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两件事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呼。”

全身是伤的金凤凰见桃花已死,大呼一口气,掉落在地,然后慢慢一点点缩小,最后又化作了凤梧。

此时,凤梧已经疲惫不堪,身上的伤势极重,以至于虚弱的无法站起来,只得一人跪坐在那儿,大口喘气。

白眉见状,忙降下云朵,来到凤梧的身边,从小竹篮里拿出一颗火莲子,弯腰递给凤梧,关切道:“梧统领,你可还好?服下这颗火莲子,或许能好些。”

凤梧喘着粗气,断续的说道:“死,死,死不了。”然后,他接过火莲子,一口服了下去,又勉强起身盘坐,闭眼疗伤。

白眉虽此时忧心凤梧的伤势,但她并未忘记自己此次出来去火山池看望金鹏的目的,可她又不能丢下凤梧不管,正两厢为难时,突然她灵机一动,笑道:“梧统领,我和青阳大太子正准备去火山池探望金鹏二太子,大长老如今也在那儿,那梧统领可愿意和我们一起去火山池?”

凤梧对于白眉称呼萧阳大太子脸上并没有任何讶异神情,显然他可能是早就从大长老那知道了萧阳的身份。他只轻轻点头“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继续疗伤。

见凤梧答应了,白眉放下了心,又转头看着此时正在打量那棵死桃树的萧阳,谢道:“大太子,多谢你刚刚的提醒,让梧统领及时用了南明离火,不然,恐怕真让这桃花仙子逃了去了。要是真如此,这岂不是要损了凤凰族的脸面,更让他人轻视了,回去后我和梧统领也不好向公主交代了。”

说着,白眉又正经的施了礼道谢。

萧阳忙摆手道:“不过举手之劳罢了,我不过是动动嘴皮子,还是梧统领自身的南明火山威力厉害。”

“即使如此,也要多谢大太子的提醒了。”白眉坚持的笑道。

萧阳又要谦言推脱几句,这时,凤梧暂时压下了伤势,突然睁开了眼,双眼盯着萧阳,不快道:“既然是你帮了我们,那就是恩情,我们道谢是应该的,你又何必这样墨迹虚伪的推脱?如此作态,反而让我瞧不上,哼。”

萧阳闻言无语,心里腹诽道:“真是不懂礼节,莽撞之人,一般人与人交往不就如此推脱来推脱去,恭维来恭维去,虚伪应付的吗?哪里有你这样直直的说刚帮你的人虚伪的?真是条白眼狼。”

见萧阳不答,恩怨分明的凤梧轻哼一声,又道:“我也不喜欠他人恩情因果,特别是金鹏的朋友的恩情,你说吧,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弄来,以偿还这段因果恩情。”

凤梧语气认真,看样子倒是真想偿还这恩情。

萧阳见状,也没有故意拖着,狭恩图报的意思,他略想了想,就笑道:“你要是真想还了这恩情,那倒也不难,只要答应我两件事即可。”

“哪两件事?请说。”凤梧干脆的问道。

萧阳指着那棵死桃树,笑道:“一是我要这棵死桃树。”

凤梧疑惑的看了一眼萧阳,又转头打量那棵桃树一番,确定那桃树是死了,他一时更加疑惑萧阳要这棵死桃树干什么。

只顿了一会儿,凤梧想不通,就摇头将此事丢到一边,心道:“这棵死桃树虽也是先天灵根之属,但不过是下品罢了,本就不是有什么稀罕的,如今死了更不值什么了,他要就给他吧,早早还了恩情才好,免得日后他狭恩图报,为难于我。”

想罢,他利落的点头答应了,说道:“这第一件,我答应了,那第二件呢?”

萧阳没有立刻回答凤梧,走到死桃树跟前,伸出手来,在它的被火烧的乌黑树干上来回抚摸,静静感应。

他并不相信桃花仙子如此轻易就被完全灭杀了,毕竟桃花仙子还是一个聪明之人,不可能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所以,他这才仔细的检查着这棵看上去已经死了的桃树。半晌,他果然在树干深处里发现了其中隐藏着一股微弱的生机,极弱极弱,好像他轻轻一拍树干,那道生机就会被灭了,显然这道生机是桃花仙子隐藏起来的,准备瞒天过海,重生的依仗。

即使知道了,萧阳并没有让那道生机熄灭的意思,反而是淡笑着输送法力保护那道生机,让它保持不灭。

当然,萧阳并不是要做圣父,助桃花仙子复活,而是,这棵死桃树有本源本体,树干里还有生机存在,恰好符合实验条件。

没错,他就是想借这桃花仙子做个实验,就是将白虎神君在须弥山传给他的复活之法用在这棵桃树上,他倒想看看是这桃花仙子重生,还是这棵死桃树又诞生出别的灵智。

这才是萧阳向凤梧讨要这棵死桃树的真正目的,凤梧当然是不可能想到的。

见萧阳迟迟不说第二件事情,只一味打量那棵死桃树,凤梧撇了撇嘴,不耐烦道:“好歹你也是妖族太子,怎么还看得上一棵死桃树?快说说,你这第二件事情是什么,早点说,我早点替你办了,然后我们两不相欠。”

萧阳轻笑一声,并不在意凤梧话中的不客气,他挥挥手,收了那棵死桃树后,又边掸袖子,边漫不经心的道:“听说你母亲现在在火山池看守?”

闻言,凤梧不由皱起了眉头,不知萧阳说起这个做什么,当然,对于一开始就对萧阳不怎么感冒的凤梧来说,此时阴谋论了,以为萧阳这第二件事情是想让他劝动他母亲做什么大事呢。

他又联想到如今妖族的艰难处境,顿时他茅塞顿开,以为萧阳想要他劝动他母亲让凤凰族帮助妖族呢,这念头一冒出,凤梧就算再鲁莽,也立刻警惕了起来,厉眼盯着萧阳道:“你不会是想拖我们凤凰族下水历劫吧?”

“啊!”白眉闻言也不由惊呼一声,忙阻止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她投靠凤凰族,本就是为了躲避大劫,如此反应,无可厚非。

而凤梧如此的猜测,萧阳听了也是一鄂,随即哭笑不得的摇头否认道:“凤梧,你也太把你的恩情性命当回事了,我想你就算被妖族或巫族打死了,凤祖也不可能让凤凰族掺和进巫妖之战吧。”

“哼,你知道就好。”凤梧不曾否认,又警告萧阳道:“你别提过分的要求,不然我可情愿不了结这段因果,也不可能答应的。”

萧阳从容的淡笑道:“这第二件事情,很简单,你也知道金鹏被你母亲看守着,我想让你劝动你母亲允许我单独见金鹏一面,如何?”

“嗯?就这样?”凤梧不信的斜视萧阳,问道。

萧阳点头笑道:“就这样。”

“呼。”白眉闻言也不由吐了口气,她还真怕凤凰族又被卷入巫妖之间去,那她真是劫数临头,躲都躲不过了。

萧阳暼了她一眼,轻笑一声,又转头问凤梧道:“你是否答应?”

凤梧仔细琢磨一会儿,认为这并不是难事,不过是他在他母亲那说几句1话的事罢了,所以他最后应道:“行,我答应了。”

“好,那我们这就去火山池,白眉你带路。”萧阳爽朗一笑,然后脚下升云,又一挥手,将重伤无法腾云的凤梧放在云朵上,对白眉说道。

“嗯。”

白眉应了一声,腾云在前面带路。一行人再次往火山池出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