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玄女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处殿室里,黑雾魔气丛生,萧阳整个人都被围绕其中,两唇乌黑,两颊苍白,本是一个儒雅伪君子的形象,此时却显得邪气凛然。

萧阳此时正在使用白虎所教的复活之法,当然练习之物自然是桃花仙子的本体,他早就想好了在去东海之前,在天庭就施法处理好这棵死桃树,然后去了东海再把它栽种在原本它生长的蓬莱岛上,看看它到底能不能让桃花仙子重生。

这时他结出最后一个法印打入面前的桃树,随即缓缓收功,两唇也逐渐变得正常,双颊渐渐有了血色,又成了一位佳公子模样。最后他长呼一口气,睁开了双眼,仔细打量着这棵死桃树,喃喃自语道:“我用了两百年时间,在这棵死桃树上施法,希望结果不会让我失望。”

语罢,萧阳挥袖收了这棵桃树,再一挥袖,关闭了两百年的殿门又重新开启了,他从里面刚走出来,青牛奎牛二人躬身道:“大太子。”

“嗯。”萧阳含笑点头道:“今日我就启程去东海了,要是父皇母后或者其他人找我,你们告知他们一声就是了。”

“是。”青牛奎牛齐声应道。

而青牛又转了转眼珠,恭声问道:“大太子不用我们跟着?”

“不不不。”萧阳摇头否定这个提议,说道:“我一人去东海可以说来去自如,要是你们都去了,凭添了许多顾忌。”

“大太子,属下无能。”青牛奎牛二人闻言惭愧道。

萧阳摆手,不甚在意道:“无妨,你们已经很好了,留在宫里修行即可。”

说罢,他就脚下生云,乘云离了这处宫殿,背影身形渐行渐远,直至看不见。

青牛奎牛二人这才站直了身子,二人对视一眼,青牛说道:“走吧,大太子去东海了,我们也该去凌霄宝殿将这个消息禀报给天后娘娘。”

“嗯。”奎牛重重点了点头,然后二人也丝毫不敢耽搁,立刻也乘云离了这处宫殿,往凌霄宝殿而去。

……

凌霄宝殿,水仙前来禀报道:“天后娘娘,外面大太子的护卫青牛奎牛二人求见。”

“哦?”羲和转了转眼珠,心里猜测恐怕是萧阳已经去了东海了,青牛奎牛二人特来禀报的,但猜测终究只是猜测,还需要证实,所以羲和说道:“让他们进来。”

“是。”水仙应了一声,就下去传话了。

不久,青牛奎牛二人就跟着水仙上的殿来,大礼拜见呼道:“天后娘娘。”

羲和叫起,然后问道:“可是青阳已经去了东海?”

“是,天后娘娘妙算,刚刚大太子启程去了东海,小牛二人特来禀报。”青牛回道。

“嗯。”羲和得到证实后,轻点头,就摆手让青牛奎牛等人退下,说道:“此事我知道了,你们都退下吧。”

“是。”青牛奎牛应道,又跟着水仙离开了凌霄宝殿。

等他们离开之后,羲和伸手一变,手中就出现了一柄宝镜,她对着镜子用手一抹,只见里面映出的不是羲和的面容,却是一棵庞大的树,那树正是东海汤谷的扶桑树。

“羲和,两百年前你让人送来此宝镜,我就知道迟早有一****会联络我,果不其然,今日你就联络我了,说吧,你有什么事找我?”扶桑首先开口说道,声音依旧沙哑苍老。

羲和肃脸说道:“青阳已经去东海了,你也知道东海的龙族和妖族关系不睦,我怕青阳受到为难,就想让你帮我照看照看。”

“哈哈,那我有什么好处呢?”扶桑笑问道。

“我们只会把丹药在哪儿告诉青阳一个人,青阳要是出事了,老家伙,你就困在汤谷等着无量末劫降临,等死吧。”羲和冷笑道。

“威胁我?哈哈,也罢,为了那颗化形丹丹药,我会照看好你的儿子的,不过”扶桑瞬间语气也转冷道:“不过你们也要记住你们的承诺,不然,哼,休怪我扶桑翻脸不认人。”

“那是自然,只等巫妖终战后,你扶桑尽全力保住了青阳和陆压,青阳自会给你丹药,这你放心。”

“那就好,哼。”扶桑冷笑一声,就掐断了联系。

羲和手中拿着宝镜,静静沉思一会儿,自觉在东海有扶桑照看,萧阳应是无大碍的,这才放下了心,收起了宝镜,回了后殿闭关,继续修炼魔祖罗喉传给他们的功法,毕竟这功法是他们以后在魔渊中复生的依仗,她亦不敢有丝毫懈怠。

……

东海,海中上空,有一朵白云正在其上停止不动,白云上有一白衣公子,他负手看着这茫茫东海,自语道:“这东海千万年来都不曾有丝毫变化啊。”

自语完,再欣赏了半晌这茫茫东海海景,然后他催动了云步,往东海海岸而去,心中想道:“该去会会故人了,不知故人可还在?就算故人不在,也有正事要做。”

这白衣公子正是刚来东海的萧阳,要说他来东海主要是有几件事情要做,一是看望东海海岸边的故人玄女和**是否还在;二是看看那东海海岸的人族怎么样了;三是到蓬莱岛将桃树栽下,实验看看白虎给的复活之法有没有用;四是在蓬莱岛搜寻东王公的后手,看看能否彻底解决这个后患;五是或许他还会去汤谷一趟,两千多年前,他来到此处,因后羿之事,而没能去汤谷看看,颇感遗憾,此次东海之行,倒是能够弥补了。

萧阳心里如此盘算完自己要做的事情后,自是一件一件来。一二最为容易,自是先往海岸而去,去寻觅寻觅故人,看看如今的东海海岸人族。

却不想,他刚靠近海岸时,就见远方有几十个人族的白衣男子和女子正御剑和明显是水族的虾兵蟹将在争斗,呼喝连连。

“咦?”萧阳并未插手其中,只奇怪的轻咦一声,仔细打量着这几十个白衣男子和女子的人族修士,不知这东海海岸何时出现了人族修士了。

虽这些人族修为不高,最高的也不过是天仙罢了,但在巫妖时期,人族蒙昧原始时期,人族应该没有多少修士存在啊,更何况这几十个人族男女明显的统一白衣,明显是属于同一个组织的,这更让人奇怪了,那是谁传了道法,让这些人族得以修炼呢?又是谁组织了这些人族呢?

感到奇怪的萧阳观察了一阵争斗场面,见这些人族修士使用的御剑术很是眼熟,但一时他又想不起来,不由的皱紧了眉头,苦苦思索这御剑术他在哪里见过。

这时,一人族女子发现了在一边观战的萧阳,她持剑娇喝道:“那道人,哪里来?快快离去,这是玄女宫和东海大太子的私怨,你要是不愿惹麻烦,躲一边去。”

“玄女宫”三字让苦苦思索的萧阳顿时眼前一亮,恍然大悟,他终于想起了这眼前的御剑术为何如此熟悉了,因为这套御剑术正是他所创,两千多年前他教给玄女**的就是这套御剑术。

但因他平时并不用剑,所以也就渐渐忘记了,此时想起来,他再看眼前的人族修士,心里有了个猜测,这“玄女宫”或许就是玄女修炼有成后所建立的,然后她收罗人族的男女,传下道法,这才使得东海出现了人族修士。

有了如此猜测,那要是再说起来玄女的道法是他所传,论理来言,那他就是这些眼前人族修士的祖师爷了,想到此,萧阳不由哭笑不得,没想到他一不小心就有如此多的徒子徒孙了。

见萧阳久久不曾理会她,那持剑女子又娇喝道:“呔,那道人,可听见否,速速离去,免得卷入玄女宫和东海大太子的争斗是非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