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仇恨”妖族的萧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那散仙这样说了一句,立马就有几人附和,然后一着粉衣的女仙开腔说道:“谁说不是呢?当年我们在东王公门下,在蓬莱岛隐居修行。可是太一领兵来袭,一切就都变了。”

她顿了顿,踱了几步,众人都看着她,她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东王公败亡,西王母躲在西昆仑不问世事。道祖钦点的男仙之首和女仙之首,都是这样的结果,更何况我们这些散仙?当年真是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到处逃窜,到处躲藏,日日担心被妖族发现,然后被帝俊太一派人捉拿回去,上了那招妖幡,或者直接被打的魂飞魄散。那可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

一袒胸露肚的中年男子闻言更是满脸阴霾,显然粉色女仙的话勾起了他的不愉快的回忆,他冷哼一声,嗤笑道:“如今妖族岌岌可危,离巫妖开战时日越来越近,等到那时候,帝俊太一也是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嗯,有理。”粉衣女仙点点头,微露笑容道:“这可谓因果循环,怨不得人。”

“是极,是极。”坦胸露肚的男子大笑,开口附和,又转了转眼珠,扫了一眼周围明显是和他一起出身于蓬莱岛的同道,小声说道:“我有一个提议,不知各位道友同不同意?”

众人见他神秘兮兮的模样,不由好奇,忙问道:“什么提议?说说看。”

坦胸男子见状,更是小声,招手让周围的同道围了过来,然后道:“你们说巫妖大劫后,帝俊太一等妖族高层都没了后,我们是否可以一起去找找那妖族两位太子的麻烦?亲自为当年我们所受的苦楚报仇。”

他这提议一出,顿时就有被当年的太一吓破了胆的白胡子仙人忙摆手,一脸惊慌的后退,说道“这事我不掺合,你们自己做吧,我就先走一步了。”

说着,这位白胡子仙人就转过身子,腾云离去。

剩下的几位仙人见状,相视一眼,也都相继离去,最后只剩下那坦胸男子和粉衣女仙。

坦胸男子见他们一个个如此胆小怕事,不由唉声叹气,向粉衣女仙抱怨道:“桃花仙子,你说他们怎么一个个都如此无用呢?我不过是提了一下,就都被吓跑了,难道他们忘了当年东王公的恩惠和我们被妖族到处捉拿,不得不东躲西藏的仇恨?”

桃花仙子微笑着摇摇头,她道:“不是他们不恨帝俊太一,而是没有了仇恨的勇气,我们对于帝俊太一来说犹如蚂蚁,蚂蚁如何去伤人?只不过是咬人一口,不痛不痒的。”

“可是我没说直接对上帝俊太一啊,我说的是等帝俊太一死后,对付那妖族太子罢了。”坦胸男子反驳道。

桃花仙子闻言,就要开口说话,但是她又见孔宣萧阳二人正微笑的向他们这处走来,于是就闭口不言。

等孔宣萧阳二人走近,她看不出二人的修为深浅,知二人修为在她之上,她忙施了道礼,恭敬问道:“二位道友很是陌生,不知仙乡何处?”

这话问的奇怪,不认识萧阳也就罢了,可这里的散仙连孔宣都不认得,萧阳感到疑惑,不由看向孔宣。

孔宣笑着对桃花仙子点点头,又暗中传音给萧阳道:“我最近突破混元,一直闭关,并不曾出来走动,所以他们才认不出我。”

萧阳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这个缘故,然后眼睛深幽的看了看粉衣女仙和坦胸男子,不动声色的笑道:“刚刚听闻两位道友议论如今的妖族,贫道二人亦和妖族有些过节,所以过来也听一听道友的高论。”

孔宣听萧阳如此说,心里不由一个咯噔,立时知道刚刚这些散仙冒犯帝俊太一的话,让萧阳怒了,想要收拾了这些散仙。

但又顾忌到这是南明火山,萧阳不好发作,这才如此表现,是为了套出这散仙更为过分的话,让孔宣不好讨情面,更是一种暗示,告诉孔宣,他怒了。

心里念头电转,孔宣虽还是笑着,但对上萧阳,眼里却含着警告,他传音道:“你何必和他们计较?他们不过是逃窜的亡命徒,你一个妖族大太子亲手收拾他们未免太抬高他们了。”

“呵呵。”萧阳传音笑回道:“你没听见人家等着巫妖大劫后,商量着为难我兄弟二人呢?我现在料理他们也好,免得将来麻烦,你说呢,孔宣道友?”

孔宣缄默不言,无论如何,他是不会让萧阳在南明火山动手的,不然,要是投靠而来的散修族类知道妖族大太子在南明火山肆意妄为,为了稳定投靠而来的人的人心,他们凤凰族就不得不对上萧阳了,对上萧阳,就等于与妖族开战,那是如今刚刚兴盛的凤凰族承受不了的。

他想的清楚,又暗中瞥了一眼萧阳,见萧阳眼里坚定,想来是打定主意要收拾这些散仙了,他心里叹息一声,心道:“这位小妹的有缘人,刚刚接触就如此难相处,那以后可能打交道更多,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少麻烦啊。”

孔宣还没想出主意如何阻止萧阳在南明火山动手,就见那本坐着的坦胸男子听闻萧阳说和妖族有过节,立刻站了起来,满脸笑意热情的对萧阳说道:“这位道友,你也和妖族有过节?是什么过节呢,可和我说说?”

说着,坦胸男子还热情的拉着萧阳坐了下来,给萧阳倒了杯茶,两眼紧盯着萧阳,等着萧阳讲他与妖族的仇怨。

萧阳含笑喝了口茶,然后对坦胸男子说道:“我和妖族几乎有灭族之仇,犹如那天河水,流不尽,说不完,还是不说了。”

一边的孔宣听了,怪异的看了萧阳一眼,脸上绷紧严肃,萧阳如此正儿八经的胡说八道,他突然觉得萧阳是如此无耻,骗人都不眨眼的,张口就来。

桃花仙子注意到孔宣的表情异样,问道:“这位道友可有事?”

“无事,无事。”孔宣笑道,然后又倾耳听着萧阳和坦胸男子的对话。

“道友可能够和贫道说说?”坦胸男子闻言追问道。

萧阳转转手中的茶杯,眼睛微闪,知道这是坦胸男子在套他的话呢,他是否能够得到坦胸男子的更多信任,激怒坦胸男子说出更过火的话,让孔宣放弃这二人,他好收拾他们,就看自己的“悲惨”经历和与妖族无穷尽的“仇怨”了。

心里想明白之后,萧阳一下子就由刚刚的笑脸变的满脸阴霾,他沉声道:“我本是那东海海岛上一自由的修行者,海岛上有我的族人和父母,可那次妖族攻伐东王公时,连累周边的岛屿,一起遭了殃,我那个岛屿中的父母族人全部遭难,只有我一个逃了出来,道友你说我和那妖族的仇怨是不是不共戴天?”

“咳咳咳。”孔宣一听完,就捂着嘴不断咳嗽,他真的对萧阳编这种“悲惨”经历无法言语了,这种错漏百出,口说无凭的事情,谁会信啊?没人信啊。

可不知这坦胸男子是不是被仇恨蒙住了眼睛,还是大劫影响,自身修持不够,他居然信了,不但信了,还一边安慰萧阳,恶狠狠的讨伐妖族帝俊太一一顿,最后又道:“那帝俊太一实在太过霸道了,很多道友都如道友一般,道友不必过分伤怀。”

说完,他又琢磨会儿,就又神秘兮兮的对萧阳道:“道友可想报仇?”

桃花仙子见状,知道坦胸男子是想拉萧阳入伙,立刻觉得不妥,毕竟这人不过是刚刚认识的,如何能够轻易信任。

可不等桃花仙子开口阻止,萧阳就暗中一指,定住了她,让她有口难言,无法动弹,只得在一边听着。

萧阳愤恨的握起拳头,道:“当然,我当然想报仇,不然,如何对得起我的父母族人。”

“嗯。”坦胸男子见状,很是满意的点点头,认为萧阳不像是做假,然后就将他的提议又说了一遍。

听完,萧阳瞥了一眼孔宣,暗中传音道:“如何?孔宣道友,这样一个在我面前说将来要如何对付我的人,我是不是该早早收拾了?”

孔宣暗叹一声,只得轻点头,但又提条件道:“他自己找死,我也无法。但不管如何,你不许在南明火山动手,明日我支他们出去做事情,你可以在外面动手。”

这也是为凤凰族的颜面着想,萧阳也不愿意此时招惹凤凰族,能够如此,也好。

和孔宣暗中达成了协议,萧阳再次看着坦胸男子,虽他此时就如同看一个死人一般,但他依旧做戏,愤慨的向坦胸男子表示愿意加入坦胸男子的计划,可又迟疑道:“听说那妖族两位太子都已有大罗修为,我们能对付他们吗?”

谁知坦胸男子毫不在意的挥手言道:“嗨,哪还要我们亲自动手呢,帝俊太一无数年来不知得罪了多少大能,自有大能们收拾那二位太子,我们只是过去看看能否在暗处为难为难罢了。”

“哦?是这样吗?”

萧阳心里一动,见这坦胸男子好似对帝俊太一这些年的仇家很是了解的样子,他不动声色的问道:“那道友,可有哪些大能会在巫妖大劫后,对妖族两位太子动手呢,你可知晓?”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