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杀身之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凤祖一听要说的是玲珑的异常,就打断了大长老的话,说:“你不必说了,我早知道了。”

“那,那族长可有对策?毕竟玲珑公主现在可是管着凤凰族一族,若是她陷入劫数,还是情劫,一旦公主理智蒙蔽,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那可怎么办?”大长老忙又问道。

这里在场的四人,有三人都看出了玲珑的问题,可唯独金鹏却不曾知道,此时听闻玲珑陷入情劫中,不由睁大了眼,惊呼一声:“情劫!”

然后,他又转头看向孔宣,犹如疑惑自语,又像是在问孔宣道:“情劫?”

孔宣对金鹏点点头,默认了。随即金鹏就想起刚刚他开玩笑说,萧阳和玲珑是道侣的话,不由一脸怪异,心道:“这是证明我聪明绝顶的证据事例吗?”

此时大长老也不曾注意金鹏的怪异表情,她等了许久,凤祖依然不发话,不由心里焦急起来,催促道:“族长,您倒是说个话啊,是成全还是拆开?”

凤祖亦是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要是成全,那就要多制造一点机会让人相处,要是拆开,就多制造矛盾让二人不和,不再相见。

可这人为有目的的手段,对于玲珑渡过情劫都是有害的,都不能让玲珑顺顺利利的渡过这劫数,所以凤祖又沉思半晌,才叹息一声,道:“不必成全,亦不必拆散。”

大长老不解,问道:“何解?”

“顺其自然,由他们去吧。”凤祖解释道:“只有这样,不管是情劫,还是情缘,是孽障丛生,还是姻缘天成,我相信玲珑都能渡过去。可要是我们插手其中,那可就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了。”

大长老听了,心里并不以为然,她认为眼下他们凤凰族正蒸蒸日上,而妖族已经日薄西山,萧阳并不配玲珑。

再者,大长老是坚定的血脉正统的支持者,她不想让凤玲珑唯一一个血脉正统的公主和别的种族混了血脉,后代又出现血脉不纯,即使金乌本身血脉不差于凤凰,那也不行。

所以,大长老垂首不语,心里却在措辞如何劝服凤祖,在萧阳和玲珑没有感情纠葛之前,尽早拆散二人。

与此同时,一脸怪异的金鹏传音将自己之前说的萧阳和玲珑是道侣的话告诉了孔宣,然后幸灾乐祸的道:“大哥,你说这稀不稀奇,我们那位能干的三妹居然有一天会陷入儿女情长之中,这简直让弟弟我不敢相信啊,差点让我觉得洪荒就要破碎了。”

孔宣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呵斥道:“再怎么说,玲珑也是你妹妹,见她入了情劫,你与她不睦,可以冷眼旁观,不管就是了,又何必这样幸灾乐祸?要是母亲知道了,非得将那一万年的刑期改成十万年不可。”

金鹏闻言,不由讪讪一笑,讨饶的说道:“大哥,也不是我幸灾乐祸,只是心里不忿,看见她倒霉,难免有点,嗯,有点意外,对,就是意外罢了。谁让她平日总是一副自信满满,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的样子,如今这事她可就想不到吧?呵呵,没想到她也有今日。”

“哼。”孔宣白了他一眼,不愿再去听金鹏幸灾乐祸的言语,转移了注意力。看看沉思措辞的大长老,又看看说话之后就沉默的凤祖,他思索半晌,明白大长老是不同意凤祖所言的顺其自然,她是想霸王硬上弓,强硬的拆散萧阳和玲珑的这段情缘的。

所以,想明白之后,孔宣自然是站在凤祖这边,他就上前笑道:“要是依我来看,不管是成全还是拆散,小妹能够渡过情劫才是最重要的,大长老,您说是不是?”

这是毫无疑问的,要是玲珑连情劫都过不去,修为停滞不前,那她如何执掌凤凰族?

所以,大长老点点头,认可了孔宣的说法。

孔宣见状,继续说道:“那小妹如何渡过情劫?不管是成全还是拆散,都如母亲所言不是很稳妥的,可要是顺其自然,大长老肯定又怕玲珑自己陷入劫数中,不可自拔,做出什么疯狂难以理解之事,那该如何办?”

“是啊,那该怎么做?”大长老附和了一句,又问道:“大太子有何高见?”

孔宣摇头道:“高见谈不上,不过是我认为小妹的情劫重在情字,至于劫,呵呵,有母亲在,又有何人敢过于为难小妹,设计劫数呢?”

这也是大长老和凤祖认同的,因凤祖还在,那就是威慑,洪荒里肯定是没有人敢于伤凤玲珑的,正如孔宣所言,玲珑的情劫,重在情,不在劫。

“那如何让小妹断情?或者由情深而入道?这才是我们要想的,所以不管是顺其自然还是强硬粗暴的拆散,都不是可行的。”

孔宣说了半日,依旧没说在点子上,大长老不由追问道:“那我们该如何做?”

孔宣微微一笑,又道:“我们只需当一个船夫,小妹就如那一艘小船,给她保驾护航,让她始终平稳的渡过那苦海劫数。要是她执著于情了,我们就用责任唤醒她;要是她断情入魔了,甚至生出无边仇恨,那就要用别的感化她,有时还可以采取一些激烈手段,例如杀了那青阳,断去小妹的情根。”

“这一切都要看我们如何去做了,不可用力过猛,让玲珑察觉到,从而反感;亦不可顺其自然,什么都不做,任由事态发展,这等于陌生人冷眼旁观一般,不可取。母亲,大长老,您们说这样如何?”

大长老听完,虽心里还存着用强硬手段拆开这段情缘劫数,但听凤祖已经“嗯”了一声同意了,又见孔宣一脸微笑的盯着自己,她只得按压下自己心中的想法,说道:“也好,那这事,大太子,我们可都得密切关注才是,要是一旦发现不对,大太子可不要手软,直接灭杀了那位妖族大太子才是,断了玲珑公主的情根。”

“大长老放心,我对族人慈软,可对他人,我并非没有决断之人。”孔宣淡淡的说道。

一边的金鹏听闻后,心惊肉跳的,他此时也没有刚刚的幸灾乐祸了,他万万没想到萧阳来南明火山一趟会惹出这么一件事来,同时甚至在将来有杀身之祸。

这让金鹏心里有些微愧疚,同时也顾不得看玲珑的笑话了,心里也有了决定,暗道:“我可一定要劝青阳早早离开南明火山,千万莫要和玲珑牵扯上,不然,一个不小心,就被大哥追杀,那可真是我害了他。”

想罢,他又想起如今他就要被关禁闭,无法再出去劝萧阳离开了,一时又苦恼起来了。

果然,正如金鹏所想一样,当凤祖孔宣大长老再次商量一番后,大长老就躬身告辞道:“那既然议定了,我这就回去了。”

“嗯。”凤祖答应了一声,又道:“你带走金鹏吧,把他关押在火山池里,看守火莲一万年,你亲自看守他。”

大长老闻言讶异了一瞬,随即不怀好意的看着金鹏,笑道:“二太子,随我走吧,你也有落在我的手里的一天。”

金鹏此时已经没有和大长老斗嘴斗法的心思,他还在想着如何让萧阳早早离开南明火山,只是对大长老冷哼一声,就老老实实的跟着大长老出了南明火山深处。

孔宣见状,摇摇头,亦向凤祖告辞道:“那孩儿也下去了。”

凤祖应了声,就不再言语了,孔宣亦退下了。

与此同时,萧阳还在宫殿里闭眼打坐歇息,他不知道他只来南明火山一日,什么都没做,就在凤凰族里搅起了风波,这股风波注定一时无法风平浪静。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