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白眉的身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如姨凤梧两人进了宫殿里,只留萧阳白眉二人在外等候。

萧阳无聊之下在走廊上踱步,四下看着周围的一座座宏伟宫殿,打量着来来往往的宫娥侍卫,仔细感应下,发现他们其中的每一个都至少有金仙的修为,时不时还有太乙金仙的头领来回巡逻,甚至他还感应到这大殿周围不远处有几个大罗修为的统领在四处防护着,这让他大为吃了一惊。

这火山池下的守护力量已经超过了凌霄宝殿了,难道凤凰族已经强大到可以和妖族比肩的这个地步了吗?

萧阳暗自思索一阵,最终还是摇摇头,只暗叹一声,心道:“难怪帝俊太一当年攻伐龙族时退去了,一个凤凰族就如此强大,那龙族恐怕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

“大太子在想什么?”白眉见他深思的模样,上前问道。

萧阳苦笑的摇摇头,没有回答,反而转了话题,问白眉道:“对了,白眉,我一直没问,依你大罗金仙初期的修为,在洪荒不说称霸一方,但存活下去,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你怎么反而选择了带领族群投靠凤凰族呢?”

“这,这……”白眉以为萧阳这是兴师问罪呢,毕竟她仙鹤一族本也算是妖族成员,如今她带领族人投靠凤凰族,就等于背叛了妖族,于是她低头吞吞吐吐的,不知该如何回答。

半晌,她又偷偷瞄了几眼萧阳,见萧阳面含微笑,并不曾有质问的意思,提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但依然忐忑不安,结巴了半天,最后她咬了咬牙,跪了下来,放下手中的小竹篮,磕头说道:“望大太子体谅,白眉带领族群投靠凤凰族,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萧阳一怔,他刚刚不过是随意问问,万没想到白眉居然如此大的反应,看着伏在地下的白眉,但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萧阳轻叹道:“是因为巫妖大劫来临,妖师鲲鹏叛变,所以你们都偷偷投靠于他人,以寻求生路,可是?”

“大太子说的只是原因之一,却并不是全部,白眉是为了族群考虑,才不得不做此选择。”白眉依旧伏在地上,说道。

萧阳闻言,只是点点头,没有再说话,他没有斥责说白眉贪生怕死,因为他自己一开始也是贪生怕死,不然巫妖初战之时,他怎会诈死躲入西方须弥山?

人为了活着,不惜一切代价,这本来就是本能,不管这本能是让人歌颂的无双毅力,还是让人唾弃的背叛信义道德,但这种本能是不能被否定的,所以他对于白眉的选择心里表示理解,但要说赞成那是不可能的。

就像现在,他否定了当初他躲入须弥山的决定一样,他同样不赞成白眉这样的背叛和无可奈何。

萧阳呆呆的思索许久,半盏茶过去了,伏在地上的白眉还是没听到萧阳的声音,她不由慢慢的抬起了头,见萧阳陷入沉思中,她略微想想,唤道:“大太子?大太子?”

“嗯?”萧阳蓦然醒了过来,转头见白眉依然跪着,不由伸手笑道:“你起来吧,我不曾问责于你,你不必如此。”

他顿了顿,见白眉闻言慢慢起了身,又自嘲道:“就算我现在想问责于你,也没那个本事了,妖族已是日落西山,凤凰族呈兴盛之势,良禽择木而栖,我能够说什么呢?我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扑通”

萧阳话音未落,刚刚缓慢站了起来的白眉又跪了下来,她不断起伏的磕头道:“大太子,非是白眉见利忘义,背叛妖族,实在是白眉不得已啊。”

见萧阳只看了她一眼,就不再理会她,她就又解释道:“白眉本是仙鹤一族的公主,父亲为仙鹤族族长,可在那巫妖二战时,父母二人俱是和巫族同归于尽了。顿时仙鹤一族失去了依靠,大太子,你也知道妖族种族众多,并不是都能和平相处,亦是有争锋相对,是天敌的族类。要是两族互为天敌而发生争斗,这种情况,天帝妖皇也都是不管的,而恰好,仙鹤一族临近就住着天敌蛇族。巫妖二战后,蛇族对我们发动了攻击。”

说着说着,白眉陷入了回忆。

“那日,蛇族族长率领无数蟒蛇毒蛇攻进仙鹤一族的栖息地,因我父母刚去了不久,我也刚刚掌权,还没从悲痛中缓过来,就被蛇族偷袭。那一战,我无法有序的指挥仙鹤一族抵抗,又没人能够抵挡住蛇族族长,我们自然是大败了,死了无数族人,鲜血浸染了仙鹤一族的栖息地,仙鹤的哀鸣之声,不绝于耳,满眼全是无数仙鹤的尸体,就连我的弟弟白鹤也和我走散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嘤嘤嘤。”

白眉说起她的胞弟白鹤,伤心的哭了,她流着眼泪,自诉着仙鹤一族在巫妖二战后的悲惨,萧阳紧皱眉头,看着白眉,想想这就是大自然的优胜劣汰,帝俊太一不干涉这样的天敌互斗亦是有他们的道理,所以他也只能悠悠一叹,又问道:“然后呢?”

听问,深深吸了吸鼻子,白眉擦去脸上的泪痕,继续道:“然后?然后自然是我带领着残存的族人一路逃亡,蛇族紧追不舍,最后到了这南明火山边境,却是被玲珑公主所救。”

“再之后,你就投靠了凤凰族,并且成了凤玲珑的贴身丫头,可是如此?”萧阳猜测道。

白眉此时已经控制住了情绪,眼泪亦擦去了,恢复了平时的模样,只是她通红的眼睛还是让人看得出她刚刚哭过。

面对萧阳的提问,她亦不否认,平静的点点头道:“大太子说的没错,就是如此。”

萧阳听完,沉默不语,他是万没想到白眉是这样的身世,或许在投靠他人的妖族中有不少妖族是如白眉一般的情况。

在巫妖之战中,族里死去了高层,战后存活的天敌来袭,帝俊太一也不管妖族内部互为天敌的争斗,于是,走投无路的族类只得投靠他人,这也许怪不得他们,这更让萧阳看明白妖族这个大杂烩不仅是鲲鹏一个内患,而是它成立之初,就在内斗之中,它在内斗之中成长,或许也要伴随着内斗而消亡。

思罢,萧阳摇摇头,将已经快要死去的妖族抛出脑后,瞄了一眼跪着的白眉道:“你起来吧,我没有问罪你的意思,只是想问问你们当初投靠他人的想法和处境罢了,如今我全明白了,亦是怪不得你们。”

白眉听他语气温和,表情虽淡,但并没有什么严厉责怪,心里松了口气,依言缓慢站了起来,行了一礼,谢道:“多谢大太子体谅。”

萧阳摆摆手,眼睛盯着眼前的宫殿,喃喃自语道:“生在洪荒大不易,不知是该喜于能够长生不老,还是该忧于随时随刻都有的生命危险,都该好自为之,一步也错不的。”

说完,他闭口再不言语,白眉见状,也不敢再开口,只静静站在萧阳身后,和他一起等待着宫殿里的人的传话。

半晌,里面终于传来如姨的声音:“青阳道友,白眉丫头,你们都进来吧。”

萧阳看着前方的金碧辉煌的宫殿,微笑着向前踏步进去,白眉挎着小竹篮,随之跟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