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找死的英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说完,萧阳就先进了天牢牢房,果见陆压正和英招交手,虽二人兵器碰撞,拳拳到肉,但萧阳一眼还是看出英招修为被完全封印,完全是靠着身躯肉体和陆压在搏斗。

所以,含笑的看了半晌,见英招已经节节败退,萧阳就移开目光,也不曾叫陆压停下,对身后的计蒙道:“这英招的修为被封,小十这么称量可称量不出什么来。”

计蒙笑回道:“大太子说的是,可能称量英招等人为假,十太子大概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怒气吧。毕竟英招等人叛变确实是大不逆之罪过,也难怪十太子如此愤懑。”

“嗯。”萧阳轻点头,同意计蒙这种说法,又转头看向陆压和英招的争斗,只见本就败退的英招此时只有招架之力,左挡右防的,相形见绌。

“呀!”

突然一声大喝,陆压咬牙暴怒的一枪打过去,直接将英招手中的长枪打断,轰击在英招的胸膛之上。

英招瞬间软瘫在地,手中的长枪断成了两段,双手颤抖亦是拿之不稳,“咚”的一声,丢下了长枪,然后又“噗”的一声吐了一口大血。

这时,陆压又一挥手中长枪,长枪枪尖直指着瘫倒在地的英招,斜眼看着他,蔑笑道:“就你这样,连我都斗不过,还跟着鲲鹏那老家伙叛变,呵呵,真是自不量力。”

趴在那儿动弹不得的英招回头狠狠的瞪了陆压一眼,完全不理会近在眼前的枪尖,随即他哈哈大笑,那满口的牙齿被血色染红,他笑的疯癫,笑的不顾一切,好像就如一个大人在嘲笑陆压此时犹如一个幼稚童儿一般。

见状,陆压将枪尖一送,贴着英招的脖颈,怒喝道:“你笑什么?一个叛变之人,还这等猖狂?”

但英招依旧大笑,即使脖颈已经被枪尖所伤,流出了汩汩血来,但他丝毫不在意,疯癫的样子好像已经将不顾生死了。

这大笑声让萧阳皱了眉头,更让手握长枪的陆压暴怒,他再也顾不得帝俊不杀英招等人的吩咐,咬牙一送长枪,就要了结了英招,英招见状,也停止了大笑,面显解脱轻松,闭上眼等死。

却不想,这时,一盏玉灯突然出现在英招头上,它散发出清凉白光,护住了英招周身,让紧贴在英招脖颈上的枪尖也伤不得英招半分。

当即,陆压就猛地一回头,想看看是谁拦阻了他,就见他身后站着萧阳和计蒙,他此时亦认出了那盏玉灯正是女娲赐给萧阳的宝莲灯,显然,这是萧阳在关键时刻护住了英招,他不由不满道:“大哥,你怎么来了?还有你为什么阻拦我杀了这叛变之人?”

萧阳笑道:“你忘了父皇母后的命令吗?英招等人还要留着。”

“可,可他们是叛逆啊,留着他们做什么?”陆压不解的反驳道。

萧阳不答,踱步走到英招跟前,示意让陆压收起了长枪。陆压轻哼一声,不清不愿的收了长枪。萧阳亦收起了宝莲灯,盯着趴在那儿落魄的英招说道:“你别问我,你有本事去问父皇母后,他们既然决定留下英招等人,自是有他们的道理。”

“哼,什么道理?叛逆之人就该杀,这才是道理。”陆压道。

萧阳不理会他,只盯着英招看了半晌,见他浑身是伤,全身是血,披头散发的模样,悠悠叹息一声道:“没想到当初那个威风凛凛的英招妖圣成了今日这番模样,真可谓是一步错,万劫不复矣。”

“哈哈哈,大太子,我可不可问问羲和给你选的道侣纯狐是不是已经和后羿共结连理了呢?嗯?”英招一脸嘲弄道。

“你……”陆压瞬间大怒,手中的长枪顿时就刺了过去,当然,萧阳这次没有阻止,只是袖子一挥,让那本对准心脏的枪尖偏了偏,只刺进了胸廓,并不致死。

“唔。”

英招咬牙只闷呼了一声,然后他就抬头看着萧阳,猖狂大笑道:“怎么,说到大太子的痛脚了?也对,堂堂的妖族大太子,居然被一个女子看不上,而投入他人之怀抱,成了洪荒的一个笑柄,也难怪大太子如此反应了。”

闻言,陆压瞬间拔出长枪,又要刺下去,但萧阳摆了摆手,制止了陆压,他笑着对猖狂大笑得英招道:“英招妖圣就怎么想死?这样两次三番的激怒我和陆压?我知道天牢里的日子太过难挨,但却没想到连妖圣这等人物进去了不过一千年,也挨不过去了。这样想想,我倒是佩服那后羿了,他在天牢里可是待了几千年了,依旧顽强的活着。”

英招沉默以对,他确实想死,在天牢里受尽无尽的刑罚也就罢了,可那被以前的属下折磨欺凌,还有那看不到头的无尽岁月,都让他再也承受不住了,只求一死。

“呵呵。妖圣大可不必如此。”萧阳瞄了一眼颓废不言的英招,笑道:“父皇不杀你们,可不是只为折磨你们,或许以后他们放了你们也未可知呢,嗯?”

“嗤。”英招嗤笑,他完全不信的暼了一眼萧阳。

萧阳亦不多理会他,回头对沉默不语的计蒙道:“计蒙妖圣,让人将英招带下去吧。”

“是。”计蒙应道,然后唤了一声,自有守卫进来,拖走了重伤的英招。

等英招被带走之后,萧阳白了一眼依旧怒气冲冲的陆压道:“小十,你也不小了,该收收你的脾气了。”

说着,他又想起巫妖终战后,他们两兄弟的艰难处境,不由又叹息一声道:“或许以后你我也不可能再这样肆意妄为了,该要忍耐的时候必须忍耐。”

但陆压不服道:“大哥你就是太过隐忍了,要我说,那纯狐后羿英招等人,都应该直接让他们魂飞魄散了,何必留着他们碍眼,让自己不舒坦?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萧阳闻言,苦笑着摇摇头,笑道:“要是所有人都能这么直接的有仇的能报仇,有冤的能申冤,那就是到了无量末劫之时,那时,你就能尽情的去找你的仇人了。那时,就算你是个凡人,亦能找道祖算算总账,说说因果,不过我想,道祖恐怕没空听一个凡人说话吧。”

说完这些莫名其妙之言语,萧阳也不管若有所思的计蒙和听不懂的陆压,一人独自出了天牢,回了自己的宫殿。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