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大难临头各自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听问,坦胸男子大笑几声,然后回答萧阳道:“那帝俊太一往日为了一统洪荒,得罪的大能可不少。他们兄弟二人不仅攻伐了蓬莱岛,灭杀了东王公,逼迫西王母归隐,还在这之后,连有青龙神君庇护的龙族,他们都不放过,都上门逼迫和龙族开战,要龙族臣服于他们。但也不知是在青龙神君那儿吃了败仗还是怎的,只是龙族却是不曾加入妖族,帝俊太一也没再次上门逼迫。”

说完,顿了顿,他见萧阳听的认真,更是来了劲头,又笑道:“不仅如此,帝俊太一还带人攻伐过血海冥河,五庄观镇元子大仙等等大能,话说紫宵宫三千大能至少有两千大能被帝俊太一攻伐过,有过过节。这些被攻伐的大能有如冥河一般靠着某件特殊宝物自保;也有直接龟缩不出的;还有就是联合在一起,让帝俊太一也感到棘手,无法动手的;更有如同鲲鹏一般被迫上了招妖幡,听命于帝俊太一的。”

萧阳越听下去,即使面上还保持平静,可心里却苦笑不已。他真没想到帝俊太一当年是如此不可一世,几乎把洪荒能够得罪的都得罪了一遍。他已经可预见在巫妖大战后,会有一波接着一波的大能来找他和陆压的麻烦了。

所以,他此时更迫切的想要打听出哪些大能会出手对付他们,以做好万全准备,毕竟想靠着接引准提女娲的名头吓退敌人,真的不如自己有所准备让自己更有底气,来面对气势汹汹来的敌人。

于是他不动声色的问道:“那这些往日帝俊太一得罪的大能,你认为哪些会出手呢?”

“别的我不知晓,但叛逃的鲲鹏和睚眦必报的冥河却是肯定不会放过那两位妖族太子的。这两位可是洪荒最不好惹的,鲲鹏被帝俊太一奴役亿万年,冥河被逼的靠血海自保,不敢轻易现身洪荒,你说他们不会出手对付那两位妖族太子?哈哈,被他们盯上,道友你觉得那两位妖族太子有活路?”

说完,坦胸男子还快意地哈哈大笑,然后又侃侃而谈,道:“等到两位大能收拾那二人时,我们就是不能动手,可到那里呐喊助威也是一件让人极为痛快的事情,道友你说是不是呢?”

萧阳轻轻点头,按耐住心中蓬勃的杀意,垂下眼皮,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才说道:“说的极是,那等道友出发那日,叫上我可好?”

“那是自然。”坦胸男子听萧阳如此爽快的答应加入,更是高兴,满脸笑意道:“我们虽无法亲手灭杀帝俊太一报那血海深仇,但能够亲眼看着仇人之子被人打的魂飞魄散,也算是出了那心中那口恶气。”

坦胸男子那迫不及待的想见证萧阳陆压被击杀的模样,让一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孔宣心里叹息一声,他此时已经在心里给坦胸男子下了死刑。

在本人面前,幸灾乐祸的盼着人家魂飞魄散,人家不灭了你那才是奇怪呢。孔宣如此想道。

想罢,孔宣又瞄了一眼萧阳,见萧阳依旧没有露出一点杀意,没有一点不同寻常,还时不时和坦胸男子交谈几句,露出对帝俊太一的刻骨恨意,极力赞成坦胸男子去围观自己和陆压被人打的魂飞魄散。

这让孔宣悚然一惊,此时他在心里又给萧阳打上了一个能忍,够阴狠虚伪的标签。这也怪不得孔宣如此评价萧阳,毕竟萧阳明明已经打定要灭了这坦胸男子,现在还一副相遇知己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印象不怎么好。

与此同时,被萧阳定住不能动弹的桃花仙子,心里也焦急不已。她一开始被定住,无法言语,无法动弹,阻扰她劝阻坦胸男子莫要轻信萧阳,她就心里一惊,感觉不对劲。

然后,她再看萧阳做作的表演,再想着那萧阳荒诞无稽的瞎编故事,她心里一慌,一个猜测在她心中划过:这位道友是妖族潜伏在南明火山的卧底,特意来打探南明火山的虚实的。

有如此猜测后,她再听坦胸男子对帝俊太一的讨伐之语,就感觉不妙了,认为自己和坦胸男子在妖族面前如此说帝俊太一,还有计划着去亲眼看妖族太子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他们肯定是被妖族盯上了。

那么,被妖族盯上了,凤凰族会为他们这无关紧要的二人和妖族发生冲突吗?这答案简直是不需要脑子想,桃花仙子就敢肯定他们二人定是会被放弃的,即使凤凰族碍于颜面,不会亲手将他们交给妖族,但也一定会将他们赶出南明火山,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想罢,她又倾耳听了一阵萧阳和坦胸男子对帝俊太一的仇恨之语,眉头紧蹙,心里叹息一声,暗道:“等定身之法解开,我不必去管那蠢货,直接离开这南明火山才好。否则,在这儿多待一刻,就多一分危险。”

心里有了决定,她再看着和萧阳侃侃而谈的坦胸男子,亦是在心中给了坦胸男子判了死刑,同时暗自歉意道:“道友,不是我桃花自私,不提醒道友,实在是这潜伏而来的妖族实力强横,桃花瞬间就被制住,无法抵抗,却是帮不上道友什么了。”

桃花仙子刚想罢,收敛起了慌乱繁杂的念头,这时萧阳起了身,和坦胸男子告辞道:“那道友,如此商议已定,我就静等道友告知出发之日了。”

“道友放心,到了那日,定会邀请道友同去。”坦胸男子笑道。

萧阳轻点头,然后和孔宣对视一眼,暗中传音道:“孔宣道友,明日我送他们一程吧。”

孔宣微不可见的点点头,又警告道:“他们得罪你,死有余辜,我是无法说什么。不过不许在我凤凰族族地动手,不然,哼,你就是挑衅了。”

“那是,我还不至于那么鲁莽蠢笨。”

萧阳含笑的同意了,同时,他解开了桃花仙子的定身之法,又在她和坦胸男子身上做了追踪的记号,以免他们在他走后察觉不对劲逃离了。

然后,他这才乘云离了这凉亭,孔宣也随之跟上。

桃花仙子的定身之法一被解开,她就能动弹了,但她还是一动不动,或者说不敢乱动,亦是不敢言语,只是眼珠乱转,直到看着萧阳孔宣消失在了眼前视线,再也看不见了,她才轻呼一口气。紧绷提着的心依然砰砰直跳,僵硬的身体甚至瞬间有点瘫软,她满脸严肃凝然,凝眉紧盯着那萧阳孔宣离去的方向。

坦胸男子这时才察觉到桃花仙子的不对劲,就问道:“桃花仙子,你这是何故?”

桃花仙子将目光从远处移开,看着疑惑发问的坦胸男子,眼里透出复杂歉意,惊恐又同情可怜,欲言又止,想直言告诉坦胸男子刚刚那两人有可能是妖族探子。可想想,她又认为他们二人已经被盯上了,那有坦胸男子在这里分了注意,那自己就有更多的时间逃离了。

如此一番考虑,最终,桃花仙子艰难开口道:“道友,你多保重了,桃花还有要事,就先走一步了。”

说完,也不等坦胸男子说什么,她就乘云离去,方向正是那山门,显然,她是要立刻离开南明火山。

“哎!”坦胸男子起身就要叫住桃花仙子,但桃花仙子已经匆匆乘云离开,他不由嘟囔着:“你还没说巫妖大战后,你去不去看那妖族太子的落魄模样呢?”

此时,这处只剩下他一人,自是无人答话,他只好摇摇头,又凑到别处去和他人议论谈话,他还不知自己那一番话已是让自己惹上杀身之祸。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