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暗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孔宣一走,那本来鸾凤和鸣的两凤凰并没有立即分开,依旧交颈轻鸣,然后一女声轻声响起,说道:“大太子他们走了吗?”

一男声立刻回答:“走了。”

随即,女的轻呼一声,瞬间和男的分开,抱怨道:“也不知道大太子为什么要我们这么做?我们本就是道侣,已经几千年了,怎么还要我们演这么一出?”

“嗨。”男的无所谓的道:“大太子找我们,是瞧得起我们,他要我们演就演呗,难道他还会亏待我们不成?”

女的点了点凤头,说:“说的也是。”又问:“哎,大太子赏了我们几颗火莲子?”

“四颗,一人两颗。”男的答道。

女的不由喜的笑出了声,说道:“那大太子还真大方。”

“那倒是。”

……

两凤凰边说着边已经落在梧桐树上栖息,从他们对话中可知,显然,刚刚那出鸾凤和鸣是孔宣故意演给萧阳看的,以此来试探萧阳。

而萧阳此时跟在孔宣身后,面上虽淡笑客气,但心里也早已起了疑惑,他对突然出现来招待他的孔宣心里已经有了戒备,不知孔宣如此接近他有什么意图。

这不是萧阳多心多疑,而是孔宣出现的太突然,并且孔宣和他谈论的问题更是一般不熟悉之人不会谈的东西。

要说孔宣出现不突兀,还有理由称金鹏被关,凤玲珑没空,可这孔宣第一次见他,就和他谈什么选择道侣,这不是太过荒谬了吗?所以萧阳对于孔宣的接近,已经由刚见时的丝丝好感转化为高倍的警惕。

但这时,萧阳除了提高警惕,身在南明火山,凤凰族族地中,他其他的唯一能做的就是见到金鹏,询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孔宣如此处心积虑的接近他,套他的话。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立刻回转天庭,不过萧阳心里始终不踏实,心绪不宁的,他有种直觉,这孔宣的目的和自己牵扯很深,他也想查清楚这种直觉意味着什么。

所以,萧阳尽管心里对孔宣警惕万分,但表面平静的很,依旧淡笑的跟着孔宣乱转,听着孔宣指着飞过的飞禽族类介绍。然后,来到一处水沼湿地中,他们停了下来。

两眼望去,眼前有一大片仙鹤海鸟在这片湿地中飞翔捕食,远处有一座凉亭,凉亭里有三三两两的白发白胡子的散仙,他们正在下棋,品茗,闲谈,悠闲自在。凉亭下还有一小池塘,池塘中有一对不知名的鸟正在两颈相交,倒真是一副仙家圣境的景象。

萧阳仔细打量了一番湿地中的飞禽族类,又算上一路上孔宣给他介绍的各种飞禽族类,加起来差不多有一千多种,这个数字倒是真让萧阳心中惊了一下,面部表情也不由讶异了一瞬,他万万没想到单一个凤凰族就招揽了这么多飞禽族类。

一个凤凰族都能有如此多的飞禽族类投靠,那洪荒还有那么多大能可选择投靠,那该有多少妖族私底下选择投靠别人?那等到巫妖大劫时,妖族又能剩下多少人参战?一时萧阳忧心忡忡,分了心神。

此时,孔宣亦察觉到萧阳的异常,他看了一眼萧阳,又指着那不远处鸣叫的仙鹤道:“青阳道友,我领你逛了许久,你认为这南明火山凤凰族如何?”

萧阳笑道:“是仙家隐居修行的好所在,呈现繁荣昌盛的气象。”

“那比之现今的妖族如何?”孔宣又漫不经心的问道。

萧阳一怔,不知孔宣这话是何意,心想,难道这凤凰族不过是招揽到这一点人手就敢和妖族一比?尽管此时妖族虚弱,妖师鲲鹏叛离,各种族都偷偷谋划后路,想着脱离妖族,投靠他人,可就算如此,妖族只要有帝俊太一在,有周天星斗大阵在,依然不是凤凰族可比的,即使凤凰族有个凤祖亦是如此。

那依孔宣表现出来的沉稳智慧,为何说这话?萧阳想不通,他眼睛转了转,就笑言道:“孔宣道友亦是成就混元之辈,怎么可能看不清如今的妖族形势?就算我身为妖族大太子,亦是知晓妖族没落已成了必然,如今不过是在苦苦挣扎罢了。”

说着,他又轻轻一笑,紧盯着孔宣,补充道:“不只是妖族,就是巫族,何尝不是如此?毕竟妖族巫族都不是道祖圣人们能够轻易掌控的,而凤凰族也不是。”

孔宣闻言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他没有在意前面萧阳所说的妖族巫族必将没落的话,而是心中反复翻滚着那最后一句“毕竟妖族巫族都不是道祖圣人们能够轻易掌控的,而凤凰族也不是”。

他认为这是萧阳在暗示他什么,暗示他就算凤凰族再强大繁盛起来,亦只能龟缩在南明火山,一旦到了洪荒,道祖圣人们必然容不下,最后凤凰族必是落到巫妖二族一样的下场。

孔宣想的没错,萧阳是在暗示这些,他亦不过是陈述一个事实罢了,据他所知的将来,巫妖大劫后,洪荒再也没有脱离过道祖鸿钧和圣人们的掌控,尽管有几次混乱,有几次洪荒大能的反抗,但都被轻易镇压了。

当然,萧阳暗示这些,不是圣父情结为凤凰族好,他不过是笑着警告孔宣,别在他面前炫耀凤凰族的繁荣,亮胳膊亮腿的,不管凤凰族如何昌盛,那不过是个虚幻罢了,都毫无用处。

看着依旧眉头紧锁的孔宣,萧阳轻笑一声,不理会他,站在那儿,远望着那一片仙鹤齐鸣,又看看近处的树上鸣叫蹦跳的黄鹂,再望望那隐在树后的凉亭,凝神倾听,就听见从凉亭处传来的高谈阔论,嬉笑交谈。

倾听了片刻,多是谈经论道,互相切磋交流的;也有谈如今洪荒形势的;还有谈投靠到别的大能门下的自己的亲戚好友……五花八门的都有,萧阳不由有了兴趣,就指着那凉亭,问孔宣道:“那些散修都是从何处来的?听着倒是都挺有意思的。”

孔宣此时还琢磨着萧阳那句暗示呢,思考着凤凰族是否真的如同萧阳所言,走出去就会被灭了,此时被萧阳打断,他恍惚了一下,这才道:“从洪荒各处来的都有,有以前从东海东王公蓬莱岛逃出来的,亦有西方贫瘠之地来的,还有中央靠近巫族,巫族太过霸道,过不下去的……这些人都有些来历,有些本事,要是你想去听听,我倒是可领着你去,不过你要想和他们高谈阔论,就不能暴露出你妖族大太子的身份。”

“哦?这是为何?”萧阳笑问道。

孔宣斜了他一眼,嗤笑道:“你忘了如今蓬莱岛是谁占着?以前东王公蓬莱岛散仙一脉是谁攻伐的?”

“是我叔父。”萧阳瞬间想了起来,脱口而出,随即尴尬的笑了笑。

“你既知道,那不就结了。要是在场的蓬莱岛散仙知晓你是妖族大太子,他们不和你拼命,就是好的了。”

萧阳笑了笑,点了点头,应允了,他本来也从不在外显露什么妖族大太子

的身份,如今隐瞒隐瞒,也没什么。

于是,孔宣领着他腾云来到那座凉亭,他们刚降下云来,就见一仙人一脸嘲讽,撇嘴斜眼的对围在他身边的几位同道道:“如今,那妖族帝俊太一也到了末路了,哼,当年,想他们是如何嚣张狂妄的攻伐我们蓬莱岛的。如今看他们这样垂死挣扎,真是大快人心啊。”

当即,萧阳心里就一沉,不过他依旧保持满脸笑意,只倾耳听着那些散仙谈论他们眼中的垂死挣扎的妖族。xh:.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