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躲不过的劫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萧阳孔宣二人离了凉亭,又在这南明火山四处随意乱逛。孔宣没有因刚刚的不愉快而气恼,依旧热情招待,介绍着各处的风景,经过的飞禽族类,同时还不断借着比翼双飞,鸳鸯戏水等情景有意无意的试探着萧阳。

萧阳虽不知孔宣为何如此多次提及道侣之事,但他也警惕万分的和孔宣打着太极,只应声附和着,并不再多说自己的择偶观念,以免一不留神,自己都不知道就暴露了什么出来。

如此,过去了半天,孔宣见萧阳只与他虚与委蛇,知道萧阳对他已是有了警惕心,他也再难试探出什么来,只好作罢,说道:“那现在道友应该对南明火山熟悉一些,孔宣在身边,难免道友不自在,孔宣这就回去了,道友请自便。”

既然已知孔宣如此接近他是有着目的的,他当然是想着孔宣早早离开,不愿和孔宣多打交道,于是他不曾挽留,含笑点点头,谢道:“多谢道友的招待,道友请。”

闻言,孔宣嘴角微勾,含笑点头行了一道礼,等萧阳还了礼后,这才转身离开了。

看着孔宣离去的背影,萧阳收敛起了笑容,眼神凝然,神情凝重,自语道:“道侣?道侣?为何孔宣几次三番的提及道侣?难道他还想帮我拉皮条不成?可自己这即将落魄的二代谁看得上?”

萧阳自嘲一声,又摇摇头,丢掉脑子里的荒谬想法,然后叹息一声,抬头往远处看去,映入眼帘的是火红火红的火山山脉。

见到这山脉,一时他又想起如今被关押在火山池的金鹏,心里琢磨着是否要去看看他,或许他想不通孔宣接近他的目的,他还可以问问金鹏,可能金鹏能够告诉他一个答案。

他正琢磨着,这时,迎面来了一白衣女仙,正是白眉,她挎着一小竹篮,来到萧阳跟前,停了下来,行礼道:“见过大太子了。”

萧阳含笑点头,随意问道:“你这是去哪儿?可是玲珑公主又吩咐你去做什么事?”

白眉笑回道:“正是呢。公主听说金鹏二太子被族长关押于火山池,本想亲自去看看,可平日公主又和金鹏二太子不睦,怕金鹏二太子误会,以为她是去看笑话的,所以公主就遣我去火山池一趟,一是看看金鹏二太子在火山池是否被慢怠了,二是给金鹏二太子带些火莲子等其他修行资源去,让金鹏二太子能够安心修行。”

说着,白眉还递过小竹篮给萧阳看看,萧阳瞄了一眼,见竹篮里除了1火莲子外,还有其他丹药和灵果,他也明白这是凤玲珑向金鹏示好,缓和矛盾的做法。

他点点头,心中又想白眉要去火山池探望金鹏,他本也有这个意思,那何不跟着去,或许有白眉带路,他更容易见到火山池的金鹏呢。

想罢,于是他道:“既然如此,我也和你一起去看看金鹏吧。”

白眉看了他一眼,也没有拒绝,只含笑道:“那也好,大太子跟我来吧。”

说完,她自己先腾云而去,萧阳紧跟在身后。

路上,白眉向萧阳介绍了一遍这火山池,原来这火山池并不在凤凰族山门内,而是在山门外,昨日,她就是奉玲珑的命令出了山门,去火山池采摘火莲的,这才在回山门时,在山门外遇到萧阳和金鹏。

萧阳听了不由笑道:“火莲子如此珍贵的先天灵果,却不在山门内,那岂不是不安全?据闻它一万年才结出莲子来,不怕别的大能来此将它采摘走?”

白眉回道:“在南明火山,有谁有这个胆子呢?再者,火山池那里,平日都有一位长老看守,还有精兵驻守,就是防备那些偷摸之人。”

果然,火山池有凤凰族的人看守,他想不惊动凤凰族见到金鹏,显然是不可能的。萧阳心中想道。

“还有,这次看守火山池的可是大长老,大长老虽是去看守金鹏二太子的,顺带看着火山池,但她可是一位混元修士,哪里用担心那些偷摸之人?”白眉笑着又道。

她这话一出,萧阳不由凛然,心道:“那有那位和金鹏不和的大长老在,我是否还能够见到金鹏?就算见到了金鹏,也时时刻刻的肯定是在大长老的监视下,那我该怎么问金鹏孔宣的目的?”

萧阳不由心下一阵犹疑,最后他只能暗自告诉自己,走一步看一步了,一切顺利就好,有些波折也是平常。

……

不久,他们二人又来到山门前,立刻就被守山门的凤凰族精兵拦下了,白眉亦不甚在意,一手挎着小竹篮,一手一摊,手中凭空现出一块令牌,上面有着古老的纹络,好似来自远古时期的凤纹。

她拿起令牌,示于众人看,对明显是头领的人道:“我是白眉,奉公主之命,去火山池一趟,还请放行。”

那头领看了半晌,认出了这是玲珑的令牌,但还是面显犹豫,他为难道:“白眉姑娘,不是我为难你,而是梧统领不在,我不好做主啊。”

“哦?那梧统领何在?”白眉皱起了眉头,问道。

头领这下更是迟疑,不曾回答,白眉见状,更是紧皱了眉头,就要呵斥几句,可这时,萧阳却轻“咦”一声,吸引了白眉的注意,她问道:“大太子,怎么了?”

萧阳没有立刻回答白眉,而是微闭眼感应了一下,他发现他在桃花仙子身上做的记号居然在不远处的阁子里。然后通过记号,他突然眼睛一睁,看向那阁子,只见桃花仙子双颊如桃花一般绯红,双眼泪水模糊,璀璨夺目,正和那凤梧缠绵。而那凤梧好似中了招一般,浑浑噩噩,微张嘴,满脸通红,不省人事。

见状,萧阳心里念头急转,已想出了大概,恐怕是这桃花仙子定身之法被解开后,发觉不对,想要直接逃离,在山门前又被凤梧拦下,然后不得已,这桃花仙子施了法,迷住了这凤梧吧。

恐怕接下来,这桃花仙子就要偷拿凤梧的令牌,混出山门去,这可不就是一出经典的色诱之术,想着想着,萧阳不由笑出声来。

见他无缘故的笑了,白眉更是疑惑,又重新问道:“大太子,怎么了?”

萧阳忙摆手,道:“无事,无事。”

口中如此说,暗里他还一直关注着桃花仙子和意乱情迷的凤梧,果如他所料,那桃花仙子见凤梧被迷住了,然后赶紧从凤梧身上摸索到令牌,不曾耽搁片刻,立即从那不远处的阁子里出来,深呼吸一口气,又故作轻松,风韵袅袅的乘云来到山门前。

桃花仙子此时急着离开南明火山,并没有仔细打量萧阳白眉,而是向守山门的头领亮出凤梧的令牌,微笑道:“我现在可出去了?”

那头领见是凤梧的令牌,刚刚又亲眼见这桃花仙子和凤梧一起去了那阁子里,显然是凤梧的相好,所以不敢阻拦,让了道,说:“自然可以。”

桃花仙子闻言,虽然心里紧张万分,生怕被迷住一时的凤梧清醒过来,阻拦了她,但是她还不得不假装镇静,不能让人看出异常来,袅娜的乘云,向山门外飞去。

可就在这时,白眉喊住了就要离去的桃花仙子,“等等。”

然后,她皱眉看向头领,指着桃花仙子,问道:“她那是什么令牌?怎么能够出去?而公主的令牌却不能?”

头领一阵迟疑,不知怎么回答,他总不能说这位是刚刚陪着梧统领的相好的吧。

白眉见他不回答,更是气恼,又要质问,可萧阳拦住了她,他不理会白眉的眼里的疑惑,而是对听见白眉的呵斥,停下云步的桃花仙子的背影,朗声笑道:“道友怎么如此匆忙离去,见到贫道怎么也不打一声招呼呢?”

桃花仙子听到萧阳这熟悉的声音,身子一僵,然后脸露惊慌,垂下头,转过身子,面对萧阳。

她强自按下心头的惊慌,面露楚楚可怜的情状,眼含秋波,双颊绯红,媚声道:“道友为何不放过妾身一次?何必赶尽杀绝?”

她的声音柔美媚人,她的体态美丽动人,她如同那艳丽桃花,她在此刻完全绽放,她在施展最为擅长的媚惑之法,以期能够如同迷惑凤梧一般迷惑住萧阳一时半刻。

可即使周围凤凰族族人都已盯着桃花仙子一眼不眨,被迷的五迷三道,但萧阳眼中依然清澈见底,不曾有半点****上涌,他轻笑道:“媚惑之法,青丘山的狐狸可比你强多了。”

闻言,桃花仙子脸一僵,心知媚惑之法已失败,她深呼吸一口气,收起了此法,忽略了五迷三道的凤凰族族人,忽略了白眉眼中的警惕,直直的看着萧阳,轻叹一声,喃喃道:“终究是劫数一到,就躲不过了吗?”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