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一万年刑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南明火山深处,孔宣肃立在一边,看着金鹏跪在火山口前,他低着头,听着凤祖的训诫,两兄弟都不敢吱声。

凤祖训诫完后,最后道:“你倒是胆子真够大的,敢公然违抗我的命令,一个人偷偷摸摸的跑去洪荒大地,你是明摆着我不会严惩你吗?那你可是错了,这次怎么都饶不了你……”

她话还没说完,肃立在一边的孔宣就接到金鹏可怜兮兮的哀求眼色,心里无奈,又不能看着金鹏真被凤祖严惩了,只好上前打断凤祖的话,劝道:“母亲,金鹏固然有错,但也不算大错,还请母亲从轻发落。”

“呵呵呵。”凤祖把金鹏和孔宣二人的互动都看在眼里,不由冷笑道:“你们兄弟二人倒是兄弟情深,知道替对方求情。可孔宣,你也要看看金鹏这次犯的是什么错。”

孔宣闻言,沉默不语,只坚持的躬身站在那里,不曾有丝毫动摇。

“我明明说了将金鹏禁足,还派你看护他,可结果呢?你闭关突破了,看守金鹏的人一时疏忽,金鹏就一个人跑了出去。你说,孔宣,金鹏他还把不把我这个母亲,这个族长放在眼里?”

凤祖话语严厉,金鹏不敢应下,直磕头道:“母亲言重了,儿子不敢。”

孔宣亦道:“金鹏绝不敢不把母亲放在眼里,请母亲莫要如此说。”

凤祖轻哼一声,不理会他们兄弟二人,继续说道:“你瞧着吧,如今金鹏回来了,长老们也都睁着眼看着我如何处置金鹏呢。要是我罚轻了,孔宣,我这个族长在族里难免被人诟病,即使他们嘴上不说,心里难免不嘀咕几句,私底下的风言风语可是会失去人心的。你说,孔宣,我该如何?”

孔宣张口还想为金鹏辩解几句,但金鹏却截话道:“母亲,儿子愿领罚,母亲不必为难。”

金鹏这话一出,孔宣也不再多言了,只脸色复杂的看着跪着那儿的金鹏,长叹一声。

“哼。”凤祖轻哼了一声,心中的怒气经过训诫金鹏一番,又听金鹏愿意领罚后,稍微散了一些,火气也压了压,对金鹏说道:“你既然愿意领罚,那就听好了,我罚你到火山池那边看守火莲,等到火莲再次结出火莲子,你才能踏出火山一步。”

“啊?”金鹏大惊,不由喊道:“这火莲刚刚才结了火莲子,要到下次结出火莲子,那可要一万年?”

“怎么?你觉得我罚重了,嗯?”凤祖反问,语气嘲弄道。

瞬间金鹏就如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不敢吱声,只心里暗暗嘀咕道:“这也太久了,一万年啊,那等我出来,早已沧海桑田了。”

如此想着,金鹏不由眼珠转了转,心里又盘算着有没有再次偷溜出去的可能。

凤祖已经让金鹏溜走过一次,如何会犯第二次错,见金鹏眼珠滴溜溜的转,就猜到了金鹏的盘算,她不由轻笑道:“你现在心里又盘算着到时候溜走是吧?”

听凤祖道破自己的打算,金鹏连忙收起自己的小心思,跪好,低着头,不敢吱声。

见状,凤祖更是嗤笑道:“你想都别想,我会让大长老看着你的,你也知道大长老的脾性,要是你敢在她眼前耍花招,哼,仔细你的毛皮。”

金鹏闻言更是大惊,不经思考,张口就反驳道:“让那像野鸡一样打扮的老女人看着我?儿子不同意。”

“哈?你还不同意?你还想讲条件?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这次大长老看着你,我才放心,不然,让你大哥看着你,哼,谁知道他会不会放了你?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在那儿待着吧。”

金鹏听凤祖口气强硬,知道再没转圜的余地,他再求也没用,只好眼睛盯着一边的孔宣,希望孔宣能够帮着说一句。

凤祖见了,不等孔宣开口为金鹏求情,呵斥道:“金鹏,你行了,老老实实的受罚,在火山待一万年,刻苦修行,说不定等你出来后也已是突破混元了。到时,巫妖大劫肯定也是过去了,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再也不拦着,你看如何?”

“真的?”金鹏惊喜道:“母亲可是说真的?”

“当然,难道我还会说假的不成?”

顿了顿,凤祖不去看得到确认惊喜的金鹏,又道:“如今你们三兄妹也都大了,等到这次大劫过去,也该让你们三兄妹出去闯一闯,不能把你们困在这一处,要是因为如此,导致你们眼界狭窄,我岂不是要被青龙玄武他们笑话死?”

孔宣听了,脸上瞬间也不由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但那笑容乍现后,他又收敛起来,微微沉吟思索半晌,心里一动,暗道:“母亲让我们出去,除了开开眼界,是否还有别的缘故呢?”

这并不是孔宣胡思乱想,只是凤祖那一层次之人,由不得他不多想一番,他猜不透,不由瞄了一眼火山口,见凤祖没有现身说法的意思,只好又收敛起来,心道:“不管母亲要干什么,我这个做儿子的总要全力支持。”

其实,凤祖察觉到孔宣的打量,但她亦不多说,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她的计划还需许久许久才能开展。

见金鹏再无异议,凤祖道:“孔宣,你带金鹏去大长老那儿,传我的命令,让她看着金鹏一万年。”

“是。”孔宣应道,然后看着刚刚惊喜的金鹏瞬间变的愁眉苦脸,不由好笑道:“走吧,二弟,只不过一万年罢了,闭关几次,就过去了。”

金鹏再次向火山口磕了几个头,就起了身,脸上表情臭臭的,白了说风凉话的孔宣一眼,低声嘟囔道:“说的轻松,可一万年之久不说,那大长老和我有仇,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就这样,你们还让她看守我,这不是推我入火坑吗?”

孔宣凤祖即使都听到了金鹏的自言自语,也当没听到,他们都知道大长老的为人,虽严苛些,但绝不会做伤害族人的事情,虽看金鹏不顺眼,但绝不会公报私仇,故意寻金鹏的麻烦。

正是因为如此,凤祖才会把金鹏交给大长老看守,孔宣也不担心金鹏遭受什么虐待刁难。

于是,孔宣含笑的向火山口躬身一礼,就要押着金鹏告辞,这时,一看守外面门户的族人急匆匆的走过来,看见迎面而来的孔宣金鹏亦不曾停下,直到火山口前,才慌声禀报道:“族长,大长老有要事求见,看样子,大长老很是急切。”

“哦?”凤祖心里疑惑,不知大长老这时求见她有什么要事,想不出,大长老也是混元修士,她也掐算不到,于是她道:“请她进来吧。”

那族人应声退下后,凤祖又叫住未走的孔宣金鹏,说:“既然大长老来这里了,你们且等等吧,到时,直接将金鹏交给大长老就行了。”

金鹏听了撇了撇嘴,心里不服又不得不服。

孔宣应是后,也如同凤祖一般,心里琢磨着大长老来此的目的。

不久,就见大长老风风火火的来到此处,她刚想将玲珑的异常禀报给凤祖,又见孔宣金鹏在场,不由转了口,对着孔宣施了礼,口中亦客气道:“大太子也在啊。”

孔宣不敢拿大,亦还了礼,含笑道:“大长老。”

大长老笑着点点头,然后看着孔宣身边的金鹏冷哼一声,鄙视的斜了金鹏一眼。

金鹏顿时就炸了,就要不管不顾的如以前一样胡说一通,气死大长老,可孔宣拉住了他,只在金鹏耳边说了一句,他说:“别忘了,你要被大长老看守一万年,小心她为难你。”

顿时,金鹏就焉了,不敢放肆,只得冷哼一声,转头不看大长老。

大长老亦对他不屑一顾,转头就一脸郑重,向凤祖禀报道:“族长,我有要事禀报,是关于玲珑公主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