什么事,大哥如此神神秘秘的。”

见孔宣依旧不言,玲珑只得放弃,笑问孔宣道:“大哥可听二哥说起今日南明火山来了贵客?”

“可是那妖族大太子,青阳?”孔宣反问道。

玲珑点点头,说道:“正是呢,小妹想在这里请大哥帮帮忙。这几日小妹想让大哥招待招待那青阳才好,毕竟小妹是女儿身,不便和他多相处,而二哥脾性暴躁,在族里和长老们关系多不好,难免碰上了起冲突,要是被那青阳看了去,岂不是有损我凤凰族的脸面?你说是不是,大哥?”

一直不说话的金鹏这下听了不干了,什么叫做有损凤凰族的体面,好像他就是凤凰族的不体面的存在,于是他嚷道:“喂,凤玲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会有损凤凰族的体面?你把话说清楚。”

玲珑自知失言,面对金鹏的责难,她微微一笑,就不去理会了,因为她知道只要孔宣一句话,一个动作,金鹏就不敢闹事叫嚷,所以她只看着孔宣,等着孔宣的回答。

“喂,你说话啊!凤玲珑……”

金鹏还要继续追究为难,孔宣伸手阻了他,白了他一眼,金鹏立刻老实了下来,不满的对着玲珑冷哼一声,转过头去,眼不见心不烦。

玲珑不以为意,对孔宣道:“大哥可能帮小妹这个忙,招待招待那青阳?”

孔宣叹了口气,和凤玲珑的眼睛对视,不答反问道:“小妹你最近除了那妖族大太子青阳以外,可见过其他外来男子?”

凤玲珑不知孔宣为何如此问,但还是摇摇头否认道:“没有。虽最近又有散修飞禽族类投靠而来,但都是长老们安排,我却是没有露面,只是见过这青阳一个外来男子罢了,怎么了?”

孔宣摇头不答,他此时听玲珑这么一说,倒是七八成的确定了萧阳就是玲珑的情劫对象了。

虽然孔宣和金鹏最是亲近,关系最好,但对玲珑,孔宣依旧是有着为人兄长的责任感的,所以既然确定了萧阳将来是或者说可能是他的妹夫,玲珑的道侣,他身为大哥的,自然要多考量考量。

所以,孔宣一口应下道:“可以,这几****就招待那青阳,你不用操心。”

“那就多谢大哥了。”

说着,玲珑就起了身,告辞道:“那玲珑就回去了。”

“嗯。”

见孔宣点了一下头应了,玲珑又对头撇在另一边的金鹏笑道:“那二哥可别忘了要尽快去母亲那儿,不然,母亲可会不高兴的。”

“哼。”金鹏斜了她一眼,不理睬她。

孔宣见状插言道:“待会儿我陪金鹏一起去见母亲吧,好歹替他求求情。”

“那也好。”玲珑点点头,就笑着低头离开了。

一出了孔宣这处宫殿,玲珑脸上的笑意就渐渐消失了,她望着那远方的仙鹤,自语道:“母亲,大哥,你们到底发现了什么?又瞒着我什么?”

……

与此同时,玲珑一出去,金鹏就对孔宣抱怨道:“大哥,你看看,你看看,她凤玲珑还是小妹呢,就当着我的面说我有损凤凰族的体面。这还不要紧,她说我就算了,我是比不得她的了。可更过分的是,她还直接指挥起大哥你来了,让你去招待青阳?哼,她真是一日当权,就忘乎所以了,连兄长都一点不尊敬了。”

孔宣不理会金鹏别的胡言乱语,而听他提起萧阳,他一脸认真的看着金鹏,问道:“那青阳是什么样的人?你和他相处挺长时间了,你说说看。”

金鹏闻言一怔,不知孔宣问起萧阳干什么,仔细想想,他猜测可能是为了这几日好好招待青阳的缘故,这才多了解了解吧,他哪里知道孔宣问起萧阳,可是有相看妹夫的心思。

于是,金鹏微微想了想,才道:“青阳是什么样的人,我不太清楚。其实我和他相处并不久,他救我回了天庭,就遇上鲲鹏反叛之事,然后平定鲲鹏之事后,他受伤了,就一直闭关,并不怎么出来。”

“哦?是这样啊!看来这青阳也是一个修行刻苦之人。”孔宣沉吟道。

金鹏点点头认同的说道:“我虽和青阳相处不久,但与他的弟弟陆压却是很熟,在他弟弟陆压口中,那青阳一直是一个苦修者,也是一个风轻云淡之人,好似对一切都不怎么关心在意,但对他的父母兄弟又是最在意的。”

“嗯。”孔宣点点头,又道:“那就也是一个对在意之人重情,对外人无情之人。”

“是。”金鹏附和道:“那青阳别看着温文儒雅,其实心里花花肠子不比我们这三妹少多少,不知怎的,弟弟我总觉得他阴的很,弟弟我对他都有点惧意,在那人面前,不敢太过放肆。”

“哦?”孔宣这下倒是笑了,说:“果真如此?和玲珑一般,心思多且杂,这样两个人牵扯在一起,那可真有意思。”

金鹏听不太懂孔宣是什么意思,主要是他没往那方面想,但他本也和玲珑不睦,更不会去管她的闲事,所以就抛开不说,只期期艾艾的笑道:“那,那,那大哥你待会可和我一起去见母亲?”

孔宣白了他一眼,轻哼一声,“走吧,现在就去,反正你也躲不掉。”

说完,他就起身往外走,金鹏见状,虽不甘愿这就去见凤祖领罚,可想想有孔宣在,还能帮忙求求情,所以他还是紧跟着孔宣出了宫殿,往南明火山深处而去。

……

另一处,被玲珑三兄弟议论的萧阳此时在白眉的带领下,却是还没到达给他安排的宫殿静室,就被一女子拦下了。

看着眼前头上犹如戴着鸡冠的女子,萧阳抽了抽嘴角,心里翻了翻白眼,暗暗吐槽道:“明明是凤凰,为什么这女的却把自己打扮成如同落毛的野鸡一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